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乌兰

    八阿哥带着讥讽的笑,背着手离开。我抚住额头,嘴唇被紧紧的咬着!怎么没人告诉我,达尔汗亲王来了?就连四阿哥也没派人来通知我一声?以往也有过他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没有办法来或者会过来的晚些,可每次都会提前让人过来给我说声,免得我等的心急!

    手从额上取下,心中的慌乱却是没有消散分毫,十指交叉好去抚平心底的焦躁!他真的去陪达尔汗亲王,那个乌兰郡主了?这个‘陪’是什么意思?他自愿的?还是康熙下旨要他去的?还有谁在场?只有他一名皇子么?不知道!哪里都不知道!

    很想去看看,看看他究竟是在做什么?八阿哥那句四阿哥他陪着乌兰郡主是指什么?真的和乌兰郡主把酒言欢,相见甚晚?可是,今晚并不是我当值,康熙也没有传旨要我过去,自然是不想让我出现!只是,心在呼喊着,我不能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帐篷里,胡乱的瞎猜!与其坐立不安,还不如冒个险悄悄的过去探探!

    打定主意,我立马站起来对着铜镜认真的收拾了一下!那乌兰郡主我是见过的,即使是蒙古人,可模样算得上是一顶一的美人,不见面的好,可见了面我也不能让她小瞧了我!

    心中有事,脚下的速度也加快了些!只可惜,宫女的住处离康熙的大帐相距甚远,走了好久才远远的看见明黄色龙帐的尖儿!我深吸口气,拍了拍有些发僵的脸,给脸上堆出一些硬挤出的笑容,瞅见有端着酒壶的宫女过来笑着从人家手中夺过,端着进去!

    “玉儿?”努力想让自己变成透明的,可还是没逃过康熙的眼睛,他停下和达尔汗亲王的谈话,半转过头叫住有些鬼鬼祟祟的我,语调平淡的好像我本就应出现在这儿,“今儿不是不该你当值么?怎么过来了?”

    我抬起眼皮,偷偷的环视一圈,黑胡子的达尔汗亲王一手举着酒杯看见我还是有些诧异;早先离开的八阿哥这会子竟也出现在席中,按着皇子年龄的顺序左临四阿哥右临九阿哥,细细的啜着杯中的佳酿,若有若无的笑着,眼睛在我上一晃而过;九阿哥冷的目光、怪异的笑容总是能激起我一的寒意;而他,见我冒冒失失的闯进来,眉头稍稍的一皱,快速的转过头去和十三阿哥对视一下,再转过来时眼睛里多了些担心和惊喜!

    “回万岁爷,嗯…奴婢听说今儿有贵客驾临,一时好奇就来了。若是坏了万岁爷的兴致,还请万岁爷责罚!”眼见并无异样,不管怎么说倒真是一幅歌舞升平的样子,略微安了心,赶忙给康熙行了礼,装出一副乖巧诚恳的样子。

    康熙深深的看了我许久,如同浓墨般的乌黑眼瞳看得我直心虚,那双眼睛好似能看到我内心的最深处,我想什么,出什么鬼主意,他都看的透透彻彻!我咽咽口水,尽量让自己别腿软,心里却在哀叹,怪不得有的时候四阿哥刺骨的眼神看得人心颤,敢都是遗传啊!这种眼神还真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出来的啊!

    “皇上,她就是前年给您唱歌儿的那个宫女?”一声清脆悦耳的女生算是解了我的围,也吸引得康熙转过去看她。和两年前一样,一鲜艳耀目的红衣蒙古女子装扮的乌兰其其格憨的望着康熙,问出了个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

    康熙唇角一抖,将手臂担在引枕上,“是啊!咱们乌兰也记得?”

    乌兰其其格像一团火焰似地戴着一的银铃叮叮当当起,福□笑着说“回皇上,乌兰自然是记得的!这宫女的歌儿着实的有趣儿呢!

    我感觉到面皮上的筋儿开始打转,捏紧了拳强笑着蹲,“郡主过奖了!讨主子们的欢心是咱们做奴婢的荣耀!”我玩了个文字游戏,刻意加重了‘咱们’的读音!你乌兰其其格再怎么是郡主归根到底不还是康熙的奴才?

    乌兰其其格虽说是蒙古人可到底是接受过‘高等教育’地地道道的郡主,马上就听明白了我的弦外之音,立即的柳眉倒竖,话没出口却被一直冷冰冰不说话的九阿哥生生打断,“乌兰郡主,想是你还不知道吧?咱们这位玉儿姑娘不单‘有趣儿的紧’还是多才多艺呐!这歌儿唱的好,小曲儿弹得也是连皇阿玛都称赞!您说是吧?皇阿玛?”

    “唔!”康熙没有表态,只是微微的颌首。

    算是得到康熙首肯的九阿哥更是有了动力,直接从座位上站起边走边看着我说,“郡主,咱们玉儿的本事可不亚于会跳舞的你啊!”

    九阿哥挑衅的很成功,乌兰其其格小脸顿时涨得通红,嚯的蹦过来,高昂着头眼睛瞪得滚圆,“我要和你比试!我就不信,我堂堂郡主比不过你这小宫女!”

    “奴婢不敢!”我干笑着应付这不可一世的郡主,“您是主子,奴婢是奴婢,哪有奴才和主子比试的?”好了吧?我自降份,离我远些!

    可是乌兰其其格并不领,高扬着头,“怎么?怕我了?”

    我有些不耐烦,本来只是想来探个虚实并无意和乌兰其其格产生什么过节,更无心和她做什么比试!可她是名副其实的郡主,在我和蒙古颜面上康熙会选择那是不言而喻的!无奈的叹口气,输,我可不想输给她;赢,那是拿自个儿的小命开玩笑!

    正当我为难时,四阿哥像是漫不经心的转着酒盅底儿,细长的手指慢悠悠的把玩着杯口,睃黑的眼瞳直直的瞪视着乌兰其其格,“乌兰郡主,若说比试,你和玉儿会的、擅长的并不是相同的物件吧?想来是没必然的可比吧?”说着,露出个调皮的笑容,但转瞬就是惯用的冷冰的刺入骨髓的眼神,“跳舞嘛,玉儿自然是无法和乌兰郡主你相比较!可要是说到运用乐器,不知郡主是自觉琴艺高超定能赢了玉儿,还是……”

    四阿哥说完最后一个字后,眼睛再次对焦在乌兰其其格上!一帐篷的人,全是目瞪口呆的望向四阿哥。尤其是乌兰其其格,并没因为四阿哥明显是袒护我的话而恼羞成怒,反而歪着头,咬着下唇看四阿哥!

    “你是四贝勒?四爷?”乌兰其其格看了半天,羞赧的一笑,脸上顿时浮上红晕!同时的,我心里开始警铃大作!果然,乌兰其其格再对四阿哥柔的笑笑,双手背到后,一腿向着另一腿曲着子不由自主的微摇。四阿哥剑眉越皱越紧,不悦的打量着乌兰其其格的怪样,“四爷,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和传言那般的冷酷嘛!”

    “哼!”四阿哥别过头一声冷哼,甩起袍子坐下“乌兰郡主,跟爷说话记得用‘您’!爷好歹是大清国的四贝勒,这位阶像是比你高的吧?”说到那句‘大清国的四贝勒’时,他眼神像是在我上划过,嘴角也挑起个只有我俩才知道深意的笑容!

    “你!”乌兰其其格碰了个不大也不小的钉子,有点恼怒的一跺脚,挤到了达尔汗亲王边,使劲摇着达尔汗的衣袖,“阿玛!您也不替女儿做主啊!”

    达尔汗一脸惊恐的看了眼康熙,忙慌忙的抽出胳膊喝斥道“胡说什么!真是越说越没谱了!”这话说完,嗵的跪下,给康熙磕头道“皇上!小女年幼,无心犯上!还万望皇帝陛下您别和这欠管教的丫头一般见识!”

    康熙一直笑眯眯的观察着事态的发展,到这时才微微摆摆手,“哎!达尔汗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孩子嘛,有时说的话,咱们做长辈的就当是玩笑话不就是了?”边说边似无意的扫视我一眼。“若是事事都较真儿,那这子过的还不就是连一点儿的趣儿都没有了?”

    “是是……皇上说的是……”达尔汗暗自的擦擦汗,由过来两名宫女搀扶着坐回原位!

    “行了!都看什么?请你们这些王爷们过来可不是看朕这突然闯进来的丫头的!”康熙继续温和的笑着,单手举着酒杯,底下的王公大臣、皇子阿哥们也纷纷起附和着,很快的又是一副祥和的气氛,像是我和乌兰其其格的摩擦是场过眼云烟一样!

    只是……那乌兰其其格的眼睛像是粘到了四阿哥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四阿哥看!我气鼓鼓的缩在康熙后恨的牙痒痒!不过,四阿哥那家伙竟然是气定神闲的抿着酒,时不时和八阿哥九阿哥说上几句,仿佛乌兰其其格看的人并不是他!倒是十三阿哥,边给嘴里倒着酒边饶有兴致的在我们三人来回的观察着!

    很不是滋味的招待宴会在我一肚子醋意中结束!我被慧心叫住帮她收拾,打扫!我一门心思的想去找四阿哥,却也不好意思拒绝慧心!

    耗费了我足有一个时辰,累的我腰酸背痛,总算大体上是干净了!忽然,背上传来一种麻麻的感觉,我浑一颤,急忙转过,只见乌兰其其格正挑衅到底注视着我!

    “乌兰……郡主?”我被她这一吓有些呆滞,转而开始冒火气,好好的玩什么呢?“不知郡主这会儿还不安置,而是来这正在收拾的大帐是有何贵干?啊!难不成,郡主您觉得奴婢们辛苦的,来搭把手?”

    “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真是皇帝陛下最宠的宫女啊!连我乌兰其其格也敢顶撞!”乌兰其其格拨后了想拉我的慧心,“你就不怕我罚你?”

    “呵呵!”我笑笑,手底下的活儿却没停,“郡主您说笑话呢吧?奴婢是万岁爷的丫头,主子也只有万岁爷,说到罚,怕也是只有万岁爷吧?”

    乌兰其其格立时语塞,我眼角向上一挑,懒得再和她说话自顾自的干活儿!“你喜欢四贝勒爷吧?”

    “什么?”我心跳的快了一下,还想掩饰的说,“郡主,这种玩笑不好玩,更加不好笑!”

    “是么?”乌兰得意的一笑,“嗯…真难想象‘冷酷王爷’看得上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低宫女!”

    “你什么意思?”听到‘低’这两个字,我狠狠的甩下手中的抹布,感觉火气在望脑门上冲,“姐姐!你别拉我!我说什么,做什么心里有数着呢!”我打下急匆匆拽我的慧心,感觉整个帐篷里的宫女太监都在看我们!

    慧心紧张的四下打量一圈,挥着手喊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出去吧!这儿有我和玉儿就成了!”若论整个乾清宫资历最老,最的信任的唯有慧芨和慧心,这会子慧芨并不在,慧心只是这么一句话,立时大帐里就变的静悄悄的了!

    “有意思!”乌兰其其格捋着自己珍珠和狐毛穿成的白色发式,斜靠在桌子上,“早先听说了,北京紫城有个宫女,让堂堂的八贝勒、十四阿哥迷恋的魂不守舍,不曾想就连让人觉得没有喜怒哀乐的四贝勒也对你……”

    ‘没有喜怒哀乐’!这简单的六个字让我的心猛地抽的生疼,对自己要求苛刻的他、感没有丝毫外漏的他、温柔对我的他,即使在千里之外的塞北大草原上,竟也是这样的评语!

    “嗯?怎么是如此有趣的表?我说错了吗?玉儿姑娘?”

    “他……不是……没有‘喜怒哀乐’!”我咬着牙,昂起头,一字一句的告诉乌兰其其格,“他会生气!他会笑!他会温柔!他会伤心!他也是个正常的人!只是……只是……你们都没有看到罢了!”

    乌兰其其格不置可否的偏过头一笑,“是么?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呢!那张除了冷漠之外看不出其他神的男人,是否还会做出其他的表呢!”

    “什么?你想做什么?”我不由得紧张起来,这个乌兰其其格看起来和她柔的样子差好多,突然觉得她心机好深!

    “还记得我刚才说要比试比试么?”乌兰其其格微微一笑,跺了跺脚朝门外走去,“咱们就比试比试来看看,四贝勒爷会更在乎谁!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

    更的又晚了~

    某晓保证~~这段时间,米有玩哦~~

    新加一句~~

    关于更新嘛~~

    嗯~~~~尽量两天一更喽~~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