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学字

    “玉儿姑娘,太后娘娘边的小福姑娘过来取《三明经》,可奴才不知道万岁爷搁哪了,你看?”小安子在我后轻声问道,我转一看西暖阁门口站着位跟我一样穿着浅粉色宫女衣服面带微笑的女孩子。我朝她走了几步,福道“见过小福姐姐!”早就听说小福是太后边最得宠的丫头,往来传信儿的都是一般的丫头,没想到今儿她竟来了乾清宫!她微微一笑扶起我道“一直想寻个机会来瞧瞧玉儿姑娘可总是没机会,今儿好了终于见到了!”我低头道“姐姐见笑了!玉儿笨手笨脚,总是出丑出的多!”小福抿嘴笑道“看你怎么这么说自个儿?今儿见了你才知道那些宫女们都是胡说的,你哪有仗着万岁爷宠你就目中无人的,我看你啊倒是个谦逊的人呐!怪不得万岁爷疼你,我瞧着也觉得你心疼!”我平素就怕跟人近乎,忙打断她道“刚听小安子说姐姐要《三明经》?”小福一愣道“是啊!前几天万岁爷从老佛爷哪儿瞧见说拿过来看看,今儿老佛爷记起了也就让我过来瞧瞧万岁爷看完没有!”我想了一会儿,前几天是看见康熙拿了本佛经在看,不过我也不知道后来放哪了!我抱歉一笑道“不好意思了姐姐,我也不知道万岁爷搁哪了,要不你稍等一会儿,我找找看?”她点点头,我忙请她进来,还没等我说声请坐,好几个宫女就凑上来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甜言蜜语相互恭维着!

    我叹口气,这就是皇宫啊!若非小福是太后边得宠的丫头,乾清宫的宫女们还不得拿鼻孔看她?这人际关系倒也是实在,拿着彼此当梯子,都想拼命往上爬,反倒是我这想平凡度的成了异类!

    我几乎把西暖阁翻了个底朝天才在一堆奏折、书籍里翻出那本《三明经》,我拍拍书面,递给小福道“小福姐姐,你看下是不是这本?”小福接过一看道“嗯,对!多谢玉儿姑娘了!”我笑着摇摇头,小福继续道“老佛爷说让玉儿姑娘你跑一趟,把这佛经给她老人家送去!”我一怔,太后要见我?我边的宫女也露出各式表,有羡慕的、有期待的、也有不屑的!“小福姐姐,可万岁爷马上就要下朝回来了,我这会儿可能走不开啊!”小福挤挤眼笑道“这个你放心,万岁爷现在就在慈宁宫呢!正说让你过去伺候呢!”我无奈的笑笑,估计准保是康熙给老太太说了什么,老太太对我好奇着呢!

    我跟着小福,一路猜测着太后召我有什么事儿!刚进慈宁门,小雪儿摇着尾巴扑了过来,围着我撒欢,我心中一动把它抱起来,逗弄了一会儿!“哀家的小雪儿可从来没这么跟外人亲过,今儿可是头一遭啊!”我抬头一看,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正温和的看着我,康熙也站在她后!我立刻明白她是谁,慌忙跪下磕头道“奴婢给老佛爷请安!”“起来吧!你就是玉儿?”太后柔声问道。我站起但还是低头道“回老佛爷的话,奴婢正是。”太后让小福搀扶着她,围着我慢慢走了几步道“嗯!皇帝啊,她确实和慧儿长的一样啊!这子也像啊!不像宫里传的那样嘛!”“是,皇额娘说的是!”康熙也是一副恭敬的样子,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这时,小雪儿见我只顾着说话也不理它了,发起小脾气,使劲儿的咬我的裤腿,我为难的笑笑,我也想和你玩啊!可你的主子在这儿呢,我还得要我的小命儿啊!太后看看小雪儿又看看我为难的样子,掩嘴笑道“哀家的小雪儿还真是喜欢你呢!”我想了一下答道“回老佛爷,猫啊狗啊这些小动物是最有灵的,谁真正喜欢它谁不喜欢它,它们心里都是明白的!想来小雪儿愿意跟奴婢玩就是因为这个吧!”太后看着康熙嗔怪道“说的倒是实话!皇帝啊,你边的丫头怎么个个都这么伶俐呢?先前有个慧儿,如今又有这丫头!”康熙只是微笑着点头,也不答话。太后又转头对我说道“小雪儿喜欢你,你以后也多过来和它玩玩,省的它见天的胡跑,再来你也能陪哀家说说话!你额娘以前也是常到哀家这儿陪着哀家聊聊天啊,打发时间!哀家听皇帝说你还会唱些稀奇的小曲儿,也会做些小点心,回头你也给哀家做些啊!玄烨啊,以后这丫头可得常来我这儿,我喜欢这丫头!”我一听赶紧跪下道“奴婢谢老佛爷!奴婢何德何能敢劳来佛爷惦记?”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康熙接道“哎!老佛爷喜欢你自然是有喜欢你的理由,你就按老佛爷的吩咐就是,往后常来这慈宁宫陪陪她老人家!”既然终极大老板都发话了,我也不能再说什么只得老老实实的磕了个响头,答应下会常过来!

    康熙又和太后说了会儿话,太后也问了我些关于狗狗的问题,我开动脑筋找着合适的语言来回答,毕竟我没学过兽医!不过还好看起来太后倒是蛮开心的!

    我拖着疲惫的子,往我的屋子走,感觉跟这些主子说话比我当一天的值还累!我刚推开门,就见十三阿哥端着茶杯一副悠闲的坐在桌子前!我一见他,呆了一会儿,又倒退出去仔细看看,没错啊是我的屋子!“你干什么呢?见我出去干嘛?”十三阿哥搁下茶杯,坏笑道。我撇了撇嘴道“你是阿哥!怎么能到我这宫女处所呢?害我还以为我走错路了!”十三阿哥笑道“我就说你怎么一见我就出去了!喏,不是答应你一回京就把落瑶的信给你么?”我一听有落落的信,忙冲过去拉着他的胳膊问道“哪呢?哪呢?快给我!”十三阿哥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摇了摇道“给你可以,不过你要回答我个问题!”我怔了怔,点头道“嗯!问吧!”“我听四哥说,你上次和他坠崖,在我和十四弟找到你们之前,你们遇狼了?”我点点头道“是啊!你就问这个?”“那,你真的和狼谈判?还给狼果子?”我挑挑眉毛,这四阿哥看起来沉默寡言怎么什么都给十三阿哥说?我急着要落落的信,也就点头道“对啊!怎么了?”十三阿哥瞠目结舌的看了我好久,爆发出一阵大笑后捂着肚子道“我还当四哥跟我开玩笑呢!敢还真有人会和狼谈判啊!那是你赢了还是狼赢了?”我的眼睛一直盯着落落的信,等他笑的差不多了,我冷冷的打断道“十三爷,四爷没跟您说全喽?还是您故意拿我开玩笑呢?要是狼赢了我跟四爷还回得来么?您是不是该把落落的信给我了?”十三阿哥边笑边把信递给我,我忙接过拆开,细细的看起来。“行了,我去前面看下四哥跟皇阿玛谈完没,等会儿我过来拿回信啊!落瑶说今儿就要见着回信!免得她又说我忘了给你!”我一心全在落落的信上,不耐烦的摆摆手,十三阿哥也没往心里去大步出去!

    我捧着落落的信,一个字也没拉的看了好几遍,开篇就是骂我笨蛋竟然能掉到悬崖下面去!再来就是说些她和十三阿哥的趣事,逗得我笑的肚子都疼;她还告诉我,姐姐很好,前几天她们还见过,我阿玛和额娘体也不错,只是总是在担心我!我看到这儿,眼泪又扑簌扑簌的向下掉!

    我磨好墨,手里握着笔却不知道该怎么写,一是自和她分开以来发生的事太多,倒不知该从哪写起;二是,我根本不习惯用毛笔写字,平常也没什么要写的,就凭我以前学过的那几年书法,这么多年了早抛到爪哇国去了!我咬着笔杆子,犹豫半天还是决定先打个草稿,把字练练,可别让落落一看把大牙笑掉了!

    我从架子上抽出本《唐诗三百首》,随便拣了一首在纸上写着,只写了一遍就没再写下去的心!跟鬼画符似的,每个字都是歪七扭八,没一个像字的!“你又干什么?弄得自己跟个花猫一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吓我一跳,我连头都没抬也知道能发出这种温度的人也只有一个!我从桌子后面绕出来福道“四爷吉祥!”四阿哥嗯了一声,我自动认为他这是让我起来!“嗯?十三弟呢?不是说过来给你送信吗?”四阿哥左右看看,问道。“回四爷,十三爷说去前面找您了!”“哦?那爷怎么没见他?”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干什么呢?”四阿哥走到我写字的桌子前,指着我写的东西问道。我忙扑过去拿手捂住我的字,脸色通红道“没,没什么!”四阿哥笑了一声道“哦,爷明白了!你写字呢?”说着把我的手硬移开,拾起一张纸端详起来,“啧啧,你这字连爷的二阿哥弘昀都赶不上!”我眯眯眼睛,从他手里抢回纸“是!奴婢本来就笨拙自然无法和您的阿哥相提并论了!所以,也别污了您的‘法眼’!”这次他居然没有说我‘又忘了份了?’反而轻笑道“过来,你再写几个字让爷看看!”我白他一眼,不动。他诡笑一下,提起毛笔在墨里沾沾,我正纳闷他不会是打算给我留份儿墨宝吧?没等我想完,他一抬胳膊环住我的腰把我拉到前,提笔在我脸上画了个圈儿!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他一挑眉毛道“这是你不听爷的话的惩罚!再要是不听,爷还有能罚你的!”我气的把牙磨咯咯响,掏出帕子瞪着他把脸胡乱抹了几下!他扯了下嘴角,敲敲桌子,让我赶紧写,我咬了咬嘴唇,从他手里夺过毛笔,胡乱给纸上写了几个字!写完,我把毛笔重重往桌上一拍,毫不示弱的盯着他!可这大爷嘴巴张张扔给我两个字“重写!”我一下感觉嘴都要气歪了,却又没别的办法,只好再拿起笔!突然,四阿哥握住我拿笔的手,另一只手按住我的腰,在我耳边低声道“你的手腕没用力,抬起来些!腰直!肩膀太僵硬了!放松些!用你的腰推动肩,肩带动腕,明白了么?”说着握着我的手,一笔一划的写起来!我不单是肩膀僵硬,我全都紧张起来,我悄悄看他一眼,他眉头紧皱脸上写满了认真!

    “四……哥”十三阿哥毫无声息的冲了进来,一看我和四阿哥的动作僵在原地。我慌忙跳到一边,低着头已掩饰红透了的脸!“怎么了?风风火火的?”四阿哥竟然没有抬头,继续写着字!“四哥,你府里来人了,说”十三阿哥一顿,看了我一眼继续道“说李福晋刚刚诞了位小阿哥!”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