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小年

    我如同脚下生根般的木然站着,喉咙里像是塞了块厚实的棉花,一个字也吐不出来!慧心在一边急的直给我扔眼色,想叫我却又不敢当着康熙的面!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万…万岁爷…您怎么过来了?”

    康熙一愣,胡子翘翘道“朕就不能来么?不是说这紫城都是朕的么?”

    我自觉失言,慌忙摇头,“不是…奴婢没这个意思…嗯…您慢坐,随意…”这不着调话刚说完我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慧心没忍住噗的笑出声,康熙也淡笑着扫了眼慧心,挥挥手道“慧心啊,你辛苦一趟,到御膳房传膳,玉儿既然没用晚膳,朕和玉儿一起就在这儿用!”

    “万岁爷!这是宫女的住所,您万乘之躯,怎么能屈尊到这儿?这不合礼法吧?”慧心向前一步,福了福,犹豫再三还是劝阻道。

    康熙笑笑,挥了挥手道“行了!一天哪有这么多的礼法?朕说的话还不算么?去吧!”

    慧心还想说些什么,但见康熙已经站起在屋里缓缓的踱步,也就不好再说话,又蹲了退出去!

    “哟!玉儿啊,朕赏给你的东西,你就堆成一堆?也不收拾下?”康熙指着墙角里塞满的各式绸缎和一些西洋的小玩意,笑眯眯的问着我,“是不喜欢还是看不上?”

    “回万岁爷,都不是!是您赏给奴婢的东西实在的太多了,奴婢已经放不下了!才堆在这儿的!”我无奈的瞅了眼那些绸缎,更是摸不准康熙来我这儿是福还是祸!

    康熙笑了笑,啥话都没说,背着手在屋里踱着,我也不敢说话,乖乖的跟着他伺候,“朕在宫里住了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到宫女住的屋子里看看!呵呵,看起来虽不华丽但也算得上温馨呐!”

    我跟着康熙笑笑,想了想回道“回万岁爷,嗯…奴婢是托您的福,住在乾清宫,冬天有地龙也算不上冷,但是,其他宫的宫女可能就不如这边的环境好了!”

    “唔!”康熙点了点头,语平淡道“朕也听说,这伺候朕的,太后老佛爷的宫女算是宫里的上差?”

    “是!万岁爷英明!”我附和着唱高调,只希望康熙能快快的离开,皇帝大驾降临我这小屋,很难想象是好事!“但是,奴婢还是觉得能跟着万岁爷最好!”

    康熙用一种看不出内心的眼神看我一眼,扶着桌子坐下,一弹深棕色的锦袍,笑了笑道“是么?玉儿,又想说‘能伺候朕,是最幸福的事儿’?这话也是你额娘告诉你的?”

    我干笑几下,不知道该怎么和康熙说,但也清楚康熙八成是已经猜出我去年说的话是假的了!“万岁爷,奴婢真觉得能服侍您很好啊!您心又好,又疼奴婢嘛!”

    “玉儿,你什么时候也会说这种‘歌功颂德’的话了?”康熙眉毛微微皱了一下,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桌子,“玉儿,你额娘的子,朕比任何人都了解!她绝对不会说,她服侍朕的那些年里,感到幸福!她…那些年,过的…很苦…”康熙别过头,目光没有焦点,仿佛陷入了往的回忆!

    我忽然明白了康熙这话的意思,额娘她上的是一国之君,上的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上的是有自己的妃子,阿哥、格格以及担负国家重任的男人!若是一年前或许我还无法体会这种痛苦——想在一起厮守,却有太多的顾虑;想,却不能!我庆幸,多亏这时的四阿哥还不是雍正,否则,我是否会和额娘一样的绝望?

    “万岁爷…”我忽然很心疼康熙,他拥有了所有但没有心的人陪在他边,这是否是帝王的无奈?

    康熙转过看我一眼,抬手止住了我的后话,“玉儿,你要说什么,朕知道!你,不必说了!朕今儿过来,是想,看看你!”

    “看我?”我一下怔住,呆呆的看着康熙,说的话也忘了改自称,“啊!奴婢该死!奴婢忘了!”

    “人的命只有一次,哪有天天把死挂在嘴上的?”康熙嘴角一扬,也没在意,“怎么?朕就不能来看看你么?”

    我小声的嘀咕着,“昨儿晚上不是才见过么?”

    “玉儿!你这小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康熙佯怒着拍拍桌子,但话语里却没有怒意,“乾清宫的宫女就是这么调教出来的?”

    “奴婢不敢!”我马上低下头,做出一副乖巧状!

    康熙靠在椅背上,朗声大笑,“朕也只有跟你在一起时还能笑的出来啊!手,还疼吗?烫到了?”

    “回万岁爷,托您的福,不疼了!”我惊出一冷汗,果然还是瞒不过康熙啊!“已经上过药了,四爷…他请了孙太医…”我自知康熙就算不知道十成,可知道个九成九也是没什么问题的,索老老实实的交代,争取个‘宽大处理’!

    “嗯!很老实!”康熙端起桌上的茶杯,吹了几下浮沫,慢慢的啜着,“又是老十四?”

    我望着康熙那双深知一切的黑眸,乖乖的点头,“是…”

    “玉儿,还记得朕和你的三年之约么?”康熙冷下脸,重重的搁下茶杯,杯子在桌上一磕溅出了茶水,“你真要熬到三年结束?来等着朕处理你?”

    我哑口无言,对八阿哥十四阿哥,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一个温似水一个步步紧,可都让我压抑的无法喘息!四阿哥又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儿,但凡我和八阿哥十四阿哥稍稍走的近些,那脸难看的让人想自尽!

    “好了!玉儿,朕也不想催你,只是…朕怕你和老四重蹈朕和你额娘覆辙,遗恨终生!”康熙一眼痛意的看着我,但转瞬间又变了脸色,“你进宫有一年半了吧?”

    我扳了扳手指头,算算从康熙四十三年的四月到康熙四十四年的十一月,然后答道“回万岁爷,有一年零七个月了!”

    “噢!”康熙低吟着颌首,思忖一阵抬起头道“朕记得,上次准许你回家还是你姐姐嫁给老四后,回门的那天吧?”

    我苦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康熙,康熙露出个了然的笑容道“朕明白!那次也是老十四…一年多没回过家了…这样吧,这降至年关,宫里的事儿比较多,你等到腊月二十三,小年过了你就回家住上个几天,到了正月初七再回宫!朕准你些子的假!哦,记得把朕赏你的这些东西都带回去!你阿玛…为人太过正直,怕是下头的官员没什么冰敬、炭敬吧?”

    “万岁爷…”我很是惊诧于康熙绪变化的速度,嘴巴长的跟个‘o’一样!

    康熙抚着胡子,神色不可琢磨,“玉儿,朕想还是先知会你一声比较好,依你现在的份,即使朕真的把你指给老四,你也…”康熙说到这里刻意停了下来!我瞬间晓得了康熙说这话的意思,阿玛官阶太低,我又不再是秀女的份,即便康熙把我能指给四阿哥,怕也是个侍妾或者使唤丫头吧?可是,只要能在他边,我又有什么可在意的?

    “万岁爷,这事儿,奴婢无所谓…而且,现在想这些事儿,奴婢觉得还有些早!”我尽量把话说得委婉一些,但却也要把意思传达给康熙!

    “唔!”康熙站起,在我肩上拍拍,“和你额娘…真像!像是无所求,又想要最完美的!真像!”康熙像是给我说,又像是自己在低语,“行了!玉儿,朕走了,等会儿慧心呈上来的晚膳,你自己用吧,朕赏给你和慧心了!朕…去德妃哪儿吧…”

    没等我磕头谢恩,康熙已经自己离去,剩下我在刺骨的寒风中出神——康熙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到底是唱的哪出?

    晃晃悠悠的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间,小年就到了!按照康熙的说法,我只要过了这天就可以回家!果不其然,午时刚过,慧芨就过来带话说康熙说我已经可以走了!我立刻雀跃着抱起已经打好包的几个包袱,由慧芨帮我拿着到神武门!

    我记得前几天四阿哥说,等我真正回家的时候他要过来送我回去,免得路上再生枝节!我兴冲冲的赶到神武门,还别说真有辆精致富丽的马车在候着,慧芨呶呶嘴示意我快上去,我道了谢,手脚利索的爬上马车,刚一出口“四爷…”就呆住了!

    十三阿哥抱着,一脸的挪揄,“你说,我和四哥像么?”

    我回了神,撇撇嘴自己找了个最软的地方坐下,“你不是整天自诩有八成像四爷么?怎么这会子又说你和他不像了?”

    “嘿!”十三阿哥拍拍马车,没多久马车便摇摇晃晃的向前动了起来,“我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得了!装糊涂是你的好,我懒得和你争!”我耸耸肩,主动熄火,“四爷呢?”

    十三阿哥摇头晃脑的坏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在神武门口等着干嘛?”我瞪他一眼,更是没好气,“我和他说好的啊,等我回家的时候,他会送我嘛!”

    十三阿哥大手一摊,做无辜状!

    我真的冒了火,拉住十三阿哥的衣袖威胁道“你就不怕我回头给落落说你的坏话?告诉你儿子,你这阿玛是个吊儿郎当的阿哥?”

    “得!得!”十三阿哥立时举手投降,“你就一天能不能少编排我些?”

    我偏过头,哼了一声。

    “四哥嘛,还不是忙着和八哥对付礼部的事儿?说是有个什么意大利国的使臣要来朝贺,可又没说具体什么时候要到,四哥这几天忙得是焦头烂额实在抽不出时间!这不,他还是不放心你,就打发我这‘吊儿郎当’的阿哥来送你喽!”

    我心疼的噘噘嘴,虽说我是回家了,可想见他怕是更难了吧?这个臭四阿哥,真是!

    “玉儿,你的手,真的好了?”十三阿哥眼睛一直瞄着我的手。

    我索举起手让他看,“你还别说,孙太医的药就是好,真真儿的一点疤痕都没有呢!”

    “那是自然!你要是有半点事儿,四哥能拆了孙太医的骨头!”十三阿哥摸摸鼻子打趣着笑道,“四哥也知道你回府后,他见你就不方便了!所以,让我把这个给你!”

    十三阿哥说着,从马车后拎出个笼子,我仔细一瞧竟关着只通体银灰的鸽子!“这是?干嘛?”

    “笨!这是信鸽!自然是写信用的!”十三阿哥一拍我脑袋,嘲讽着说“这可是我亲自调教的,要不是四哥开口,别人我可舍不得借!你要是有什么想告诉四哥的,就用这鸽子啊!”

    我哦了一声,怀疑的打量着咕咕叫的鸽子,这玩意儿,真行么?

    “玉儿!”十三阿哥突然一脸严肃的叫住我,“你现在听清楚我说的话,回去后,不要问你姐姐任何关于孩子的事儿,明白么?你全当你什么也没听过,什么也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偶很乖吧~~~

    更咧~~~

    吼吼~~~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