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不舍

    四阿哥眼角漾出柔柔的笑意,顺手一带把我紧搂在怀中,下颌轻轻的蹭着我的额发。他安静的一个字也不说,只是用力的抱着我!直到我快喘不上气他才不舍的放手,拉起我的手指一遍遍的亲吻着。

    他这怪异的行为反而让我不安,好端端的导我说出承诺,现在又显得心事重重,他这是怎么了?我抿抿嘴问道“四爷,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四阿哥略微摇了摇头,一手握着我的手,另一手抚上我的脸庞,眉头越皱越紧,深邃的黑眸也泛起深深的不舍!他这一连串奇怪的举动更是让人起疑,我赶忙扯住他腰间的玉佩,很是担忧的说道“四爷,你没做什么不好的事儿吧?”

    他嘴角抽了抽,无奈的笑道“你当我和你一样啊!整天傻乎乎的!”

    “哎哎!咱们这会儿说的可是你,没事儿瞎扯我干什么!我就是傻乎乎的,怎么样?”我白他一眼,不过和他耍赖的感觉也很好!

    “行了行了!争不过你!”四阿哥视线盯着我的玉石耳坠,抬手慢慢的拨弄着,弄得我耳朵后面痒痒的,“明儿我不和你们一起进京。”

    “啊?为什么?”我心里一颤,慌忙抓住他的手。

    “刚不是和你说了,皇阿玛召我么?”他扶着我的腰,一脸的严肃,“玉儿,你在皇阿玛边这些天也是该听着了一些,看着了一些吧?”

    我想了想,这些子呈上来最多的折子全是来自山东、河北,据说这两个省不是旱就是涝,自入夏以来就没安生过一天!康熙急的团团转,整宿整宿的和张廷玉、佟国维、太子、四阿哥、八阿哥商议,嘴上都起了泡,太医来请脉了几次清心下火的方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总是没效果!

    想到这里,我试探的问道“不会是万岁爷让你去赈灾吧?”

    他还真点点头,“我今儿急着见你其实就是想给你说上一声,前几我已经给皇阿玛递了请命的折子。玉儿,你别生气!我主理户部也有些年月,钱粮之事这些阿哥里没有比我更清楚的了!”

    “这次你要去多久?”我低下头,悄悄的调整着自己的绪。

    “嗯,先得见见省里的督、道、府、县还有藩司、理事衙门大小官员,再筹集赈灾的粮食银子,安顿灾民,说起来倒是容易,但也耗得是时间!”四阿哥斜睨我一眼,见我并没说什么才继续开口道“估计没有三个月时间下不来!”

    “什么?要三个月?”等他回来都八月了!我顿时觉得全的力气都被抽走,我和他什么时候分开这么过长时间?

    四阿哥忙扶住有些晕乎乎的我,急切的说“玉儿!玉儿!你还好吗?”

    我一把推开他,带泣吼道“我?我好的很!你希望我怎样?笑着送你走吗?你怎么没想过我的处境?回京后我要一个人面对八爷、十四爷,还有那些娘娘们,甚至还有你的福晋格格,你不在谁保护我?”说着已是泣不成声,四阿哥赶忙把我重新揽进怀里,缓缓的拍着我的背。

    “你以为我想去办差吗?可这次皇阿玛已经点名让老九去,我若不去怕会对太子不利!”四阿哥边安抚着我,边沉声说道。我差点脱口告诉他,他竭力想辅佐的太子最终还是会被康熙废掉,坐在皇帝宝座上的人可是你啊!

    我在他怀里动了动,还是忍住没说出口,四阿哥敏感的察觉到我的异样,低下头问道“玉儿,你想说什么?别生我的气了,好么?”

    我勾住他的脖子,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我没生你的气!我…我不想你走!”

    四阿哥一听我这么说,自是知道我已经消了气,他一点我鼻尖轻笑道“傻瓜!你当

    我舍得你啊!那老八和老十四也不是吃素的!你要是敢跟他们亲密一些,看我回来怎么罚你!”

    “得了!你人都不在京里,能知道我和谁亲密么?你不让我和八爷、十四爷亲近我就偏去亲近,谁让你为了那个…太子把我扔下不管!”

    “你敢!”四阿哥突然咆哮起来,我被他吓得直缩肩膀,“别以为我不在京里就是不知道京里所有的事儿了!十三弟这次可不跟着我,皇阿玛边也有我安插进去的人,你的一举一动全会有人来报给我!我在京里如此,不在京里更是如此!”

    我撇撇嘴,敢他什么都安排好了!我故意妩媚一笑,“四爷,万岁爷边的人是谁啊?”知道了就好办,指不定一个策反四阿哥立马就抓瞎了!

    四阿哥冷冷的瞟我一眼就知道我心中所想,“我给你说啊,你趁早打消想说服那人的念头!他(她)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能是让你三言两语就能背主的么?”

    我不屑的吐吐舌头,本来我就对八阿哥和十四阿哥感激之大于男女之,只要康熙别把我强指给他们,我才不会傻到明知四阿哥是个超级大醋缸还去惹他!

    “你少撇嘴吐舌头,我太了解你了!你这丫头,一天没事就喜欢胡跑,你刚自己也说了,我这次可不在你边你要再惹了乱子,我可来不及救你!”四阿哥就着假山上一块平坦的石头坐下,抬手一拉把我按在他腿上。

    我顺势靠在他肩上,乖乖的应承着“知道了!我这次当个好孩子好么?就呆在乾清宫或者澹宁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何?”

    “抬杠?”他话说的很硬,还是扭过头在我唇上吻了吻。

    我搂着他的脖子,随着他逐渐狂乱的亲吻而回吻他,长久的,激烈的,缠绵的,三个月见不到他!我未来的三个月该如何过,我根本来不及想,整个大脑里全是他的气味,我想记住他的吻的味道、他故意在我唇上不经意的撕咬、他长长的睫毛还有他的大掌温柔的抚!我多么希望这一刻可以时间停滞,我是多么的舍不得他!

    “玉儿!别动!”四阿哥放开已经有些恍然的我,在我耳边呢喃着“三个月见不着你我还真不放心你!我得让你忘不了我!”

    我微微睁开已经被他的气息扰的半合的眼睛,轻喘着气,看他解开我衣领的扣子,我不由得一惊,伸手捂。四阿哥拉住我的手,声音里透着人的迷离“听话!别动!我不会在这种地方要你!”

    我像是中了邪一般,很听话的放下手,咬着嘴唇看他一个一个的解开我的衣扣,体也因他若有若无的触碰而开始发!衣服被他打开成一个深v,他定定的看了一阵,忽然俯□再次吻住我微张的嘴唇,他湿的舌好似一条滑溜是小蛇在我口腔里横冲直撞;他的手探进我衣里,手掌摩挲着我光滑的肩背;他的吻一路落下,锁骨、口,每一个吻都在点燃着我体内的火焰!

    “四爷…不要…马上就要回宫了…不要留下吻痕…”脸上的温度滚烫,我抬手盖住眼皮,拼命的想冷静下来。

    四阿哥的手很快绕到我前,他一手掬住我的柔软,他手上细细的茧子刺得我不自觉轻叫出声,搂在他脖子上的胳膊也紧了些。“小妖精!还想再惑我么?忘了我这几个月可是没碰过任何女人了?”我脸上更是红了个彻底,子也不由往他怀里缩了缩!我这么一动,他的手指刚好在我皮肤上划过,他长吸了一口气,嗓音开始沙哑,呼吸也变得急促而粗重,“玉儿,我有些后悔答应你不会在这儿要你!”

    我脑海里立即拉起警报,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南苑的后花园,要是刚好过个人那还能了得?想到此,我额上迅速浸上一层冷汗,慌忙攥住衣领跳起,望着还没回过神的四阿哥羞赧道“大丈夫言而有信!还是皇阿哥呢!怎么能失信于人!”

    四阿哥揉揉太阳,站起笑笑“好好!我遵守约定!不过,你也不看看我给你留下了什么?”

    他这么一说,口倒是被个东西磨的凉凉,我拉起山茶花玉坠一看,原本是单独一个的玉坠边上还挂了个碧玉扳指!这是什么时候挂在绳子上的?我惊讶的看向他的手指,他拇指上已是空空如也!

    “四爷,这…”我惊的说不出话来,据说这个玉扳指也是他心之物,十几年来从未离过

    四阿哥踱到我面前,整理着我的衣服,“这玉扳指是陪了我很长的年月,但我现在最心的东西不是它,而是另一块‘美玉’!所以,我想在我不在的时候,就由这玉扳指陪着我的‘美玉’!”

    我握着玉扳指扑进他怀里,“你就是要惹我哭!就是要我舍不得你走是不是?”

    四阿哥扶正我发间的玉簪,笑着说道“我就是要你这几个月不能忘了我!等我回来,等我回来我就去求皇阿玛指婚!玉儿,再这样下去,我非被你引的‘犯罪’!”

    我被他羞的只把头埋进他怀中不敢起来,突然想起件事忙问他“那你明儿不和我们一起进京,是从南苑出发还是先行回趟府里?”

    他沉吟一阵道“皇阿玛的意思是先让我和九弟回京,只是我考虑,回府的话,怕是某人又要胡想了吧?”

    我在他口捶了几下,嘟着嘴抱怨道“什么啊!我哪有胡想!”

    “哦?这么说来,我是该回府去‘办些事儿’?”

    “你!不行不行不行!你答应我不会碰你的福晋们的!”我一下急了,拉着他的衣袖,眼泪都快掉下来。

    四阿哥搂着我的腰,坏笑道“傻丫头!皇阿玛说是那么说,可这救灾如救火,自然是早去早好!”

    我一挑眉毛,又被这家伙摆了一道!

    “行了!都这个时辰了,你也回去歇着吧!我还得去找九弟商讨一下各个事项!”他吻了吻我的额头,笑容有些僵硬。“再和你待一会儿,我怕我真会控制不住!”

    我噘着嘴点头,走了几步又转头问道“那你明儿早晨什么时辰走?”

    “嗯,卯时吧!皇阿玛那会儿起,我和九弟给皇阿玛辞行就走!”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我咬咬牙,康熙你还真舍得让你儿子那么早就出门!

    “那,那要我送你么?”

    四阿哥笑着摇摇头“不用了!我可不想被洪水冲到黄河里!”

    我冲他做个鬼脸,心想也是,他这次和九阿哥是以钦差份赈灾,我一小宫女跑去送他还不是不打自招吗?而且,我也想让他安心的走,不要担心我!

    作者有话要说:四四又要出差啦~~

    吼吼~~

    让这俩宝宝分别一下哈~~

    四四会很快回来滴~~

    谁拿砖砖飞我,我哭给谁看哦~~

    ——小心护着脑袋的某晓留~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