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回宫

    “唔,水……”我干裂的嘴唇,呢喃道。

    “玉儿,玉儿你醒了?”耳边出现姐姐焦急的声音,我用力睁开眼睛,“太好了!你都睡了两天多了!”姐姐拭拭我的额头,安心道“好了!不烧了!”我看了下周围完全是陌生的环境,疑问道“姐?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儿?”姐姐断过一杯水扶起我道“这儿是四贝勒府,还是四爷带你回来的!”我喝完水,努力回忆着发生的一切,我最后的意识确实是靠在四阿哥上!我的天,那黑脸神还不得吃了我?我紧张的咽口唾沫问道“姐,你是说四爷把我带回来的?这儿当真是四贝勒府?”姐姐给我背后加了个枕头笑着说道“我骗你干什么?你昨天可吓死我了,全湿透,脸白的跟纸一样,还烧的那么厉害,多亏四爷把宫里最好的太医都请来了!”我握着她的手,低声道“对不起姐,又让你担心了!”姐姐摸摸我的头发,柔声道“没事!只是好久没见你,很想你啊!”我靠着她的肩膀点点头,“十四阿哥带你去了哪儿?”我直起,大概解释了下在香山发生的事却抹去了十四阿哥强我的事。姐姐不解道“那也不至于啊!”我看着姐姐,好奇的问道“怎么?”“你昏迷了一天一夜自是不知道,从昨儿下午十四爷就在乾清宫外跪着,听说十四爷还和皇上吵了一架,那动静半个皇宫都能听到!”“那十四爷现在呢?”我急忙拉住姐姐的衣袖问道。“刚听人说已经回去了!”我点点头,跪了一天一夜啊,体能受得住吗?姐姐有些恨意的说道“你怎么还同他?我都恨死他了,要不是他你能病的这么重吗?”我拍拍姐姐的手,安慰道“放心啦姐,我没事了!可是你刚说我睡了一天一夜?”姐姐点头称是,我扳着指头数下,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康熙批给我的三天假期就到了呢?本来还想趁着回家的机会跟阿玛打听下额娘的事,现在也泡汤了!

    我掀起被子,穿鞋下,姐姐拉住我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我边拉过衣架上的衣服边解释道“万岁爷只给了我三天假,我今儿就得回宫!”姐姐拽过我的衣服,把我又按到上笑道“四爷已经帮你给万岁爷说过了,万岁爷说让你就在这儿养病,好了再回去!”我哦了一声,原来康熙还是很好的嘛!转念想想,等我好了估计康熙他们就从塞外回来了!不行,难得的机会,我一定要去!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姐姐,姐姐有些哭笑不得道“才见找你就急着走?”我握住姐姐的手问道“姐,四爷对你好吗?他的那些妻妾们有没有为难你?”姐姐脸红道“没有!四爷对我还算好,你放心吧!倒是你,在万岁爷跟前,还是留神些好!”我嬉笑道“那我是不是可以数着指头等着升级做小姨啦?”姐姐脸红的更厉害拍我一下道“就你贫!你应该饿了吧?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还是吃了午饭再走吧!”我摸摸开始抗议的肚子,同意了姐姐的提议,姐姐站起在门外交代几声,没多久一桌丰盛的饭菜便出现在我面前。我咽咽口水,看着姐姐,姐姐掩嘴一笑说声“看你的馋样儿,快吃吧!”

    不一会儿,便是一片杯盘狼藉。姐姐招呼一下,几个丫鬟进来收拾走了碗碟,端上来了些西瓜、黄杏之类的水果。我又吃了些水果才注意到墨痕没在姐姐边,姐姐笑着解释说墨痕被派回去给阿玛额娘报信说我醒了,我点点头忽然又想起墨迹忙问姐姐,她递给我片西瓜说道“墨迹那丫头,非要等你回来,额娘本来说让她找个好人家嫁了,毕竟年纪也不小了,可她啊就是跟你一样的倔强!”我撇撇嘴,这怎么又和我联系上了?

    屋外忽然有丫头来报,说福晋来了,我和姐姐忙站起立在门边。过来几分钟,一名着浅棕色旗装的女子进来,姐姐赶忙福施礼道“玉瑾见过姐姐。”我也跟着行礼只是称呼改了改“奴婢见过四福晋,福晋吉祥!”这就是四阿哥的嫡福晋啊!那拉氏扶起姐姐笑道“快起来!听说你妹妹醒了,我就过来看看!”说着转拉着我的手亲切的问道“玉儿姑娘,子觉得爽利些了么?”我又福“奴婢谢四福晋挂念!托四福晋的福,奴婢已无大碍了!”那拉氏微笑着点点头。姐姐轻声道“本想和玉儿去给姐姐请安,怎么敢劳烦姐姐过来呢!”那拉氏坐下,也示意我和姐姐坐下,我和姐姐道了谢落了座。那拉氏喝口茶说道“怎么会呢?既是玉瑾妹妹的亲妹妹,自然也是我的妹妹,怎么说是劳烦呢?”我这才抬头打量那拉氏的容貌,珠圆玉润的面庞,温柔的笑容,优雅的举止,高贵的谈吐真是天生的皇后料子啊!怪不得雍正一生就这么一位皇后,真是舍她其谁?

    没等我感叹完,那拉氏又满面和风的问我“怎么玉儿姑娘不多住几天?”我低头答道“回四福晋,奴婢既然已经好了,也就不应再叨扰。万岁爷只给了奴婢三天回家省亲的时间。”“早就听说了玉儿姑娘,总是没机会见着,今儿一见竟一见如故,真想留妹妹多住几!”那拉氏看着我,眼里温柔似水。我微微皱皱眉,怎么一下从玉儿姑娘变成了妹妹?我话吗?“四福晋折杀奴婢了!您是阿哥福晋,奴婢只是万岁爷边的小丫头!奴婢怎敢和您称姐妹呢?”“呦,玉瑾妹妹,玉儿姑娘还是拘谨的很呐!”那拉氏对着姐姐笑道。我起行礼道“回四福晋,奴婢在乾清宫当差这礼数规矩不得不遵守啊!况且,奴婢也无攀龙附凤之心,只是一门心思想伺候好万岁爷,奴婢也是图个心安!”那拉氏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拉起我说道“玉儿姑娘说的是,看我竟没你知礼。”我干笑道“四福晋又开奴婢的玩笑了!”

    那拉氏坐了会儿起告辞,我也跟着给姐姐说我要回宫了,没等姐姐回话,那拉氏说道“玉儿姑娘还是再坐会吧,等四爷回来说一声再走!”我奇怪道“四爷不在?”姐姐点头说道“是啊,一早就出去了,现在也没见回来!”我心里欢呼着,还好黑面煞神不在还不赶紧的开溜,难不成等着他回来吃我吗?想到此,我赶忙说道“谢四福晋,可奴婢还是得赶紧回去。再说了,四爷是皇子,奴婢现在和四爷接触怕有些闲言闲语!”那拉氏想了想笑道“还是玉儿姑娘想的周到,即使如此,我代四爷送送你吧!”说完,叫进来一名丫鬟吩咐道“苍兰,让马房车送玉儿姑娘回宫!”我忙拒绝道“怎敢劳烦福晋动用四爷府上的车马呢?”“哎,不碍的!难不成你想走回去?”知道她是打趣我从香山走回来,我抿嘴一笑也不再客气。

    我和姐姐依依不舍的告别,跟在那拉氏后,一路打量着四贝勒府,虽说绿树成荫,亭台楼阁却完全没有雍和宫的气势,想来也是因为这时的四阿哥还只是贝勒吧?据说雍和宫真正的扩建是在四阿哥被封为雍亲王后,不过到底也是贝勒府,比我阿玛的凌柱府还是气派多了!

    我正左顾右盼,那拉氏突然停下,还好我刹车及时才没撞她上!我抬起头看着那拉氏,那拉氏冲我笑笑开口道“爷,您回来了?”我只觉得脸上有抽筋的前兆,不是这么邪乎吧?竟然遇上恰好回府的四阿哥!

    没法,谁让咱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呢?我只得屈膝行礼,四阿哥摆摆手问道“玉瑾没告诉你皇阿玛让你多住几天?”我扯出个笑,轻声道“回四爷,奴婢已是无碍了,还是觉得回宫心里踏实些!”“哦,你的意思是,在爷的府里住的心惊胆战了?”四阿哥挑挑眉毛问道。我心里高呼,bingo!跟你同住一个屋檐下,还不得天天给怀里揣个暖水袋,要不还不得活活冻死!真不知道那拉氏是怎么跟你过了这么多年的!这话心里想想就好了,嘴上再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说,只好做出一副怕怕的样子说道“奴婢不敢!能有幸住在您的府里是奴婢三生修来的福分,只是万岁爷马上就要出巡了,宫里还有许多事,以后要是有机会奴婢定当常住!”话刚说完,我就想抽自己一巴掌,四阿哥一愣旋而露出个不明显的笑容。我抬头看看太阳,还在南边啊,怎么四阿哥今儿这么古怪?“你看什么?”四阿哥的脸又恢复成铁板,幻觉果然是幻觉啊!我带着假笑道“没有,奴婢就是看头已到正午,奴婢该走了!”四阿哥把手里的东西交给那拉氏,对我淡淡的说句“走吧,爷送你。”我和那拉氏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几天不见四阿哥被洗脑了吗?还是我发烧烧坏了脑袋听错了?“怎么?还要爷抱你上来?”四阿哥先行坐上马车,看我不动,皱眉不悦道。我忙摇头,给那拉氏行了礼后便忐忑的爬上马车。

    我掀开帘子,四阿哥正黑着脸靠在软榻上,我僵在原地,进退不得。“还不进来?你不是急着要回去吗?”我讪讪的点点头,坐在离门最近的座位上不敢吭声!六月半的天气啊,搁现代可是七月,正是的时候,可我竟然一丝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觉得凉飕飕的!夏天有个四阿哥就是好,不费电的空调嘛只是光会制冷!难怪人家那拉氏愿意跟他过这么多年呢,夏天多好解决的!想着想着,不觉忘了边的‘空调’得意忘形笑出了声!“你又笑什么?”冰凉凉的一声,我的笑马上就消失了,很是规矩的坐正,摇头!

    “爷就这么可怕?”四阿哥揉揉眉心,我条件反般的点头想想不对马上又摇头。四阿哥无奈道“你这又摇头又点头的,究竟是想说是还是不是呢?”我苦笑着说“四爷,奴婢不是发烧吗?脑袋烧晕了!您就当啥也没看见吧?”四阿哥斜倚在软榻上,支着头说道“你和慧儿姑姑长的一样。”我一怔,慧儿姑姑?额娘吗?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