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温存

    我紧紧的搂着四阿哥的腰,侧坐在他的‘乌风追云’上,只觉子四周冷冰冰的,但还是被幸福环绕!我嘴唇,转向十三阿哥,甜笑着问道“十三爷,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十三阿哥瞅了瞅黑着脸的四阿哥,小声道“我和四哥一从演武场回来,就过去找你,可慧心说你和八哥在一起,她也不清楚你俩去了哪儿!刚巧瞅见九哥急着带人出去,四哥这张脸,吭,你也知道哈,九哥一看心里就打鼓!”

    我一下没忍住,扑哧笑出声,立刻,气温降得更低了!

    “十三弟!废话说完了么?”‘四阿哥牌空调’又开始高速制冷,十三阿哥被冻得一个激灵,打岔道“我说,玉儿啊,我俩费这么大工夫找你,你是不是该有点什么表示呢?”

    “怎么?你想要什么表示?”我虽没抬头,仍感觉到头顶上的那人眉毛挑了挑。

    十三阿哥慌忙摆手道“四哥你想哪去了?”

    我歪歪头,“十三爷,你别开我玩笑了好不?我能有什么东西啊?”忽然,我直了直子,提议道“这季节刚好有好多种野菜呢!要不,我给你们做荠菜饺子?”话音刚落,头顶那人便是一声冷哼!“嗯,要不,我上次给四爷做的那个‘虾饺’?”我突然觉得逗黑面神不高兴也是件很有趣的事儿,索一不做二不休!

    十三阿哥刚开始还是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一听我说‘虾饺’立刻变了脸色,连连摇头道“算了吧!我的肠胃向来不怎么样,我可不想像四哥那样病一场!”

    “十三弟!”四阿哥马上厉声喝止!

    “四爷,不许说话!”我早已忘了四阿哥还处于‘忍怒期’顺手在他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十三爷,你刚说什么?”

    “啊?我有说什么吗?我什么也没说啊!”十三阿哥一看况不对,开始打起马虎眼装糊涂!“你俩慢慢聊啊,我先行一步!”说着大喝一声‘驾!’扬起一片尘土,仓皇向前奔去!

    “好了!你说吧!”我仰起头,看着还望着远去的十三阿哥而咬牙切齿的四阿哥。“说啦!你为什么病了?上次问你让你忽悠过去了,这次可不行!”

    “说什么?我又不是神,病上个一次两次的有什么稀罕的?”四阿哥还是企图蒙混过关。

    “难道真的是那个‘虾饺’有问题?”我不由的扯住他前的衣襟,全紧张“你倒是说啊!”

    “傻瓜!怎么可能呢?是我路上受了些风寒,十三弟故意逗你玩的,你还能当真了?”四阿哥腾出一只手,拍拍我的脸。

    “真的吗?”我还是将信将疑,怎么想都不太对劲!

    “你不是说相信我么?就这么一会儿就又不信了?”他佯作微怒道。

    我抬头看看他温柔的笑意,又倚上他的口,深深的汲取他上的气味,时不时的还把脸在他衣服上蹭蹭!

    “怎么跟只猫一样?在我上胡蹭什么?”他一手环住我的肩,语气轻柔却又带着笑意。

    “没有!就是,等回去了,想见你就很难了!”我抬起头,眯眼看着他那双黑不见底的眼眸,满腹的委屈。

    “傻丫头,我每天不是都得给皇阿玛请安么?怎么说见不到我?”他抚抚我的头发,奇怪问道。

    “那不一样嘛!你给万岁爷请安的时候,老是一副‘铁板脸’,看起来好可怕!”我撅撅嘴,抱怨道。

    四阿哥失笑道“那我现在不可怕了?”

    “当然啦!你现在在笑嘛!”不单是他,我也变得好奇怪,只要和他在一起,我总是无法控制的想撒!“对了,对了!那个山茶花坠子,还给我!”

    只是一下,四阿哥上散发出的气息便不一样,我怯怯的抬头一看,他的脸色又有些发黑,眉头又紧紧的扣在一起!我紧张的咽咽口水,小心道“怎么了?”

    “回去后,我去求皇阿玛把你指给我!”四阿哥的眼睛一直看着路边的风景,许久才皱着眉答非所问的说道。

    “啊?”我一脸惊讶的盯着他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不要!”

    “你说什么?为什么?”四阿哥拽住马,一把捏住我的下巴,脸上的不悦更甚了些。

    我轻轻的拉下他的手,环住他柔声道“四爷!去年你和十四爷一起要我,可我选了在万岁爷边,这才过了不到一年我就改了主意,你说万岁爷会怎么想我呢?还有,你也知道,十四爷一直…让我回去和他说清楚好吗?”

    四阿哥的脸色能缓和一些,但依然眉头紧皱道“好!我等到回京,只是,”四阿哥突然红了脸,摸了摸鼻尖别过头。我眨巴着眼睛很是不解他竟也有这么可的表,我急着听他的后话,急急的拉他的袖子,他无奈的瞅我一眼继续道“只是,你以后不许再和别的男人单独在一起!”

    我起先一愣,心里立即被突如的甜蜜填的满满当当!我紧紧的搂住他,脸上无法压抑的堆上大大的笑容!“你笑什么?”我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还是感觉到那人又不好意思了!

    “是!我知道了!不过,”我故意装出个为难的样子!

    果不其然,四阿哥立刻把我的子扶起,神色严峻道“不过什么?”

    “不过,那我是不是以后就不能单独伺候万岁爷了?”我挑挑眉毛,一脸的坏笑。

    “你!”四阿哥一时气结,惩罚的捏捏我的脸,“故意的?真想让我罚你?”说着有意子下压,我慌忙别过头推他,连忙告饶!

    但四阿哥并没有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我,邪邪笑道“刚十三弟有句话是说对了!我们弟兄俩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寻你,你是不是该有点表示呢?”

    “那你刚才不是还说十三爷想要什么表示么?”我低下头,手指绕上他腰间的玉佩流苏。

    “嗯?这么说来,我和十三弟在你心里是一样的了?”四阿哥故意曲解我的意思,声音里透着声声笑意。

    “才不是呢!你,你和十三爷怎么能一样?”我慌忙抬起头,却陷进他满眼的柔之中!

    他又向下压了一些,嗅着我呼出的气息,低声道“哦?是么?可是我怎么没感觉到呢?

    我向后缩了缩,但腰却被他的大手控制着,不管怎么躲避仍然无法躲过他那双含的黑眸!

    既然如此,就让我放纵一次吧——我单手环上他的脖颈,另一只手攥住他的衣襟微微一拽,印上他薄薄的双唇,只是如蜻蜓点水一般的碰了碰,便红着脸小声道“这样的‘表示’行吗?”

    他顺势把我揽进怀里,轻轻的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笑道“勉强算通过吧!不过,可只能给我一人啊!”

    我有些恼怒的挥拳打他,手腕却被他牢牢抓住,“哟,我的小女孩生气了?”见我给他翻白眼,抚了抚我的脸颊柔声问道“好了,你坐好,抱紧我!咱们该撵上十三弟了,要不他还以为我把你拐走了!”

    四阿哥一路打马至杭州城,老远我就瞧见十三阿哥坐在城门外不远处的树荫下,裤腿挽到膝盖上,倚着树根,更好笑的是他还把帽子盖在脸上,看起来像是已经入睡!

    四阿哥一瞧见十三阿哥这幅打扮,一言不发的从马上跃下,踢了踢十三阿哥翘在一起的腿!十三阿哥立即扯下盖在脸上的帽子,弹起吼道“谁这么大胆子?敢踢我十三爷?”

    四阿哥抱凉凉道“怎么?我这当哥哥的踢你一下也不是了?”

    十三阿哥看清面前的来人,一时不好意思的拂拂头顶道“是四哥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嘛!”话没说完,十三阿哥瞧见四阿哥目光清冷的上下打量着他的衣着,连忙边拉下裤腿边急道“这还不是为了给你俩誊地方,赶得急了些,再说了,四哥你看这天儿!才四月,就这么!”

    四阿哥斜了眼十三阿哥,摇头道“行了行了!把你收拾齐整了,咱们该进城了!”

    我悄悄扯了扯四阿哥的袖子,小声道“那个,四爷,我的山茶花坠子…”那坠子现在还在他手里呢!

    “唔,得先找个玉饰铺换根绳子吧?怎么?怕我不还给你了?”四阿哥看我心急的样子,有意打趣道。

    我撇撇嘴,懒得理他,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山茶花坠子是他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我珍惜也是应该的啊!

    “四哥,玉儿,我知道进了城不远就有家不错的玉器铺子,只是…”十三阿哥瞟了我一眼,“只是玉儿,不回去行吗?”

    我没等四阿哥开口说话,抢先道“没关系的!万岁爷说让我在杭州城转转,没说什么时辰让我回去!”

    十三阿哥哭笑不得的瞅着我道“我说,你这是钻皇阿玛的空子啊!你不怕皇阿玛罚你?”

    我吐了吐舌头,一脸媚笑的望着四阿哥,我现在是实在的不想回去,最近这段时间和四阿哥能单独相处的时间几乎没有,好不容易出来了,无论如何我也不想这么快回去!

    “这样吧,十三弟,你派人回去给皇阿玛报个信儿,就说咱们在路上碰见了玉儿,也就带着她四处看看!”四阿哥思忖一阵,给十三阿哥交代道。“这样皇阿玛也能安心一些,估摸着等把坠子修好,天也黑了。玉儿也是头回来杭州,还没瞧见过西湖的夜景,让人把画舫停在西湖码头候着,等会儿咱们就在画舫上用些晚膳吧!”

    我忽视了十三阿哥惊异的表,激动的扯着四阿哥的胳膊兴奋道“画舫?这么说咱们可以边游湖边用晚膳?”

    四阿哥没有回答我,只是一直温柔的看着我,淡淡的笑着!

    作者有话要说:晓晓rp大爆发~~

    这个礼拜~~~不得不保证更啊~~~

    哈欠连天的某晓留~~午睡去啦~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