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赏赐

    我跟着慧心匆匆往乾清宫走,却没有进乾清宫的正。我扯扯慧心的袖子道“慧心姐姐,咱这是去哪儿啊?”慧心并没停下,而是边走边答道“万岁爷一般下朝后,都会在西暖阁用些早膳,批些折子,刚没见人来报让咱们去其他地方,想是万岁爷今儿也没例外。”我点点头,不再做声。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昨天我去的也不是乾清宫的正,而是西边暖阁,我敲敲脑袋,真是丢人!在那儿那么长时间,竟然连自己在哪都没搞明白!

    “一大清早的,敲什么头?”我抬头一看竟是康熙一脸好笑的看着我。我左右看看,怎么这么快就进来了?慧心轻咳一声,我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下道“奴婢见过万岁爷,给万岁爷请安!”“唔,起来吧。李德全带你去你的屋子了吗?”康熙低头批着奏折道。“回万岁爷,李谙达已经带奴婢去过了。”康熙放下手里的御笔抬头问道“感觉如何?怕是和储秀宫相比要差些吧?”“回万岁爷,奴婢觉得很好!不是说‘纵有广厦千间,夜眠三尺之地’吗?”“嗯,到是个知足的丫头!李德全,赏!”康熙听我这么说,好像心很好,大手一挥,便有了赏赐。我跪下谢恩道“奴婢谢万岁爷赏赐!”“你以后就跟着李德全和慧心,多学学,朕也不是那么难伺候的!是吧,李德全?”康熙笑着问道,李德全忙躬道“是!万岁爷!玉珈姑娘,咱们万岁爷可是一等一的大善人呐!”我也只好点头称是。李德全看我一眼问道“万岁爷,玉珈姑娘的名字按惯例是得改的,您看?改成慧玉可好?”我来不及顾宫里不得直视主子的规矩,直直的看向康熙,我可一直很满意自个儿的名字,不管如何也和希佳钰的这三个字有些相像,康熙你可千万别一时心血来潮给我改喽!康熙皱着眉,看着忐忑不安的我说道“这名字是谁给你取的?”我眼珠转转,来了主意“回万岁爷,是奴婢的额娘给奴婢想的名字!”我琢磨着,这样应该能保住我的名字,而且还能证实我的猜测是否正确,真可谓一箭双雕之计!要不是面前有个能决定我生死的人,我真想拍手大笑了!

    康熙自是不知我心里的小九九,犹豫一番又问道“你额娘往都叫你什么?”“回万岁爷,奴婢的额娘、阿玛、姐姐都唤奴婢‘玉儿’。”“玉儿?倒是个好名字!李德全,这丫头以后就叫玉儿吧!”康熙不顾李德全和慧心惊讶之色,提笔在纸上写下‘玉儿’二字递给我。我接过忙跪下道“奴婢谢万岁爷赐名!”康熙的墨宝啊!我可得好好收好,指不定那天回去了,这可是老值钱的东西!“行了,朕有些乏了,你和慧心先出去吧。”我和慧心施了礼,退了出去!

    “万岁爷对你可真是不一般呢!头一次见刚来乾清宫的宫女得赏呢!”慧心有些酸溜溜的道。我亲的挽住她的胳膊,“慧心姐姐,还不是你那会儿提醒了我?你看我笨的,连请安都忘了,还不得谢谢你?再说了,我叫你一声姐姐自是把你当我的亲姐姐看待,自是会‘有福同享’的!而且,玉儿只想平平安安的待到二十五岁,绝无争宠之心!”“这我信你,若是真想出人头地,你又何必来做着伺候人的差事?好好的福晋岂不是更风光些?”慧心也挽住我的胳膊笑道。我故意嗔道“好姐姐,竟拿这事儿打趣我!”“谁让你一来风头就都被你抢去了?”慧心也故意气我,我白她一眼不再说话。

    “哎!你说最近风头最盛的是谁啊?”“还不是原来储秀宫的秀女,如今皇阿玛的侍女嘛!”两个男声,一唱一和着。我恼怒的转过,却看到竟是面带微笑的八阿哥,满脸戏谑之意的九阿哥和十阿哥,刚才的问答就是九阿哥和十阿哥特意说给我听的!我恨恨的福道“奴婢见过八爷、九爷、十爷!三位爷,吉祥!”我刻意把吉祥二字咬的很重,又瞪了九阿哥和十阿哥一眼,惹得他俩哈哈大笑。“嗯,起来吧!”八阿哥用眼神制止住大笑的两个弟弟,抬抬手道,“皇阿玛在乾清宫吗?”我故意把头别到一边,好像在看远处的东西全当没有听见,慧心无法只好道“回八爷,万岁爷在。但刚才万岁爷说子有些疲乏,想是这会儿李谙达已扶着歇下了吧?还请三位爷等会儿再过来!”没等八阿哥开口,十阿哥插嘴道“唉唉,你听听,这就是真正懂规矩的,不像某些小丫头,哎,不提了!”边说还边摇头,要不是他是货真价实的皇子我真的很想k他一顿!“老十,还不闭嘴!玉儿现在是皇阿玛边的人了!由得你在这儿胡说八道!”八阿哥一改往温和的形象,脸色十分吓人。吓着了我,也吓着了十阿哥!十阿哥不甘的喃喃道“不就是个小丫头嘛!皇阿玛宠着,连你也宠着!”眼见八阿哥脸色越来越灰白,九阿哥扯了把十阿哥的衣角,十阿哥才闭上了嘴!气氛一阵的尴尬,八阿哥咳了一下打破了沉默“那谢谢慧心姑娘了,我们等会儿再来!”说完,看着我微微笑下,扭离去,九阿哥和十阿哥对视一眼,也急急的撵了上去。

    “玉儿,你认得这三位爷?”慧心紧张道。我点点头“是啊,以前在宫外有过一段交,不过不深就是。”慧心抿抿嘴唇说道“玉儿,万岁爷边不比其他娘娘边,咱们看到的听到的,都得当哑巴做聋子,一个字也不能往外透,要是不然会有杀之祸!前段时间的小五子,想是你也是知道吧?”我脑海里瞬间就出现,内务府的一地鲜血和刺耳的惨叫之声,我微微点了下头,“你现在也是乾清宫的人了,也不怕给你说,对外,都说小五子是偷了乾清宫的宝贝可实际上,他把一些消息透给了太子爷,犯了皇上的大忌!在内务府处决小五子,也是给太子爷个警醒!所以,你最好还是和这些皇子们少来往,免得落人口实!”我听的一阵心惊,看似简单的‘盗窃案’实则隐藏着这么多的‘□’!我福很是感激道“玉儿谢姐姐提醒!玉儿以后会注意的!”“好了,不说这个了,看你怕的!”慧心看我额角都渗出汗珠,拉着我往后院走去“走吧,你回去收拾一下,等会儿我就给你说万岁爷的喜好。”

    刚进屋,几个小太监就端着托盘紧随其后,我很是奇怪一问才知道这是康熙刚刚说的赏赐,我依次揭起盖在上面的黄布,一盘是两对赤金镯子;一盘是几条东珠项链,珠子个个珠圆玉润,大小都相同;一盘是碧玉做的耳环、手镯、如意,最精致的要数一根银质如花篮般盘绕中间镶着一颗绿的发亮的祖母绿宝石的发簪;最后一盘是二百两银子。我看的瞠目结舌,康熙这随意一句赏就够我发家的了!

    我跟慧心面面相觑,不明白康熙怎么一次给我这么多东西。捧赏赐的四个小太监打个千儿道“玉儿姑娘,以后还得请姑娘多多照应着!”“公公们这么说真是折杀玉儿了!玉儿刚来,还不得请公公们多指点指点!”说着把那二百两银子塞在他们的手里,他们开始还不肯收我只得说“一点心意,公公们留着喝茶,若是不收是看不起玉儿么?”见我不是说着玩,那四个小太监千恩万谢的收下,又说了几句客话,便掩门出去。

    我挑了一副赤金镯子戴在慧心的手腕上,慧心一愣急着想把镯子褪下,我按住她的手道“慧心姐姐,你别跟我客气!刚不是才说过,我当你是我亲姐姐么?再说了,你看我全上下,就带了个玉簪子,这些东西我一般都是不用的,搁着也不就是搁着吗?姐姐你若喜欢就带着不喜欢捎给家人贴补家用也好啊!”慧心听我说的诚恳也就不再推辞。我拣出那祖母绿的发簪收起来,找了个小布包把其余的都塞进去“慧心姐姐,还得劳烦你带我去见见别的姐妹!”慧心不解道“你去就去,怎么还带这些东西?这可都是万岁爷赏你的,你都不留吗?”我指指发簪道“不是留了个吗?万岁爷赏玉儿东西是玉儿的福气,可玉儿今儿才来,也没见过将来共事的各位姐妹,前去拜访总不能空着手吧?”我刚到就得这么多赏赐,怕是会招人嫉恨,还不如我自觉点早早送出去还能做个人!那个发簪我也不是给自己留的,依现在的形,乾隆的老妈无论如何也不会是我了,看这发簪不像是平常之物,我打算借花献佛到时候送给姐姐!慧心好似理解了我的意思,带着我在乾清宫的宫女处所转了一圈,没多久东西就全送了出去,心疼的我心疼肚子疼的,头回这么败家,估计这么一会儿几千两银子进去了!可为了我能平平安安过完这未来的十二年,我忍了!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