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书房

    我任由着他以这种暧昧的姿势抱着我,环着他的脖子我靠在他的口上一遍遍祈祷着不要只是一场梦,醒来时发现又是我一人!“高福儿,在门口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他在院门口停下,扭头语调冰凉的对着门口的小厮吩咐道,“要是让他人知道爷今儿的事儿,仔细你的皮!”高福儿打了个冷颤,唯喏道“嗻!”眼睛却直瞄我旗头上的黄绺子,然后便是一副晓得了我是谁的样子!

    进屋又过了几间隔间,四阿哥把我放在书房最里的贵妃榻上,转掩上房门,我心底一阵紧张,不知他把我带这儿是干什么!“刚摔疼了么?”四阿哥的声音依旧淡漠。我低头扯出个苦笑,你还真把自己高看了!我摇摇头,低声道“回四爷,奴婢穿的比较厚,也就不算疼!”“你怎么这么傻呢?三层高的台阶也敢一步跨下来?”四阿哥走了几步,摘下貂皮帽子坐在离我不远的椅子上。我勉强笑笑,“是!奴婢向来笨拙!”四阿哥拂拂光秃秃的半个脑袋,一笑道“是,脾气也还是老样子!”我快速抬头,这人的绪变化也太快了吧?他一抬手指说道“屋里搁了好几个炭盆,地下又有地龙,你不么?”我一瞧自己,还裹得严实呢!我忙站起来解开昭君,脱下叠起搁在边!又是压抑的沉默,我垂首绞着自己的手指,而他站起在屋内踱了几步,背对我看着窗外的雪景,忽然我觉得他的背影是那么的落寞又是那么的心事重重!

    “怎么又是这种眼神瞧爷?”他猛然转过,皱眉问道!我后悔的只想抽自己一巴掌,这出神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好?我揉揉太阳,就不该听十三阿哥的唆使,现在酒劲儿上来了,折腾的我直头晕!我扶着炕桌站起,“四爷,奴婢能要一杯水么?”四阿哥蹙眉看了我一阵,也没说什么在花厅里倒了杯茶递给我,我说声谢谢接过水杯很不顾形象的几口喝完,我擦擦嘴角把杯子又递回给他!手在半空抬了许久也不见他接过,一抬眼却发现,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我嘴唇,虽有些头昏却仍然记得一些事!

    我摇晃着福下道“奴婢恭喜四爷双喜临门!小阿哥刚刚满月就又要再为人父!”他脸色一僵,黑气涌上,指关节也握的咯咯作响!我咬着下唇不敢吭气,我只是道喜至于发火吗?“你姐姐有喜你就这么欢喜?”他的声音立刻变得寒气人!我欢喜?我心疼你知道吗?我要有多大的勇气才敢迈进你这四贝勒府面对你的众多妻儿,你又知道吗?我忍着滴的眼泪,看着他深邃的眼眸“因为她是我姐姐!我最的亲姐姐啊!”他略微一愣,眉头皱的更紧,却又抚上我的脸颊,“为什么哭?”我匆忙低下头,但他强硬的勾起我的下巴,目光坚定的问道“为什么一见到爷就掉眼泪?”我想拉下他的手可反而被他紧紧的攥住,紧握我下巴的手移到我耳边,拨弄着我的耳坠!

    突然他弯下腰向前一倾,几乎和我是面贴面,他邪邪一笑道“嗯,酒香味儿?你喝酒了?还是桂花酿?”我俩彼此之间气息互相可闻,我只觉脸上的温度煎个鸡蛋是没问题了,他看我面红耳赤的样子笑道“脸红了?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因为爷?”我紧张的一个字也说不来,只是上下其手的搬弄他的手臂,他顺手一拉将我带到前,修长的手指轻抚着我的红唇眯着眼睛,语气又转回清冷“这就是十四弟眷恋的甜美之地么?的确是‘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怪不得能让十四弟流连忘返!”我本急促的心跳被他这番话激的几乎停止跳动!我冷冷的甩下他的手,福道“四爷谬赞了!奴婢没您夸的那么好!只是,奴婢算是负皇命,如今也算奴婢完了差事,奴婢该回宫了!”说完,我高昂起头,准备出去!只是,一步还没迈开,手臂被猛地一拉,我重心一时不稳再加上酒力只感到天旋地转仰面摔在贵妃榻上,而上更是一沉!

    我好不容易从惊愕中回神,才发现上的重量竟是四阿哥!他一手支在榻上,眼里闪烁着心疼的光芒,我方才明白为什么刚上虽是一沉,却没有弄疼我!尽管已经凝望无数次,可我依然被他墨黑的眼睛吸的无法转移视线!他眼里闪过一丝温,手臂一弯冰凉的嘴唇吻住我紧咬的唇!我瞬间睁大眼睛,双手抓住他的胳膊,根本不记得要躲闪!

    他只是轻轻的一啄,我木然的看着他,还未从震惊中恢复!他看我又是傻呆呆的样子,别过头温柔一笑!我只觉心跳的飞快,惊恐的盯着他薄薄的嘴唇,却想起他刚说的话,心里一阵阵的绞痛,边推他边喊道“你起开!在你眼里我是如此不堪的女人,你又何必怜惜我?别碰我,免得脏了你高贵的手!”我原想他又该拿份来教育我,可没想到他一脸沉痛的吻去我脸上的泪珠,低声道“别哭!是我不好,我不该拿那话伤你!我,我吃醋吃疯了,只要一想到老十四那天那么对你,我就,完全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浑僵硬起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吃醋?我的吗?突然一股暖暖的喜悦涌上心头,我直直的看着他,他自嘲的一笑继续道“你这小丫头究竟给我下了什么药?十三弟说的对,的确有你的地方我就没办法把我的视线转移开!”

    我瞠目结舌的看着他的嘴唇一张一闭,脑袋里嗡嗡作响!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完全超出了我的接受能力!他把我拉起来搂在怀里,拨去我脸上的散发,带着几分怜呢喃着“若你当选择跟我,我也不用这么痛苦了!”我像被点醒一般,慌忙从他怀中逃开!

    是的!姐姐,已经有了他的孩子的姐姐!我怎能夺取属于姐姐的幸福?我狠咬着唇,福下行礼道“四爷您不要拿奴婢寻开心!奴婢福薄,承受不起!”空气开始冻结,我根本不敢抬头看他,但还是感到阵阵煞气!也是,像他们这种皇子哪个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如何受过拒绝?“因为你姐姐吗?”四阿哥终于开口说话,“还是你心里有了老十四?”“我心里才没有十四爷!我……”我握住口的衣服,没办法再往下说,微张的嘴巴被他前的衣服堵住,他锢的手臂快要挤出我肺里所有的空气!“你姐姐的事儿,以后我会给你个交代,但现在不行!你给我些时间!”他的声音虽听似平静,却又暗含怒意,我仰头不解的望着他,而他并没有看我专注的盯着窗外,眉头紧皱神严峻!我刚想张嘴问他‘交代’是什么意思,却被一阵告饶声打断!我忙推开他,和他同时转头看向房门!

    “李主子,您饶了奴才吧!爷说任何人都不让进的!”“哼!我是‘任何人’吗?今儿是给我儿子过满月,爷到这会儿都没来,我来看看都不行吗?滚开!狗奴才!”我支楞起耳朵,听出是李福晋的声音。“李主子,您也知道爷的脾气,您还是回吧!奴才给您磕头了!”说着,门外传来‘咚咚’的磕头声!“我说让你滚开,没听见吗?”话音未落,高福儿痛叫一声‘哎呦’,好像是被踢倒在地!我转看看四阿哥,脸色更加青黑,眉毛都快搅到一起!他一甩袍子,几步迈到房门口,一把拉开房门,冷声道“吵什么?”虽在说话,却用子挡在门口,“爷看书时不喜欢人打扰你不晓得?爷的书房什么时候可以让女眷随意出入了?高福儿,爷要你是干什么吃的?”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看不到他的表,可李福晋只看了他一眼就立刻跪下颤声道“妾不敢!只是小阿哥想您了,才”她打住话头,直勾勾的看着屋内的我,旋而冷笑道“敢爷您看的书是‘美女书’啊!”我抿抿嘴往门口走,正要行礼,四阿哥音调平平道“怎么?爷在书房做什么还要提前问你?玉儿是皇阿玛边的丫头,爷问问她皇阿玛最近如何也不行?你不要以为你生了小阿哥就不得了了,记住,你只是爷的侧福晋,还没轮到你来指挥爷!擅闯爷的书房,是什么罪过你不知道?”说着把玩起拇指的扳指,他的音调倒是淡定如水只是李福晋和高福儿已是瑟瑟发抖!我匆忙福福道“四爷,您话也问完了,奴婢该回宫了!”他闻言一愣,抬手道“行了!今儿看在小阿哥的面儿上,爷懒得跟你计较!高福儿带李福晋出去,爷马上就过去!”他的话毫无商量的余地,高福儿从地上一骨碌爬起,躬道“李主子,您请!”李福晋还是满怀希望的一瞅四阿哥,后者正冷冰冰的瞪她。李福晋一个激灵,悻悻的起,临走时还恶狠狠的剜我一眼!一霎那,我竟觉得自己是可耻的第三者,正在破坏人家夫妻、父子感

    “为什么急着回去?”四阿哥转过来问道。我低下头,有些底气不足道“万岁爷今儿只让我出来一天!这会儿时辰也不早了,再不回去天就该黑了!”“皇阿玛吩咐你的事儿都办完了吗?”我歪着脑袋想想,“应该完了!”四阿哥笑道“是么?小阿哥见了么?”他没注意到我垮下的脸,负手道“若是皇阿玛问起你小阿哥的长相,你该怎么回话?”我猛然抬起头,几乎是吼着说“够了!我要,回去!”四阿哥被我突然的发飙,震得向后一退。“我,不想去!我回去自有办法给万岁爷交差!”我刻意回避着他有妻室有儿这个事实,本就是根刺在我心头的大刺,他还没事儿来拨拨!“傻丫头!”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搂着我浅吻着我的额头,“不过,今儿的晚宴你必须参加,你是皇差份,代表着皇阿玛,于于理你都是得留下!”我刚要说话,冷风一吹,我打个冷颤‘哈啾’一声!他失笑道“还犟!别着凉了!”说完没等我反应,进屋把我的昭君取来披在我上,神温柔的系好带子,又将我散下的头发别在耳后。我被他这温柔表迷住了心神,乖乖的让他给我穿戴整齐,末了他摸摸我的脸轻道“总是一副呆呆的样子!让人怎能不担心你?”我白他一眼,嘟嘟嘴也不说话!“玉儿,你听着!”他扳过我的肩膀,深邃的双眼盯着我的眼睛,让我逃不开他的眼神,“我不急着要你的答案,我也给你时间让你好好考虑!”我的心一阵狂跳,伴随着落寞,我有什么可考虑的?抛开其他一切不论,就凭他是我姐夫,我怎能背叛姐姐?我苦笑着摇头道“四爷,您不用给我考虑的时间,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听完一哂,顾左右而言他“行了,咱们该去万福阁了,福晋和你姐姐还等着呢!”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