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除夕

    我扳着指头,倚在乾清宫前的廊柱上,看着那漫天的飞雪!已经一个多月了,他走了整整三十四天,唯一能得到的消息便是他递上来的平安折子!将至年关,宫里每个人都忙得脚不着地,运气好了能碰上十三阿哥,我却又不好意思问他四阿哥如何!三十四天,没有给我的只言片语!今儿都除夕了,还没有回来吗?我叹口气,是真生我的气了?还是这么快就忘了我?或者根本不想给我信儿?若说不怨他是骗人的,可脑海中第无数次回忆起,冬至那天和他一起煮饽饽的快乐!

    他不许那些宫女们进来打下手,说要吃完全是我一人做的!我被他这‘霸王条款’惊得合不拢嘴!煮饽饽就是饺子啊!我连皮都擀不到一起,之所以敢给康熙说我会做,完全是指望着其他人,而我才是给人家打下手的!可漂亮话都说出去了,现在再收回来说我根本就是个门外汉也太没面子了!而且他更是一脸的坚决,我说什么都没用!末了,人家一挑眉毛,坏笑道“怎么?是不是给皇阿玛说了大话?”我的心跳差点停止,心虚的不敢看他的眼睛,胡乱辩解道“我哪有!”他很是怀疑的‘哦?’了一声,也就不再说话!

    我一咬牙一跺脚,撸起袖子,心里发狠道,不就是个小饺子吗?我就不信我搞不定你们!想归想,做起来还真不容易!饺子的面要比我上次做面条和的面硬一些,等我终于掌握了面的硬度,四阿哥过来抬手沾了些面粉抹我脸上笑道“做的太慢!惩罚!”我哭笑不得的拿袖子把脸擦净,撅嘴道“你当我天天做这个啊!哪有那么快!”他微皱下眉头“顶嘴?还想要惩罚么?”说着子向下俯俯,我连忙端起装着我刚剥好的虾的小盆子抵在我俩之间,偏过头低声道“奴婢不敢了!”他轻笑一声,直起坐到椅子上,小口啜着刚宫女给他端上的茶!我背过抚抚口,心跳又上了高速公路!

    其实给康熙说‘不一样的煮饽饽’就是水煎包版的虾饺,将剁的细碎的虾混上葱末姜末包进饺子,再搁到锅里烙到金黄色就好!说起来是很简单,和馅我也能基本搞定,但是一到包这个环节我就是彻底的抓瞎——勉强包到一起,却又是‘造型奇特’,个个的‘歪瓜裂枣’!

    我把做好的成品端上桌,四阿哥硬是直勾勾的盯着看了好几分钟没说一个字,我在一旁紧握着手心中忐忑不安!“嗯,这是什么?”四阿哥估计是开足了脑筋也没猜出这抽象的东西就是我说的‘不一样的煮饽饽’!我哀叹一声,连四阿哥这关都过不了送到康熙哪儿,八成要治我个欺君之罪外加‘投毒害主’!四阿哥抬头一见我沮丧的样子,举起筷子准备夹起来尝尝,我忙按住他的手说道“四爷,你还是别吃了!”他转头看我,疑惑道“为什么?”我低下头结巴道“万一你吃了拉肚子,我,我……”四阿哥哈哈一笑,夹起一个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着,我更是咬死下唇,怕他说不好吃!“嗯!金黄酥脆,口有余香,鲜而不腥,是不错!”听到他的夸奖,我立刻喜笑颜开!我安下心,坐在他对面看着他把满满一盘的‘水煎包’吃完,那种幸福真是没有任何文字可以形容!

    等他吃完,我又倒杯茶给他,他抿了几口起道“行了!时辰差不多了,我该走了!”我点点头,心头涌上一阵酸意,很不想让他走!他看我一眼,走了几步又猛然转把我搂进怀中沉声道“我怎么越见你越舍不得你!”我又何尝不是?我把头埋进他温暖的膛迟迟不愿起来,他在我头顶上继续道“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你亲自做东西给我吃吗?”我抬头看着他那闪烁着温柔光芒的黑眸,摇摇头!他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说道“因为,我不想你做的东西给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吃!包括皇阿玛!你的一切都应属于我!”我脸上立即开始发烫,忙低下头不再看他!突然,他伸手要抬起我的下巴,我自知此时脸肯定红的厉害,更不想让他看我这窘样,使劲抗拒着他,可是我哪有他的力气大,没几下我便败下阵来!没等我开口说话,一股炙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慌忙侧过头躲开他即将落下的吻!却又被他独有的气息搅乱了心神,但一种对不起姐姐的愧疚感从心底缓缓泛出!我忙推开他,低头道“四爷还是早些赶路吧!您不是说还要回府办些事吗?”他久久没有说话,我怯怯抬起头,却发现他眼里含着一丝几乎不可捉摸的痛意!良久他才幽幽开口道“等我回来,我要你的答案!”

    “玉儿!”恍惚中,我眼前的景物开始晃动起来,我回头一看却是慧心一脸忧心的看我,“你还好吧?怎么又愣神了?”我晃晃脑袋,边的一切开始清晰起来,偌大的乾清宫一改往的空旷威严,极尽奢靡的装点一新,处处显露着皇室的富丽堂皇!一桌桌山珍海味、玉盘珍馐,飘出阵阵人的香味!“大过年的还是打不起精神,你最近是怎么了?”慧心悄悄别过头问道。我苦笑一下,低头道“没有!真的!”我四下看看才记起,慧心做事向来谨慎,就怕今儿夜里的除夕宴出纰漏,早早的就拽我跟她一起在乾清宫盯着!说是盯着,也是她忙前忙后我在一边发呆出神。慧心还要说教,却听外太监尖声唱道“十三阿哥、十三福晋、侧福晋到!”我连忙蹲请安,慧心没法也跟着一屋子的宫女太监福请安!十三阿哥抬抬手叫了起,笑眯眯的坐下,招呼我过去给他沏茶!我抱歉的朝慧心笑笑说道“姐姐放心吧!我不会出问题的!”慧心还是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去招呼新来的一些内大臣、大学士们!

    在康熙边久了,也知道这些阿哥们喜欢什么茶,我沏好一杯君山银针给十三阿哥端上。他微笑着抿了一口笑道“嗯!泡茶的手艺是有些长进!”我撇撇嘴不满道“十三爷您这是夸奴婢呢?还是损奴婢呢?”他揉揉额头,一脸悲哀道“我真不明白四哥干嘛喜欢你这个脾气死硬的丫头!”听到他说四阿哥,我又是一阵急促的心跳,红着脸低头道“十三爷您胡说什么呢!”抬眼正瞧见落落朝我招手,我仓皇的给十三阿哥又行了礼,转往落落那边走!

    可走到一半,又听门外太监一声“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十四阿哥到!”我急忙退到一边,朝落落做个鬼脸,老实的蹲行礼!心中却是苦不堪言,这么多阿哥,再一个个的行礼膝盖还不得骨折了!待他们叫了起,我才偷眼看去,个个面带笑意喜气洋洋,后一众福晋侧福晋也是华衣礼服,浑上下金光灿灿!我不由自主的摸摸自己的脖子,由衷的可怜她们,这么细的脖子顶着那么多金啊银啊的,也不嫌会肩膀疼!我正自己自娱自乐却被一道寒的目光的全一凛!十四福晋高傲的仰着头,眼睛却始终盯着我,那目光让我不寒而栗!

    十四阿哥也注意到十四福晋不怀好意的看我,他轻咳一声,十四福晋立时收回目光,只是扔给我个诡异的笑容!九阿哥看着我邪的一笑,我转移注意力——任何一个女人站在九阿哥边估计都会有自杀的冲动,太伤自尊了!九阿哥和十阿哥的福晋们被九阿哥这绚烂的光环掩盖的光芒尽失,若是没有九阿哥,她们也是风华绝代的美人,却只有一人——骄傲、优雅、目无他物,那气质不是世俗的美丽而是傲视一切的魄力!她看着我攸然一笑,瞬间,我在她眼里看到她早就对我和这些阿哥们之间的纠缠洞若观火,但又没有十四福晋那浓浓的敌意!我被她那犀利的眼神盯得有些无地自容,匆忙福行礼然后溜到慧心边,老实站好!心中却暗骂,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干嘛自己先心虚?看来这眼神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修炼到家的!

    没多时,其他阿哥也带着自己的福晋迤逦而来,乾清宫顿时有了过年的气息!只是人越多,我的心越是落寞;越闹,我越是觉得更加的思念他!“玉儿,时辰差不多了,我去请万岁爷,你留下伺候啊!”慧心轻轻捅捅我,边说边退了出去!我叹了口气,早知道刚才就不该拉不下脸去问下十三阿哥,他什么时候回来!总比这样毫无目的的瞎等好!

    也许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一声在我耳中犹如天籁之音传来“四阿哥、四福晋、侧福晋到!”我惊异的转看着门口,一石青色吉服的他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揉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出现幻觉,是他!他终于回来了!可转瞬间鼻子一酸眼前竟是一片模糊!我急忙掏出帕子,悄悄抹去将要溢出的泪水!而他也看到子微微有些发抖的我,扯扯嘴角露出了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万岁爷驾临乾清宫!”李德全的一声高唱,使我已经迈出的腿又合拢起来!一阵雷鸣般的打袖磕头请安声震的我耳朵嗡嗡响,我也随着众人伏在地上,行三跪九叩大礼!康熙乐呵呵的声音响起“嗯!都起来吧!大过节的,坐!坐!”众人谢了恩,按着自己的份落座,我也站到康熙侧的角落里,等候吩咐!康熙环视一圈黑压压的人群,无意中看到四阿哥惊道“咦?老四,你昨儿递上来的折子不是说要到初一才回得来么?”四阿哥起打千道“回皇阿玛,儿臣惦记着皇阿玛想陪皇阿玛过年,故而催马快行,想是上天垂怜一路上倒也相当顺畅,自是回得早了些!”说完稍微抬了抬头,眼光好似不经意间从我这里闪过!康熙满意道“嗯!谁说四阿哥总是一副冷心肠的?这份孝心就是十分难得!看你这一脸风霜的样子,回府了么?”“回皇阿玛,没有!儿臣回来前已让家人带着更换的衣服在宫门前候着了!”我嘟嘟嘴,心中一阵心疼,这傻瓜也不回去把自己收拾一下,弄得自己这会儿胡子拉碴的!康熙点头笑道“行了!以后有这份儿心就行了,自个儿的子还得你自个儿心疼!你也累了一路,坐下歇着吧!”

    我拎着个小酒壶,继续从事着上次在草原上的工作——斟酒,只不过这次是只给他们这些皇子们斟酒,大臣侍卫们则是其他宫女!不过这工作也不错,最少能在他边晃悠一会儿,只是他也不怎么喝酒,要么面带微笑的挡酒要么就是抿那么一小口!十三阿哥都快喝了一壶他一杯还没见底!“玉丫头,过来!”十三阿哥又挥手让我过去,我凑过去道“十三爷啊,您少喝点吧!”十三阿哥斜我一眼笑道“怎么?怕我喝醉了?”我掩嘴笑道“怕您打醉拳!”十三阿哥一哂,以我一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四哥说了,要你等结束去御花园你上次摔跤的那个地方等他!他要你的答案!”说完,一脸好奇的抬头看我道“什么答案?你俩约定什么了?”我脸一红,下意识的看向对面的四阿哥,人家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小口啜着酒盅里的佳酿!

    “哎哎!”我正要离开,十阿哥突然开口叫我!“十爷有何吩咐?”“你刚跟十三弟说什么呢?”怎么这些阿哥一个比一个好奇啊?我干笑着抬头环视一圈,一桌子的阿哥都是兴趣盎然的表,未等我说话,十三阿哥抢先开口道“我说十哥,我就让玉儿给我多准备些酒,这都被你看到了?”“那她脸红什么?”十四阿哥支着下巴问道。太子也帮腔道“对啊!而且好像十三弟你说的也没那么短吧?”我忙一脸严肃道“回几位爷话,因为十三爷还和奴婢说了几句十三福晋的事儿!”该死的‘草包十’你看到了瞎嚷嚷什么?我眼珠转转想了个坏点子,“十爷,奴婢给您讲个故事行么?”十阿哥顿时来了兴致,期待道“行啊!爷我就喜欢听故事!”“那要是奴婢说的不好,您可别责罚奴婢!”‘免死金牌’先要到手!“哎?我怎么觉得你这个小丫头没安什么好心啊!”九阿哥瞅我半天,皱眉说道!八阿哥一摆手道“老九,听她说些什么?”太子也开口道“说吧!今儿有我这个太子在这儿给你做主!说的不好也没人怪你!”

    眼见已无后顾之忧,我清清嗓子轻声道“十爷,您有没有听过大猪说有,小猪说没有的故事?”十阿哥抬头看我好久很老实的答道“没有!”先是一阵寂静,然后便是‘噗’‘噗’两声,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同时喷酒!一桌子阿哥除了十阿哥全部笑的直不起腰,就连四阿哥也一脸苦涩的看着我笑!十阿哥独自一人琢磨半天才霍然起指着我怒道“好啊!你这小丫头,竟然骂爷,骂爷!”我憋着笑福道“十爷,咱们可是提前说好的,不能责罚奴婢!”十阿哥立即语塞,颓然的坐下捶着桌子道“九哥说的还真对,你还真是没安好心!”我嘿嘿一笑道“奴婢不也就是为博众位阿哥爷一乐嘛!也就借您尊驾喽!”十阿哥挑眉看我道“那爷是不是还得谢谢你给爷这个‘抛头露脸’的机会?”我再福道“十爷大人有大量,莫要给奴婢一介女流见识嘛!”九阿哥冷哼一声道“我可没觉得你是‘一介女流’!讲故事前先要我们别罚你,早就设计好的吧?”我瞅瞅他手中的苹果,弯下腰笑答道“那奴婢再说一个!九爷知道吃苹果最怕遇到什么事儿么?”九阿哥没来得及回答,十四阿哥抢答道“苹果是坏的?”我摇摇头,大阿哥说道“不甜?”我还是摇头。十三阿哥想了想说道“有虫子?”我点头道“差不多了!”九阿哥扔我一白眼说道“爷不知道!”我得意一笑道“九爷,吃苹果最怕遇到的事儿呢,就是苹果里有虫子,而且是半条!”九阿哥立刻察看自己的苹果,见无异样舒了口气!其他阿哥又是一阵大笑,五阿哥指着我道“我算是知道为什么皇阿玛独独宠她了,有她真是让人没法不开心啊!”

    “玉儿,你又折腾什么呢?”我抬头一看,康熙正面带笑容的看着我!听语气我知道康熙并无责怪我之意,也就大大方方的答道“回万岁爷,奴婢给阿哥爷们讲故事呢!”康熙调整了下坐姿饶有兴趣的问道“哦?讲什么故事?”我一下呆住,怎么办?说不说都是难题,说了我拐着弯的骂十阿哥是猪,若从遗传学角度来说,康熙也脱不了干系;不说那就是欺君啊!可那天杀的老十起坏笑道“皇阿玛,玉儿刚讲的故意很有趣呢!”康熙更是有了兴趣,招手道“是么?玉儿,来来,给朕也说说!”我无奈,低着头凑到康熙耳边嘀咕几句,康熙先是一愣又指着我笑道“你啊!鬼精灵!”十阿哥倒是很意外我竟没被康熙惩罚,我瞧着十阿哥胜利一笑,他更是窝火的厉害!“行了,刚十三家的问朕借你呢,你就跟她去说说话儿吧!”正和我意,再待下去我怕十阿哥会控制不住冲上来殴我一顿!

    我跟落落坐到乾清宫偏外的门廊上,握着彼此的双手,脸上都是笑成一朵花!“你刚给十阿哥讲的什么故事啊?”落落也是个好奇宝宝啊!我挤挤眼睛,把刚的问题又说了一遍,落落一怔捶我道“小妮子,算计到我头上了!”我叹道“十阿哥的智商还不如你呢!”“那你就真把这话回给皇上了?”“我又没跟我的脑袋过不去,这话敢说吗?”“那你?”落落奇道!我神秘道“我就是小改动了下,把‘猪’改成了‘虎’!本想说龙的,就怕那样死的更快!”“万岁爷竟能被你这种小花招骗过去?”想想也是,若是改成‘虎’就一点也不可笑了!“想是万岁爷也喝了点酒吧!再加上心好!”落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直直的看着我,直看得我心里发毛她才开口道“还不老实交代?”我愣了一会儿,不解道“交代?交代什么?”“你和四爷啊!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慌忙摆手道“少胡说!我哪有!”落落嘟嘴道“还骗我?你当我长这俩眼睛是出气用的?你刚一见四爷进来眼泪都出来了!而且十三也和我说了!”十三阿哥,你真是个大嘴巴!“落落,你嫁给十三爷开心吗?即使他有其他的妻妾?”落落闻言一下也沉默了,沉吟很久才说道“他是皇子,而我是嫡福晋!”我苦笑一下说道“你也是不乐意的吧?我也一样!而且他还是我姐夫,你要我如何背叛姐姐?”落落攥住我的手道“这倒说不上背叛啊!皇上边不就是有三对‘姐妹花’吗?”我摇摇头“落落,话虽这么说,可我总觉得对不起姐姐,更何况姐姐现在还有了他的孩子!”落落脸色立马一滞,我奇怪道“怎么了?”落落勉强扯出个笑容说没有,又岔话题道“那,玉儿,你喜欢四爷吗?”我低下头叹气道“我不知道!他离开的这一个月,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是我不知道!”落落正色道“你是喜欢他的吧?却又不敢承认!”我喜欢他吗?我真的不敢承认吗?

    “哟,我当是谁呢!敢是十三福晋和玉儿姑娘啊!”我抬头一看,是那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李福晋!虽心不甘不愿却还是福了行了礼!“十三福晋和玉儿姑娘这是聊什么呢?自上次不见才一个来月吧?玉儿姑娘和十三福晋感真是好啊!”李氏上下打量着我道。落落浅笑道“我和玉儿都是一届秀女又住一间屋子,感自然是好些了!”李氏冷笑道“同是秀女出?那也是以前的事儿了,福晋还是要记得如今你是主子,她是奴才,这份要是乱了还不得招人笑话?”落落也冷下脸道“落瑶多谢李嫂子提醒!不过,不管份如何,玉儿永远都是我的姐妹!”李氏一哂道“姐妹?听说福晋和瑾格格也是姐妹相称吧?那瑾格格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福晋怎么不去看看呢?”我一听姐姐出了事,立刻浑冰凉,也不顾份扯住李氏问道“我姐姐怎么了?”李氏故作惊讶的掩嘴道“哟?玉儿姑娘还不知道呢?你姐姐啊,孩子掉了!”我不相信的转向落落,她则是满脸的痛苦,我便知道李氏说的十有□是真的了!“你别这样看我啊!不管如何那也是龙孙,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害你姐姐!呵呵,也不知道你姐姐怎么得罪了爷,可是爷亲自下令要你姐姐堕胎的!”我就像被寒风刮起的树叶一般,全上下轻飘飘的,李氏说的话在我耳边隆隆作响!他下的令?蓦然,我记起他说的那句‘我还要回府办些事!’我急忙扯住转走的李氏,努力压抑颤抖的声音问道“我姐姐是什么时候出的事儿?”李氏别头一笑,好像我问了个极好笑的问题“我怎么会记得!哦,对了,就是爷去东北办差那天!”我一时支持不住,几倒地,落落忙扶住我急道“玉儿玉儿!这肯定是误会!四爷不会那么做的!”我闭着眼睛,一直等到李氏冷笑着离开才握住落落的手道“落落,帮我给皇上说我不舒服,还有让四爷马上来见我,我要见他!我要问个明白!”说着说着我的声音变成嘶吼,落落拍着我的背道“好好!你别激动!我这就进去带话!”

    落落走后,我抱着肩蹲下,四阿哥!这就是说的给我的交代吗?

    作者有话要说:  更的晚啦~~8过~~这次多更一些~~~关键是俺觉得这还些还是压到一章比较好~~

    预告一下哈~下一章要虐虐四四跟玉儿喽~~吼吼~~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