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入乾

    这天夜里,我斜倚在门柱上,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我这样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呢?姐姐和落落都不理解我放着好好的阿哥福晋不做,偏要做个小小的宫女,还留在皇帝的边,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上却是伴君如伴虎!我几次张口想告诉她们,我们之间的思维完全不一样!我不能接受嫁给一个与我毫无感的人,更不能和一堆女人分享一个丈夫!况且,即使我愿意,康熙又如何能容下破坏兄弟感的人存在?无论如何,这都是我自保的唯一方法!

    我望着渐圆的月亮,心里暗暗发誓道“不管怎样,我都要做自己,绝不将命运交由他人掌控!”

    “嘿!小丫头!”一声轻唤打断了我的神游,我循声找去,竟是十三阿哥扒在墙头。我揉揉眼,看错了吗?堂堂十三阿哥竟然也做扒墙头的事儿!“哎!叫你呢!”十三阿哥见我一脸茫然,又叫道。我终于确定了没有看错,又四下看看,确实只有我一个人,忙赶了几步过去,“十三爷唤奴婢有何吩咐?您是来找落落吗?您稍等,奴婢这就给您叫她去!”我急忙转往落落的房间走,“哎!你等会,我今儿不找落瑶,我找你!”“您找我?”我扭不信的问道。

    御花园,万亭内。

    “十三爷,这样……不妥吧?”我看着一桌子的酒菜,还有一副无所谓的十三阿哥,不安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十三阿哥饮尽一杯酒道。呵,你说的是废话,你是阿哥,出了事自然不会找你,只不过我掉脑袋而已!“放心吧,今儿巡城的侍卫都是我和四哥的人,这会儿也不会有人来这,坐吧。”十三阿哥指指他对面的座位,示意我坐下。我心下琢磨道,论交,我只见过他一面,还不至于请我吃饭吧?“坐啊!我今儿找你没别的事儿,只是想谢谢你前几照顾落瑶。”十三阿哥看我呆立不动,解释道。再不坐下,就显得我不识好歹了!“那奴婢谢十三爷。”我拜谢了十三阿哥,坐了下来。“听老十四说,你可和一般的女子不同,时常把他顶的没话说,今儿怎么这么规矩?”“十三爷说笑了,那时是奴婢不知天高地厚,顶撞了十四爷,如今奴婢有幸得宫里嬷嬷□,自是不敢再造次了!”我低头答道,真不知道十三阿哥卖的什么关子。“嗯,你还真和老十四说的一样啊,面儿上小心翼翼,实际上最不屑宫里规矩的就是你!”十三阿哥托着脸颊,笑道。我赶忙起,行礼道“奴婢不敢!宫里的规矩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奴婢怎敢不屑?”“行了行了,我要是想看人认罪请安就不用找你了,宫里别的不多,这规规矩矩的奴才可是不少,你把你那别扭的礼数收起来吧啊!”十三阿哥不耐烦的挥手道。我干站着,不知下一步如何是好。“我跟你说啊,我也很烦宫里规矩大,就连皇阿玛也不喜欢住宫里,还不是个不自由不是?”十三阿哥拨弄着筷子笑道“你还是坐下吧!我今儿找你出来可不是看你站的!”这十三阿哥果真和史书中记载一样,大方洒脱不拘小节,即是如此,我笑笑坐下,气氛也轻松了不少。

    十三阿哥抿口酒道“我也可否像落瑶那样叫你玉儿?”我受宠若惊道“十三爷看得起奴婢是奴婢的福分,名字而已,随十三爷的喜好吧!”对一个普通宫女这么不拘份,怕不是只因为我和落落关系好吧?“十三爷,您找奴婢出来,不是只想让奴婢陪您喝酒吧?”我挡住十三阿哥递给我的酒杯,摊牌道。他挠挠头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既然你看出来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今儿一来确实是感谢你照顾落瑶,你也知道那几落瑶心一直不好,亏得有你在她边,我也安心不少;二来,我是想见见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会拒绝我四哥和十四弟!”我心中苦笑,恐怕第二个才是你来找我的真正目的吧?我会心一笑道“十三爷,四爷和十四爷的好意奴婢心领了,只是奴婢自认配不上他们二位!”不等我说完,十三阿哥抬手打断我“你糊弄皇阿玛的话就不用再给我说一遍了!就我所知道的,你阿玛官职虽不高可你也是心高气傲,进宫这么久,除了你姐姐和落瑶竟没发现你和其他任何一位秀女关系走的近,也没见你给任何一个嬷嬷公公送过银子!在你心里,怕不是你配不上四哥和老十四而是他们配不上你吧?”十三阿哥一席话,让我一阵心悸,他竟是如此的心细如尘,他到底是大智若愚还是隐藏的太深?既然他已看的如此透彻,我索也不再隐瞒,“十三爷说的是!”他没想到我反而大方的承认了,有些惊讶。“正如十三爷所说,奴婢的阿玛官职不高,可奴婢也不愿嫁给任何一个人做小老婆,进宫选秀这是没办法的事,若是可以奴婢倒真愿像大姐那样,嫁给一个平凡的老百姓,安安心心的过子!”“就是为这个,你不愿意跟四哥或者老十四?”我点点头道“十三爷可曾想过,落落为什么几见不到您就心神不宁呢?”十三阿哥想了许久,摇头。我叹口气道“那是落落真心的您,她几见不到您,就是怕您出事儿!您不是也担心落落吗?彼此的相,才是两人永远在一起的基础!而奴婢和四爷十四爷,连了解都谈不上,谈何一辈子的相守?短时的受宠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剩下的只有青灯黄卷和永久的等待了吧?”十三阿哥皱眉看我好长时间才没头没尾的说道“你的见地和你的年纪倒真不相符啊!”我苦笑一下,本来就是啊我心理年龄都二十过五了,自然和这些只有十三四岁,又养在深闺中的丫头片子们无法比拟!可嘴上却只能说“十三爷过奖了,奴婢只是在家里看的书多了些,见识自然也多了些!不过都是从书上学来的,十三爷莫要见笑就是。”“不过,你没有选择四哥也没选择老十四是对的!前年惠妃娘娘宫里的一个宫女也是同时被五哥和七哥看上,可没几天那宫女就坠井死了!我跟你说这的意思就是要你小心一点,在皇阿玛边可得多长几个心眼,若你真惹了什么事,即便皇阿玛想保你也难!想平平安安熬到你二十五岁出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十三阿哥担忧的看着我道。我擦了把额角的冷汗福道“奴婢谢十三爷提醒!奴婢定当小心谨慎的!十三爷您有所不知,奴婢最在乎的可就是这条小命了!”十三阿哥闻言大笑,又道“好了,咱不说这些了!你给我说说落瑶吧!我倒真想知道我不在她边时,她是什么样。”我瞅见他腰间挂着的那个“鸳鸯荷包”问道“十三爷,您的那个荷包可是落落所送?”十三阿哥点头道“是啊,怎么?还有说法不成?”我坏坏一笑,心里暗道“嘿嘿,落落,对不住了!”随后,把我逗落落说鸳鸯是鸭子到落落扎破手指都给十三阿哥了一说,十三阿哥先是拍桌大笑,又紧张道“落瑶的手指被扎破了?现在如何了?”我撇撇嘴道“看您紧张的,只是稍稍扎了一下,十三爷安心就是!”心里却叹道,落落你真的好幸福!

    又和十三阿哥闲聊了一会儿,我抬头看看月亮道“十三爷,明儿一早奴婢就要搬到乾清宫了,所以奴婢这会儿得早些回去收拾,奴婢就先告辞了!”十三阿哥应声道“嗯!去吧!以后有什么难事,记得找我就是!能帮我定会帮你!”我福了福,告辞出去。才走几步,十三阿哥又叫住我,犹豫半天才说道“四哥他,你还是,哎,算了,你回去吧!”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事还吞吞吐吐的?

    天还没完全亮,李德全就派了两个小太监接我去乾清宫。姐姐和落落紧握着我的手不舍道“玉儿,你这一去,想再见你可就难了!”我勉强笑道“姐,落落,谁说难了?回头等你俩都被指了婚,逢年过节还不得进宫请安?”落落抹把眼泪道“是啊,玉瑾姐姐,咱们别掉眼泪了,这对玉儿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能在万岁爷边是多少人家想都想不来的福气啊!”姐姐点头道“话虽如此,玉儿,你以后可要万事小心,万万不可再任胡闹了!万岁爷边可没人能再护着你,全凭你自个儿留心!”我回握了下她俩的手,安慰道“你们放心吧!我自当小心的!怕是过不了几,指婚的旨意就该下了吧!”姐姐和落落的脸瞬间转红,我偷笑下,一边的小太监也开始催我早些过去,我只好对着她俩说道“姐,落落,好好照顾自己!”她俩闻言,眼眶里又是‘波光粼粼’,我心下哀叹,只是换了个地方而已,至于弄的跟我上刑场一样吗?

    还没出储秀宫的大门,后传来一声“等下,玉儿!”我回头一看,竟是白歌。她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拉着我的胳膊道“你真的要去乾清宫吗?”我偏偏头指向我后的两个小太监笑道“这也有假?”白歌夺过我的小包袱,急道“不行!你不能去!以你的子,怎么能做伺候人的事儿?”我干笑道“圣旨都下来,怎么能说不去呢?那岂不是欺君了吗?”白歌小脸一阵红一阵白道“你怎么这么傻?干嘛去做个宫女?”我微笑着说道“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对我而言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再说了,能伺候皇上、娘娘、太后不都是人说的上差吗?等我到了二十五岁,我可就自由了!”趁白歌出神之际,我轻轻扯回包袱,顺手抽出帕子给她擦拭溢出的泪水“白歌,谢谢你来送我!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有你这样的朋友!”白歌握住我的手道“钮祜禄·玉珈!你真是个笨蛋!害我掉眼泪!我会想你这个笨蛋的!”我的眼泪也一下掉了下来,我抱住白歌,哽咽道“你更是个笨蛋!笨到愿意失去自由!我也会想你这个比我还笨的笨蛋!”她推开我气道“你怎么还是一点亏也不吃啊!”说完,破涕为笑。

    和白歌告别后,我跟着那两个小太监行至乾清门,老远就看见李德全站在门口。见我过来,赶了一步道“哟,玉珈姑娘怎么才来啊!咱家都等了好一会儿了!”我忙行礼道“对不住了,李公公,刚跟姐妹们告别的时间长了些!奴婢何德何能,竟敢劳烦李公公等奴婢,真是奴婢的罪过!还请李公公恕罪!”李德全打量我一番道“哎!万岁爷亲自吩咐把你交给咱家□,咱家自然要尽心尽力了!”我马上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向前一小步,悄悄把姐姐一早交给我的银票塞进李德全的手中又福道“李公公说的是!奴婢还得仰仗您的提点呢!若奴婢有任何不懂事的地方还得李公公指教!”李德全满意的笑道“嗯!是个懂规矩的丫头!不过这称呼也得改下了,以后你也别叫咱家李公公了,按宫里的规矩就叫咱家谙达吧!”一转眼,他手里的银票便消失不见了,我还以为我眼花了,看来这在宫里都是门技术啊!我接道“是!奴婢谢李谙达!”“行了,你跟咱家来吧!”李德全朝我招招手,我赶紧跟上!

    李德全带我绕到乾清宫后,进了一间房间,屋里已有一年纪能长我几岁的女孩!那女孩一见李德全忙行礼。李德全扭头对我说道“这位是慧心姑娘,也是万岁爷边伺候的,以后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就问她吧!”我忙给慧心行礼道“奴婢钮祜禄·玉珈,见过慧心姐姐,还请慧心姐姐以后多教教奴婢!”慧心扶起我道“你就是玉珈?还真是个冰雪剔透的可人儿。”我低头道“慧心姐姐玩笑了!奴婢不敢当!”李德全打断道“你以后就和慧心姑娘一起住,这儿自是比不上储秀宫,你就委屈下吧!”我急忙答道“李谙达,奴婢也知自己不再是秀女份,这些对奴婢来说也是不错的,请谙达放心!”李德全点点头道“嗯!等会儿万岁爷下朝回来,慧心,你带她过去给万岁爷请安!”我和慧心同时说是,李德全又看我几眼便出去了。

    “怎么就带这么点东西?”慧心看我就拿了个小小的包袱,不解道。我解释道“奴婢往就没什么东西,只是一些衣服和些细软罢了!”慧心点头道“在这屋子里,你也就别奴婢长奴婢短的了,听的人怪别扭的!你叫我慧心就好,你呢?我怎么称呼?”我笑道“姐姐快别这么说,你本就比我长几岁经验也比我多,叫你一声姐姐还是我的福气呢!若姐姐愿意,叫我一声玉儿便是!”慧心轻念几声道“你倒真和你名字相似,玉般干净清透。”我脸红道“谢姐姐夸奖!姐姐的名字也很好啊,‘慧质兰心’!”慧心走到桌前边倒茶边说道“哪啊,这是来了乾清宫万岁爷赐的名字,但凡是万岁爷边的宫女,名字里都带着‘慧’字呢!以前我问过李谙达,据说是为纪念过去在万岁爷边的一个宫女!”说着,递给我杯茶。我心下一惊,这里面不对啊!名字里有‘慧’字的宫女,怕就是我额娘了吧?我昨天过于在乎四阿哥和十四阿哥的表忽略了康熙说起我额娘的哀伤,现在又给边的宫女们改名,额娘和康熙到底有些什么?

    慧心见我发呆,捅捅我道“怎么出神了?”我掩饰着说道“没有,就是在想万岁爷会不会给我也改名。”慧心耸耸肩“不知道,按规矩应该会。可你到底是万岁爷自己选的,也说不准!”正说着,门外有太监来报说皇上下了朝,马上就回乾清宫了。慧心闻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道“走吧,李谙达让我带你去给皇上请安,你来了也不能不吭声吧?再来,我等会儿带你熟悉一下你需要做的事。”我点点头,跟着慧心出了门。

    作者有话要说:  晓晓的文文发展速度真的赶上龟速了~~~8过呢~晓晓觉得吧,人和人之间只有经过相互了解才能建立感,这种感才更经得住时间的磨砺~~~所以希望看晓晓文的兄弟们~~莫急莫急啊~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