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杭州

    我近乎雀跃着蹦回房,站在房门口,却又有些犹豫!我摸摸自己的脸,做了几个深呼吸好让心跳能慢一些,等自我感觉面部表没什么异常才笑嘻嘻的推开房门!

    “哟,回来了!”慧心听到门口的响动,忙转过,见是我赶紧搁下手里的包袱,“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你没惹什么事儿吧?”

    “嗯!什么话啊!敢我一天除了惹祸再没其他事儿干了!”我咂咂嘴巴,以示不满!

    “得了!你一人惹的祸,够咱们全部宫女攒一年的了!”慧心把包袱打了个结,放到桌上,抬头一瞧我,惊讶道“哎呀!这不是那个山茶花坠子吗?你还是买下了?”

    我下意识的握住坠子,脱口道“怎么可能是我买的呢?我可没有五百两银子!”

    慧心皱皱眉,奇怪道“哦?难不成是八爷?怪不得他要我和九爷先走呢!”我勉强笑笑,不置可否,慧心这么一说让我立即想起八阿哥刚才悲伤的眼神!“怎么?也不是八爷?”慧心瞧着我怪异的表,更是好奇!“玉儿,你跟十三爷关系一直不错,但好像也没到十三爷会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你,九爷,我觉得你一见他就斗嘴,好像也不是!这么说来,不会是四爷吧?”

    我一下呆住,很是艰难的咽咽口水道“不是啦!你别胡猜了!”

    “我胡猜什么?你看看你脸红的跟猴子股一样,还不承认?”慧心白我一眼,撇了撇嘴,“不过,话说回来,好像能让你脸红的人也只有四爷了!你这丫头,只有看四爷时的表和看其他阿哥的不一样!”

    “啊?这也能看出来?”话一出口我就开始后悔,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哈!承认了吧?说吧!”慧心双手环,脸上一副幸灾乐祸样!

    我扯扯嘴角,还是想负隅顽抗“哎呀!姐姐你想多了吧?我哪有嘛!”慧心坏笑一下,一把拉住我,然后伸出魔爪,使劲的咯吱我,弄的我大笑着躲避她的‘攻击’!玩闹了好一阵儿,我笑的肚子都疼,投降道“好啦!好啦!好姐姐,你别挠我了,我说还不行吗?是四爷,是四爷送的!”

    “看吧,我就说嘛!臭丫头,还不承认!”慧心笑着松开我,坐下倒了杯茶小口的啜着,“你刚才也是去见四爷了吧?”

    我和四阿哥说了那么多话,回来又被慧心‘拷问’正是口干舌燥,也端着杯茶大口喝着,慧心这突然的一问,我本已含在嘴里的茶水立刻被我喷了出来!“咳咳,姐姐,你是‘赛半仙’啊?”我抹去嘴角的水珠,抱怨加崇拜道。

    慧心故意傲然一瞥,“切!平常伺候万岁爷歇下那用得了这么长时间,还有啊,你刚唱曲儿的时候上什么都没有,这会儿回来就有了,肯定是去见了什么人嘛!”

    我被她说的连连点头,慧心斜我一眼,撅嘴道“我说,你什么时候和四爷?嗯?”

    “嗯,怎么说呢?”我两根食指相互点来点去,不知该怎么和慧心说,我和四阿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知道,是从我第一次见到他起?还是从他为了救我而坠崖?或者是在他的书房?抑或从今天的拥抱?

    “莫非,你前一段时间心神不定就是因为四阿哥?”慧心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我点了点头,索承认。“我记得你刚进宫的时候,四爷和十四爷都要你来着啊,你怎么没跟四爷?”

    我抿了抿嘴,“我那个时候又不喜欢他,再说了,我那时要是选任何一位阿哥估计你现在就见不到我了!”

    慧心想了想也点头道“是啊!万岁爷最重视兄弟谊,即便再怎么喜欢你,可也不能容下兄弟俩为个女人反目啊!”

    我一时无话,别过头看着桌上的蜡烛落下的烛泪。慧心说的是,康熙喜欢我宠着我甚至是惯着我,都是因为我对他是无害的,若是因我而让四阿哥他们闹起矛盾,康熙该如何恨我?我拨了拨额前的刘海,长叹口气。

    “看我,都说了什么啊!万岁爷那么喜欢你,怎么舍得伤你呢?若是可以,还是让四爷早些把你讨了去吧,我看你是实在不喜欢十四爷!”慧心拍拍我的肩膀,安慰着。

    我摇了摇头,我虽然接受了四阿哥,可不代表我也接受了他的一众妻妾!对我而言,应该是相互忠贞的,我怎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男人进别的女人的睡房?所以,干脆的眼不见心为静!而且,我该如何面对八阿哥,还有远在京城的十四阿哥和姐姐?

    慧心看我垂首不语,自知失言,忙道歉道“玉儿,我没什么恶意的!我也希望你能幸福,毕竟像咱们这种宫女能得到阿哥的垂青是很不易的!”

    我感激的握住她的手,强笑道“没有!我知道的!”我停了停,刚听慧心这话多少有些伤感,“姐姐,你在万岁爷边也有好些年了吧?”

    慧心算了算,抬头道“是啊!我十三岁时进宫就在万岁爷边伺候,一晃就是四年了!”

    我用力握了握她的手“姐姐,那你没有心仪的人么?”看她愣了愣,忙继续道“不一定是哪位阿哥啊,你进宫前没有喜欢的人么?或者家里没给你定亲么?”

    “咱们满人家的女儿要么进宫做秀女,要么做宫女,哪里有定什么亲?而且,我家里已经没什么人了!”慧心眼中闪烁着悲伤的光芒,声音幽幽。

    我嘴唇,怪不得慧心从来没有给我提起家人,若是我偶然提起也是一脸的悲伤!“对不起!姐姐,我是无意的!”

    慧心黯然的摇摇头,起道“我以前也没说过么!好了,我把你的东西粗略的收拾了下,你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可别忘带了!早些歇着吧!”

    我点点头,怅然的看着慧心有些恍惚的背影倒在上!

    第二天,天刚微明,南巡的人马又继续启程南下,过了松江,又行进了几天便到了这次南巡的目的地——人间天堂,杭州!

    一路上,天气也好的不得了,风和丽,康熙的心也伴随着温和的天气而兴趣甚高。杭州府的地方文武官员,乡绅军民,也是和康熙进苏州城时一样,自御舟泊双桥开始直至杭州城一路都是跪迎,瞻仰天颜,欢声沸腾!

    杭州军民的,让康熙的心更是欢畅,在杭州行宫没歇多久便下旨临幸杭州演武场,检阅杭州副都统及提督、总兵官绿旗武弁!我一听可以看到骑马箭顿时兴奋的不行,赶忙悄悄的往康熙边凑,就怕康熙把我漏了!

    “玉丫头,你又打什么鬼主意呢?”康熙瞧见一脸媚笑的我,皱眉道。

    “万岁爷,奴婢还没见过弁呢!您带奴婢一起去好不好?”我觉得脸上谄媚的笑意更甚!

    “胡说!演武场是男人们的地方,你一个小丫头瞎凑什么闹?没看朕没带一个宫女吗?你要是在行宫里待的无聊就和慧心去杭州城里转转,不要胡跑就是!”康熙带着几分哭笑不得腔调说道。

    “万岁爷…!”我故作哭腔,可康熙还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我忽听一声轻笑声,转头一看,就是四阿哥那臭家伙低着头使劲憋着笑!我嘟嘟嘴,这家伙,我还不是想见他才给康熙撒的!他倒好,跟着康熙去演武场,我又得多长时间看不到他?

    我百无聊赖的和慧心在杭州的街市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但失落的心只持续了一会儿,我便被沿街叫卖的小贩吸引的忘乎所以!街道两边各式杭州小吃,看的我直流口水——什么南宋定胜糕、核桃冻、杏仁薄脆、泥蒜炒年糕、笋尖虾皇饺,没多时,我手里嘴里全填满了各种美味的点心!

    慧心瞅着我实在不怎么雅观的吃香,苦笑道“我怎么总觉得你是灾民出啊?宫里的点心师傅怎么都比这杭州城的强吧?”

    我紧嚼几口,把嘴里的核桃冻咽下,“什么啊!宫里的东西怎么能和这儿的比嘛!宫里的做的太精致,看的成分要大于吃的成分!再说了,来一个地方不好好尝尝他们本地的小吃,不是太亏了?”我举起个杏仁薄脆点着道“姐姐你看,这杏仁薄脆跟京里的味道就不一样,嗯,主要啊,就是水不一样,人家是天堂水嘛!面粉也不一样,杏仁也不一样喽!当然味道更好些啦!”

    慧心被我这一通‘美食观’弄的目瞪口呆,她从我手里夺过那片杏仁薄脆,举起对着太阳眯着眼睛打趣道“哟,小小一片杏仁薄脆就能让咱们一向好吃的玉儿姑娘有如此多的感想,我也尝尝到底是何稀罕物!”

    我嬉笑着嗔道“免了姐姐!你把‘好吃’那俩字去了吧!说的我有多能吃一样!不过,要是能有杯清茶相佐就更好了!”

    慧心刚张了张嘴,却传来一声醇厚的男声“呵,还说自己不好吃?”我立马转望向说话那人,正见八阿哥负手而立,脸上挂着他常见的微笑!我和慧心马上就要福请安,八阿哥带笑道“行了!不是说过了吗?你们看我还不够招眼是不?”我微微一愣,再看看他立即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他虽着常服,可却也是上等的衣料,衬上他俊逸的外形,和善的面孔,这会儿吸引着一街的花季少女红着脸颊偷眼看他!

    “你不是想喝茶吗?我请你们!”八阿哥摸了摸鼻尖,扯出个急于想离开这闹市的表

    “啊!八爷,玉儿你们去吧!我,我该回去了!万一万岁爷回来了,我还得伺候着!”慧心边说边往后退!

    没等我开口说话挽留慧心,八阿哥微微点了点头,慧心朝着我挤挤眼睛急急跑开!留下我原地干着急,该怎么面对八阿哥啊!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