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冰释

    刚进储秀宫的跨院,就见白歌斜倚着门框,我看她一眼加快脚步不想和她有任何交集。“等下!”白歌见我从她边经过全然没有和她交谈的意思,忙转叫住我。“不知白歌姑娘有何见教?”我抱着,一脸警惕的说道。白歌咬咬嘴唇,犹豫再三道“你不是和十四爷吗?怎么又和四爷暧昧不清?”“等,等会儿,你说我跟谁暧昧不清?”我不由的瞪圆眼睛。“四爷啊!你不是刚跟他进了偏了吗?”白歌指着偏方向说道。“不是,我,嗨!跟你也说不清,随你怎么想吧!”总不能和她说我是怕当落落和十三爷的灯泡才拉着四阿哥闪一边吧?那不就出卖了落落么?我说完迈开步子打算回屋。“你等会儿,那十四爷怎么办?”白歌扯住我的袖子神色紧张道。“什么十四爷怎么办?”我越发不解。白歌憋红了脸,支吾着不知该怎么和我说。我索转过,直视着她“你是想说,十四爷跟皇上要我,我却和四爷关系非常,你怕我给十四爷戴绿帽子?”白歌红着脸连连点头,“哈哈哈哈,哎呦!白歌,第一次发现你这么逗啊!”我看她那般认真模样,笑的直不起腰。“你笑什么?我,我不和你说了!”白歌脸红的更加厉害,一跺脚转走!这次轮我一把拉住她的袖子,“哎!你别走啊!我跟你说啊,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四爷,包括十四爷什么关系都没有!”“你是说,十四爷只是……?”“是,他是一厢愿!”我说出了白歌不敢说的话,见她一脸的不相信我又补道“你何时见过我主动和他示好?”白歌想了想摇摇头。“这不就对了,他去向皇上要我,皇上准不准这是一,二那是他的个人行为与我何干?第三我可从来没想过要嫁给任何皇子!”“可那天我明明听见有个叫赵新儿的公公跟你说十四爷在偏门等你啊!”白歌攥紧帕子还是不相信。“他等我能代表什么呢?只是朋友间见个面嘛!我还以为他找我有什么急事呢!不过还真不知道白歌姑娘有听墙角的习惯啊!”顿时她的脸红的有些发紫,低声道“我又不是故意的!赵公公声音也算不得小啊!”我看她完全没有往的嚣张气焰,不觉轻笑出声,心下琢磨一番还是决定试探她一下“白歌,你喜欢十四爷是不是?”她听言一愣,抬头说道“是!我喜欢十四阿哥!我八岁时,十四爷有一次来我家,从那时起我就喜欢上他了!”她脸上毫无羞赧之色,反而是一种骄傲!“好!是我喜欢的类型!听你这句话,我说什么也要帮你!”她倒有几分现代女子的敢敢恨,果然是不打不相识!“帮我?你怎么帮我?十四阿哥向皇上要的可是你!听说皇上都答应了!”白歌低下头,有些哀伤的说道。我拍拍她的肩膀道“事在人为嘛!不做怎么知道不行?”我记得历史上十四阿哥的确有个姓舒舒觉罗的侧福晋,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嫁给他的,只好赌一把了!白歌有些不好意思的偏过头,我笑笑打算赶紧去问问落落进展如何,现在我心里的好奇跟猫挠一样直痒痒!“玉儿,谢谢你!以前一直不知道,你是个好人!”白歌背对着我,幽幽的说道。刹时,我脸上绽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停下脚步硬忍住笑道“你也是!”

    我蹦跳着推开房门,见落落正忙着穿针引线,我凑上前去,原来她在绣一只荷包。我拉过一个椅子坐下顺手端起一杯水边喝边问道“落落,你绣的是什么啊?鸭子么?”“啊!鸭子?这哪里像鸭子了?明明是鸳鸯好不?我绣的就这么差?”落落听我说她绣的是鸭子,一下刺中食指,可顾不得疼忙纠正道。我慢悠悠的又喝口水道“哎呀!看你急的!我要是问你绣的是什么你铁定不说,不说是鸭子你能老实承认是鸳鸯?”落落“噌”的跳起来,举起荷包准备扔过来,我忙跑到椅背后蹲下道“落落大人饶命!奴婢知错了还不行吗?您要是把荷包砸坏了,或者把您的小腰儿拧喽,十三爷还不卸了奴婢的腿啊?”落落面上飘过两团粉色的红晕,嘟着嘴道“行了!就你贫!我要是真砸着你,十四爷不也得找我的事儿?”我重新坐到椅子上,挑挑眉毛道“哎,我说你,没事别拿我和人家十四爷跟你俩比啊,那完全没可比!你俩最少是两相悦吧?我跟十四爷充其量只能算他‘剃头的挑子——一头’!”落落放下荷包正色道“怎么?你到现在还不喜欢十四爷?”“好啦好啦!怎么是个人都问我这个问题呢?我最近都快烦死了,怎么才能摆脱那大爷啊?”“那你也赶紧和十四爷说啊,要不等指婚的旨意下来你还能抗旨不成?”落落看着我一脸的担忧。“说啦,怎么没说,人家听不进去么!还跟我矫似的!不管了,走一步是一步吧!大不了离家出走就是了!”我皱着眉,挠挠脑袋道。看落落还打算说教我赶紧坐到她边拿起荷包,“你速度够快啊!才多少时间啊?就基本绣完了?”“哪啊,进宫前就绣的差不多了,今儿想起来就拿出来了!”落落一脸的羞小女儿状。我点点头,果然是恋中的女人啊!“玉儿,你跟四阿哥是怎么回事?今儿看他见你不像是初见啊!”落落果然发现了!“得了!别提了,我可被他骗惨了!”说着,我把和四阿哥见面的过程如实汇报给了落落。“吭吭吭,玉儿,你,你敢叫四阿哥大叔?”落落很想笑,可见我脸色快赶上四阿哥的脸色愣是不敢笑出声,憋得她脸色通红。“行了行了,想笑就笑吧!可别憋出个内伤什么的,我可承担不起!”我白了眼落落,落落!我今儿算认清你了!“哈哈哈哈,玉儿,对不起,我不是,哈哈,四阿哥今年才二十有七,难怪他找你事儿呢!好了好了,我不笑了,你别生气嘛!”落落看我脸色越来越暗,忙止住笑又问了个差点让我想找块豆腐碰死的问题:“那玉儿,你跟四爷?”“我的天啊!落落,我看你也就十三岁嘛,怎么这么三姑六婆问这么八卦的问题?”莫非真的是能使人昏头?“我跟四阿哥除非太阳出西边,否则绝对没可能跟他!算了,别说我了!你跟十三爷没事了吧?”“嗯,算是吧!不过,昨儿遴选留牌子的名单还没下来,即使留了牌子也不见得皇上会把我指给十三爷,现在说什么都太早了!”落落表变得很是落寞。“十三爷没嫡福晋吧?咱们这届里也再没人姓兆佳了吧?我记得你也没姐姐妹妹吧?”我像连珠炮般的问了三个问题,落落不明就里的点头说是,“那我保证皇上会把你指给十三爷的!”见落落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我又道“原因呢就是皇上是十分英明的,只有你最合适十三爷,还有啊皇上不是最宠十三爷么?想来十三爷的请求皇上定会准吧?”“你怎么跟个说书的一样?”落落放下了心,打趣道。我一点她额头嗔道“你这小丫头,好是没有良心,安了心就打趣我了?”落落一笑,继续绣她的荷包。

    第二天,桂嬷嬷就带来了遴选的名单,落落、姐姐、白歌都留了牌子,桂嬷嬷念道最后竟然也有我的名字,我很是以为自己耳朵不好听错了,忙追上桂嬷嬷施了一礼道“桂嬷嬷,想是您看错了吧?如何会有我的名字?”“哟,玉珈小主,您快别如此,奴婢承受不起!”桂嬷嬷满是惶恐的说道。怎么一夜之间就由“你”变成“您”了?“玉珈小主您看,您的名字不是在这儿么?”桂嬷嬷指着最后的一个名字道,“能留牌的小主可都是三位娘娘一起同意的,若是有一位娘娘不同意那也只能是撂牌!您和玉瑾小主可真是好福气啊!”我沮丧的点点头,得了,最后的希望破灭了!桂嬷嬷很是奇怪我的沮丧,往别的小主若知道留牌可不见得怎么欢天喜地呢!今儿这位竟然会沮丧!

    再回储秀宫,院里一片忙碌,我拉住一个宫女问道“怎么这般的闹?”那宫女奇怪的看我一眼回道“回玉珈小主,被撂牌的小主们午时前就要出宫;而留牌的小主可以一人一间屋子,所以自是忙碌些!”皇宫果然毫无人可言啊!名单才下没多久,就着落选的秀女“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还真是现实!

    “姐,你这是在干吗?”见姐姐正指挥着一帮宫女太监在她房里忙活,我赶忙过去。“哦,咱们不是可以每人一间了吗?我正让他们帮我搬东西呢!你怎么看着不高兴?”姐姐还真是敏感。“嗯,你说桂嬷嬷那脸怎么变得比翻书还快啊?前几天还对咱们吆五喝四的呢,一副颐气指使的样子,今儿见我都称‘您’了!”“咱们被留牌子,再过了这个月的留宫住宿,可就成了真正的主子了!她对你也算是正常!”姐姐很是习以为常的说道。“好了,你也赶紧回你屋里去,看给你安排在哪里了!”姐姐看我心不在焉,干脆把我打发走,我点点头,没走几步忽然想到件事忙回头说道“姐,再过三天可就是落落的生辰了,虽在宫里有些不方便可咱们也得给她过啊!”“就剩三天?那我该送落落什么呢?”姐姐很是苦恼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还有时间,慢慢想吧!”见姐姐应了声,我也赶紧去看看把我和落落分哪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了各位!晓晓失约了!

    昨天晓晓过了很是悲惨的一天~停了一天的电,好不容易来了电可网又上不去今儿一打听敢我家跟前道路施工挖断了我家这儿的网线、广电还有自来水~~

    今天才算是恢复了一些~

    真是抱歉~~今天晚些再更一章,以作补偿~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