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夜听

    走了一天,快至傍晚,大队人马忽然停下。小安子匆匆跑过来,挑起帘子,说道“慧心姑娘、玉儿姑娘,万岁爷让你们去龙辇上伺候!”我和慧心对视一眼,稍一收拾便跳下宫女的马车。还有一段距离,我就看见十四阿哥和八阿哥在龙辇边交谈着,我四下张望见实在没能躲的地方,只得迎接着十四阿哥的目光低头过去。“给八爷、十四爷请安。”慧心扯了下我的袖子,我只是福了福子并没有开口。十四阿哥向前走了一步好似有话说,八阿哥拦他一下摇摇头,十四阿哥说声“八哥”便不甘的退回去。八阿哥扬扬手,“行了,又不在宫里用不得这么多的礼数。你们快进去吧!”慧心答了谢,我抢先一步爬上了龙辇,至始至终没看他们二人一眼,也没说一个字。

    “哟,你俩来了?来来来,过来看看朕写的这幅字如何?”康熙看了眼行礼的我们,朗声道。我瞧了瞧慧心,见她也跟我一样不明就里,只好起过去。康熙正在写颜真卿的《劝学》,我看了眼低声念道“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我抿嘴一笑道“万岁爷,怎么想起写这首了?”“一时兴起而已,玉儿你知道这是谁写的么?”康熙搁下笔,兴致勃勃的问道。“回万岁爷,这是颜真卿写的《劝学》,而且您还特意用了颜体!”我细细看了下字很是确定道,好歹我小时候也在少年宫学过六年的书法,只可惜练了那么久和康熙的这随意一笔相比较真是给人家垫桌子腿的都不够格!“哦?玉儿也懂?那你看看朕写的如何?”我想了一会儿,斟酌了下词才回道“回万岁爷,奴婢怎可在您面前班门弄斧?不过,奴婢知道一个人的字体现了一个人,万岁爷您的这幅字倒写出来颜体的真髓,刚正不阿、威武正气!”康熙一愣,笑道“朕还头回听说,说朕的字威武正气的!你啊,带你出来还真对了!”我忙跪下“万岁爷,奴婢实话实说嘛!古往今来像您这样的皇帝能有几人呢?若非刚正不阿,怎能平三蕃、收台湾、三战葛尔丹?”“哈哈哈哈,你这小丫头也学会拍马了?说的还押韵呢!好了好了,起来吧!”康熙笑的靠在座位上,突然,他瞟了眼窗外,正色道“李德全!”李德全赶忙进来道“万岁爷,您叫奴才有何吩咐?”“去,把这幅字给胤祯送去,就说玉儿说朕这幅字写的,刚正不阿!让他给朕好好体会去!”我咽咽口水,康熙这明着是教训十四阿哥实则是在给我‘打预防针’啊!慧心拉拉我的手,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我勉强笑笑,等候着康熙的后话!

    “嗯?玉儿,慧心你们怎么了?表那么不自然?”康熙故意问道。我和慧心只能摇头道“奴婢不敢。”康熙接着问道“玉儿,你子不好,今儿累着了吗?”我抬头看看康熙的表,不像是装出来的“回万岁爷,还好。只是在马车上坐着,有些无聊。”康熙笑道“朕就知道你肯定会无聊,你是那种静的下的人么?你和慧心就在这儿伺候吧,你俩还能陪朕说说话不是?”在这儿?我看看车厢里超豪华的装饰,耀眼的明黄,里面摆的东西都赶上微型乾清宫了,各种古玩字画,呆这里面我都有种压抑感,可皇上的金口都开了,我还能说个不是?只得跪下谢恩。“哦,对了!朕还说赐你件东西呢!你见了准保喜欢!”康熙看着我神秘的说道。我不解的瞅着慧心,慧心摇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康熙得意一笑,“李德全,去把朕给玉儿的那个东西给朕拿来!”李德全答了声,没多久两个小太监就抬着个长长的东西进来。

    我抬眼看着康熙,康熙呶呶嘴,李德全便揭开盖着的黄布,霎那间我捂住嘴说不出话来,竟是一把紫檀木做的古筝,琴边还雕刻着祥云图案的花纹,我抚摸着琴弦,居然是拿鹿筋做的!康熙见我惊喜的样子笑道“如何?喜欢吗?”我跪下磕头感动道“奴婢谢万岁爷赏赐!喜欢太喜欢了!”李德全俯道“这可是咱们万岁爷亲自选的木料,连刻什么花纹可都是报了万岁爷的!玉儿,万岁爷可真是宠你啊!”我眼含泪的望着康熙,康熙摆摆手说道“上次见你给朕弹个琴还得去找人借,你又有这手艺,朕赐你个又有何妨,起来回话吧!”康熙停了下又说道“李德全,去取一百两银子赏给慧心。”慧心忙磕头谢恩。

    这时,车子又停下,车外传来了一个小太监的声音“万岁爷,汤山行营到了,您看?”康熙一抬手,李德全很得眼色的扶起康熙先行下了龙辇。慧心拽拽我,说道“走啦!楞什么神呢?”我不安的看她一眼,她微微一笑“怎么?还得我抱你下去?放心啦!我又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只是玉儿,万岁爷这么宠你你得小心别的宫女的刁难啊!”我皱眉道“是啊!我也在愁这事儿,真不知道万岁爷对我这么好是好事还是坏事!”慧心点点头说道“好了,别想了!走吧!”

    恰巧今儿轮我当值,服侍康熙睡下,我活动活动肩膀,心里哀叹道,真倒霉!错过了饭点,还得自己去厨房找找看有什么吃的!刚到一个小花园,便传来两个女声,我正打算‘非礼勿听’时,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一时好奇蹲在树丛后面偷听起来,细细一听竟然是慧芊和慧雪的声音!

    “慧芊姐姐,你今儿听说了吗?万岁爷又给那个玉儿赏赐了!”慧雪的声音。

    “哼,怎么没听说?这次的赏赐可更重,那可是万岁爷亲自选的!真不明白那个玉儿有什么好的,才没来几天就这么吃香,也没见万岁爷对哪位娘娘这么上心!”慧芊愤愤的说道。

    “就是,你是没见她那狐媚样儿,听说四爷和十四爷都向皇上要她呢!还和一帮的阿哥关系说不清道不明的,可人家却来个哪个都不嫁,面儿上看起来清高实际上还不是调那两位爷的胃口呢!人家的目标指不定是看不上当个皇子福晋想当娘娘呢!”慧雪一脸的鄙夷。我的志气还真是‘高’啊!

    “哎,你听说了吗?就是那天,十四爷跟万岁爷大吵了一架,据说起因就是她!十四爷带她去了香山的别院,俩人可呆了一夜呢!孤男寡女的说不准都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慧芊拉着慧雪低语着,慧雪先是捂着嘴惊讶后又说道“怪不得万岁爷那么生气呢!可也没见把这玉儿怎么着啊?”

    “这就是你不知道了!我听宫里的老人儿说啊,这玉儿长的跟万岁爷以前边的宫女一个模样,万岁爷好像对那宫女有呢!”慧芊左右看看,更是低声道,“你是不知道,那宫女名里就有个‘慧’字,要不万岁爷怎么都给咱们改名呢?看来也是妖精胚子,看把万岁爷迷得七荤八素的!”

    慧雪也压低了声音说道“慧芊姐姐,你说万岁爷会不会收了玉儿啊?你看万岁爷看玉儿的眼神,那股神气儿怎么都不像主仆。”慧芊想了想说道“这可真说不好,即使万岁爷没那心指不定让那小妖精一惑那可保不准!”“哎,那你说要是玉儿真跟十四爷,万岁爷还不是,呵呵…….”

    我紧紧的攥住一角,恨得牙痒痒,真是越说越离谱,我实在忍不住了,想跳出来狠狠的教训她们一顿!刚要起,肩上出现一只大手把我按住,没等我惊叫出声,一个声音就在我耳边说道“你别去!你不合适,交给我吧!”

    我抬头仔细一看,竟是十四阿哥!他拍拍我的头,对我笑了下。然后,迈开步子越过树丛,吹了个口哨斜倚在一棵树上。我挑挑眉毛,还真跟个街痞一样!慧芊慧雪听见后的声音,忙转头看去,见是十四阿哥吓得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十四阿哥很是轻松道“爷今儿吃多了,出来消化消化,没想到见到两位天仙姐姐啊!真是好运气呢!”慧芊慧雪两人面面相觑不知十四阿哥此话何意,我也是一头雾水,换了个姿势竖起耳朵。十四阿哥无视两人的诧色,勾起慧雪的下巴,轻佻道“嗯,是个美人啊!”夜色虽浓,但我能猜到慧雪的脸一定红的像龙虾!果然,慧雪声音颤抖着带着份羞道“奴婢谢十四爷夸奖!”“你也是啊,国色天香!”十四阿哥蹲下,对着慧芊贴面说道。“十四爷,奴婢不敢当!”十四阿哥站起背着手笑道“敢当,怎么不敢当!只是,这长夜漫漫,爷一个人也无聊,你俩谁来给爷唱个曲儿?”我惊得差点掉了下巴,慧芊慧雪更是瞪圆了眼睛,十四阿哥露出迷人的一笑说道“怎么?不好意思了?本还想着要是你俩谁唱的好,爷就去向皇阿玛要了谁,想来皇阿玛不肯把玉儿给我,你们,他应该舍得吧?”十四阿哥顿了顿,又扫了眼他们,还是带笑道“怎么?真不愿意?那算了,当爷没说过!”说完,作势要走。慧雪一下扑过去拉住十四阿哥的一角,小声道“十四爷,奴婢愿意。”十四阿哥弯下腰,说道“啊?声音太小,爷没听见!”这家伙,玩什么呢?我都听见了你能没听见?眼见慧雪迈了第一步,慧芊也赶过去,脸红道“十四爷,奴婢也愿意!”十四阿哥笑道“你们都愿意?”慧芊慧雪同时答道“是,能服侍十四爷是奴婢的福气!”

    十四阿哥突然变了脸色冷笑一声,抬手给了慧雪一记耳光,慧芊还没回过神,也被十四阿哥一脚踢倒在地。“你们愿意?也没问问爷愿不愿意!”十四阿哥拿衣襟擦擦手,一脸憎恶道。“十四爷,您这是?”慧芊慧雪回过神,一个捂脸一个捂着胳膊,看来都受伤不轻。“闭嘴!爷的名号也是你俩能叫的?听着恶心!”十四阿哥满脸的鄙夷。“十四爷,奴婢们做错什么了?”慧雪啊慧雪,你的记怎么就这么不好呢?十四阿哥蹲下,冷漠道“这刚说过的话这么快就忘了?忘了非议主子是什么罪过了吗?这以为出了宫规矩没宫里大了,就能嚼舌根了吗?你们不知道皇阿玛最恨边的人多嘴多舌么?”见十四阿哥隐隐有了杀气,我有些坐不住了,再怎么说慧芊慧雪也是皇上边的人,我正要起,十四阿哥朝我这里看了一眼,示意我不要动,我只好又坐下。“啊,奴婢知错了,求十四爷开恩饶了奴婢这次!”慧芊慧雪磕头如捣蒜般,没几下额上便出现了斑斑血迹,十四阿哥抬起慧芊的下巴,眯着眼睛说道“就你俩这种货色,也想跟我十四阿哥?爷府上的烧火丫头也比你俩标志!滚,以后别让爷再听见你俩的废话!”

    慧芊慧雪如遇大赦一样,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慌不择路的朝着我躲的地方走来,见我躲在树丛后,慧芊慧雪一愣,旋而撂下一句“哼!咱们走着瞧!”我叹口气,这争宠啊,不单单是在后宫、在阿哥府里,就连个小小的宫女也是你争我斗!

    看着她们远去的影,我也站起活动活动筋骨,躲了那么久,腿都麻了!更何况我的‘能躲就躲’原则,我悄悄看了眼十四阿哥,见他没注意我,忙准备开溜。结果,腿还没抬起,就被一句‘站住!’喝住!我转过,看着十四阿哥福道“十四爷还有什么吩咐,若没什么事儿,奴婢就先退下了!”说完转走,十四阿哥伸手拉住我的手,一把把我拉入怀里,低声道“玉儿,那天是我不对,可你还要躲我多久?”边说边轻吻着我的额头。我挣扎出来,“十四爷说笑了,奴婢怎敢躲着您呢?十四爷若是问这些问题,就请恕奴婢还要去万岁爷边伺候,不能奉陪了!”十四阿哥扳过我的肩膀,怒道“你当我是三岁娃娃吗?我一路跟着你,你刚从皇阿玛的寝宫出来,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又要去了?”我还没生气你倒生气气来了!我白他一眼,不屑道“呵,十四爷不知道还得有个值夜的丫头吗?”“今儿值夜的不是你!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提前就跟李德全打探过了!说吧,还有什么躲着我的理由?”十四阿哥被我惹得笑起来。我皱眉道“十四爷,您是不是忘了乾清宫外跪的那一天一夜了?”十四阿哥松开我问道“怎么?跟你躲我有关系?”“您就不想想万岁爷怎么知道您带我去香山别院的事儿呢?香山别院的事万岁爷都能知道,更何况这眼睛皮子下面的事儿了!为了您,也为了我,请您让奴婢走!”“玉儿,你可以走,只要你原谅我别再躲我。我知道你怨我,那天是我冲昏了头脑,可你一直拿话刺激我,我,”我打断他道“好了,十四爷,事都过去了,奴婢不想再提,您也不必再说了!说到底是奴婢不识好歹,奴婢给您赔不是了!”说着我又屈膝行礼,十四阿哥还是拉着我的手不放,恰好,远处传来侍卫们巡夜的声音,我用力甩开十四阿哥的手,飞速跑开!后传来十四阿哥的叹息声和侍卫们的请安声。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