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如意

    “哟,两位客官,您看您需要些什么玉器?”玉器店的伙计一瞅见踱入店的我和四阿哥,立刻从柜台里闪出,打着千道。可话说了一半,抬眼瞧见沉着脸的四阿哥,剩下的话全憋回了肚子。

    “啊,这位小哥,你别怕!他就是这样子,但人还是个好人!”我强忍着捂着肚子大笑的冲动,微笑着挡在四阿哥和伙计之间。

    伙计看我一眼,脸色微红道“我们如意斋店虽小,但玉器成色均属上等,姑娘,慢,慢慢看!”

    “怎么?没见过姑娘么?”四阿哥一手把我拉回后,嗓音更加低沉。

    伙计被吓得一抖,颤声道“不,不是!请客官恕在下失礼!”

    四阿哥还要发作,我急忙扯住他,息事宁人道“没事儿,没事儿!人长张脸不就是给人看的嘛!对吧,四爷?”四阿哥冷哼一声,看向别处!我干笑一下,这家伙怎么越来越像个小孩儿了?

    “四爷,玉坠,玉坠!”我拉拉他的袖子,他不耐烦的从怀里掏出玉坠递给我,眉毛一挑,坐到正厅的椅子上去了。

    我无奈的叹口气,转脸笑道“麻烦你帮我看下,能不能给这个玉坠镶根挂绳,原来的断掉了!”

    没有四阿哥这制造迫人气息的家伙在,伙计也自如了些,他接过玉坠仔细看下道“嗯,姑娘的玉坠可真是好玉!上等的和田糖玉啊,脂粉度、糯度都是一流!姑娘真是好眼力!”

    我报赧一笑,“歪打误撞而已!谈什么眼力?只是,还能镶吗?”

    “能是能,不过,”伙计抬眼看我一下,“姑娘你看,这玉的背面的绳孔可够小的,估计原先的挂绳是以数缕金丝穿过,再接上细绳!可我们店里目前没有这么细的金丝,姑娘若是想重新配上细绳,怕是要把玉孔再穿大些!”

    “胡说什么?穿大些?若是一个不留神碎了,你们拿什么赔?”四阿哥噌的一声从椅子上弹起,脸色更是寒。

    “这位客官请放心!小店也是在杭州城经营了近百年的老店,光经小店修理的玉器没有千件也有**百件,还没出过分毫的差错!”伙计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估计是没见过四阿哥这么难伺候的顾客!

    “玉儿,要不咱们还是回玉忆轩修吧?”四阿哥黑着脸瞪了那伙计一眼,迤逦到我边道。

    我摇了摇头,“不了!等再回苏州就不知到什么时候了!我上不带着这玉坠,老是觉得不踏实!”

    四阿哥抿抿嘴,犹豫很久才转向伙计道“你确定能修好么?这山茶花坠子对爷可是很重要,爷可不希望出任何岔子!否则,十个如意斋爷也给你平喽!”

    “这样吧!我去请师傅下来,他老人家从事这行已有四五十年了!”伙计瞅着衣着华贵,满脸傲气的四阿哥良久,像是掂量着四阿哥的份。

    我望着转上楼的伙计,真是有苦说不出,这家伙怎么跟十四阿哥一个模样啊!

    “干嘛这眼神看我?”四阿哥又踱回椅子边坐下,抬头一看我的苦瓜脸,皱着眉问道。

    “不说‘爷’啦?”听他又换了自称,真让我即可气又可乐!

    “‘爷’是给他们的,‘我’是你的!”四阿哥咧嘴一笑,让我心跳又开始加速!

    “讨厌啦!你怎么一进来就闹别扭?”我在他肩上轻拍一下,嘟嘴道。

    四阿哥扯了扯嘴角,闷声道“没什么!你不在这店里看看有什么想要的?”

    我撇撇嘴,低声道“切!吃醋就吃醋嘛!还不承认!小气鬼!”

    “你又嘀咕什么呢?”声音又降温了!

    “嗯嗯!没什么啊!”我赶忙摇头,“你说的啊,让我看看还有什么想要的!要是有你可得送我!”

    四阿哥抚首笑道“好好!你要是喜欢,我把这家店都买下送你可好?”我白他一眼,但却是幸福极了!

    足有一两百平方的大厅,一屏巨大的山水屏风,完美的隔开了柜台和让客人歇息的软椅,几乎是一个完全封闭的购物空间;几张楠木制的柜台,细致的绸布托盘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首饰,我兴趣盎然的一件件看着,却也只是看看而已,没有一件是真正中意的!

    正准备退出去,面前突然探出一支金制镶着大颗东珠的步摇,我被吓得一退,慌忙抬头看去——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男子,体型微胖,衣着的华丽程度与四阿哥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这人根本没有四阿哥的气度,而且笑容里还带着几分猥亵的看着我!我隐隐觉得不对,慌忙低下头,想从他边绕出去,可刚抬脚,肘弯便被他拉住!

    “这位姑娘,可否赏脸收下在下的这支步摇?”我左右看看,除了柜台里有着几名眼观鼻鼻观心的伙计,刚还挑选玉器是女客一见这人立刻跑出店外,这会儿再无其他人!

    我勉强笑了笑,“多谢了!但无功不受禄!”说完,甩开这人的手,想赶紧出去!

    “姑娘且慢!在下只是很欣赏姑娘,想与姑娘认识一下!还望姑娘莫要驳了在下!”

    “你我萍水相逢,我为什么要收你的东西?”我心中开始烦躁,要是让四阿哥看见,怕又是不必要的麻烦!

    “因为我喜欢你!”这人完全不顾及店里的伙计,嬉皮笑脸的说道!我心下叫苦连天,这下好了,遇上纨绔子弟了!

    “可我不喜欢你!请你让开,我要走了!”我沉下脸,拨下他横在路上的手臂!

    “哟,你这妮子!你知道我爹是谁么?”他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看的我直反胃!

    “你爹是谁关我什么事?”我皱紧了眉,差点想说你知道我主子是谁吗?

    “哼!我爹可是…”他话没说完,便被一声冷冰冰的音调打断,“呵,你爹是谁啊?”

    四阿哥斜倚着屏风边的立柱,一手拨弄着拇指的翡翠玉扳指,但眼睛却冷然的瞪着挡着我的人,“说说,让爷也拜听一下!”

    那人着实被四阿哥那双含怒的眼眸吓住,强作镇定道“就你也敢自称爷?我爹是谁?说出来吓你们一跳,我爹是浙江巡抚张泰交!”

    “哦,这么说来你是张泰交的独子,张坤吧?”四阿哥弹了下袖子,波澜不惊道。

    张坤一下瞪圆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哼,回去告诉你爹,先把欠国库的银子给爷还上,爷再告诉你爷怎么知道!”四阿哥一阵冷笑,笑的我都汗毛直竖,“现在,你给爷滚!”

    “开玩笑!这店是你开的?你管的着我?”张坤挑衅的望着四阿哥,我心里一遍遍念道,完了完了!四阿哥真的要生气了!

    果然,四阿哥向前近了一步,瞬间,冷气扩散的更大了些!我隐约看到张坤悄悄的咽了咽口水。四阿哥眯着眼睛,脸上竟笑着,只是嗓音更加低沉“爷的女人你也敢碰?真不想活了?”说着,把腰间的玉佩卸下,在张坤眼前一晃,张坤立刻两腿发软——玉佩上的明黄流苏是那么的真实!

    “看清楚了?看清楚就给爷赶紧的滚!”四阿哥微微仰着头,嘴角紧抿,脖子上的青筋也是时隐时现!得!真的生气了!

    张坤慌乱的看看我又看看四阿哥,很是不甘的一甩衣袖,仓皇逃出如意斋!临出门却迎头撞上正要进来的十三阿哥,惹得十三阿哥破口大骂。

    “我说,四哥,您这是又唱的哪出啊?”十三阿哥一进来就发现整家店里的气氛都很诡异,虽然四阿哥刚把玉佩卸下只在张坤眼前晃了那么一下,但店里的伙计也能看出四阿哥绝非等闲之辈,毕竟能把一向飞扬跋扈的巡抚独子震住!“玉儿,四哥这又是和谁置气呢?”十三阿哥见四阿哥转绕过屏风,忙看着我问道。

    我长叹口气道“十三爷,你也别问了!是我不好就是了!”我偷眼瞧了瞧窃窃私语的伙计们,拽拽十三阿哥,低声道“行了!咱也过去吧!把我的玉坠修好咱赶紧的走吧!”

    十三阿哥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但为了自的安全起见,也就点了点头跟着我走到四阿哥边。

    “事儿办完了?”四阿哥抿了口刚端上的茶,冷声道。

    “啊!办完了!已经着人回去给阿玛报信了!画舫也靠在西湖码头了!”十三阿哥愣了愣,挨着四阿哥侧的椅子坐下回道。不愧是一起长大的弟兄,在四阿哥不悦的时候,话还能说得不结巴!

    “年轻人,莫要生气!伤体!”一阵很有规律的敲击声传来,我们三人不由得抬头望去——足有七十岁上下的老者拄着根龙头拐杖在刚接待我们的那伙计的搀扶下,缓缓的从二楼踱下。

    “他是我师傅!客官若是不相信我的手艺,我师傅可是整个江南难得的雕玉好手,在他手上的玉还没有废过的呢!”

    “好了!周诚,别夸我了!什么事儿能有个绝对呢?你先过去忙吧!”老师傅打发走了周诚,转看着我和蔼的笑道“姑娘可否把玉坠交由老朽一观?”

    我一下呆住,看了眼四阿哥,不信道“您怎么知道玉坠在我这里?”

    “姑娘不知么?这玉啊,越是有了年月越有灵,老朽这辈子就和玉打交道了,自然能感知哪里有好玉!”老师傅淡然一笑,如看透红尘般出脱。

    我满怀敬意的把玉坠交给他,忐忑道“要想再穿上绳子,真的得再把玉孔打开些么?”

    “嗯!若是不再开些,即便这次穿上金丝,用不了多久还是会断!这也是这块玉坠的不足之处啊!”老师傅仔细观察一番后,抬头看着我们三人道。

    我只得点点头,“那好吧!就交给师傅你了!请小心再小心!”

    老师傅笑道“姑娘放心!这玉和你有缘,不是那么轻易会碎的!”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俺承认~这章的结尾比较奇怪~是因为···本该是一章的内容被偶劈成两章~亲们~忍吧~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