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画舫

    等到老师傅再把玉坠递给我已是过了一个多时辰,我接过赶忙捧起细细查看,果真没有一丝的碎裂。

    十三阿哥从我手里夺过一瞧,惊叹道“真是神来之笔啊!这玉坠还不到我巴掌一半大,竟能穿出这么细小的玉孔,还不伤玉质!高!实在是高!”

    “但不知师傅为何未给宫中御制玉器?”四阿哥并不像我和十三阿哥这般激动,相反,神冷峻的盯着老师傅。

    “此言差矣!老朽也给宫中制过一些玉器,不过都是早些年的事儿了!比如,您上的这块玉佩!”老师傅轻抚长髯,淡笑着说道。

    我和十三阿哥立刻把视线转向四阿哥的玉佩,四阿哥也是惊异不已,“这是额娘在爷很小时所赐,怎能是你所制?”

    “此玉为青玉山水图,选用最极品的新疆贡玉,起凸阳纹、镂空透雕,落款为赠于儿胤禛。老朽所言对么?四爷?”

    四阿哥腾地起,严肃道“你是谁?”

    “四爷多虑了!老朽就是一玉雕师傅,不足为虑,不足为虑!”话虽这么说,四阿哥的绪并没有丝毫的放松,“这块玉佩是我康熙二十三年进京时应时为贵妃的孝懿皇后之请所制,也是我唯一为宫中所制!我这么说,四爷放心了么?四爷若想查,怕也不是查不出吧?”

    四阿哥放松一笑,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道“呵,师傅言重了!不知这些银子够付这修玉钱么?”

    “黄金有价玉无价,四爷看着给就是!”老师傅摆摆手,甚是淡漠。忽然,他抬头看着我头发上簪的玉簪道“若说无价,怕是姑娘的这支玉簪更是无价之宝啊!”

    我立时愣住,木然道“此话何解?这玉簪是我额娘留给我的遗物,怎能无价?”

    “此乃上古寒玉,千年甚至万年汲取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或出一块玉坯,玉坯中最为精粹处方可选而雕之,整个玉坯能用的,也就是姑娘的这支玉簪了!”我不自觉的摸着玉簪,真是外行看闹,内行看门道,人家一下就能看出这簪子的价值!“不过,这并不是这簪子真正无价之处,姑娘可知三生石?”

    我疑惑的望向四阿哥和十三阿哥,两人均是摇了摇头。我嘴唇,好奇道“还望师傅指教!”

    “相传三生石是女娲补天所留的神石,而三生分别代表‘前生’‘今生’‘来生’,拥有三生石的人有着前世今生的纠缠,三生的缘分,从而缘定三生!”老师傅说到这里,四阿哥悄悄握住我的手,我心里一暖,也牢牢的回握住他!

    天色微暗,我倚着画舫精致的窗楞,失神的望着西湖的美景——莺飞草长,苏白两堤,桃柳夹岸,山水秀丽,林壑幽深,画舫划过青翠的水面,激起白浪阵阵,船两边是水波潋滟,远处是山色空蒙,青黛含翠!我深吸一口略湿的空气,脑子里一直在想方才那位师傅所说的‘三生石’!

    “不管‘前生’‘今生’‘来生’,我只想这一生可以每天都抱着你。”四阿哥从后将我圈住,喃喃呓语道。

    我握住他在我前交叉的手,子向后仰了仰,很是舒服的靠在他上,“嗯!哎,十三爷呢?”想到十三阿哥,我忙抬头看他。

    “怎么?想十三弟在一边陪着?”说着,他的手臂又紧了紧,勒的我骨头疼!

    我在他手背上掐了下,嗔道“什么啊!你自己把人家硬拽上船,这会儿又把人家撵到一边去,还好意思说!”十三阿哥一听要他也上画舫,那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却也备不住四阿哥的一瞪,垂头丧气的跟着我们一起登船,只是一上船就不知躲到哪儿去了!

    四阿哥一哂,也没说话,良久幽幽开口道“刚才为什么不叫我?”

    我愣了愣,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事,低头怯怯道“我以为我能处理!你份特殊被外人知道了,我怕皇上责怪你!”

    四阿哥猛的把我子转向他,一手勾起我的下巴,嗔怒道“傻瓜!我最怕的只有你出事!皇阿玛那边我自然能解释!以后,再有什么事儿一定要叫我!你,由我来保护!”

    “怎么说的我光会出事儿啊!”我撇撇嘴,又在他上蹭蹭,心里暖暖可嘴上不满。

    四阿哥言又止了几次,像是下定决心道“你要知道,想害你的人,怕是与宫里的…皇阿玛他…”

    我掩住四阿哥的嘴,又抚上他拧成‘川’字的浓眉,柔声道“我知道!”眼见四阿哥那疑惑的表,我笑笑继续说道“我想在你让郭公公断气前应该已经问出幕后之人吧?可这事儿到这儿就不了了之了,我就明白肯定是万岁爷不能惩罚也无法处罚的人,毕竟,后宫外戚比我这么个小宫女重要的多!我不怪万岁爷,万岁爷也有他的难处!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以后,尽量不让人抓住小辫子,好吗?”

    四阿哥攥紧我的手,摇头道“我还是不放心!你稀里糊涂惯了,能是说改就改的吗?”

    我白他一眼,懒得再反驳,恰好这时画舫行至湖水深处,远远望见三座瓶形石塔,而空中一轮明月正值皓月当空!塔影,云影,月影融成一片,画舫里的灯光,月光,湖光交相辉映,真是呈现出‘天上月一轮,湖中影成三’的绮丽景色。我惊喜的望着窗外意外的美景,欢喜的摇着四阿哥的胳膊道“四爷,你快看啊!多美啊!这就是‘三潭印月’么?”

    “是!很美!确实很美!”四阿哥音调有些朦胧,我抬头一看,他根本就没有看外面,而是定定的看着我!

    我被他看的很不好意思,垂下头道“让你看外面,你看我干什么?”

    “外面的景色自是不如我边的景色吸引我喽!”这家伙还耍贫嘴!

    我羞恼的推开他,边走边说,“不和你贫了!我都饿了,咱们用膳吧!”只是话没说完,脚下便被横在路中间的圆凳绊了个趔趄!四阿哥忙冲过来扶我,可不知的风还是暗流,船舱剧烈一晃,四阿哥也是重心不稳,本想扶我,结果我俩一起摔倒在地!

    我看着给我当了垫而紧皱眉头的四阿哥,不乐道“哈,四爷,摔疼了吧?”

    “你这小丫头!”四阿哥脸上闪过一丝坏笑,突然发力翻把我压在下,扳过我羞红的脸道“你刚叫我什么?四爷?”

    我慌乱的躲避他那双炙的眼眸,结巴道“那,那不叫四爷,叫什么?”

    “嗯?我记得某人可是叫过我‘胤禛’的!”四阿哥抬手拨过我脸上的散发,他手指上的度,让我微微有些颤抖。

    “有吗?”我开始装糊涂,在这种状况下叫他胤禛,我实在叫不出口!

    “是么?那我来帮你好好回忆下!”四阿哥说完诡魅一笑,我正想问他如何回忆,他一下吻住我微张的唇——霸道的一遍遍以他的薄唇描绘着我那花蕊般嫩唇瓣的轮廓,而我被他狂霸的男气息弄得神恍惚,手指无意识的抓住他的衣襟,在他微微松开我嘴唇的空当,呢喃道“胤,禛…”

    四阿哥整个人僵了僵,但马上低沉的接道“想起来了?不过迟了!”说着,用牙轻轻咬开我衣服上的盘扣!

    我微微喘息着,等我有感觉时脖子上已是一片冰凉,我更是紧张,手忙脚乱的推他,“不行!十三爷他…”

    “十三弟他怎么?他不会过来!别说话!”四阿哥一手掩上我的嘴,吻着我的脖子、锁骨露出的皮肤,嗓音越来越沙哑!

    我这会儿的心跳快的如擂鼓,意识也因他的深吻而开始涣散!直到……

    “四…哥…”房门被嗵的一声撞开,十三阿哥的声音出现在门边,让我立刻清醒,偏过头一看真的是十三阿哥!十三阿哥看着我和四阿哥纠缠在一起的体,面部抽搐道“那个,我想过来看下你们有没有摔着!那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说完瞧了眼四阿哥那张沉下的脸仓皇掩门逃走!

    瞬间,我觉得脸上的温度烫的快爆炸!我使劲推开四阿哥,扯住衣领,跳到一边蹲下,把头埋进腿里,心道,完了完了!十三阿哥全看到了!我可怎么活啊!

    “好了好了!十三弟都走了!你起来吧!”四阿哥语调平静,甚至带着几分戏谑!见我毫无反应,又笑道“你不是刚喊叫饿了吗?这会儿又不饿了?”

    我咬牙切齿的跳起道“不吃不吃不吃!呜,全被看到了…”

    四阿哥偏过头温柔一笑,把我拉进怀里笑道“傻丫头,十三弟是自己人,无碍的!被他看到也好,这样你要是敢再和别的男人亲近,我也有个证人不是?”

    我一听这话立即觉得很奇怪,抬头道“我说,四爷,你是不是算准了十三爷会过来啊?”

    四阿哥不置可否的一笑,打横将我抱起,大步迈出房门,却又俯贴着我的耳朵道“刚吻你的感全是真的!你该感谢十三弟!”

    我眨巴眨巴眼睛,歪着头道“嗯?为什么?”

    四阿哥只是在我唇上又烙下一吻,一挑眉毛什么话也没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