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慈宁

    时间不会因我的依恋而流逝的慢些,清晨来临的比往常还要更早!我不到卯时就起来,独自一人坐在昨晚和四阿哥见面的那座假山上,想去送他却又不敢送他!想见他可又怕康熙看出什么端倪!我交叉着手,心里被窒人的不舍堵得快喘不上气!直到晨光洒满我全,直到慧芨着急的寻见我!

    我倚在龙辇的木窗边,队伍最前面的阿哥们只剩□着黄马褂的八阿哥和十三阿哥。四阿哥他真的走了!眼睛很酸,很想哭!我紧咬住下唇,这才分开没有几个时辰,我就在思念他!若是真的要熬三个月,我该怎么过下去?

    “玉儿?你前几不是说回京很兴奋么?怎么这会儿又是一脸哭相?”康熙叩击几下桌子,拉回我的思绪。

    我勉强笑笑,“回万岁爷,嗯,奴婢正是因为要回京了才有些舍不得外面的自由啊!”

    康熙抚掌笑道“小丫头!小脑袋里光想着怎么疯了!出来了四个多月,还没玩儿够?”

    “万岁爷,这丫头是觉得宫里不自由,规矩多些!”慧心掩着嘴吃吃笑着,“她啊,不给自己找些乐子,总是觉着这子过的太平淡了些!”

    “哦?是么?玉儿?”康熙也听着慧心的话是故意挖苦我,他调整了下坐姿,扬扬眉毛道“朕觉得慧心说的在理!你啊,玩心太重,子还得再磨磨!”

    我干笑一声,嘀咕道“随您怎么说吧!您是万岁爷嘛!”

    “怎么?朕看小丫头还不服嘛!”康熙捋着胡须,满脸戏谑之意。

    我没有再回康熙的话,视线再次转向窗外。四阿哥,我会等你回来!

    虽说康熙把四阿哥和九阿哥派去河北山东赈灾,可他自个儿也没闲着,回宫第一件事先在上书房召集留守京城的上书房大臣、六部尚书还有些进京面圣的封疆大吏各省巡抚!我瞄了眼在上书房外候着康熙传召的各个神色忐忑不安的臣工们,心里暗想这里面肯定没有山东河北两省的巡抚,光应付那冷面王估计就够他们忙活一阵儿了!

    我握住衣服里的扳指,想象着河北山东两省的巡抚见到他那张面目表的脸该是怎样的胆寒呢?想到这里,我不自觉的笑了笑!怀里的金漆木盒一沉,我立刻想起,康熙打发我去给太后送些江南的特产,可千万不敢摔喽,要不康熙还不得又摇头叹气的!

    我刚进慈宁门就瞧见小福急急的朝着门外走,我施了一礼道“见过小福姐姐。”

    小福愣了愣,笑眯眯的扶起我说“哎呀!怎么是你呢?回来了?”

    “是。今儿一早刚刚到的!”我抿嘴笑笑,见她一脸的急切忙问道“姐姐怎么赶的这么急?老佛爷呢?”

    “嗨!我这也是刚从宜妃娘娘哪儿回来,屋里的丫头说老佛爷去慈宁花园散散心了!”她正好瞅到我手里的木盒,又问道“你也是来给老佛爷请安的?”

    我没注意到小福问的话中带了个‘也’字,点头答道“是啊!万岁爷专程给老佛爷选了些江南的小物件,这不让我先送过来!”

    和小福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走多久就从揽胜门进了慈宁花园。我还是头回来慈宁花园,一时间好奇的东看看西望望,与御花园的华贵不同慈宁花园整体属于灰瓦三卷勾连搭卷棚顶,素雅新颖,规整严谨却略显单调,只得靠精巧的装修和院落中的水池、山石以及品种繁多的花木来烘托浓厚的园林气氛!茂密的松柏、梧桐,花坛中的芍药、丁香还有些我叫不出名字的花卉迎着微风,散发出清新的气息!怪不得在礼制森严的紫城中,慈宁花园是唯一能令前代后妃们寻得心灵慰藉的轻松所在!

    “玉儿,老佛爷在临溪亭,你跟我来!”小福看见我兴趣盎然的样子,抿嘴笑道。

    我脸红了红,随着小福绕到花园南部见一东西窄长的矩形水池,当中横跨汉白玉石桥,桥上建亭一座,想来那就是临溪亭了!我抬眼一瞧,太后正拿着个小剪刀细心的给亭外的花修剪着枝叶。时不时的和边的人笑谈着,可当我看到那人的容貌时我立即有些心慌——德妃!

    我四下看看,确定太后并没有看到我,刚想把手中的木盒交给小福,好快快的开溜,我还没来得转,‘汪汪’几声,小雪儿从亭中窜出,围着我欢快的摇着尾巴!

    “玉儿啊!”小雪儿这一叫,引得太后和德妃都看向我!太后将手中的剪刀交给后的丫鬟,面带喜悦的看着我,“哀家还寻思着你先得伺候着皇帝才会到哀家这儿来!来来,快过来!”

    我只好装出个甜甜的笑容,几步赶了过去,跪下磕头“奴婢见过老佛爷,德妃娘娘!”

    “哎!快起来!起来!”太后笑呵呵的拉着我的手,轻轻拍着“哟,出去这么长时间,快忘了我这老太婆了吧?”

    “老佛爷!怎么奴婢一回来您就拿奴婢开心啊!”太后一直给我和蔼可亲的感觉,我倒也不怕她,也就嗔道“奴婢在外头的每一天可是时时刻刻心心念念着您呢!”

    太后拎着手里的帕子笑道“德妃啊,你看看这孩子!就是嘴甜!会讨我这老婆子开心!”

    德妃看着我笑了笑,语气里有着几丝心疼的味道“嘴甜是嘴甜。只是看起来瘦了些!路上怕是吃了不少苦头吧?”

    我的表瞬间冻在脸上,不知道我在南巡路上发生的事德妃会知道多少!“回德主子,路上自然是无法与宫中相比,但奴婢也承万岁爷的福,看到了咱们大清的无边美景,算是奴婢的福气呢!”

    “好了好了!你在哀家这儿啊,把那颂德的话就收起来吧!哀家前些年也是和皇帝出巡过,到底哀家年纪大了,受不了那个折腾哟!”太后端起桌上的一盅香茶,细细的抿着。

    德妃上前说道“瞧您说的!老佛爷,您可一点也不老!不过要依臣妾说啊,咱们玉儿这子就得在外面多磨磨!臣妾瞅着这会回京,这丫头看着就比前些子老成了些!”

    “嗯!看着是规矩了些,进益了些!可瞧着也黑了,更瘦了!”太后把我拉到面前,仔细的打量着我,“这一路上也委屈了你!好好的又被人给劫了去,这孩子,真让人不省心!”

    我心底咯噔一下,看来宫里都知道我在杭州出了事,但具体是什么好像还没人晓得!德妃点头道“可不是!这消息一丛南边传回来,差点没吓死本宫!胤祯一得到信儿就闹着要去杭州,要不是老佛爷苦苦的劝着,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说着拂拂口像是心有余悸一样。

    十四阿哥?怎么还是这么意气用事呢?

    只是,我猜不透德妃怎么突然说这个,保险起见还是跪下,“娘娘,是奴婢不好!让老佛爷和您担心了!奴婢罪该万死!”

    “胡说什么呢?快起来!”太后被我这突然的一跪吓了一跳,急忙抬手让我起来,“不过,玉儿啊!哀家觉得,老十四这孩子还是个能托付终的好孩子啊!”

    我一下愣住,这算什么?连太后也打算帮十四阿哥做说客?我小心翼翼的看向德妃,可她一脸的从容,我更是摸不透这诡异的事态,加倍小心道“回老佛爷,十四爷份高贵,奴婢怎敢高攀的上?还请您和德主子别再拿这事儿取笑奴婢了!”

    “玉儿,老十四也来求过哀家几次,希望哀家做主把你指给他。”见我惊恐的眼神,太后挥挥手笑道“怎么吓成这样?今儿德妃过来也是和哀家来谈这事儿,可哀家是看出来了,你好像不是很喜欢老十四啊!”

    我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早就听说太后在这一堆孙子里最是宠十四阿哥,十四阿哥也是瞅着康熙不会轻易指婚才跑来求太后,可是,我现在该怎么回答太后啊!

    “老佛爷,这年轻人的心思咱们可真是不懂喽!”德妃睨我一眼,瞧着我窘迫的样子不笑道“你看咱们玉儿的小脸红成什么了?”

    太后立刻乐道“好了好了!你自个儿的事儿还是自个儿多心着些!来来,让哀家看看皇帝这次给哀家带了什么礼物!”

    我如赦般的爬起,把木盒打开呈到太后眼前,嘴道“万岁爷知道您喜欢苏扇,特意选了些可心的扇子让奴婢给您呈上来!您看啊,这个是檀香扇,这个是绸扇!您看这支珍珠做的步摇,老佛爷,您别看这珍珠比不上咱宫里的珠子光亮,可是万岁爷亲自采的珠呢!”

    太后顿时来了兴致,“哦?皇帝采的?来,给哀家说说!”

    我眼珠转转,康熙是在回程时停驻苏州,在巡视太湖时无意中发现了一枚扇贝,打开一看贝里竟然嵌着大小珍珠十余颗!随驾的大臣们立刻的山呼万岁,齐称祥瑞!可问题是,那会儿我还和四阿哥在赶往苏州的路上,我压根没见过啊!事的经过还是慧心后来给我讲的,俗话说眼见为实,我见都没见过,怎么给太后和德妃说?

    正在暗地里琢磨这话该怎么说,一声清脆的“玉姐姐!”算是彻底解了我的围!我循声望去,十六阿哥像只欢快的鸟儿般奔了进来!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出差滴四四嘛~~~

    最多三章,会让他回来滴~

    男主都不见了,这戏咋唱哈~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