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惊心

    几个小太监押着一个用麻布包着头的东西过来,那“东西”还边走边挣扎着。周围的太监宫女们对这那个麻布包指指点点纷纷窃窃私语着什么,我努力竖起耳朵想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可只隐约听到“乾清宫”“手脚”“大发雷霆”这些个字眼。反正听不清楚,索也不费劲儿去听,看样子等会儿就知道了!

    李德全拍拍手,四周立刻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他,他冲着那几个小太监一挥手,小太监们“嗻”了一声,扯掉了麻布,我才看清被麻布包裹着的竟然是个人,而且还穿着太监的衣服满脸是血。“小五子,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么?”李德全斜睨了那个小五子一眼,弹弹衣袖好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小五子环视下四周,瞧见边围满了黑压压的人群,“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浑上下颤抖着说“奴才求谙达饶了奴才这回!”“哟!现在知道求饶了?晚了!咱家告诉你,这是内务府!知道内务府的规矩么?”李德全看都不看小五子一眼,冷冷的开口道。听完李德全的话,小五子抖的更是厉害连连磕头道“是一时奴才鬼迷心窍,还望李总管念在奴才原先忠心耿耿的份上救奴才一命吧!奴才来生当牛做马也伺候您!”“忠心耿耿?你私自将乾清宫的物件偷出宫换银子,这也叫忠心耿耿?万岁爷可是极为恼怒亲自下旨要将你严办!小五子,早知今何必当初呢?乾清宫里宝贝是多,可那也是你能偷出宫的么?今儿个怕是神仙也就不了你喽!”李德全俯下拍着小五子的肩膀,脸上竟带着笑容,可那笑容看的人汗毛直竖!“皇上可是说了,乾清宫回事太监小五子,监守自盗责内务府予以杖刑,以儆效尤!宫中所有太监宫女均须至内务府观刑!小五子,俗话说‘杀鸡给猴看’,你就当那个**!”李德全继续冷笑道。那小五子趴在地上哆嗦着道“公公饶命!公公饶命!李公公救救奴才!”“哎!看你说的?怎么是咱家要你的命呢?是皇上的意思!”李德全直起不屑道,“凌大人,皇上的意思你也是知道了!人我是交给你了,剩下的就着你去办吧!”凌普忙接话道“是是!不过还望公公指点奴才,打多少下合适呢?”“凌大人,咱们怎么能揣测皇上的圣意呢?”李德全带着假笑说道,“是!奴才多嘴了!”凌普擦擦额角的汗,颤声道。“行了!咱家还得回去伺候皇上,凌大人先忙吧!”李德全一甩拂尘,瞥了一眼还在磕头的小五子,带着自己的随从转离去。

    “来呀!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么?”凌普指着小五子,大声呵斥着。几个小太监抬出一个长条凳将早已瘫软的小五子架到凳子上,两个手持木棍的行刑太监立在两边。其中一个太监问道“凌大人,这?”“哎!你没听刚才李公公说的么?皇上也没说打多少下,那就是先打着呗!看他小五子命有多硬能坚持多长时间了!”凌普让人端来个椅子,斜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一副悠闲的端着茶碗慢慢的品着。行刑太监见凌普这么说,抄起木棍狠狠的打向小五子。木棍每落下一次,小五子都哭喊着求饶,没几下便是血横飞,小五子的惨叫声刺激着我的耳膜,我捂着耳朵低下头不忍再看,可那声音还是穿透我的指缝毫不留的冲进我的耳朵!不多时,小五子已是进的气多出的气少,连求饶的声音也是低了许多,凌普突然说道“哎!等会儿!”行刑太监停了杖刑,等着凌普发话。我以为他见小五子已经快不行了,打算放他一马谁知他后来的话却让我明白在这个皇宫里奴才们的生命是多么的渺小!“你们看爷干嘛?爷有说让你们停么?”凌普白了眼行刑太监不满道,“你!去给爷再沏杯茶来,再拿个软垫,这椅子坐的人腰疼!哎哎哎!当心我的花瓶,那可是万历年间的东西,别给爷弄碎喽!”

    我放下捂着耳朵的手,也不低头干脆直接看着渐渐没了动静的小五子。行刑太监见小五子没了气息一探鼻息对凌普回道“凌大人,小五子没受得住,死了!”“死了?这才几下?就死了?”凌普瞪圆眼睛很是不相信道。“回凌大人,是死了!”“哦,你们把他拉到西郊的化人场去吧!然后随便找个地埋了啊!”凌普不耐烦的挥手道。一个生命就这么消失了,甚至连个葬之地都没有,可更让我心惊的是边的宫女太监甚至一些秀女们竟是一副饶有兴致的表,看着他们我忽然有了鲁迅先生的那种悲哀!我看着麻木的他们,心中暗暗发誓道“希佳钰,你看清楚小五子的惨象牢牢的记住这就是皇宫!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你一定要离开这里!一定一定!”

    回储秀宫的路上,我独自一人默默走在队伍的最后,有意甩开姐姐和落落想一个人静静好好想想我的“出逃”计划!猛然间,我感到有人在拉我的衣襟,我停下脚步转看去。只见一名小太监正紧张的左右观望,见我回头凑过来快速说道“奴才是十四爷边的赵新儿,十四爷让奴才转告玉格格一声,明儿午时在玉格格上次瞧见爷的那个侧门见!爷说有话和玉格格说!”说完匆匆消失在人群中,留下我还没缓过神!这十四阿哥又打算搞什么“飞机”?不过话说回来,自打进宫的第一天见过“铁四角”后,再也没见过他们,几乎都忘了这几位阿哥了!

    被赵新儿这么一搅合,思绪全乱了,再看天已黑透我理理衣服顺着来时的原路赶回储秀宫。还没到宫门口,老远就瞧见白歌一脸挑衅的站在门边。我冷冷的看她一眼,也不减慢步速,经过她边时说道“本姑娘今儿心不好,你要是不想自找麻烦就别来惹我!”她形一滞,张口言,我瞪了她一眼没等她说出一个字便闪进了宫门,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衣服也不脱躺倒在上!落落见我这般模样,想劝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我见她踌躇的样子,支起道“落落,我没事!就是今儿看见小五子那般惨状心里很是难受!”“玉儿,我也是第一次见竟然能活活把人打死!以前倒是听说过,可真摆在我眼前,我还是很害怕。”落落抱着自己的肩膀浑颤抖着说道。我跳下环着她的肩黯然道“落落,其实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个看似人间天堂的皇宫是个什么地方,今儿我是真的明白了,在这皇宫里一只猫一只狗甚至一个花瓶都比人命要金贵的多,以前姐姐说过‘进了宫这命就不是自个儿的了!’我还不信这话,今儿我是看清楚了,一步走错一句话说错都会尸骨无存。”落落不答话,只是靠在我肩膀上,没多久我就觉得自己的肩膀上湿了一片,我轻轻抚摸着落落的头发。看着落落慢慢熟睡,我也陷入回忆中。

    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忙于工作爸爸远在青海的部队,也没人管我所以常常溜到妈妈的单位去玩,我那时又是喜欢到处“探险”,一间间近乎相同的病房就是我眼中的宝地。有间病房里住着一位老婆婆,她在那间病房里住了好些年却一直没有家人探视,一次误打误撞进了老婆婆的房间从那儿以后我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贡献”到了老婆婆那里,她的孤独常常使年幼的我心疼,为了给她解闷我给她弹琴、跳舞、唱歌,老婆婆年轻时好像是位很有名的古筝演奏家,作为回报她时常指点正在学习古筝的我,那段时间我的演奏能力突飞猛进,本来枯燥乏味的练习在老婆婆的指导下变的逸趣横生。直到我小学毕业那年,我拿到了古筝十级的证书,当我兴高采烈的捧着证书来到她边时,她边围了一圈的医生护士,老妈也在里面,老妈见我进去忙把我推出房间,我紧紧抱着证书坐在门外的凳子上。没过多久,老妈和那些医生们都出来个个神悲戚,看着他们的表我心里已知**,老妈握着我的手说道“去吧,她在等你。”我点点头,老婆婆脸上一片的青灰,她看到我硬挤出个微笑道“你来啦?婆婆今天不能陪你练琴了,对不起啊!”我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颤声道“婆婆,你看,我终于拿到十级证了,你高兴吗?”“嗯!婆婆当然高兴啦!不过,小丫头你要记住最美的音乐永远在你心里;最美的音乐是你的心声!来,婆婆好想听你弹琴,给婆婆再弹曲好么?”我忙不迭的点头急急解下背在上的古筝,却不知该弹什么,婆婆好似了解我的心般的说道“就弹最美的音乐。”我一瞬间明白我要弹什么,只有‘高山流水’能表达我的心,婆婆对我而言不单是良师更是我的知音!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结束,我看到婆婆带着幸福的微笑永远闭上她那温柔的眼睛。

    那是我第一次直面死亡,带给我直击心灵的震撼,我一直相信死亡只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可今儿见到的却是一种血腥残忍的剥夺他人生存的权利,更是体现了封建社会毫无公平毫无人权可言。我把落落轻轻放平到上,给她盖好被子起准备回自己的上,落落猛的抓住我的手梦呓道“额娘,我怕!”我叹口气,难怪她会害怕,即使是像我童年几乎在医院度过,面对过无数生死的人看到今儿的场面也心跳加速不忍去看更何况常年养在深闺中的落落?看来今儿深受冲击的不单是我啊!

    我双手抱膝坐在上,竟一夜无眠。

    等到天色发白,我才有了些许睡意,靠着靠垫假眯了一会儿。再睁开眼,倒觉得困的厉害,见落落一脸关切的坐在边,我索对她说道“落落,我今儿不太舒服,你帮我给桂嬷嬷说声。”“怎么不舒服?我刚看你脸色就不好!要请太医么?”落落的声音充满焦急,我忙摆手道“不用!昨晚没睡好,你别瞎心啊!我睡会儿就好,你给姐姐说下,让她也别担心!”落落见我这么说,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掩门出去。我拉开被子,钻进去没多久便进入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发现窗外一片漆黑,屋里也点上了灯,我“腾”的一声翻起,却惊到桌前正在看书的落落。她抚着口道“你怎么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我赶忙穿鞋下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天怎么都黑了?”“现在亥时初刻都过了!天能不黑?”落落继续看着她的书,“啊?都这个时辰了?你怎么也不叫醒我啊?”我有些埋怨道。“我的好玉格格,我怎么没叫你?我和瑾姐姐足足叫你了半个时辰,你连动都不动,要不是你还喘着气儿,我们都以为你过去了呢!”落落扣下书,愤愤道。“真的?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我摸着脑门郁闷,正说着肚子咕咕叫起来,落落“扑哧”笑道“就知道你起来就会饿,给你留了些点心,快过来吃吧!”“还是我家落落好,知道疼我!”我很是谄媚的笑道。落落白了我一眼继续看她的书。刚吃了几口,我跳起来问道“你刚说这是什么时辰了?”“亥时初刻啊!”落落又被我吓了一跳,书都掉在地上。我的天!我忘了十四阿哥了!我顾不得给落落道歉转向门外奔去,落落一把拉住我的衣袖道“你干嘛去?这都什么时辰了,还胡跑?”是啊,这都亥时了,他给我说的时间是午时啊!这会儿宫门早都落锁了,怕是早回去了吧?只是,若是以后再碰到他他还不得吃了我啊?我又坐回桌前掂起点心吃着,落落用莫名的眼神看我一眼合起书道“好了,你慢慢吃吧,我先睡了。”我有些心虚的说道“我会尽量悄悄的!”落落在我脑门上弹了下道“就你贫!”

    几口消灭了那些点心,我吹灭灯蹑手蹑脚的爬上摸索着脱下衣服躺下,睡了一天这会儿如何睡得着?眼前一会儿是小五子一的血一会儿又是十四阿哥那张狰狞抽搐的脸,越想心里越是不安,我坐起听着落落平稳的呼吸想来她已然入睡。我重新穿好衣服,拿手胡乱抓了几下头发也没梳起又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出去,不管如何我还是出去看下,不为别的图个心安!

    还是第一次在深夜中的紫城行走,四周静的出奇只有我的脚步声和衣服摩擦的沙沙声,我在心里第一万遍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想些奇奇怪怪的事,赶紧的赶路要是被桂嬷嬷抓住那可就真的还不如见鬼呢!

    我心惊胆战的来到侧门口,左右看看哪里有个人影,虽是已知的事可还低声嘀咕道“玉儿,你还真是白痴笨蛋!这大半夜的有人才怪呢!”“是啊!你倒真是个白痴笨蛋呢!”我正懊恼干嘛要舍弃我温暖的跑到这森恐怖的地方时,后突然出现一个影子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我本来精神就处在高度紧张之中被这么一下,条件反般抬脚朝着那个影子的脚上踩去!

    “哎呦!”“影子”松开我,疼的直跳脚,看来这花盆底就这方面和高跟鞋的好处一样——踩人效果超级的好!“钮祜禄·玉珈!我招你了?”“影子”很是气愤的吼道。我这才听出这“影子”的声音,竟然是十四阿哥!完了完了,爽了约还踩了人家,这下死定了!“奴婢给十四爷请安,十四爷,嗯,吉祥!”我很是心虚的请着安。“唔,吉祥!我是吉祥的很哪!”十四阿哥一撩袍子坐在石阶上揉着脚道“行了,你起来吧!”我起挪到他跟前小声问道“那个,十四爷疼吗?”“你说呢?要不我踩你下试试?我就不明白了,你进宫也快一个月了,怎么还是这个模样?”虽然天很黑,但我还是看到了他的白眼仁。我嘴唇说道“谁让你突然蹦出来!吓死我了!”“废话!我在这儿等了你一下午加一个晚上,不吓吓你我能心理平衡吗?”“什么?你等我多久?”我惊讶道。“怎么?你不会自己算吗?从午时到亥时是几个时辰?”他很是奇怪的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竟然等了这么久?”我瞪圆了眼睛。“嗯,对啊!我不是说今天要见你吗?”他倒说得风淡云轻。“你一直在这儿?”我几乎不敢相信堂堂一皇子阿哥竟会等我这小小的秀女。“是啊!不过,我现在要要些回报了!”说完他猛地站起一把把我拉进他的怀里,轻吻着我的额头喃喃道“我很想你!很想你!那天我见你那般模样,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疼,我真恨不得杀了那些嬷嬷们!”我抬起头,很是不解的看着他,他抬手摩挲着我的眉眼柔声道“宫里自是和外面不一样,规矩多,想见你一面又得避嫌,昨儿让赵新儿给你带了话,我今儿不到午时就来了可左等右等你就是不来,我想进去问问管事嬷嬷可又怕给你带来麻烦硬是忍着,可又想见你的厉害,干脆找了个角落等你。”听他说完我真是一阵感动“对不起!昨晚没睡好,今天睡过了!”“不,玉儿,是我该说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让你看了那么血腥的场面!昨天听人说皇阿玛要当众杖毙小五子我再也忍不住我怕吓着你。”他把我搂的更紧,头也埋到我的颈窝。我拍拍他的背说道“请十四爷放心,玉儿没事!”他缓缓抬起头,直视着我的眼睛,他的眼睛是那么的像一个人,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呢?忽然,他俯下吻住我的嘴唇,一下子我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想躲开可他双手捧着我的头,我怎么都挣扎不开,刚想说话他越发的得寸进尺趁着我微启嘴唇的当儿把他是舌头送了进来,更是肆无忌惮的吸着,手更是在我上上下游弋。我又羞又怒一急之下使劲在他唇上咬了下去。

    他吃痛松开我,我赶忙退后几步和他保持的安全距离。他抬手擦掉嘴角边的血迹,恢复了理智“玉儿,我”顿了一下他又坚定的说道“对不起,可是你会是也只会是我的女人,所以我不后悔强吻你。”我冷笑一声“十四爷,您还没问过奴婢我是否愿意呢!”“跟我有什么不好?再怎么说我也是堂堂大清国的十四阿哥!”他很是奇怪道,是啊,能嫁给皇子是多少秀女梦寐以求的殊荣呢?可经过昨天的事,更是坚定了我离皇宫这个“魔窟”远远的决心,我岂会为你这几句话而改变我的决心?“十四爷,你永远不会明白玉儿想要的是什么?即使知道了你也给不起!”我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还是尽早淌出这淌浑水为妙!“你想要什么?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给你的?”他果然不明白。“十四爷,天色已晚请回吧!若是让人看到,怕又是说不清道不明不了!”“宫门早就落锁!我回哪去?”他攥着我的手腕很是不满我的态度。我抽回手腕道“那玉儿就不知了,但绝不是在储秀宫!”他还是不放弃又把我拉进怀里勾起我的下巴眯着眼睛说道“说!你想要什么?”他越是问越激起我的叛逆心“还请十四爷放开奴婢,奴婢要的不单是您即便当今万岁也给不起!”“你!放肆!这大清国都是他老人家的还有什么是皇阿玛给不起的?”他脸上浮现出怒意,却还是不放手,我用力去扳他的手却没注意脚下脚底一滑摔了下去,出乎意料的竟没感到疼我睁开眼睛发现十四阿哥竟然给我当了垫,我趴在他的上姿势很是暧昧,他也一脸柔的看着我,我脸上一红跳起来不去看他。“嘶!”十四阿哥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我忙回头看他,他正挽起衣袖小臂上出现一道长长的划痕正向外冒着血,我一下慌了神,可他看着伤口竟还有心思开玩笑“哎,没事,想是刚碰到石头了!我发现啊,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是小伤不断啊!就今儿晚上,被你踩了一脚又被你咬了一口现在又划破了胳膊!”“是你自己不小心!现在还怪我了?”我嘟着嘴狡辩道,“不过你这伤口要赶紧消毒包扎啊!”我四下看看,也不知道储秀宫有没有绷带之类的东西,可怎么解释十四阿哥半夜还在这儿呢?“行了,我去额娘那儿包吧!今儿本来就是来陪额娘用晚膳的,顺道请了旨今儿留宫里,现在你放心了吧?我不会赖在储秀宫的!”他见我一脸为难开口道。“可是,你这伤怎么给德妃娘娘解释?”我看着他的伤口忐忑道,德妃宠这个小儿子可是历史上有了名的,若她知道是我害她的这个宝贝儿子受伤还不立时把我五马分尸了?“你别忘了,我可是习过武的,常受些小伤,额娘都习惯了!”他又想过来抱我,我赶忙一闪,他有些悻悻的说道“行了,我回去了!你也好好照顾自己!再过几天,额娘和良妃娘娘惠妃娘娘对你们这些秀女可有一次遴选,你可别被撂牌子了!”他看见我眼里闪过的那丝兴奋又补充道“当然,如果你被撂牌子,爷会饶不了凌柱!”我立刻石化,恨恨的瞪着他,他哈哈一笑从我边走过却又撂下一句话让我很是不解的话“钮祜禄·玉珈,你不要忘了,爷也是个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我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起名叫惊心,各位看官看完这章应该明白为什么叫这名了吧?

    今天晓晓的rp大爆发啦~一气儿写了六千多字~晓晓乖吧?

    可是,晓晓要评论评论~~~要不晓晓不让四四出来~~嘿嘿~~卑鄙了些~

    当然啦,四四肯定是会出来的啦~~

    预告下,下章或者下下章(这取决于明天能打多少字)四四肯定会正式亮相哦~~请大家拭目以待!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