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汤包

    “玉姐姐,‘蟹黄灌汤包’是什么东西?”十八阿哥歪着小脑袋,很是可的问道。

    我故作神秘的一笑,“做好你们就知道啦!没吃过么?”

    三位小阿哥整齐划一的摇头,初雪一愣但还是没任何表。我拍拍手,笑道“那我马上做,你们等等啊!”

    十六阿哥过来问道“玉姐姐,我帮你做什么?”

    我踌躇一下,太复杂的估计十六阿哥也没那个本事,想了想道“这样吧!你把这几只螃蟹洗了,然后放到蒸笼里就行!”停顿一下,我不放心的加问一句,“你,能行吗?可别让螃蟹夹到手,到时,万岁爷可是要罚我的!”

    “放心吧!玉姐姐,我胤禄办事哪有不放心的?”十六阿哥拍着小脯,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我挑眉不信的强笑,你真的能把这活蹦乱跳横行霸道的螃蟹完完整整的搁进蒸笼里?果然,不出三分钟,四只螃蟹已经在储秀宫的茶水间里真正的‘横行霸道’了!我长叹口气看着满屋子逮螃蟹的十六阿哥和后来加入‘战斗’的十八阿哥弘昀,三个小宝贝闹了个天翻地覆才把四只已经缺胳膊断腿的螃蟹塞进蒸笼!整个过程,初雪只是静静的看着,脸上偶尔会出现些许与她年纪相符的兴奋和期待,但转瞬间,还是她那副淡定如水的表

    我边用温水和着面,边偷偷打量初雪——皮肤白净赛雪,脸颊上淡淡的红晕,妩媚细长的丹凤眼,如玉雕般小巧精致的鼻子完全继承了李氏,最像四阿哥的便是同样倔强薄薄的嘴唇!一米粉色的旗服配上几支银质的蝴蝶簪子,显的她极有气质又富有朝气!一举手一投足,倒也有着几分似于四阿哥的人贵气!

    “你鬼鬼祟祟的瞄我看个什么?”初雪猛的一拍桌子,吓了我一大跳,“宫里那条规矩许奴才盯着主子看了?”

    我侧了侧头,略作迟疑道“你说的主子不会是指你吧?”而后又装作惊讶“你不知道我是伺候万岁爷的宫女啊?对我而言,我的主子只有万岁爷哦!嗯嗯,莫非,你的意思是你和万岁爷是平起平坐的?”

    “你!你!”初雪小脸气的煞白,咬着嘴唇道“你敢这么和我说话?”

    我冷笑一声,笑话!我和你阿玛说话就是这样,难不成对你还得客气着?“初雪格格莫要动气嘛!”我从笼屉里取出蒸好的螃蟹,手底下剔着蟹黄嘴里也没闲着“这人呐,长张脸可不就是给人看的吗?要是不让人看,最好就是把脸蒙着,或者给脸上贴张纸——上写:不许人看!”

    十六阿哥噗的一笑,十八阿哥和弘昀也想笑可瞧着初雪已经发黑的脸硬是不敢出声,只得费劲的憋着。初雪嚯的站起,指着我道“好你个大胆的奴才!你敢骂我‘二皮脸’?”

    我无辜的摊手,“初雪格格这话可严重了,我可没这意思!”看着初雪这张神似李氏的脸还有她高高在上的神态,我就一肚子火,该不该你偏是四阿哥的女儿,这不是明摆着气我玩儿呢嘛!“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皇亲贵胄,我又没跟我脑袋过不去!我只是顺着格格您的意思走的嘛!”跟我玩贫嘴,你还嫩了些!

    欺负完初雪,我心好了许多!转过也不看初雪想生吞活剥了我的模样,专心致志的剁着猪馅。三个小阿哥到底年纪小,坐也坐不住,初雪又是个小型的‘四阿哥牌冷气机’,三个人都围着我边看我收拾材料!

    只是,安宁的况没持续多长时间,三位阿哥就对面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个给那个脸上抹一把;那个给这个撒上些,没多久整个茶水间就成了空气中浮满面粉的战场!我制止几次可效果甚微,于是苦笑着躲到一边去和包子馅。忽然听到‘啪’的一声,整个房间像是凝固住一般。我正要问他们出什么事儿了,头刚抬起差点笑出声来——四阿哥襟上沾满了白白的面粉,脸上也是捎带着蹭上了些!但是,面粉的白根本掩盖不住他青黑的神色!

    十六阿哥他们打着哆嗦向后退,初雪一见四阿哥忙从凳子上跳下福道“给阿玛请安!”这时,三个小阿哥才回了神也给四阿哥行了礼,最小的十八阿哥吓得躲到十六阿哥后,压根儿不敢看四阿哥的脸!

    四阿哥浑散发着寒气背着手踱步进来,一眼扫到我扔给我个凌厉的眼神,我心中一慌也蹲请安,“嗯…请四爷安。”

    “谁弄的?”四阿哥环视一圈一片狼藉的屋子,音调凉的快要结冰,“能耐啊!跟让水匪洗劫了一样!”

    弘昀怯怯的出来,声音微弱着说“回阿玛…是…儿子和…”

    “是她!”初雪一下跳出,指着我愤愤的说道,“要不是她给皇叔和弘昀做什么‘灌汤包’能弄出这么大事儿么?也不会污着阿玛的子!”

    “你?”四阿哥冷哼一声,“也是!全紫城就你有本事闹得鸡飞狗跳!“

    我呵呵一笑,“那四爷您说,这鸡飞狗跳,谁是鸡谁又是狗呢?“

    “你!放肆!”初雪又窜到四阿哥前,脑袋都快扬到天上去了,“在阿玛面前,你小小宫婢还敢无礼?”

    “初雪!退下!这儿没你说话的份儿!”四阿哥一手拨开初雪,杀气腾腾的瞪着我看。

    我也不示弱的看着他的眼睛,依旧黑而深邃令我着迷!

    可惜,四阿哥的眼神是在问我,‘你没什么要给我解释的?’

    ‘要解释也不是当着你儿子女儿弟弟的面吧?’

    ‘我是真的生气了!’

    ‘知道!看出来了!不过,你女儿已经帮你出气了!’

    四阿哥嘴角一弯,转瞬又定平了脸道“还看我干什么?还不给我打盆水来?”

    我哦了一声,也没听他的,就地从上抽出帕子给他仔细的抹着粘在他上的面粉。他板着脸,低声道“你看我等会儿怎么罚你!”

    “你还敢说!我也是一肚子气呢!”我悄悄的在他背上掐了一下,心里暗乐他吃疼却不能吭声!

    “哎?玉姐姐,你和四哥说什么‘悄悄话’呢?”十六阿哥凑了过来,嬉皮笑脸的问道。

    我立刻红了脸,白了十六阿哥一眼匆匆去看已经上笼蒸的‘灌汤包’!

    初雪和弘昀对视一眼,也觉得四阿哥对我好像有些不正常!我其实正在暗自后悔,照常理来说,四阿哥下的令我作为个宫女自然是要按他吩咐的办,结果,我是大明大方的当了耳边风!

    “玉姐姐,可以吃了吗?”弘昀拉了拉我的衣角,将我拉回现实中,“我都饿了!”

    我还没说话,四阿哥一脸冰冷的抬手道“弘昀,你刚叫玉儿什么?”

    “玉姐姐…”弘昀不由的攥紧了我,嘴唇也微微颤抖着,“十六叔就是这么叫的!”

    “你还知道胤禄是你十六叔?”四阿哥铁青着脸瞪视着弘昀,“‘玉姐姐’?这辈分不就乱了?”

    弘昀眨巴着黑亮亮的眼睛,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四阿哥,然后才小心的问道“那我叫什么?十六叔也说他不知道!”

    四阿哥一愣,思忖一番道“玉儿是你玉瑾姨娘的亲妹妹,初雪,弘昀从今儿起,就叫玉儿姨娘!”

    立时,五双十只眼睛全看向四阿哥,我简直要抓狂了!这不是明摆着挑明我和他的关系吗?十六阿哥挤眉弄眼的看着我,我只好干笑道“四爷!奴婢怎么敢当?你折杀奴婢了!”我特意换成了‘奴婢’的自称,好给他提个醒!

    “不碍的!”四阿哥毫无意识的摆摆手,“私下就行!你当你这‘玉姐姐’三个字敢拿到明面上?”

    再怎么拿不到明面上,也总比‘姨娘’的意思要隐晦些吧?我还想说话,四阿哥打断道“行了!你不用再说了!你陪着他们把你做的稀奇古怪的东西吃完,到景阳宫来找我!我还有些事儿要你办!”

    说的真好听,怕是找我兴师问罪的吧?

    四阿哥走后,屋子里的气氛轻松了些,但是初雪看我的眼神更加刻薄了!我揉揉被初雪盯得发麻的后脑勺,从笼屉里取出气腾腾的‘灌汤包’!弘昀和十八阿哥眼睛立刻钉在包子上下不来!

    “初雪!还不过来?”十六阿哥看了眼远远坐着的初雪,挥着手招呼。

    初雪傲然的扫视一眼已经开始大口吃的弘昀,冷声道“我才不稀罕这‘包子’呢!更何况,就四个,她又没给我做!”

    十六阿哥一哂道“那你可是冤枉玉姐姐了!你是不知道吧?玉姐姐是不吃的,这些可是专门给咱们做的!”

    初雪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我勉强笑笑,“行了!十六阿哥,你能照顾好十八阿哥和弘昀阿哥吧?我先过去看看四爷找我有什么事儿!我怕时间不够,耽搁到夜里万岁爷的中秋宴!吃完了,记得喝些水,别噎着啊!”

    “放心吧!玉姐姐,还有初雪嘛!我又是哥哥又是皇叔的,能照顾好他们!”十六阿哥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一迈进景阳门,我就寻着四阿哥的影,忽然瞧见了正给树枝修剪的吴公公,我匆忙上前行了一礼,“奴婢给吴公公行礼了!”

    吴公公忙扶起我,满面笑容道“快起来快起来!说了多少次,奴才受不得你的礼啊!”

    “瞧您说的,您是奴婢的长辈,自然是受的的!”我掩着嘴笑着,这吴公公每次见到都让人觉得很亲近!

    “你是来见四爷的吧?”吴公公很轻松的说出我犹豫半天无法说出口的话,“四爷自然还是在楼上了!玉儿姑娘不用担心,四爷是老奴一家的救命恩人,在外面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老奴还是清楚的!姑娘还是早些上去吧,别让四爷等的太久!”

    我拜谢了吴公公,沿着已经很熟悉的楼梯上去,还没踩上最后一个台阶便被一阵阳光晃得眼前一片亮白!我抬起手遮住一部分阳光,却看到让我心醉的画面——四阿哥翘足坐在窗口边,整个子被笼罩着一层稀薄的光雾中;清风摇曳着窗外微微泛黄的树叶映衬着他平静的脸孔,微蹙的剑眉,有些消瘦的脸颊还有他浅浅的胡茬,紧抿着的薄唇;他一手担在窗楞上,细长是手指支在唇边,像是认真的思考着什么,突然他低吟一声——玉儿…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全心全意的喜欢他?开始上他?只是因为他,才想一直在他边,才会什么都不想!可仅仅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心底便溢满感,想去亲吻他想去感受他的体温!这是真的!胤禛,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