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礼物

    “格格…你睡了么?”正当我被四阿哥扰的意乱迷时,墨迹那如同铜铃般的清脆声音传进来,但旋即呆住透着惊慌不定的急促喘息颤音,“四…四…”

    短暂的失神之后我终于回了神,瞪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脸颊红透全颤抖的墨迹,努力的张着嘴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四阿哥缓缓的从我上支起,眼神好似冰刀般的戳向墨迹,“四什么?不认得爷么?”

    “不…不是…四爷…”墨迹啪的一下打掉了手中的托盘,随着一阵杂乱的啼哩哐啷的声音,咚咚的磕着头“奴婢没…”

    “还不给爷滚出去?还没看够?”四阿哥眼角漠然的瞟了下墨迹,又俯□亲吻着我的脖子,一手挑起我散下的头发,眼睛里散发着魅惑的光,修长的手指在我衣里来回探摸着,没等我制止他倏然的开口,“怎么?想看爷给你演上一出?看爷和你家格格是怎么…嗯?”

    我已经羞得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千想万想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这可让我以后在府里如何面对墨迹啊!下意识的,我咬紧嘴唇别过头,手底下悄悄的用力推他。四阿哥瞄我一眼,探入我衣里的手故意用拇指按了按我前的樱桃,顿时,一股不知从来泛起的流游遍我全,本要出口的怨言变成了一声低吟!

    墨迹听到我这一声,脸更是红得没边,而使坏的四阿哥眉眼中溢出笑意,低头笑了一声,又昂起头冷声道“还不滚?还没看够?”

    墨迹哆嗦着抬头看我,迎头便撞上四阿哥冰冷严厉的目光,一个冷颤,知道该赶紧离开,可就像是双腿已经不属于自己那样,几次扶地爬起却又跌跌撞撞的瘫软着!我看着墨迹惊慌不知所措的样子,使劲用胳膊肘抵开四阿哥坐起,“墨迹…”

    “格格…”墨迹更加慌乱的闪烁着眼波,根本不敢和我的眼神对视,因为我头顶还有个说不出安的是什么心的四阿哥正微仰着头神色怪异的瞪着墨迹,“四爷…”。墨迹这句话还没出口便是戛然而止,即使我没抬头去看也感受到头顶上方出寒冰似的凌厉光芒!墨迹顾不得再去收拾一地的碎片,又磕了个头,哆哆嗦嗦的移出去。

    我一把推开上坏笑的四阿哥,几下就跳下,急匆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你…你给我出去!”我完全被这一系列突发的事弄的麻了手脚,刚抓住自己的衣领,便指着支着头侧躺在我上一脸攸然的四阿哥怒吼,“你搞什么?墨迹是我的朋友,你怎么能…当着她的面儿…你…”

    “我什么?是她自己闯了进来,又不是我请她进来的!”四阿哥眉毛挑挑,丝毫不见他平的严谨,“你是我的女人,还怕别人知道么?”

    “你…”我脸上迅速红了一大片,手指绞着衣角,但马上反应回来他是在转移话题,“那也不是这样的啊!你…墨迹要是告诉我阿玛,你还让不让我在府里活了?”

    “哼哼…”四阿哥脸上浮上一层森森的笑,令我瞬间毛骨悚然,“墨迹?她,若是敢说出去一个字,我保证会让她看不到明儿一早的太阳!”

    我脚底涌上一丝寒意,如同风速般的窜上脑门变成一滴冷汗,耳边又响起八阿哥那句意味深长的话‘四哥的生刻薄残忍!’我不由得退后了一步,四阿哥眼睛一斜,看到我怪异的动作微微一愣但马上了解我的心思,嘴角一翘说道“不过,你不是说那丫头是你的朋友么?想来该是不会出卖你的吧?”

    “废话!墨迹跟了我十几年,还用你心?”我话说得很坚定,其实心里却是在悄悄打着鼓,“你还不走?都什么时辰了?”我紧张的瞄了眼半掩的房门,生怕阿玛突然闯进来!

    “你很希望我走么?”四阿哥缓慢的站起,弹了弹袍角故作一脸苦涩道“枉我费尽心力的进来,某人却不待见我啊!”

    我顿时哭笑不得,看看笑的诡异的他再看看黑压压的屋外,心中真是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四阿哥瞅着我比他更加苦涩的脸不莞尔一笑,拉我入怀道“我的小女孩还真不经逗!今儿急冲冲的过来就是想见你一面,哎…你别动,我给你说句悄悄话!”

    “什么话?”我老老实实把耳朵迎上去,四阿哥露出个诡计得逞的笑,俯在我耳边低语一句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又在我耳廓上轻轻的一咬,激起我上一的鸡皮疙瘩!我愣了足有半分钟,恍然醒悟他那句话的意思,脸上瞬时烫的发红,挥拳便在他上胡乱捶打!

    他说,“小东西,你得多吃些,摸起来跟干柴一样,手感还真差!”

    “你胡说些什么!”短暂的羞怯之后,心底涌上的是浓浓的醋意,“你嫌我不好,可以回去找你的李福晋嘛!人家长得又好,材又好,你赖在我这儿是做什么?一个李福晋不够,你又不是没别的侍妾,干嘛和我这‘干菜’在一起?”

    “谁说你是干菜了?”四阿哥捏了捏我的脸颊,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笑意,“说你傻你还真是从来不打折!不过,看你吃醋的样子还真是有趣!”我听完他这句,马上手叉着腰,一脸的怒意,四阿哥一笑,打横将我抱起,“行了!作为赔罪,我送你件礼物可好?”

    “礼物?什么礼物?”我很自觉的环住他的脖子,疑惑的问道。

    四阿哥在我额上一吻,轻声道,“真的个好哄的小东西!你会喜欢的!”说完,抬脚勾开房门,几步走到院子里,从袖中取出一枚小巧的炮筒,一拉引线‘嗉’的一声向着天空飞上一朵深红色的火花!让我依靠的手臂,绕过我的大臂握住我的手,声音带着淡淡的兴奋,“小东西,好好看着我送你的礼物!”

    我好奇看着他堪比夜空般纯净的黑眸,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双我最眷恋的黑瞳中得到的是从未有过的信任、依赖、安心、幸福!

    “你看我做什么?向上看!”四阿哥低头一看,见我认认真真的看他,手指敲敲我的腰,呶了呶嘴示意我看向天空。

    正在这时,几声清脆的爆响从远方传来,像是‘蹿天猴’那种尖锐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空!随着这声音一道道银色的亮光由地面飞升,越飞越高,就在好像要冲出地球引力时,又是更加沉闷的裂响,彩色的光环在黑夜中绽出耀目的光芒!红的、绿的、黄的、蓝的、紫色的、青色的,像是打破了万花筒一样,像菊花的,星星的,更有像是流星的烟火,此起彼伏的点亮着北京城康熙四十五年年初的浩瀚夜空!

    美丽的烟火将绚丽的光芒洒在我和四阿哥上,忽明忽暗!我又惊又喜,几乎说不出话来,哆嗦着嘴唇好久才拉住他前的衣襟,“这是…你送我的礼物?”

    “是!喜欢么?”四阿哥温柔的抚了抚我的脸庞,我忙攥住他温的大掌。

    “喜欢!太喜欢了!”我使劲的点着头,眼睛里已是泪光点点,“你怎么想到送我这个?”

    四阿哥手臂紧了紧,让我靠着他肩头上,昂起头注视着新一轮光影斑驳的亮光,等了好久他才低下头看着我的眼睛,语气坚定的说“我记得,答应过你要陪你看每一次的烟火!”

    “每一次的…烟火?”我怔然的思考着他这句话的意思。

    “傻丫头!”四阿哥笑的魅惑万分,“今儿的烟火你没看吧?是不是在被子里缩了一天?”

    我不咂舌,他怎么会知道我在被子里窝了一天?“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还不了解你?”四阿哥温柔的笑笑,握着我的手的大手更紧了些,“你就是个钻牛角尖的子,你要是不躲在被子里哭就不是那个傻乎乎的笨丫头了!”

    我藏进他颈弯,嗅着他醉人的气味,懒得再和他争辩什么!只是听他幽幽的继续说,声音越来越低沉,“可就你这笨丫头,却是时时牵动着我的心弦!今儿宫里放烟火时,我就在想,此时的你在做什么?好不容易等到结束,我就叫来高勿庸他们,给我布置好,没你在边,这烟火怎么看都不是个滋味!”

    “这会儿都大年初一了,还‘今儿’呢!”我心里甜滋滋的,却挑着他话里的语病。

    四阿哥一愣,转而大笑道“好好!不过,玉儿,在我心里,时间是会倒转的,此时此刻,只属于你我的,今儿…”

    “嗯…好…”我乖乖的应着,甜笑着在笼罩着我俩的绮丽七彩烟火中,闭着眼睛寻上他的唇,伴随着色彩斑斓的光环品尝着四阿哥的味道,心的味道……

    自大年初一凌晨和四阿哥相会后,晃晃悠悠的将子过到快至大年初五,我扳扳指头,这么快就要到康熙给我的假期结尾了!这天,我一个人拉了个躺椅在廊檐下,盖着厚厚的貂皮披风(还是康熙赏的),摇晃着腿看屋外一朵朵从深灰色的天空中纷纷扬扬飞落的雪片,手中的手炉乎乎的,让我想起四阿哥温暖的手心!

    “格格!”听到有人叫我,我忙扭过头,是墨迹有些忐忑的站在我侧,“格格,外面下这么大的雪,你可别着了凉!”

    我脸上立马浮上一层红晕,这段时间每每见到墨迹总是会不好意思,虽然墨迹她一直什么也没问!可我总觉得有点没脸见她,毕竟让她看到我和四阿哥的那一幕!“啊!没事儿!你看我还裹着这个呢!还有暖炉啊!”我指指上盖的东西,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倒是你,大冷天的还跑来跑去!”

    “你当我想啊!”墨迹噘了撅嘴,一脸的无奈,“格格,刚前面传话过来说老爷要你到他书房去一趟呢!”

    作者有话要说:某晓终于更了~~~

    累死偶了···

    同志们,经验告诉我们,甲流不是好东西!

    十一的更新嘛~~~~~尽量更吧~~~

    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