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误会

    我的眼角碰到了他的前镶金的盘扣,硌得我拿手直揉!忽然手被握住,而眼角却被轻柔的吻覆盖!我的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仰,却看清了那人的容颜——十四阿哥!我慌忙从他怀里闪出来福道“奴婢给十四爷请安!十四爷,这是宫里请您……”“请我什么?”十四阿哥霸道的打断我的话,又一手拉住我的胳膊腾出另一手捏住我下巴,眼神疼惜道“你要我担心你到什么时候?”我动动头,但他的手卡的更紧,“十四爷您有什么事儿能放开奴婢咱们再说么?”他虽有不甘,可看我紧咬的嘴唇,悻悻的放开手,只是眼睛一直盯着我!我别过头不看他问道“十四爷您今儿找奴婢有何贵干?不会是来兴师问罪吧?奴婢之所以冒犯是十四福晋,是她先说奴婢的额娘的!”十四阿哥听我这么说,眉头一皱向前紧一步伸手要拉我,却被我戒备的眼神钉在原地!“兴师问罪?你认为我会为了那个女人而舍得碰你一根手指头吗?”十四阿哥眼里带着浓浓的伤痛。我躲避着他的眼神,声音微弱道“请十四爷别做么说!奴婢怎么比得上十四福晋份高贵?”十四阿哥抓住我的手低声道“高贵?为什么这么说?是在怨我吗?”手心本就未好,哪经受的住他这么用力的紧握?我微微皱皱眉,将手抽回却引得十四阿哥目光盯着我手上的缠绕的白色绷带,他立刻举起我藏起来的手质问道“你的手怎么了?是她弄的吗?一定是她!该死,这女人的心怎么这么狠?”说完,扔下我的手转要走!我被他突现的狠表吓的一阵心悸,忙拽住他的袖子急道“十四爷您这是干嘛去?”他被我拽的停下脚步,音调沉沉道“我要休了她!让她滚回完颜家!”我的心跳陡然加快,“你疯了?”十四阿哥猛转过扶着我的肩膀,痛苦道“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放任她欺负你吗?我只是一小会儿没注意,就让你吃这么大的苦,我有多心疼你知道吗?”我连忙摇头道“没有,我只是摔了一下才蹭破了点皮,早就不疼了!”我掂起脚尖,抬手温柔的抚平他紧皱的眉,心中却想着另一个总皱眉的人!

    十四阿哥轻握着我的指尖,放到嘴边用嘴唇轻轻的蹭着,我看他绪能平稳了一些,也就继续说道“我想十四福晋之所以为难我怕是因为她你吧?有时女人的是很狭隘的,容不下其他人的存在!而且,你也别忘了我只是个宫女啊!若你只因为这点小事就休了嫡福晋,你觉得皇上会原谅我吗?德妃娘娘会放过我吗?”十四阿哥颓然松开我的手,双拳紧握,从额头延伸至脖颈上的筋突突的跳着!过了很久,他仰起头,长叹一口气,苦笑道“是,你说的对!可我,我恨我无法保护你!”我笑了笑“不,十四爷,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的!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我会早早躲开,好吗?”他将我圈进怀里,下颌在我的头顶上摩挲着,见我又想挣扎出来低声道“别动,让我抱你一会儿!”听着他神伤的语气,我只得垂手任由他越搂越紧就好像要把我溶进体一样!“倔强如你;天真如你;善良如你;任如你!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属于我?我的玉儿!”十四阿哥闻着我的发香,喃喃低语着。

    我贴着他的口,听着他急促的心跳竟能感觉到他的不安,双手不由得握住他的衣襟。他愣了片刻,松开环在我的手臂,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一手描绘着他看到的眉眼,我被他看的有些脸红,眼角斜向一边以躲避他炙的目光,可当我看到斑斑树丛后那青灰的人影时,犹如当头被泼下一盆冰水全冰凉!四阿哥就像一尊面无表的雕像一般,冷冷的看着我和十四阿哥!

    我正要推开十四阿哥,唇上猛然一,“唔,四…..”我下意识的张口言,但嘴更是被十四阿哥彻底的封住!手也被十四阿哥紧紧攥住!十四阿哥汲取着我口中的蜜津,眼神迷离低语着“四什么?别说话!”我求救似的看向四阿哥,而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眼里泛起阵阵寒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十四阿哥有这么大的气力,我拼尽全力也逃脱不开他的控制,直到他意犹未尽的直起,却依旧一手环着我的肩膀按着我让我靠在他的上!我慌张的抬头看着十四阿哥,他正一脸得意的注视着四阿哥!我马上明白,他早就看到了四阿哥,他是故意的!

    此时,四阿哥的脸色如同一块万年的寒冰,目光更像刀子一样戳在我上!我被他这种眼神盯得浑发抖,我刚要解释,却听四阿哥冷笑一声,摇了摇头,转几步便消失不见!

    十四阿哥松开紧按着我肩膀的手,我立刻小跑起来想去找四阿哥解释!腿刚迈开,手却又被拉住,十四阿哥在我后声调平静道“你喜欢四哥?”我脚下略微一滞,手腕上传来的寒意,让我的头脑瞬间清醒!“不,不是!我只是!”只是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十四阿哥又把我拉到前,勾起我的下巴,眼光咄咄人道“你记住!你眼里,心里只能有我一人!不管你愿不愿意!”说完,撒开我的手也快步离去!

    我仿佛被抽去了全的力气,瘫坐在地!“呵呵,这下好了,被看了个正着,他八成会认为我是个生活作风有问题的女人吧?唉,算了随他怎么想吧!反正我又不能喜欢他!”我自言自语着,可是,心为什么好痛?一股微风划过,让我觉得脸上一片冰凉,我抬手一摸竟已是泪流满面!

    畅园果然对的起‘畅’二字,外环长溪,内罗碧波,其中石山径幽,亭榭错落,很有一副江南的婉约风味!再加上北京今年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夜,等到天明早已是‘银装素裹、粉妆玉砌’!瞧着一地的银白,我玩心大起可又惦记着得先给康熙说上一声,才好拉着慧心去打雪仗!我拢拢衣领,几步跑到澹宁居,边躬进屋边开心道“万岁爷,您看到没?外面下了好大的雪……”那个‘呢’字还没来得及出口,我便被一屋子的阿哥惊得张口结舌!从太子一直到十四阿哥,个个着披领以紫貂,袖端为薰貂,前后各一正龙的皇子朝服,端坐在澹宁居屋内的黄花梨木椅子上!见我兴冲冲的进来,眼睛都瞧着我,神色各异!

    我尴尬一笑,福道“奴婢见过各位爷,各位爷吉祥!”这么多阿哥,要是一个个的请安早就内伤了!太子抬手道“起来吧!”我站直抬眼瞅瞅却惟独没看见康熙,“请问太子爷,万岁爷呢?”太子张张嘴正要回答,十阿哥抢先一步道“哟,到底你是皇阿玛边的宫女还是二哥是啊?二哥一天忙于国事,怎么可能一直围着皇阿玛转?喔?是吧二哥?”连我都听出这话有些冷嘲讽的味道,更别提太子了!太子虽面带青色,却又不能发作只得干笑一下,抿嘴不语!一时间,整个澹宁居竟是鸦雀无声,就连在这些阿哥们边伺候的太监也是一声咳痰不闻!我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三阿哥胤祉环顾一圈其他阿哥,敲敲桌子道“哎,太子不也是为国效力嘛!皇阿玛是咱们大清的主心骨,不围着他老人家转围着谁转啊?”十阿哥一哂道“三哥不愧是研究文学的,这说话就是好听!不单帮了太子说话,还拍着皇阿玛的马!弟弟我是个粗人莽夫就说不出这么好听圆滑的话来,对您,我佩服!佩服!”三阿哥脸色一沉,一拍桌子霍然起!八阿哥急忙站起按住十阿哥道“老十!还不闭嘴!怎么和三哥说话呢!”转又给三阿哥打着千道“十弟心直口快,嘴上向来没个把门的,三哥别和他一般见识!”三阿哥边的五阿哥也扯扯他的袖子,解围道“就是,三哥,十弟年纪还小,咱们做哥哥的就全当让着他吧!”三阿哥白了眼十阿哥,愤愤的坐下不再言语!

    我偷偷打量着诸位阿哥的表,太子和三阿哥是一副窝火的模样;八阿哥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九阿哥扒在十阿哥耳边低语着,十阿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倒也符合他‘草包’的名声;五阿哥、七阿哥、十二阿哥均是一副‘事不关己’之样;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看起来对刚刚的口角很有兴趣,这会儿倒是唯恐天下不乱;而四阿哥只是一脸冷漠的转着拇指的翡翠玉扳指,头都没抬过!

    我叹口气,抬眼却瞧见慧心悄悄冲我招手!刚好,这些阿哥爷没人注意我,我三步并作两步拉着慧心的手问道“万岁爷呢?怎么一大早就来这么些阿哥啊?吓死我了!”慧心斜我一眼道“万岁爷昨儿晚上染了些风寒,刚进了药,这会儿还歇着呢!”我惊道“啊?我怎么不知道?”“你睡得雷打不动,自然是不知道了!”慧心在我脑袋上轻敲一下,我吐吐舌头很是不好意思!前几天想的事太多,一直休息的不好,昨晚我实在的累了,不过我也太不专业了!

    “刚吵什么呢?让朕安宁一会儿也不行?”突然,里间的帘子一挑,康熙躬进来!众位阿哥们立马打袖跪下请安!康熙被李德全扶着坐到龙椅上,摆手道“都起来吧!”我看着康熙蜡黄的脸色一阵的心疼,都五十好几的人了,还这么辛劳!太子拱手道“皇阿玛,今儿听闻您龙体欠安,儿子和弟弟们深感不安,特来问安!”康熙嘴角扯出个笑容道“难为你们了,不碍的,就是偶染风寒!”随即笑容消失,语气强硬道“今儿又奏上什么事儿?”诸位阿哥面面相觑,考虑要不要告诉病中的康熙!最后还是八阿哥出班答道“回皇阿玛,今年直隶地方雨阳适度,禾稼有秋,各县民生皆或安恒业!只是,去年山东灾民自入冬以来,转徙入直隶、河间境内,而且人数众多!”康熙并未答话,紧皱剑眉,支首不语!我看着康熙那越拧越紧的眉头,不自觉的将视线移向四阿哥,只可惜人家很认真的盯着康熙,等着康熙说话,根本没注意到我!康熙犹豫一阵,转头看着太子问道“胤礽,你是太子,说说你的想法!”太子暗中掂量了一番,答道“儿臣认为,应当派兵,以免乱民暴动!”康熙面无表的瞅着太子,既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老八,这事儿是你奏上来的,你怎么想?”“是,儿臣认为应当适当加恩宽恤,赈灾救济!因米价至今未降,灾民估计仍旧买不起,所以应从国库中抽银设厂施粥!”八阿哥几乎想都没想便是脱口而出,康熙点点头也是不置可否!忽然,康熙指着一直未出声的四阿哥道“老四,你主掌户部,对国内民生应最是了解吧?”我歪着头,感觉这些事好像在哪听过,想了半天才记起就是那天我从良妃哪儿回乾清宫时,康熙和三位上书房大臣所议之事,怎么又拿出来了?当考试题么?

    四阿哥起先一愣,却又镇定自若道“儿臣以为,皇阿玛应下旨谕河间、直隶两府明年应征地丁银米着通行减免,该巡抚即殇府州县官张示皇谕,以示朝廷优轸几抚黎民之意!而山东比前几年歉收、民生凋敝,今明两年的钱粮也应暂停征收!至于流落到京畿附近的难民,也确实应按八弟之意,开场施粥,同时命满汉官员资送回籍之资,并给予籽粒之需,以期来年见有起色!不过,太子所言也是,也该适当的调动兵营,以备不时之需!”四阿哥刚说完,十阿哥嘀咕道“哼,还不是用了八哥之言?你倒真会做人,两头都不得罪!”康熙瞪了十阿哥一眼,他立马闭嘴不敢再说话!“嗯,这事儿本就该户部来做,朕就把这交给你和老十三了!朕不希望京畿重地出丝毫的差错或者乱子!”康熙斜倚着椅背,一脸的倦色!四阿哥跪下磕头道“是!儿子定不负皇阿玛所望!”他本沉静的脸上浮出一丝喜悦!

    “嗯,起来吧!老四啊,听说小阿哥快满月了?”康熙语调慵懒道。四阿哥一怔答道“回皇阿玛,劳烦皇阿玛挂念,还差三天就满月了!”恍然间听到他们又在谈论他的儿子,我心里又是一阵刺痛!康熙没注意到我苍白的脸色,继续问道“名字起了么?”“回皇阿玛,还没!”康熙摆手道“哎!毕竟是皇孙,到了满月怎能连个名字都没有?这样吧,让朕好好想想,朕来给这孩子起个好名字!”说完又看着我说道“玉儿啊,朕本说想等到小阿哥满月去老四府上看看,未曾想又得了风寒!你到时就代朕去老四哪儿瞧瞧小阿哥!”

    康熙话音未落,满屋子的人都转头看着我,就连四阿哥也目瞪口呆的看我!我强忍脸上抽筋的感觉磕头道“万岁爷,奴婢怎能代您呢?您千万别拿奴婢开心啊!”开什么玩笑?竟然让我去看他儿子?康熙并没看我而是朝着十三阿哥道“胤祥啊,你到那天让你福晋也去老四哪儿,让这俩丫头见见!宫里规矩大,这俩孩子又闹,朕最近可受不得吵闹!”十三阿哥僵硬的放下手中的茶杯,躬答道“是!儿臣领旨!”

    我一翻白眼,得!看来是非去不可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吭吭~~俺觉得在第五十四章给俺留言的各位亲看了这章,俺也就不用回复了吧~?

    不过~~不许拍我~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