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茶花

    从秦潼启程后,继续顺着运河一路南下,没几天便到了江南名城——苏州!进城时,苏州府城内所有大小文武官员、乡绅军民皆夹道跪迎康熙御驾!自苏州府码头下船后,康熙转乘龙辇进城,我听着龙辇外一波高于一波的山呼声,一时好奇悄悄撩起窗帘,密密麻麻的人群跪满了整个苏州城的街道,欢声沸腾!康熙无奈的叹口气,干脆让我光明正大的挑起窗帘,满脸微笑的朝着龙辇外挥手示意!辇外那些苏州百姓,真正的瞧见龙颜更是兴奋的不行,磕头欢呼声响彻整个苏州城!

    我扭头看看康熙,脸上虽带着随和的笑意,眉头却若有若无的皱着!一到行宫还未来得及休息立即召见了河道总督张鹏翮及河工官员!我清楚那天在秦潼,胖墩他们带给康熙太大的震撼力,那么小的孩子因水害而失去父母亲人,更因贪官而流落街头!我那天无意的一闹,却有了意外的收获,搁到往常怕是康熙耳朵里听到的还是一片盛世太平之声吧!

    “丫头,怎么又出神了?”康熙搁下茶杯,看着我笑道。我干笑一声,太过于自我陶醉,又出了丑!“行了,朕看你是又想出去玩儿了,今儿朕没空带着你们四处看看,你和慧心两人出去吧!”我立即瞪大眼睛,没听错?慧心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瞅着康熙。康熙翻了翻案上的书籍,淡然道“朕知道你俩都不想听这河工之事,尤其是你,玉儿,你要是在这儿给朕开始打瞌睡,要这一众江南臣工瞅见朕边的丫头竟是这幅德行,朕可丢不起这人!”我嘟嘟嘴,不满道“万岁爷,奴婢就这么不招您待见啊?”康熙也故意沉下脸道“待见!怎么不待见了?朕还等着你今儿夜里给朕弹琴呢!”听康熙这么一说,我马上反应过来今儿是三月十八,康熙的生辰,忙跪下磕头道“奴婢遵旨!奴婢恭贺万岁爷万寿!”康熙摇头苦笑道“你这丫头,别的丫头太监们在朕一早起时就道了贺,你还得朕亲自来提醒一下!你啊,糊涂到什么时候?”我嘿嘿一笑道“奴婢今早没当值嘛,想说没机会么!”康熙摇摇手指道“就你理由多!”

    刚坐在马车上对苏州城看的不是很清楚,现在只是漫不经心的一走,却发现还真是‘绮阁飘香下太湖,时值风笑桃花!’我拉着慧心踏着青石板,听哒哒的声音,沿路的柳,高高的门槛,下马石,竹藤椅,小马扎,如织的行人,耳边柔柔的吴侬软语,满街闹的繁华商铺!水陆并行、河街相邻,小桥流水、粉墙黛瓦、古迹名园,看的我如痴如醉,被这清爽的江南气息迷得几乎灵魂出窍!

    我突然很希望康熙能给我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让我能细细的品味这座充满韵味的城市,想去看看沧浪亭、狮子林、拙政园、留园这并列为苏州宋、元、明、清四大园林,据说康熙就是很喜欢这些江南园林才修了畅园!慧心瞥了眼一脸媚笑的我道“停!万岁爷可只是说让咱们出来一天,咱就在行宫附近转转就好,你别出什么鬼点子啊!我可不想被万岁爷罚!”我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道“姐姐!难得来一趟咱们就到别处看看嘛!”慧心斩钉截铁道“免谈!你这一看八成就到夜里去了!今儿可是万寿节,你老实一天成吗?”我撇了撇嘴,怎么说的我跟个恐怖分子一样?

    “哎,玉儿,你看那家店的名字,‘玉忆轩’,有你的名字哎!”慧心突然指着家店兴奋的说道!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光看招牌便知是一家专门经营玉器首饰的店!“那,姐姐,咱们去看看?”果然,珠宝首饰对女人的惑力是巨大的!慧心二话不说,拉着我就往里冲!进去一看,满眼都是颜色各异的玉器,发簪、指环、扳指、耳坠,而且玉质也都属上等!我有些茫然的望着各式硬玉软玉,忽然一块雕刻成那天见到的山茶花状的项坠吸引了我的眼球——粉的近乎于透明,简直就像刚从那株五百年的山茶树上摘下的新鲜花朵!“这位姑娘真是好眼力,一眼就瞧中了本店最好的一件!”看起来想是掌柜的中年男子欠着过来说道“要不姑娘戴在上试试?”我咬咬嘴唇,确实的漂亮,可漂亮的让人不敢触碰就怕最轻微的动作也会损伤到它!慧心见我一直盯着山茶花项坠也过来道“你就试试吧,看看适合你不!”我也是真的喜欢,也就小心翼翼的带到脖子上,“嗯,很适合你啊!你果然最适合玉器,金啊银啊的,你带着都不如玉的好看!”慧心帮我把坠子摆正,连连点头称赞,我倒有些不好意思!掌柜的凑上前道“姑娘喜欢么?若是喜欢,就给姑娘包上!”我先卸下坠子问道“那也得知道您这玉坠的价钱啊!”掌柜的伸出五个指头,我歪着头道“五十两?”掌柜的连连摇头,脸上有了几分鄙夷之色“不是,是五百两!”我和慧心立即呆立当场,五百两买个玉坠子?也太贵了吧?我当宫女一个月的份例银子才只有几两!这五百两够普通百姓家生活好长时间了!慧心嘴唇,解围道“嗯,其实看起来也是一般,并没有那么好看么!”我听她这么说也是连忙应声,然后带着丝不舍的走出‘玉忆轩’!

    我和慧心彼此间都是沉默着,走了良久慧心才开口道“万岁爷赏你那么多玉器也没见你这么上心么!宫里的玉器哪件不是圣品?”我勉强笑笑道“是啊!早知道就都带出来了,让刚那掌柜也看看眼!”话虽这么说,可心里一直惦记着刚刚的山茶花坠子——秦湖边飞舞的山茶花瓣,他的影,他的声音!

    只是,我并不知道,在我和慧心从‘玉忆轩’出来一会儿,闪进一位形高大衣着华贵但一脸冷色的男子!掌柜的一见来人贵气非凡的衣饰心知绝非普通人家,再加上立在门外面无表的随从,更是谦卑道“这位客官需要些什么?”来人瞅了眼门外声音低沉透着冷漠道“刚那两位姑娘看的是什么?”掌柜稍稍一愣,但马上谄笑道“哦,那两位姑娘刚看的就是这个山茶花项坠!您也有兴趣?”来人眉头微蹙,把项坠握进手里,一手抚着玉雕的花瓣,陷入沉思,仿佛抚摸着人的脸颊,瞬间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减弱了一些,寒冰般的黑眸中多了丝温!掌柜失神的望着这位面部线条硬朗的贵客,直到来人抬头冷然的注视着他“怎么?爷脸上有字?”掌柜被这突如其来的寒潮惊出一冷汗,真不知这人是谁,好大的气势!“刚那两位姑娘为什么没买下这坠子?”来人终于又开了口,掌柜的哆嗦着揩揩额角的冷汗躬道“想是觉得不合适吧!”来人冷哼一声,店内的气温又降了几度,店里其他客人伙计也是躲进个角落里,心惊胆战的看着!“这玉坠你要多少银子?”修长匀称手指来回把玩着玉坠,可在掌柜的眼中,那晶莹剔透的玉坠就像是他心,被来人紧紧的攥住,让它跳它就跳,让它停它就停!“您看,这可是和田的上等糖玉,几十年才能出这么一件,还是最好的玉雕师傅照着秦湖的百年茶花树所雕,真真正正的极品呢!”掌柜的声音有些发颤语无伦次的说道。“爷问的是你要多少银子,你说这么多干什么?”不悦的声音告诉掌柜,声音的主人很不耐烦!“啊!是,这个坠子要五百两银子!”掌柜的本想再多要一些,可看着面前来人那张青黑的脸,实在没胆漫天要价!“唔,这价钱算对得起这坠子!高福儿,取五百两银子给他!”掌故的立即喜笑颜开,到手的银子让他忘却了边的寒冰,拉过一盘玉器继续推销道“爷!您再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小店还有上等的羊脂玉首饰,包您的心上人喜欢!”来人高傲的站起,弹弹袍子,声若冰霜道“爷看不必了,若不是她喜欢这坠子,爷无论如何也不会纡尊降贵进你这不入流的小店!”

    作者有话要说:  吭吭~~~

    俺写前面那章写的有点内伤了~~所以今儿就先更这么多吧~~

    争取在未来两章内让这两位宝贝别再闹了~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