第一百一十五章 草原(二)

    “怎么了?一个人坐这儿?”背上一沉,紧接着是依恋的温暖和他的味道,被环绕着被抱着,“我找你好久!你倒躲在这儿山坡儿上看星星?”正说着挨着我在草地上坐下,一手环着我的肩。

    “刚抬头看到天上的星星和漂亮,像宝石一样!不由自主的就找了个地方坐下看了!”听到他的声音却没丝毫的喜悦,音调也因此而显得低落许多。

    他注意到我的心,按在我肩上的手紧了紧,“生气了?我也事先不知道皇阿玛召见了达尔汗,事发突然,我才…….”

    我耷拉着脑袋,向后一靠,倚在他上,闻着他我最习惯的味道,可心依旧的沉重,“我……很嫉妒……”

    “嗯?你刚说什么?”没有抬头也能想到他现在的表有多惊讶,“我没听清楚!你怎么了?”

    “我说我很嫉妒!”我猛地转过昂起头双手抓住他腋下的衣襟,认真的盯着他快要将我吸进去的黑色瞳仁!每次的,每次的,只要和他对视,总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激动的,感动的,动的!喜欢看到他眼中反出我的倒影,只有这个时候,也只有这个时候,他眼里才只有我!

    他惊愕的盯着我看,头微微歪了歪,浓眉又开始向眉心汇集,“好好的,怎么了?”

    “我比不上她……那么漂亮……材又好……还是郡主……”嘴唇被自己咬的生疼,但此时的我已经被一肚子的醋水快淹死了!

    “你是说乌兰其其格?”四阿哥怔然的看着我,忽然低下头一笑,转瞬又抬起,“傻瓜!”

    “哪里…傻了…”底气不足的辩解着,只是没说完,唇就被他微笑着封住。

    四阿哥一眼柔的直起,在我眼睛上又落下一吻,一拉让我靠进他怀中,“还不明白么?即便是郡主又如何?北京城什么不多,格格郡主、王爷贝勒还少吗?长相好又如何?她不是你,她不会给我耍小脾气;她不会给我赌气;她不会给我玩儿小心眼;她不会像你这样躲在我怀中不出来!”

    “讨厌!说的我一无是处!”我心底泛起一塌糊涂的感动,紧贴着他的口,胳膊环住他的腰,“我什么时候玩儿小心眼?”

    “哦!我忘了加一句,她也不会给我嘴硬!”四阿哥在我上方莞尔,缓缓的拉住我的手,“玉儿,今儿……我很开心……”

    “开心?”我一愣,马上明白他为什么开心,噘噘嘴绕上他的手指,“算了吧!你开心我可一点也不开心!”

    “我知道!”他淡淡的笑,“偶尔也该换换我……”

    明白他的意思,和他的手指交握在一起,舒服的靠着他看天空的星星。

    “知道今儿是什么子么?”突然,他将头抵在我肩上,贴着我的耳朵低声的问着。

    我想了想,这段时间一直就忘了算子,只是知道每天落!于是摇头道“不知道啊!怎么了?”

    “傻丫头!”他从我后箍住我,往他上按了按,无比魅惑的声音在我耳边低吟着“我的小女孩,今儿是七夕……”

    “七夕?”我一激动,忙扭头去看他,不过速度过快,正好撞在他贴在我脖颈边的薄唇,彼此的一愣,深的对视一阵,自然而然的,四瓣温的唇交叠在一起!七夕,牛郎织女盼望一年的子,相互思念了一年的子,中国一年中最浪漫的子,今年是我和他一起度过的!

    “玉儿……”腰间他的手力度在加大,一上一下的开始游弋,沉重的鼻息伴随着他急促胡乱落在我上的吻,“七夕……你是不是该送我些什么?嗯?”

    心叫不好,这会子方圆百米内可是没一个人!我只好装傻着缩进他怀里,手指头在他前画圈圈,“四爷!你真想万岁爷找我事儿啊?”

    “皇阿玛……”出乎意料的,他这次听到康熙,周一愣,一手慢慢的握成拳,很快又放开,拍拍我的背笑道“就知道拿皇阿玛压我!这小丫头!”

    “嘿嘿……”我傻笑几声,脑袋里动起歪脑筋,“呐…四爷,我想求你件事儿,你得应我!”

    他隐约能觉得我没要求好事儿,想摇头拒绝,可我立刻噘起嘴摇他的胳膊,他无奈的挑挑嘴角,“得了!说吧!别太过就行!”

    我像只树袋熊一样抱着他的脖子爬上他的腿,“嗯…四爷…人家想学骑马…行么?”

    “不行!”他还没听完我话脸色就变得铁青,一声怒吼吓得我一缩,“上次坠崖的事儿这么快就忘了?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不行!你别给我眨眼睛!哭也没用!说不行绝对不行!”

    “胤禛…胤禛…”我勾住他的脖子,让他看着我,尽可能的装的可怜巴巴,他是最听我叫他名字的,果然,脸色缓和了一些,“来了草原不能学骑马,心里就是不舒服嘛!求你了!”

    他别过头叹口气,正当我偷偷暗乐时,他转过来仍旧是一脸的坚决,“不行!我不能冒任何会让你受到丝毫伤害的险!你明白么?”

    “明白明白!”我在他脸颊上轻轻的蹭着,越来越喜欢他硬硬的胡茬那刺刺的感觉,“你心疼我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想学嘛!要不你教我好不?嗯…你要是还是不放心御马监的马,用‘乌风’也行嘛!”

    “用‘乌风’?也行?”他不屑的一声冷笑,“‘乌风’子冷傲,就是我也调教了好些子才听我的驾驭,你连个小马驹子都骑不了还‘乌风’呢?我看倒是‘乌风’把你摔得乌青吧?”

    “你!”我一时气急,张口在他外露朝服外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给他带了个‘项链’,抬起头看着他惊愕的表,抹抹嘴道“哼!谁让你损我的?咱俩谁说都不算,看看乌风认谁好不?要是乌风不让我骑它,我就再也不提学骑马的事儿了,如何?”

    四阿哥露出个志在必得的神,“好!我就等着瞧你这二五眼的小东西怎么被乌风摔下来!”

    “乌风…听我说哦,你认得我的是不是?给个面子,就让我骑你一下下好不?气死你这冷脸的臭主人好不好?”次一早,广袤无垠的草原上,我鬼鬼祟祟的趴在乌风的耳朵边做着乌风的‘思想工作’,后的四阿哥抱着被我的样子惹得直笑。

    “哎!说好的,乌风要是反抗你,你自己乖乖的不要再提学骑马这事儿,你还记得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吧?到时候可不许耍赖!”四阿哥踱到我后,双手托住我的腰,稍一用力将我举上乌风的背。

    还是第一次单独跨上乌风,而乌风也很不习惯我骑在它上,不悦的动了下,我也随着它而摇摆。顿时,我全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无比,四阿哥也紧张的在旁边高举胳膊准备随时接我。

    “乖…乖…”我一手攥紧缰绳,一手去抚摸乌风的鬃毛,它忽然扭过头看我,又大又黑的眼睛探寻的盯视着我,霎时我被它看的直感叹谁说动物没有感了?乌风是认得我的,记得我的,我动了动僵硬的嘴角努力给它个微笑。乌风眼中一闪,转过头去,在四阿哥上蹭蹭!

    见乌风不在动,我得意的一笑,“看吧!乌风没把我甩下来吧?啊!”正得意着,乌风突然的向前小跑两步,立刻被四阿哥给拦住,可我还是吓出一的冷汗!

    “行了!”四阿哥眉头一皱,紧走几步,再一跃而上,从我手中夺过缰绳,另一手搂紧我的腰,“你别逞能了!说了乌风不是那么容易能让你驾驭的!回头我给你找匹小些的马,再说好么?”

    “嗯…..”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掌握乌风主动权的人一下就换成他,我微叹口气,稍仰着头问他,“咱们去哪儿?”

    “不去哪儿,随便转转吧。”他左右看看,一抖缰绳,乌风立刻稳稳的跑起来,“好像有很久没有带着你骑马了!”、

    我幸福的点头,看着快速从我们边略过的风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

    “知道的还不少嘛!后面呢?”四阿哥俯□在我面上吻了下,低声的笑着。

    “大草原飘香,伊利牛美名扬……嘿嘿……”故意的使坏,想到伊利牛的广告语。

    四阿哥自然是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掖住乌风,问道“什么?这首敕勒歌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句的?胡编乱造!”

    “就是就是……”我还想胡搅蛮缠,却被四阿哥大手打住,他神色严峻的盯着我的左方,脸色愈来愈冷凝。

    “玉儿,怕是来‘客人’了!”他闪过一丝冷笑,喝住乌风,冰冷的眼神笔直的望着离我们愈发近了的两个快速移动的黑点!

    “四哥!玉儿?”黑点很快就近了,竟是八阿哥九阿哥一前一后的纵马过来!

    四阿哥先行跳下马,转过将我抱下来才和八阿哥九阿哥见了礼,我不自觉的向四阿哥后躲去,怕看到八阿哥悲伤的眼神!

    九阿哥还是那冷的眼光,在我上快速的一掠,露出个惑人的笑容,“四哥,真没瞧出四哥也是好兴致啊!真可谓美人骏马相伴,何其乐哉!”

    “怎么九弟也开起我的玩笑了?”四阿哥似笑非笑的动动笑肌,不察的将我从他后拽出,“倒是八弟、九弟刚看起来像是赛马来着吧?”

    “是啊!”八阿哥终于抬起头,如常的温和笑容又出现在他的面庞上,只是他眼中的失望出卖了他的心,“今儿天气确实的好,皇阿玛那边又没什么要事。九弟提议说,既然来了这儿何不比试一番!”

    四阿哥是何等的智商,察言观色早就练就的出神入化,八阿哥再怎么细微的表如何能逃过四阿哥的眼睛?他向上略微的扬了扬头,真正的笑溢了出来,“那究竟是谁赢了?谁输了?”

    八阿哥脸色一僵,转瞬笑笑,“刚是九弟先到。不过,这次是他略胜一筹,但下次,那可就难说了!再说了,这终点不是还没到么?”

    “是么?”四阿哥肩膀耸耸,鼻子里哼出个笑声,“我倒是很期待看看到底谁能先到终点呢!”

    “那就请四哥拭目以待了!”

    我真是受够了他们兄弟这种话里藏话,虚假意的见面,从四阿哥后闪出,轻声说了句,“你们聊吧!我回去了!”

    立刻,气氛怪异的三兄弟不再唇枪舌剑了,都转过头看我。四阿哥愣了愣,自是知道我要走的真正原因,对着其他两位阿哥一抱拳,“那就先对不住了!我先回去……”

    “四哥!恐怕你是走不利索了!”九阿哥摇晃着子踱到四阿哥侧按住四阿哥的肩膀,阳怪气道“看看谁来了!”

    没等我抬头,就是叮叮当当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太阳立即抽的发疼!果不其然,换成浅紫色衣装的乌兰其其格,依旧一的铃铛!老远的就高呼着,“四爷!”

    “四爷!”乌兰其其格不愧是蒙古人,马骑得就是好,没半分钟就冲到我们面前,一个漂亮的鹞子翻稳当当的落地,可她二话不说抱着四阿哥的手臂,嗲声道“四爷!啊!还有八爷,九爷啊!哦…这怎么还有个微的宫婢?见着本郡主还不行礼?”

    我学着四阿哥鼻子里喷出个单音节,扭头就走,“无聊!回去了!”走了两步,停下半扭着头说,“郡主。知道中原什么动物带铃铛么?”

    “玉儿!”四阿哥在我后叫我,可我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刚刚燃起的小火苗在乌兰其其格到来的那一瞬就破灭了!她是郡主,我是什么?我和四阿哥在一起,只是个不能上得厅堂的秘密!

    “哎!四哥!乌兰郡主看来是专门找你的!拒绝总是不好的吧?”九阿哥也在一边添乱的帮腔,越说我更加的恼怒,脚下的步速也快了许多!

    走了好久,却发现他真的没有追来!眼眶里立刻是酸酸的,说什么乌兰郡主不是我,事到临头了还不是一样?想的还不是人家能帮他扩充实力!什么嘛!大骗子!我擦着眼睛,好在我和四阿哥离大营不是很远,走竟然走回去了!只不过,回去时,天色已经擦黑!

    对镜一照,自己哭的跟花猫一样,忙打了盆水洗洗脸,刚把水撩起来,门帘一响,我心中一乐,应该是他吧?可还是冷声喝道“你来干什么?出去!我不想见你!你陪那个乌兰郡主去!”

    “玉儿姑娘……”不是四阿哥的声音而是瓮声瓮气的小太监怯怯的叫着我,“奴才不是四爷…”

    “啊!对不起!对不起!”出了糗我更加难堪,勉强笑着道歉,“敢问公公是?”

    “哦!奴才是四爷边伺候他老人家笔墨的…”

    “四爷回来了?”我有点没礼貌的打断他,听到四阿哥回来了而没来找我有些生气!

    那公公点点头,“四爷吩咐奴才,请玉儿姑娘过去一趟!还请姑娘别为难奴才!四爷的脾你自是了解的!”

    我本还想端端架子,但听人家说的这么诚恳,也就应了下来,跟着他往外走!

    出了大营,渐渐走向草原深处,那太监只是引路一句话都不说!我还一直纳闷,四阿哥怎么找了个这么木木呆呆的太监伺候笔墨?很快的,我就发觉不对了,四阿哥找我怎么找这么荒无人烟的地方?

    “公公!咱们这是……”忍不住还是发了问。

    那太监头也没回,语调平淡的回道,“姑娘别问了!四爷就在前面!四爷为人谨慎,姑娘你又不是不晓得!”

    “哦!”单纯的想想,谨慎还真是他的代名词啊!

    渐远的进入一片林地,听到前方有哗哗的水声,走到近处竟有一个足有五六丈宽的大瀑布,银白色的水源源不断的从上游的悬崖上跌落!我会心一笑,他还记得那次在仙女泉啊?

    “唔。”后一声闷哼,我急忙转过,刚替我引路的太监此时已经面向下趴在地上,当我再细细看时,背上顿时蒙上一层细密的冷汗——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不偏不倚的插在这太监的心脏部位!

    不对!我被骗了!不是四阿哥找我!

    “好有意思的表!”刺骨的声音从树后传来,“你想的没错!找你的人自然不是四哥,而是我!”

    循声望去,九阿哥侧靠在树干上,妖魅邪的面容上写满了计得逞的得意!

    作者有话要说:开始虐虐哈~~

    嘿嘿~

    笑完~逃命去咧~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