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安夜

    “四…四爷!”我边使劲挣扎着边想从他臂弯里逃出,“这还是在宫里!你别…”

    “我别什么?”四阿哥几步跨到边,翻手将我放下,一手解着自己补服沉着声说“你要是想明儿这衣服还能穿就自己脱了!别我动粗!”

    我手支在上,无暇去感受紫罗兰色罗衾的华贵,眼睁睁的看着他一件件的褪□上的朝珠、石青团龙补服、四蟒褂子,粗而长的辫子随意的在脖子上一盘前正好垂着宝蓝色的辫绦,上的中衣半敞着露出膛上紧实的肌

    我不自觉的向角退,他这样是很魅惑,但是…但是…这还是紫城的御花园啊!我一咬牙,奋力跪起,可膝盖上猛地一阵刺痛,让我重心不稳侧着躺倒上。四阿哥自进门终于笑了一声,“怎么?还要惑我?”说着甩下皂靴覆压住我。

    “不是!你起来!”我慌了神,心跳也开始加快,“你发什么神经?你看我还被万岁爷罚的轻吗?”

    四阿哥昂起头一愣,旋而嘴角清莫的一挑,“皇阿玛?玉儿…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恐惧么?”

    “你…?”我注视着他紧扣在一起的剑眉,浓墨般的眼眸微微颤动着,我不由得抱住他,感受到他急促的心跳,“我只会是你一个人的!你别担心好么?”

    四阿哥全一僵,搂住我背的手逐渐按紧了我,“不担心?说的真是轻巧!玉儿,我…我不能把你交给皇阿玛…我要你…再等下去,我真的要疯了!”我还没听清他说的最后一个字,狂乱滚烫的吻便落了下来,我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头胡乱摆动着不愿迎接他的愫。而他也不在我唇上多做停留,一只手控制住我推他的手,一手轻车熟路的打开我的衣领。

    他忽然半坐起来,我以为他要放过我,没想到他伸手拉起我只为了能脱下我连体的宫女旗袍。衣领到腰的盘扣全部被他尽数解开,他大手只是那么轻轻的一拉,连同着早已松散的中衣一齐被拉下,松垮垮的担在肘弯上,整个肩膀和大半个露在他眼前。

    “天哪!你这小妖精,竟然不穿兜衣?”四阿哥的眼睛锁在了我新做的浅粉色‘发明’上,发出一声惊叹。我又羞又窘,手臂轻夹在一起,却更在他眼前展现出惑的一幕,他邪佞的一笑,抬手在我造就的小沟谷上一滑,“是在邀请我么?嗯?”

    我脸上立刻红了一片,别过头嘀咕道“胡说什么呢!行了!你看也看了,该安心了吧?”

    “我刚说过了!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四阿哥抬手将我勾在前,和他的肌肤紧密的贴在一起,“你的体只能为我打开,即使皇阿玛…也不能从我边夺走你!”说完,双手按着我的手臂,在我唇上脖颈前一路吻下,故意在我的‘发明’四周以他的唇瓣轻轻的摩擦着。

    “四爷…停…”体向后微倾,温度在升高,因为他的吻而不觉呻吟出声,“不要了…四爷…”

    “听话!别动!”他抱我跨坐在他大腿上,声音越来越沙哑,呼出的气喷在我口上,“玉儿,我已经无法再忍下去了…”

    我忽然清醒过来,脑子一遍遍的过着康熙那满含深意的话,以康熙在宫里的耳报神,如何不会知道我和四阿哥的事?顿时,冷汗从额角渗出,我双腿发软,挣扎着从四阿哥怀里爬出,苦笑着说“四爷!若你今儿要了我,怕是明见到的便是我的尸首。”

    “什么意思?”四阿哥眉毛微皱,脸上的潮红还未完全消退,挂上一层薄霜,“皇阿玛和你说了什么?”

    我摇摇头,想告诉他却又不能说,“没什么!我刚也说过了,皇上知道我来找你了!若是你…皇上会不会治我个‘秽乱宫廷、勾引皇子’的罪名?”我向前跪了一步,握住他的手,“而且…而且…什么事能瞒得过万岁爷…”

    四阿哥猛地将我搂着,越箍越紧,“玉儿…我知道皇阿玛已经晓得了…”

    “嗯?那你怎么还敢?”我隔着他的衣料,已觉得他体的温度被我这一盆‘冷水’浇的平静了些。

    “过来,陪我躺着。”四阿哥看我一眼,顺势一倒带着我一起躺下,“你别怕!我不会再碰你!陪我说说话!”

    他一倒下,我就开始紧张的子发硬,他环住我肩膀让我躺在他口上,“今儿是我急了…但是,玉儿,你要知道,皇阿玛罚你跪,我有多心疼!”边说他拉起我的手,紧紧的握着。

    我在他口上点点头,安慰着他“没事儿的!皇上只是让我跪了一会儿…”

    “那么大的雨,能没事儿?我刚碰到你的子,怎么那么冰?”我看不到他的表,但也能猜出这会儿脸色好不到哪去,“慧芨没给你换的衣服?”

    “当然有换的衣服啊!要不我现在还是水嗒嗒的呢!”我嘴唇,想抬起头看他,却正好吻上他下巴,我脸一红瘪瘪嘴说道“那个…慧芨她是…”

    四阿哥抚了抚被我‘侵略’的下巴,呵呵笑道“我的小女孩还会主动了?”但我问及慧芨时,他的声音陡然冷静下来,“慧芨?是啊!是我安插在皇阿玛边的人,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声音微弱道“没什么。就是没想到是她!慧芨姐姐一直对我很和善,但是和我话总是不多!”

    “嗯!慧芨的子就是这样!她还是我大概十年前去山西办差路上捡到的灾民,调教了些年送进宫的!”四阿哥稍作犹豫,对我和盘托出,“你以后要是想见我或者有什么话要带给我的,就去找慧芨,还有小安子、小多子都是我的人!”

    “你在万岁爷跟前安插了多少人啊?”我暗自咂舌,康熙就是在一层层的暗探中控制着整个大局,“万岁爷…应该是知道的吧?”记得去年草原上,康熙曾说过关于这方面的话。

    四阿哥一声冷哼,“皇阿玛?我不知道!但我插进去的人还是少的,你知道么,探子最多的人,可是二哥大哥他们!二哥自索额图的事儿之后生怕皇阿玛一个不高兴把他就废了!见天儿的想把脑袋削尖了往乾清宫派人!老八、老九、老十四,那个在乾清宫没几个亲信?”

    他见我埋着脑袋也不说话,在我肩上轻轻拍了几下,语气柔和了些,“我…原先在皇阿玛边安插人,也是图了个自保,老八老九他们一向视我和老十三是太子的‘左膀右臂’,我向来冷面,量他们也不敢拿我怎样!但是,十三弟他…如今,我是一门心思的想护着你,今儿,也多亏慧芨传信儿给我…玉儿…皇阿玛今儿想收你进后宫…诏书都写了,衣服也让慧芨准备的是贵人级…临在你进门前,皇阿玛才改了主意烧了诏书,换回你现在穿的宫女服…所以…我刚见到你,有些失控!”

    “我知道。万岁爷…说想当我是额娘,可是他做不到…他从心底还是把我当女儿的。”我在他口蹭了蹭,感觉很舒服,“万岁爷他,只怕是不想你们兄弟为了我一人而伤及兄弟感吧?”

    “兄弟感?哼!笑话!老八老九恨不得能生吃我的,老十四亏得他和我是一母同胞,可他哪里有我亲弟弟的样子?和老八打得火!”四阿哥突然变了声调,又冰又冷满含怒气,“皇阿玛就想维持着这种假惺惺的‘兄弟关系’?”

    我扯扯他的衣领,手指绕着他的辫绦,“可你们终究代表着皇室的体面威严啊!要是闹家务,还不得让天下人笑话死?”

    “你这小东西,小脑袋里想的就是多!”他缓了绪,在我鼻子上一刮,微微一笑道“面子上的事儿,能让了,我绝不会强求,可有的事我绝对一步也不会让!”搂在我肩上的手随着他的话语而紧了紧。

    我终于抬起头能看到他的面部表,还是刚毅的紧皱眉头,嘴角向下抿着,颧骨上的筋不易察觉的微抖。我咬了咬下唇,还是决定别问了。但四阿哥已经觉察到我的异样,微俯下头问道“你想说什么?说吧!”

    “嗯…那我说了,要是说的不对,你别生气!”我看着他那双堪比夜空的双眸,抿了抿嘴说“就是…如果没有太子了,我的意思是,万一万岁爷废了太子,你…想做皇上吗?”

    静…一片静谧…

    四阿哥不置信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晴不定,他咬了几次牙才艰难的开口,“你…为什么这么说?你听着什么信儿了?”

    我赶忙摇头,“没有!我不是说了万一嘛!只是假设!假设!”

    “假设?”四阿哥慢慢的仰起头看向顶的幔帐,过了好一会儿才脸色凝重的说“这种假设…还是不要了…若是废了太子…恐怕将会使朝局大动啊!”

    “谁想听你对朝局的议论!”我嘟嘟嘴,拉着他的衣襟急着问道“我只想知道,你的想法!”

    四阿哥偏过头对我带着几分苦涩的一笑,“离这个位子近了,谁不想上去坐坐?只是,现在还有太子不是?毕竟他已经在这个位子上三十多年,算得上是稳固,我只想能等到他登基,好生的辅佐他,做个贤王吧!”

    我暗地里撇撇嘴,这太子说到底还不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坐上金銮宝座的人还不是你?不过,以前是看过书说雍正早年属于读书型的皇子,直到康熙四十七年康熙第一次废太子才动了夺嫡的心!看来史书上讲的不见得都是臆测的!

    “小东西,又在想什么呢?”四阿哥边说着手边在我脖子上轻柔的抚摸着,蓦然他停了下来,快速的绕过我的肩在我锁骨附近探摸着,上隐隐散发出寒气,“你的玉坠呢?怎么没带?哪儿去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今儿一天经历的事太多,早就忘了山茶花玉坠被十四阿哥给抢了去!多亏他现在是在我头顶,看不到我变化多端的表,我咽咽口水,有些心虚的解释着“嗯…今儿早上洗头发了,就顺手给取了下来!怕磕到盆子沿儿上要是磕着了,我可心疼的很!”

    四阿哥没有搭腔,清冷的目光看得我头皮发麻,他是看不到我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要不保准能戳穿我!“是么?早上洗头发了?”终于他说了话,带着声轻笑挑起缕我的头发细细的嗅着,“嗯!香的!你给水里加了什么?”

    “花…花瓣…”我暗嘘口气,好歹先把他忽悠过去了,“好闻么?”

    “好闻!你用什么都好!”他在我脸颊上柔柔的一吻,又把我搂紧了些,“等你嫁给我时,我要你天天用花瓣洗浴!香香的!”

    “哪有天天用花瓣的?冬天怎么办?”我脸上一红,往他怀里钻。

    他抚了抚我的头发,笑了几声道“我看你总是像只猫!总喜欢往我怀里钻!”

    “就是就是!”我故意在他怀中多蹭了几下,刚想撒但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心中一片安宁,眼皮突然如千斤重担一般,“那现在小猫困了!”

    “嗯?想睡了?”他侧下头看我,语气里多了分宠溺。

    我搂紧他的腰,有些睡意朦胧的嘀咕道“嗯…今儿一天太累了…”话没说完,我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不行了…我要回去了!”

    “等会儿!我…不想让你走…你今晚陪着我!”我刚要坐起,四阿哥手下一使劲按住我无法动弹,“放心!我不会再碰你…我今儿想抱着你…我会等到你毫无后顾之忧的成为我的女人的那天!”

    我抬起头看他,却被他在眼睛上浅浅的一吻,我看着他嘴角漾起的温柔笑意,不由得紧了紧环在他腰间的手臂,“傻瓜!那,你说的,不会再…”

    “嗯!当然!”他在我肩上轻拍几下,像是哄小孩子,“我自然是说到做到!你困了就快睡吧!”

    困意又卷土重来,我在他上寻了个舒服的地方,放心的闭上眼睛,闻着他让我舒心的味道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我竟然真的睡着了!

    四阿哥紧紧怀里的女子,嘴角不可自已的向上弯起,这丫头还真能睡的熟!他的手缓缓抚上那张安详的睡脸,弯弯的柳叶眉,小扇子般的睫毛覆盖住时常盯着他的美丽眼睛,小巧可的鼻子伴随着轻柔的呼吸而微微起伏着,最让他留恋的两瓣红唇此时正盈盈翘着像是做着美好的梦!目光顺着她白皙的脖颈向下看去,被他解开的衣领还未完全拢起,两朵惑他的云朵随着她口的起伏,在挑战着他的极限;四阿哥艰难的按捺住难耐的**,抬手尽量缓柔的合上她的衣服,着自己挪开烫人的视线!

    四阿哥深吸几口气,刚刚消退的**却被她再次点燃——她细长的腿在睡梦中无意识的担在他的腿上,即使隔着层层的衣料,他仍能感到她嫩滑的肌肤传来的绝妙触感!体的温度在飙升,体内的火焰已在不听控制的咆哮,他紧咬着后牙免得自己破了说出去的诺言——即使现在占有她是那么的容易!他痛苦的偏过头看她,不开怀一笑,这丫头真像个孩子,不知在做着什么样的梦,居然还会咬自己的手指头!

    “这丫头…”四阿哥苦笑着摇头,还是没办法在这种况下要她,他把她往怀里收紧了些,在她光滑的额头上轻柔的一吻,扯过一旁的锦被裹住怀中的宝贝,又将视线转向花厅中的金自鸣钟,“才不到丑时三刻…呵呵…看来,今儿晚上可真是个难熬的夜晚啊!”

    作者有话要说:那啥~~

    请亲们注意哈~~

    这一章的着重点是在后面玉儿和四四的谈话哦~~~

    四四已经是非常信任玉儿滴咧~

    8过~~

    亲们是不是觉滴四四很可怜滴呢?

    (俺多说一句,作者有话说滴字数是不会计算进文章的字数滴哟~~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