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沁菀

    “哟!小丫头!”门帘一响,我忙回头看去,十三阿哥带着挪揄的神看着我,手里还拿着个白色的小瓷瓶!“唔,十三爷啊。”跟这些阿哥们熟了,还真不怕他了!“十三爷到我这儿是?”十三阿哥也不见外,自己坐下倒了杯茶抿着,“我说你啊,还真真儿的不打算给我请安啊?”我撇了撇嘴道“你自己不是说‘这宫里别的不多,规矩的奴才倒是不少’么?所以,也不多我这个‘别扭’的!”“哎?我说过?”十三阿搁下茶杯惊讶道。“我骗你又不会有什么好处!不过,话说回来,你到我这小小宫女的处所来,不是为了看我给你请安吧?”我给后加了个垫子,靠的更舒服些!十三阿哥一拍脑袋道“看我,正事儿被你一搅合倒差点忘了!给!”说着把那个小瓷瓶子扔给我,我急忙接住,“十三爷,这是什么?”“朝鲜进贡的!叫个‘沁菀露’专治跌打损伤的!还是皇阿玛赏的呢!多亏我这次出门临时带上了!”我一听这么金贵,忙跳下塞回他手里,“十三爷,你别开玩笑啊!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能要!太医不是说了嘛,我这伤又不重,有个十天八天就好了!”十三阿哥一哂道“我就说你肯定不要,可四哥还是着我给你送来!看吧,还真是‘吃力不讨好’!”我一怔“十三爷,你说谁让你送来的?”“四哥啊!我说我不来让他自己来结果差点没被他的眼神冻死!”十三阿哥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倒不是我舍不得这药,不过他来送的话,某人应该更开心吧?”说着朝我挤挤眼。我一下觉得脸红到了脖子根,忙低头道“胡说什么呢!四爷只是因为我是他妻妹,又是万岁爷边的宫女,我若有事他不好交代罢了!”这话他自己又不是没说过!“罢了?你啊你啊,没觉得四哥对你是不同的么?”“不同?没觉得?他跟谁不是板张脸?对我板的更长些是真的!这算是不同么?”我想了好久,好像就这个不同!动不动就冷气飕飕的!

    “唉!算了!不跟你说这个了!”十三阿哥收起嬉笑的神正色道“玉儿,你最近得罪过谁么?”十三阿哥这么一问,倒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应该没有吧!要得罪那也是海了去了!”如果算因为康熙对我态度亲善而得罪的那帮宫女的话!“十三爷怎么问这个?”“四哥本不让我告诉你,可看你这副呆呆傻傻的样子,我又不放心!”呆呆的?傻傻的?我立刻眯着眼睛怒视他,他也没在意我咬牙切齿的表,自顾自的说道“那天给你牵马的太监全死了!”我马上瞪圆眼睛,不可置信道“十三爷您开玩笑呢吧?那天可好几个太监呢,咋可能说死就死了?”十三阿哥白我一眼,摆弄着杯盖道“你和四哥坠崖后,我在你学马地方捡到一条死蛇,等我赶到司马监,那些太监竟全死了!七窍出血,估计是中毒!”我捂住心口,控制着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你的意思是?他们都被灭口了?真正要杀的人是我?”十三阿哥起拍拍我的脑袋道“知道了?告诉你是让你留个心眼,别真那天被人莫名其妙的除掉了!这宫廷是个杀人不见血的地方,你还真不适合这种地方!”我忽然心中一痛,脑海里竟响起一个温柔又心疼的声音“你太天真,不懂宫廷是个多么黑暗的地方!”是八阿哥,那天我在他怀里大哭了一场,我怎么会突然想起他?“喂喂,玉儿?你怎么了?有没有听我说话?”我眼前的东西在晃动着,我回神一看,是十三阿哥在摇我肩膀。十三阿哥紧张的看着我道“吓到了?你不用怕!我和四哥都会护着你!”我扯出个笑容,点点头!

    恰好这时,慧心端着药碗进来,一见十三阿哥忙行礼。十三阿哥不放心的看我一眼,摆手道“好了,你知道就行了!快趁把药喝了,我给你的‘沁菀露’每隔两个时辰擦一次,别心疼!你的脚重要!”看我心不在焉的点头,十三阿哥微微叹口气,一挑帘子出去了!

    “玉儿,十三爷怎么来了?”慧心把药碗递给我,又取了些蜜饯。我只顾着出神,并没有听到慧心的询问。“玉儿!你怎么了?”慧心忙捅捅我道。“啊,不好意思,姐姐!我没听到!”我一个激灵忙直起腰,看着慧心那双担忧的眼睛,抱歉道。“你怎么了?神色慌张的!”我拉着慧心坐下,把十三阿哥告诉我的事全告诉她,毕竟我能信任的人只有她了!慧心‘噌’的一声站起来,脸色苍白道“你说什么?你坠崖是被人设计的?”我摇摇头“坠崖估计不是,可惊马是被人算计了!”“那十三阿哥有没有说查出是谁在背后捣的鬼?”“要是查出来也就不用给我说让我小心些了!”慧心握住我的手道“嗯!十三爷说的是,你是该多留个心眼,你啊就是把事想的太简单!”我苦笑道“也许是吧!看来我来的时间不长,得罪人倒是得罪了个透彻,人家对我都已是除之而后快了!”“行了!别想这么多了,快把药喝了,凉了就没什么效果了!”慧心说着把药推到我面前,我趴过去闻闻,立刻捏住鼻子,苦着脸道“我的好姐姐您饶了我吧!这什么味儿啊!”慧心把脸一沉道“怎么?你当喝糖水呐?要不是昨晚看你睡得沉,早就给你喝了!这可是万岁爷的意思,你可是非喝不可!喏,那是些蜜饯,喝完了赶紧给嘴里撂一个也就不苦了!”我现在是非常非常怀念西药的片剂,哪怕是我最害怕的青霉素针剂这会儿我见了都能奔过去亲上一口!眼见慧心毫无商量的余地,我也只得一咬牙一跺脚狠着心把药灌下去!

    一碗药下去,我趴在桌子上混都抖,这真不是给人喝的东西!味道光苦不说还有说不上来的怪味!“姐…水…”我强忍着吐出来的冲动,接过慧心递来的水几口就喝完,又连着吃了好些蜜饯,嘴里的怪味才淡了些!“怎么喝一副就是这反应啊?”慧心摇着头无奈道。“不是,等会儿!你的意思是不单得喝着一次?”“对啊,赵太医开了三天的方子!”我噗通一声趴下,我的神啊!求您把我召回去吧!

    从那以后,每天最痛苦的就是早晚要喝的药,我的好话说了一箩筐,可慧心还是严守着康熙的‘圣旨’,很是严苛的着我把药喝下去,不过也就第一次喝的药味道怪了些,后面的这几副除了苦还是苦!

    话说回来,十三阿哥送我的药的确有效果,擦了三四天脚踝的红肿就慢慢的消退下去,第六天我就能自己慢些的走动了!当慧心知道这是‘沁菀露’时,嘴巴张的能放下两个鸡蛋,“我的天!十三爷可真是舍得,这‘沁菀露’全国就两瓶,一瓶万岁爷赐给了十三爷,一瓶给了十四爷!”虽知这药金贵,却实在不知道竟然这么金贵!导致我每次用,都只敢用一点点,滴出来一小滴也让我心疼半天!

    好不容易熬到我的脚全好,终于能下地活动,这些子真是能把我急死在屋里,自从那天十三阿哥来过之后,也就十六阿哥天天来我这儿玩一会儿,嚷嚷着我不能给他做好吃的了!虽有把我当厨娘之嫌,可最少告诉我我还没被世人遗忘!康熙下旨不用我当值,慧心也就更忙了,整天的不在帐篷里,可她在时我又不好意思问她四阿哥还好吗,有没有被康熙训斥,那天我也没看一下他有没有受伤!几天下来,弄的我心神不宁!

    一天,我正倚在上看书,忽见窗前闪过一个熟悉的影子,我赶忙蹦下跳到窗口“四爷!”四阿哥停下脚步,只是眼里的目光是冷冰冰的“怎么?叫爷有事?”我心里被他冷漠的目光刺得生疼,脚下也像生了根一般僵硬,我勉强笑下道“没事!我就是想问下,您好吗?”他眯眯眼冷笑道“忘了你是什么份了?在爷面前也能自称‘我’?”“是!奴婢失礼了!请四爷,恕罪!”我低下头,手指死死的抓着衣角硬咬着嘴唇,免得眼泪掉下来!“爷很好,你不用瞎心了!”说完看也不看我一眼,径直离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无声的跌坐在地上。说到底是我自作多!忘了他是皇阿哥,竟然天真的以为他还会对我笑!会温柔的叫着我的名字!原来我在他心里终究只是个在他皇阿玛边服侍的小宫女!我在他心里竟没有占据一点点的地方!我抹了把溢出的眼泪,呆看着手背上的泪痕,我这是怎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