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娘娘

    我躺在上翻来覆去的思考着十四阿哥最后的一句话,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不知不觉天光大亮,屋外珊瑚已来叫起,我咬着牙恨恨的爬起来一照镜子,整个一大熊猫!落落看我一副憔悴样很是奇怪道“你不是睡了一天怎么睡成这幅模样了?”我苦笑下道“你觉得睡一整天后,晚上还睡得着?”总不能和她说昨晚我偷见了十四阿哥吧?落落捂着嘴笑道“活该!”我又对镜自怜一番,果然黑白颠倒是衰老的元凶啊!

    今儿的桂嬷嬷看起来不同往一脸掩饰不住的喜气,我和落落对视一眼不明白有什么好事让桂嬷嬷这么激动。“各位小主,奴婢先在这儿恭喜各位,三天后在御花园德妃娘娘、良妃娘娘、惠妃娘娘会对各位进行一次遴选,留牌子的小主们会被留宫住宿一个月,可能会被御封为答应常在或者指婚给皇亲贵胄,若各位小主哪天飞黄腾达了,还望小主们别忘了奴婢!”说完,桂嬷嬷恭敬的行了个标准的宫礼。桂嬷嬷的一番话很是有震撼力,一时间秀女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我看看姐姐和落落,两人脸上均是一阵惶恐,而那个白歌倒是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也是,人家家底殷实,地位显贵自是不用担心,可落落的阿玛也是高官,她怎么也看起来很担心呢?

    本想问问落落,可后面的三天桂嬷嬷对我们的训练更是严格,每天等到回房已是累的连一句话都不想说,匆匆洗漱也就赶紧补充体力去了!三天下来和落落的交流也不过那几句。

    一晃三天很快过去了,这天清晨,珊瑚比平来叫起的还早些,我揉着眼睛迷糊着上衣服,正准备穿鞋才记起来今天是什么子,一下就灵醒过来。抬头看看落落,她紧皱着眉,双手紧握,满脸的愁容,我看她这副模样挥手让珊瑚先出去,过去握着她紧握是双手问道“这几总见你心神不宁,是出了什么事吗?”她抬头看我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双手不安的摩挲着,我见她如此这般更是奇怪“落落,咱们是朋友对吗?有什么事儿你跟我说啊!我也好帮你想办法解决不是?”“你帮不了我。”她喃喃的说道。“落落,抬头看着我,你想急死我吗?”我真有些气急,不觉音量也提高了些。落落见我动气忙道“玉儿,你别生气!是你真的没法帮我!”“能不能帮你也得先告诉我啊!两人一起想办法总比你一个人想强些吧?”我很是真诚的看着她的眼睛。“我有一个多月没见他了。”落落偏过头,小声的说道。“他?”以前从来没听过落落说起过啊!“是十三爷。进宫前我一次出府遇到了他。”落落神落寞的说道。我感觉我的嘴巴张的完全可以放个鸡蛋,“很惊讶是吗?我有时也在想,我有什么资格可以结识皇子呢?可是,今儿就要见那三位娘娘,我是真的很害怕。”怪不得第一次见落落时,谈及十四阿哥她会那般的失落。“放心啦!你和十三阿哥肯定会在一起的!”我拍着落落的肩膀肯定的说道。毕竟落落是历史上记载的十三阿哥的嫡福晋。“可他为什么不来见我?”落落依旧无法释怀,“嗯,宫里规矩大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十三爷也是很想见你吧,可他也得避嫌啊!免得给你带来些麻烦!”十四阿哥前几天说的话现在倒是有了用处。“是真的吗?他会想见我?”落落终于脸上有了丝笑容,我忙点头说是。见落落心好了些,我也放下心,可更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怎么应付那些娘娘们?

    跟着桂嬷嬷行至御花园浮碧亭,太阳才露出半个笑脸,我四下瞄瞄,哪里有那三位娘娘的影?我侧悄悄问姐姐道“姐,是咱们来的太早了,还是那些娘娘们来的太晚了?”姐姐也悄声道“人家可是金枝玉叶的娘娘,如何能等咱们?”“就是啊玉儿,咱们乖乖在这儿等着吧!”落落也侧过来小声道。我撇撇嘴心想,她们是金枝玉叶我也不是泥塑的啊?就她们金贵?正怨念时,就听一阵的“奴婢们给十四阿哥请安!十四阿哥吉祥!”十四阿哥?怎么这一大清早的他就进宫了?我看大家都福请安也忙行礼。“唔,都起来吧!本想从御花园绕个进路好去给皇阿玛请安,不曾想扰了各位姑娘。”十四阿哥看似一脸愧疚的说道,惹的一帮秀女看着英姿飒爽的他脸上红了一片。我心里冷哼一声“他能抄近路?这话说出来别人信我可不信!怕是又要玩什么花招了吧?”果然,他直看着我做出“凌柱”的口型,又向姐姐呶呶嘴。瞬间,我就明白了什么叫“如芒在背”,所有秀女嬷嬷太监把目光都对向我,我赶忙低头,敢他是不放心啊,一大早还来提醒我一次?十四阿哥一笑说道“行了,爷还得去给皇阿玛请安。爷走了!”又是一阵福之声,我恨得牙直痒痒,十四阿哥你玩儿什么呢?非把我“上梁山”么?在边秀女们人的目光中,我一直看着我的影子从我体的西边慢慢和我的体垂直。四月末五月初的阳光还真是够毒的啊!我偷偷用帕子抹了下第n次从额头上淌下的汗珠,愤愤的想着“这哪里是遴选,明明就是罚站!还穿着这么高的跟顶着这么大的太阳,要是体不好早都中暑了!”

    终于,传来一声“惠妃娘娘、德妃娘娘、良妃娘娘到!”我们赶忙甩起帕子行礼道“奴婢们给惠妃娘娘、德妃娘娘、良妃娘娘请安!娘娘们吉祥!”“哟,快起来吧!桂嬷嬷这就是今年的秀女?”我斜着眼睛看向这声音的主人,她看看起来有四十岁左右一金色旗装在阳光下耀眼夺目,发髻上插着好几种金的玉的发簪看起来金光灿灿。“回惠主子的话,这些正是今年的秀女。还请各位主子选阅!”桂嬷嬷一改往的骄横很是谦卑的回道。她就是惠妃啊?大阿哥胤禔的生母?“惠姐姐,你看今年的秀女姿色都是不错呢!”惠妃边一和她年纪相差不多,着深紫色旗装的娘娘正一脸笑意柔柔的说道。“是啊,德妃妹妹,真是一年比一年好呢!”德妃?雍正和十四阿哥的母妃?那个传说一头碰死在铁柱上的太后?我可得好好看看啊!我赶忙抬高了些头,她的眉眼的却和十四阿哥相似尤其是眼睛,略显丰腴的脸颊带着温和的微笑;我又瞧了瞧德妃边穿着湖蓝色旗装的女子,想来她就该是良妃了吧?确实的漂亮如此年纪尚且风韵犹存,年轻是怕更是不在话下了吧?若拿惠妃和她比较,惠妃便是妖娆的牡丹,良妃便是清丽的荷花。只是良妃眼中始终有着一丝寂寞,清瘦的瓜子脸单薄的躯也显得她清瘦异常。难怪人人相当皇帝,尤其是男人,这齐人之福确实是很有吸引力啊!

    “那,两位妹妹,咱们开始吧?”三位娘娘在亭中落座后,惠妃向着另两位娘娘象征的询问一句见二人并无意义,一挥手桂嬷嬷忙应了一声,捧起册子。被叫到名字的秀女,先给三位娘娘行礼请安,再由三位娘娘问些问题,末了娘娘们在纸上记些什么想来也是留或不留吧?没过几个人,落落就被叫了出去,我看她浑都在抖,也暗自为她捏了把汗!还好论容貌落落是没得挑的,论才也是不再任何人之下,几位娘娘见了落落都是微笑着点头,见是如此我也舒了口气,看来怡亲王的嫡福晋就这么诞生了!落落安全过关,我也放了心,早上起的太早又等了这么久着实的困了!而阿玛官阶不高,所以每次我和姐姐都被排在后面。正等的无聊猛然听到德妃捧着本册子说道“惠姐姐,良妃妹妹,你们看凌柱家今年可送来了一对姐妹花呢!”“噢?是吗?桂嬷嬷,让凌柱家的两位姑娘一起过来吧!”惠妃看了眼桂嬷嬷说道。“是!镶黄旗四品典仪官凌柱之女钮祜禄氏玉瑾、钮祜禄氏遇见面见惠妃娘娘、德妃娘娘、良妃娘娘!”桂嬷嬷高声唱道。我和姐姐对视一眼,带着些不安走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