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府中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怔然的看着一脸正经的十三阿哥,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十三阿哥按了按我的肩膀,嘴角像是向上翘了翘,慢慢的说道“没什么意思!你按我说的做就是!”

    我正要发问,他眼睛瞄了眼窗外,手指一点,“你阿玛和额娘都出来接你了!还不赶紧的下去?”

    “嗯?真的?”我一下跳起,跪在窗边的软垫上向外看去,还真是像十三阿哥所说,阿玛和额娘站在府门的石狮子边,焦急的像我们这个方向观望!寒风刮过,额娘削瘦的子不抖了一下,几丝鬓发随着刺骨的风飞扬起来!刹那间,我眼睛前面一片模糊,鼻子也酸酸的!

    阿玛额娘不敢确定的望着车顶四周垂着明黄流苏的马车由远及近缓慢驶来在门口停下,两人神色不安的互相对视一眼,额娘不由得像阿玛边靠了靠!阿玛眉头皱皱,未等我从马车上跳下,阿玛已经先跪了下来,“臣凌柱给主子请安!但不知是哪位主子驾临寒舍?”

    “阿玛!额娘!是我啊!”我终于落了地,一把扶住阿玛,将他扶起,“阿玛!看清了吗?是玉儿啊!”

    “玉儿?”阿玛瞪圆眼睛看着我,一边的额娘也冲过来拉着我的手,“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额娘颤巍巍的抚摸着我的脸颊,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着转!

    我拼命的点头,也握住她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向下落,想劝她不要哭,自己却连话都说不完整,只会点头,“嗯!嗯!”的应着。

    阿玛一脸疑惑的打量着我,几次张口想问,却苦于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直到十三阿哥拍拍手从马车上一支跃下!阿玛有些木然的望着十三阿哥,又看看我,嘴唇几张几合,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叹了口气打着常服的袖子跪下,“臣凌柱,叩见十三贝子!”

    十三阿哥哈哈一笑,抬了抬手道“起来起来!凌大人不必多礼!早先一直想来拜会凌大人,可一直未能如愿,今儿个算是得偿所愿了!”

    “不知十三爷大驾光临寒舍,未曾远迎还望十三爷海涵!”阿玛谨慎的睨了眼十三阿哥,千儿打得更深了些。

    “我今儿也是受人之托送令嫒回府,再说了,凌大人您也算得上和我是亲家,如何说得上海涵呢?”十三阿哥摆了摆手,笑嘻嘻的说着。

    阿玛更加的受宠若惊,躬道“微臣不敢当!说到底,您还是主子,臣依旧是奴才,这规矩臣是不敢忘的!”

    十三阿哥瘪瘪嘴,指了指我道“凌大人,我瞧着你也是个规矩人儿,怎么令嫒却是有趣的紧啊?”

    我瞅着阿玛的脸色变得隐隐发绿,一下忍无可忍,连忙挣脱额娘的手,移到十三阿哥侧,笑着问,“我说,十三爷,您不是说落落等着你给她买些橘子么?怎么还有闲时间在我家晃啊?要不请您移步内堂,咱们好好絮叨絮叨?”

    十三阿哥白我一眼,摸了摸头顶的貂皮帽子,打着哈哈道“橘子?什么橘子?你这丫头!得了!我走还不行吗?”说着转向阿玛,背着手微笑着说,“凌大人,那我就先行一步!人,我是完好无损的交到你手里了!四哥交代说,若是没什么大事儿,最好不要让她出门!这丫头,论闯祸的本事,整个紫城她是头一分儿的!”

    额娘肩头一抖,忙用手帕掩住嘴,我咬着牙跺脚道“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和你一起找落落评理去!”

    “得!得!”十三阿哥摊着手,跳上马车,撩了门口的厚棉帘子,坏笑道“凌大人,你见过宫女欺负阿哥的么?”

    “是微臣教导无方,还请十三爷恕罪!”阿玛深深的弯下腰作揖,十三阿哥微微一笑,让驾车的太监启程,阿玛忙跪下,“臣,恭送十三爷!”

    我朝着十三阿哥远去的方向扔了无数个白眼,冷不防阿玛一吼,“玉儿!你好大的面子!劳动的起皇阿哥送你?你真看咱们家人都活得长了?我在你进宫前和你交代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

    “好了!老爷!”额娘见阿玛还要教训我,急忙过去打断阿玛的后话,不断的劝慰着,“咱们玉儿好不容易回来一回,要教训也等她回府用完膳,洗漱一番再说吧!这在大街上,不是有损咱们的脸面么?”

    额娘话说的有理有节,阿玛也不好再说我什么,瞪了我一眼一甩袖子大步跨进府门!我缩缩肩膀对着额娘吐吐舌头,结果被额娘一敲额头笑骂道“你啊!一天真不省心!”边说着边拉着我的手向后院走!

    我跟着额娘,走在曾经熟悉如今有些陌生的小径上,不住的打量着四周,一年半没有回来,确是有了些变化!不过,依旧是简朴简约,没有多余的华丽繁琐的装饰,看起来是让人心脾舒畅的淡然,尤其在一场大雪过后更加的银装素裹,纯洁、安静、仿佛一所能够使人心神镇静下来的圣域——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

    “格格!格格!”一声雀跃的清脆女声,快速的飞至我耳边,我循声望去,只见墨迹飞奔着向我冲来!刚到我面前,没等我反应,扑通一声跪下,哽咽道“格格…您终于回来了…奴婢太想您了…呜呜…”

    我刚刚收回去的眼泪,眼瞅着就又要落下,我忙擦拉擦眼睛扶起墨迹,从上抽出帕子给她揩着眼泪,“瞧你!真是的!把我的眼泪差点也逗出来了!我刚在门口就哭过一回了,要是再哭变成‘核桃眼’嫁不出去,你可得负全责!”

    墨迹噗的一笑,也抬手去抹我挂在眼角的泪珠,“好格格!谁不知道钮祜禄家的格格就算是给脸上抹些泥巴也会光彩照人?”

    我没忍住,笑出了声,“你啊你啊!一年多不见,嘴皮子越来越利索了!你家格格是神仙啊?还抹泥巴呢!”

    “格格!奴婢说真的呢!咱这条胡同,谁家不知道咱们府里一位格格嫁到了四爷府上,一位被万岁爷呵护着,十四爷当宝贝宠着?”

    “墨迹!”额娘看我一下夸下脸,匆忙喝止住墨迹,“玉儿回来了就没规矩了?”

    墨迹恍然醒悟自己说错了话,惊恐的跪下,“格格!奴婢没其他的意思,是奴婢一时失言,请格格饶恕!”

    我笑着摇摇头,拉起墨迹,转对额娘说道“额娘,您先回去歇着吧!女儿一会儿过来和您说话!我先回屋梳洗一下!”

    “那好吧!”额娘犹豫一下,点了点头,“记得等会子去堂屋给你阿玛也去磕个头,你不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就他叨念你最多!”

    我应了下来,目送着额娘带着自己的丫头离去才拉住墨迹的手,墨迹像只不安的小猫一般,黑亮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惧怕的光!我不由得叹口气,一年多时间,她和我生分了许多!

    “格格…奴婢刚说错话了…您别生气!”墨迹小心的看着我的脸色,话说得带着些颤音。

    “墨迹,咱们不是说好的么?以你我相称,刚额娘在这儿,你或许不方便,现在我可不想再听你‘奴婢’长‘奴婢’短的了!”我听到她自称奴婢,心里总觉得不舒服,“真要深究,我和你还不是一样?只是服侍的人不同罢了!”

    墨迹眼中一亮,但马上又低下头,怯怯的说,“那还是不一样啊!格格,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好的格格!”

    我心中一暖,泪水几滴下,“墨迹,谢谢你!”

    回了屋,墨迹帮我打好洗脸的水,还没等我动手她马上递给我一块气腾腾的毛巾,“格格,外面冷,先用毛巾暖暖手吧!”

    “墨迹,再这么下去,我会被你惯坏的!”我将手塞进毛巾里,顿时全上下都是暖融融的,“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能行!”

    墨迹还是把我按在椅子上,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得了!格格,你还是坐着吧!皇上肯定很难伺候吧?今儿就由我墨迹来服侍你如何?”说着她行了个蹲礼,逗得我哈哈大笑。

    “格格…”我接过她递来的第二块毛巾,正敷在脸上,鼻腔里全是湿的空气,听她轻声的问着,“格格,皇上长什么样啊?是不是很厉害?”

    “嗯…你觉得皇上是什么样的呢?”

    “我觉得吧…”墨迹自己挨着我边的椅子坐下,脑袋仰起看着天花板,若有所思道“我觉得,应该是每天都板着张脸,很威严很严肃,要是有那个大臣不听话就推出去砍了!”

    我噗的一下喷出刚送进嘴里的茶水,笑的直不起腰,康熙要是知道墨迹这么评价他估计能气的七窍冒烟!“墨迹啊,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万岁爷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我给你说啊,万岁爷他很和蔼的,要不也不会放我回家探亲啊!”

    “嗯!也是!”墨迹点着头,“反正我是没那个福气啦!格格,你知道么?自从你进了宫,在皇上边后,往咱们府里送东西的大官儿小官儿就多了许多!都说你…皇上要是一个高兴,说不定就是…娘娘了…”

    我都懒得再为这种话反驳,但却记得康熙对阿玛的评价‘为人太过正直’,于是问道“那阿玛收那些人的‘孝敬’了么?”

    “那还用说吗?老爷全都给撵出去了,说‘我凌柱银子是没有多少,可也不能借着自己的女儿敛财!’”墨迹一脸骄傲的说道,“先前人多些,可老爷这种态度,那些想打点关系的人,看着这条路走不通慢慢的就没什么人来了!”

    我放心的点点头,果然,康熙的眼力劲还是厉害的!

    “墨迹,你比我大三岁吧?”我抿了口茶,突然想到了些事儿,“嗯…额娘怎么也不帮你寻个好人家呢?”

    “格格!”霎时,墨迹脸颊上飞上两朵红霞,“我想等你嫁人,我再…”

    “胡说什么呢!”我一下站起,心里涌上些许的焦躁,“我二十五岁才能出宫,你要等到那时候?你想让我罪过死啊?”

    墨迹连忙摆手,“怎么会是格格的罪过呢?我本来就是被卖到府里终为奴的啊!自然是要伺候着格格啊!”

    我按住墨迹的手,直视着她的眼睛,“墨迹,我早就说过,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丫鬟看,自然也是希望你能幸福的!咱们这个时代,女孩子年纪拖得大了,找的人家可能也就不是很好,你又是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儿,我怎么舍得你没有个好的归宿呢?所以,墨迹,你答应我,不要等我,要是有合适的人家,我去求额娘把卖契还你!”

    “格格…”墨迹的眼眶立时发了红,音调也颤抖起来。

    我很怕她说推辞的话,干脆不给她拒绝的时间,自顾自的走到镜边照了照自己个儿,看着头发基本上也算得上是齐整,也就笑兮兮的给墨迹说“我去阿玛那边了,交代给你个任务哦,你把我带回来的包袱收拾下,顺便看看有什么是你喜欢的,要是有尽管拿去,反正我也用不着!”

    墨迹好奇的打开一个包袱,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格格…这也太贵重了吧…”

    我斜了眼包袱,拍拍手道“哦,这些啊,万岁爷赏的,你要是喜欢,随便拿吧!不过,帮我挑出来些给阿玛和额娘!”

    我瞅着墨迹不知所措的望着一包袱的各式金银首饰、稀罕玩意儿,害怕她拒绝,急忙趁着她出神的当儿溜了出去!我一直以为墨迹是选了自己喜欢的留着,却不知道,这些珠宝首饰在以后的子中派上了大用场!

    回家的舒服子过起来真是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大年三十,只是,如果有他在我边,我会不会更快乐些?很想他,有好多天没有见过他!我甚至有些怀念在康熙边的子,即使不能和他说话,可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我叹了口气,看着家丁给廊道上挂满红红的灯笼,不由自主的在想,他,府里是否也是一片闹的过年气氛?

    “玉儿?在想什么?”我扭过头一看,额娘带着温柔的笑意,柔柔的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没有啊!在看他们挂灯笼,觉得很有意思!”

    “是么?”额娘淡淡的看我一眼,仍然是温和的笑,但眼睛里已经告诉我她知道我在撒谎,“你自从回来,还没出过府门吧?”

    “是啊!阿玛总是不让我出去嘛!”

    额娘点头一笑,招手示意她后的丫鬟捧上一件大红色的如意团花锦开氅给我披上,我惊奇的看着她,她轻轻的帮我系上带子又整理了一番,才幽幽开口道“走吧!你今儿陪我去街上买些香蜡,本该早就贴上的门神,被下人给弄脏了,咱们还得买些新的!也不知道到这个时候还有没有!”

    “可是…”我一时有些晃神,竟没有反应过来,“额娘,这么冷的天,还是让其他人去吧!”

    “不碍的!”额娘拉起我的手,拽着我往门外走,“咱们娘俩有好些年没一起出去过了!怎么?嫌我这糟老婆子不够排场?”

    我抿嘴笑笑,搂着她的胳膊撒道“我额娘可是大美人呢!您肯屈尊让我陪你,我自然奉陪啦!”

    额娘一点我额头,嗔道“就你贫!”

    在古代逛街也是件累人的事儿,虽说是大年三十,可仍有一些铺面是开着的,我和额娘两个人把能转铺子全转了一遍,买了好些的衣料,以及我完全用不上的胭脂水粉,买只是因为觉得那颜色和香味很好闻!

    “玉儿,十三爷的福晋再过几个月就该临盆了吧?”额娘忽然停了下来,问道。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回道“啊!是啊!不过,还早吧?还有四五个月呢!”

    “不是!我是想,你那时怕是已经又在宫里了吧?所有,你看,前面刚好有家银饰铺,咱们去看看有没有长寿锁啊之类的,由你来选,到时再送给十三福晋,可好?”

    我瞠目结舌的望着额娘,佩服的五体投地,“额娘!你好厉害啊!想的可真周全!”

    只是,我的惊叹还没发完,腿脚就像灌了铅一般沉重,李氏抱着弘昀,后跟着面若冰霜的初雪,更重要的是,那人,一棕黑棉袍绛紫色狐毛团福褂子,背着手跟在最后!他也看到了我,漆黑的眸子猛地一收,脸上挂满了尴尬!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可我边却静的出奇!

    额娘也随着我的目光看到了四阿哥,慌忙请安道“臣妾见过四贝勒爷、李福晋!二位主子吉祥!”

    我浑像是被抽出了所有的力气,只会呆呆的站着,李氏看我一动不动,傲慢的瞪着额娘,冷哼一声“哟!凌夫人啊!真是有些头没见了!子骨好么?不过,都说凌大人家的格格各个的标志,怎么连给主子请安都不会了?”她话没说完,便被四阿哥一个冷眼瞪了回去。

    “你…怎么在这儿?”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忍着心底的刺痛向前一步,紧咬的嘴唇让我尝到了丝腥甜。

    “玉儿!”四阿哥难堪的左右示意边还有其他的人,他踱到我边,轻声道“回头我给你解释好么?你别多想!”

    “我没多想!”我低下头,手指蜷在一起,“你随便吧…我回去了!”说完,我也不给他反应的时间,扭头就跑上马车,缩在里面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额娘撩着帘子进来挨着我坐下,深深的看我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什么话也没问,只是紧紧的握着我的手!

    整个除夕的晚宴是如何过的,我都不知道,整个人是恍惚的,为什么在我每次最想他的时候,看到的都是他和他的妻儿在一起?越怕什么,总是越来什么!我讨厌看到李氏那张骄傲的脸,我讨厌看到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我讨厌接受他有妻有子的事实!

    我缩进被子里,眼泪不止的落进枕巾里——我更讨厌为他而哭的自己!

    突然,想起几声啪啪声,我心中一惊坐起,竖起耳朵一听,是石头砸到窗户上声音!立时,我汗毛倒立,不会吧!谁半夜搞这种无聊的游戏?我下了决心,披着衣服开门,整个院子静悄悄的,半个人影都没有!我心里有些害怕,不由得抱住自己的肩膀,刚准备喊墨迹过来,却听到一声轻唤!

    “嘿!那边的小女孩!”

    作者有话要说:俺回来咧~~~~

    不好意思,说了礼拜六更,可礼拜六又出了些事儿哈~~

    吼吼~~

    rp下的某晓,更了五千多哦~~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