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如愿

    我被四阿哥一路抱着,刚一跨进饭厅,十三阿哥先是一愣,马上低下头偷偷的笑着。我脸上一红,挣扎着从四阿哥怀里跳下,掩饰的拽了拽衣角。

    四阿哥瞧着我慌乱的样子,不莞尔一笑,又转向十三阿哥道“行了!让人上菜吧,玉儿都饿了!”

    十三阿哥一挑眉毛坏笑道“哟,四哥!弟弟我还以为你有美人在怀就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了呢!”

    ‘啪’的一声,我手中的茶杯应声落地,十三阿哥果然看到了!这该死的十三阿哥你说什么不好?真是羞死我了!

    四阿哥一把握住我的手,仔细查看一番,皱眉问道“你怎么搞的?烫着了吗?”我把头低的更低了些,小声道“没有!”

    四阿哥轻声一笑,招手道“来啊,去给玉儿换上杯新的茶,不要烫的!再来,吩咐厨房赶紧上菜!”又附耳说道“今儿的菜全是按你的口味做的,要是你不喜欢,让人重做就是,别勉强!”

    我点点头,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逐渐摆满一桌子的菜,什么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宋嫂鱼羹、糟烩鞭笋、八宝豆腐、西湖藕粥、干炸响铃、吴山酥油饼、桂花年糕、香橘桂鱼、蟹兜海参还有些我没见过更没吃过的菜!我僵硬的举着手里的筷子,完全不知该怎么下手!

    四阿哥看我完全的不知所措,拿起勺子给我舀了一勺八宝豆腐搁进我面前的小碟里,柔声问道“知道你不喜食,我特意吩咐厨房把这豆腐里的鸡和鸡汤都去掉了,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我满心甜蜜的点点头,正要往嘴里送,却听十三阿哥打趣道“我说,玉丫头,光为了这晚膳,我几乎跟绑一样的把杭州城最好的厨师请到船上,今儿的所有菜,全是四哥亲自挑选,只要有丝毫腥四哥全部让去掉,都是因为某人不吃!”十三哥抿着一杯绍兴老酒,边砸吧着嘴边道“四哥给布的菜,怕这豆腐都能吃出味吧?”

    “怎么?一桌子的菜还堵不住你的嘴?”四阿哥面无表的扫视十三阿哥一眼,音调冰冷。

    十三阿哥一哂又开口道“四哥,你说我是不是不该再叫玉儿‘玉丫头’了?”

    我嚼着嘴里的东西,好奇道“那你叫我什么?”

    十三阿哥神秘笑笑,“我什么时候该叫你一声‘玉嫂子’呢?”

    我几乎被嘴里滑溜溜的豆腐呛到,但四阿哥面带微喜道“你慢慢等着吧!不过,总会有那么一天的!”说着轻握住我的手,眼中噙着笑却又坚定异常!

    好容易画舫终于靠岸,我第一个从船上跳下,重新踏上陆地感觉真好!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湖边清新湿润的空气让人神清气爽!

    “怎么下了船那么高兴?”四阿哥看着一脸沉醉的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吐吐舌头,巧笑道“我还是不喜欢坐船!我是陆地上的动物嘛!还是站在地上感觉安全些!”

    四阿哥别头一笑道“那么,陆地上的动物,你是想现在回行宫呢?还是再玩儿一会儿?”

    我瞪圆眼睛惊讶道“还能再玩儿会?”

    未等四阿哥开口,十三阿哥戏谑道“能!怎么不能,大不了以后皇阿玛你的足呗!”我冲着十三阿哥皱皱鼻子,全当没听见!

    “不碍的!今儿是十五,杭州城还有夜集,既然来了,也就看看吧!皇阿玛那边,我会给你解释!”四阿哥轻轻拨了拨我的额发,又看着十三阿哥问道“十三弟,你是和我们一起还是?”

    十三阿哥干笑道“四哥,你觉得你问的是要我去的意思么?得了!我不招人嫌了!明儿我还想去城郊骑马!我先回去了!”

    四阿哥满意的点点头“唔!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回去吧!路上小心些!”他抬手指了指分立岸边的侍卫们,淡然道“你们也跟着十三爷回去吧!哦,还有,把乌风也带回去,爷想自己走走!”

    “四哥!”十三阿哥一见四阿哥让侍卫们都回去,不由得着急出声,“这会天色已晚,街上人又多,你还是带几名侍卫吧!”十三阿哥抬眼一看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很是担忧的说道。

    四阿哥摆摆手,摇头道“不用了!你见谁随便走走还带着侍卫的?我们这一帮人,那不是更招人眼?”

    十三阿哥见四阿哥态度坚决,也不再说什么,纵一跃跳上‘踏雪’带着那些侍卫们,向着行宫方向疾驰而去!

    “看我干什么?”四阿哥一点我的额头,“走吧!”

    “你不带侍卫真的可以吗?你是阿哥啊!要是……”

    “怎么?我脸上写着我是四阿哥胤禛了?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四阿哥露出个调皮的表,抚了抚我的头发,笑道“刚我和十三弟去找你时,不也没带侍卫么?今晚,我不是大清国的四阿哥,四贝勒,只是胤禛!”

    我紧紧的搂着他,除了点头傻笑,什么表也做不出来!

    虽已入夜,可杭州城还是一副闹的场面,青石板街道上竟比白天还要繁华!我被来来往往的行人挤的几次差点摔倒,但四阿哥一直牢牢的拉着我的手,时不时的还用他紧实的长臂护着我!

    一番突击,终于从人最多的地方挤出,我抬手扇着风,逛街真是痛苦啊!再看看四阿哥,况不比我好多少,额上也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我掏出帕子,踮起脚尖轻轻的给他揩去细汗!

    “我还是头一回在这种地方闲逛!”四阿哥偏过头看着沿街叫卖的小贩,脸上挂着不明显的笑容!

    “咦?为什么?万岁爷不是常让你们出来体察民么?”我倒是很奇怪!

    “是!皇阿玛是这么说,可哪次出来不是前呼后拥的?”四阿哥点着头,慢慢说道,“像这样,像个平民百姓还是头一次!”说着,脸上竟有了丝丝的落寞!

    是啊!皇阿哥的份看起来风光无限,却又失去了多少作为一个人应有的快乐?

    我拉起四阿哥的手,拽着他道“那今儿咱们就好好的‘体察民’一番!”四阿哥还没反应过来,我又扯着他冲回欢乐的人群中!

    沿街贩卖的东西还真不少,有各色小吃;仿制的玉器首饰;还有些胭脂水粉,也有一些卖艺的!我和四阿哥转了一圈,我的手上便多了许多吃的,四阿哥有些无奈的看着吃的正欢实的我道“你怎么还吃的下啊?刚在船上不是用过了么?”

    我一翻白眼,亏你还好意思说!你那宝贝弟弟几句玩笑闹的我是一点吃东西的**都没有了,一顿饭下来除了知道八宝豆腐是豆腐做的,西湖醋鱼味道有点酸之外,其他的一概没尝出味儿来!

    四阿哥一瞧我言又止的模样,微微摇头笑了笑,也不再说话!我给嘴里放了一块茯苓糕,觉得味道还不错,便又取出一块问道“这个茯苓糕蛮好吃的你要不要试试?”

    四阿哥略微一愣,眼里闪过一丝邪气道“好啊!”也没接过那块茯苓糕而是捧着我的手咬了一小口,这个坏家伙还故意咬了咬我的手指,害我子一阵战栗!

    忽然,他直起,很是认真的倾听从他边经过的两位姑娘的对话,我看他那么认真的表,也竖起耳朵,去听那两人在说些什么!

    “你听说了么?今儿晚上还有焰火呢!”一名着浅绿色汉服的女子,带着几分欢喜的说道。

    她边的女伴惊讶道“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啊!今天又不是八月十五,怎么还放焰火啊!”

    “还不是咱们皇上到杭州来了,放焰火这是欢迎他老人家的!”

    四阿哥听到这里朝我微微一笑,快走几步撵上那两名女子,施礼道“敢问两位姑娘,方才二位所说的焰火是在哪里燃放?”

    两名女子都是一怔,又瞧着四阿哥那修长的材、俊朗的外形,高贵的气质,脸颊上涌上两朵红霞!我在一边撇撇嘴,切!你们是没见过这位黑面神发威的样子,到那时看你们红的了脸不!

    四阿哥眉毛挑了挑,眼里笼罩了一层不悦——他一向不喜欢别人盯着他看!绿衣女子注意到了四阿哥的寒气,咽咽口水道“那个,在孤山行宫的对面!离这儿也不是很远!您顺着西湖走就是了!”

    四阿哥点点头,看起来像是在暗记焰火的地点,等他听完抱拳道“唔!多谢两位了!”言毕转走!

    “啊!先生请留步!”四阿哥停下脚步转头看去,那两名姑娘立刻是一种惊恐万分的表,我一下失笑,得!黑面神肯定又是那张铁板脸外加冰刀眼神,这俩姑娘,第二次触犯四阿哥的忌——鬼叫!

    “你傻乎乎的笑什么呢?”不知何时,四阿哥已踱到我边,只是刚才的寒仿佛被湖边的微风吹散,这会儿,一眼的柔

    我使劲的摇摇头,我什么时候被他宠的竟然有了优越感?

    想是我和四阿哥来的有些早,焰火还没到燃放的时候,反正等也是等,我自己找了个看起来还算是干净的石阶坐下,四阿哥在我边踌躇很久才一撩袍子挨着我坐下!

    我左右看看,我俩呆的地方算是个暗的小角落也没人注意,于是,我环上他如钢铁般坚硬的手臂,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愣了愣,抬手将我揽进怀里,轻声问道“怎么?累了?”

    我倚在他暖暖的怀里,闻着他上淡淡的檀香味,有些慵懒的说道“嗯!有一点点累了!”

    四阿哥在我额上轻轻一吻道“那咱们看完焰火就回去好么?”

    我在他怀里拱了拱,低声道“不要!我想和你再呆一会儿!”

    他不由笑出了声,但马上声音低沉的呢喃着“今晚,我真不想让你回去!”

    我的心跳一下跳的快从嘴里蹦出,只是紧紧的搂着他不敢抬头!突然,我记起件事,忙昂起脑袋问道“四爷,你说,我的玉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我额娘怎么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

    四阿哥低头沉吟一番道“这个,我也一直没见过慧儿姑姑用过这枚玉簪,或许是皇阿玛所赐吧?”

    我想了想,好像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了,若说哪的稀奇宝贝多估计也就只有皇宫了!但是,我在康熙眼前晃了近一年,也没见他对这玉簪说过什么啊!

    正在这时,只听‘嗵’的一声巨响,一束束耀眼的光线飞上天空,将漆黑的苍穹照耀的如白昼一般!转瞬那一束束的光线炸裂开来,变成金色的、银色的、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盛开于天空的美丽花朵!很快,花朵凋谢了,但又变成了一道流星,在夜空留下一道美丽的光痕!

    我兴奋的跳起来,边看边叫道“四爷,你看多漂亮啊!真是璀灿夺目,火树银花!”话音未落,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又挂在我脖子上,我低头一看,竟是我的山茶花玉坠!“哎?这坠子,什么时候…”

    四阿哥抿嘴一笑道“在船上时,摔我上了!我觉得还是我给你戴上比较好!”说着,在我脸颊上烙下一吻,低语道“以后除了我之外,不许你再摘下来!”他话没说完,又从后将我圈住,“除夕时你和我闹别扭,那场焰火看的人心里真不是滋味!”

    我很不好意思的嘀咕道“不是说了不提除夕的事儿了嘛!你还提还提!”

    “好好!我不提了!好不好?”四阿哥无奈的紧了紧胳膊,把我箍的更紧了些。

    “我,希望,以后的焰火都能和你一起看!”我抬起头,看着他那双比夜更加漆黑,却是我无比眷恋的眼眸,然后不等他说话,努力的伸长脖子,在他的薄唇上刻上我的印章!

    十指的交握,相视的一笑,让我明白,我跨过三百年的时空,只是为了能看到他为我一展笑颜!

    “啊!四爷!那有卖杨梅的!你要吃吗?”我真是对吃有着极大的敏感度,老远就瞧见货郎担着挑子,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杨梅香味!“你等我一会儿!我去买!”说完,我拉下他在我腰间交叉的手,也不顾他的制止,蹦跳着冲进人群!

    等我买好杨梅,却又傻了眼,这到处都是人,四阿哥在哪儿啊?我四处寻找一番,却怎么也找不到他!我万分沮丧的蹲在地上,心里一遍遍的骂自己是笨蛋!不认路就不该胡跑,这下好了,和四阿哥走散了!

    忽然,头顶投下一个影,我满怀希望的抬起头,可立刻就失望了,不是他!

    “敢问,你是玉儿姑娘么?”来人看起来还文质彬彬的,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了些!

    我很老实的点头道“啊!是!我是!”眼睛却一直看着他后与他相同打扮的两人,“但是我不认识你们啊!”

    来人笑道“玉儿姑娘不认识我们是正常的!我们是四爷的侍卫,姑娘自然是没有见过!四爷吩咐我们带姑娘你去他边,请姑娘随我们来!”

    我立刻惊喜道“真的?你们是四爷的侍卫?”

    “呵呵,我们骗你做什么?我们若不是四爷的侍卫,如何知道你的名字呢?”

    想想也是,在这人海中竟能一口叫出我的名字,怕不是蒙能蒙对的吧?于是,我很放心的跟着他们三人走,但越走越奇怪,怎么光拣背街小巷呢?突然,我记起个可怕的事,四阿哥和我出来时,根本就没有带侍卫!那,这三人是谁?我心里一阵心惊跳,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那三人见我停下,纷纷转头皮笑不笑道“玉儿姑娘怎么不走了?”

    我哆嗦着向后退道“不,你们不是四爷的侍卫!四爷今儿和我出来时,根本就没带一个人!你们到底是谁?”

    那三人一阵大笑,笑的我汗毛倒立,心知遇到歹人,忙转想往人多的地方跑!可刚跑几步,腰间便被人一勾,未等我叫出声,脖子上便是一个重击,我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

    今儿(也可以说是昨天)是晓晓最凄惨的一天,俺辛辛苦苦写出的文,word竟然不识别了,直接的自动删除~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发动俺的同事过来帮俺把文文恢复,却发现,全部的乱码~俺同事说,他没办法,so~重写!

    呜呜~~相同的内容俺竟然写了两遍~~这个痛苦啊!自然本来的更新就晚了~

    而且~我记得原来的是三千多字,可已重写竟然飙到近五千~很佩服自个啊!

    好了~废话基本说完~偶要爬去睡觉了~~

    ps俺实在的困了~亲们的留言等我中午下班回家给亲们再回吧!!对不住了~不是俺无视你们啊~

    再p.s一下,跟亲们商量一哈~俺前两个礼拜为了赶的榜单基本上每天都是晚上两点以后睡,早上八点就得醒,实在的受不了,呜呜~~终于,这个礼拜没有上榜~所以从明天起~~更新暂时变成两天一更~就一个礼拜~~亲们让俺偷个懒成不?(可怜巴巴的晓晓留~)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