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进宫

    用毕晚膳,姐姐拉着我至书桌前,墨迹铺好纸研好墨我提笔画了个现代女内衣内裤的样子,姐姐看着图样眼睛瞪得大大的问道,“你画的这是什么?是衣服吗?”我瘪瘪嘴道“姐姐以为是什么?这个啊是可以贴穿的!”“这么小怎么能穿呢?”姐姐还是以为我在开她玩笑。我偷笑着在她耳边嘀咕着,手也在自己上上下比划着,好不容易才跟她解释清楚这衣服的作用。很不出所料的,姐姐的耳朵都红了,她连忙摆手道“我才不穿呢!羞死人了!”我有些奇怪“为什么不穿呢?怎么羞了啊?这些衣服对咱们正在发育的体只有好处没坏处啊!”姐姐还是连连摇头,没法我只好道“那要不姐姐先帮我做件,我穿给姐姐看,姐姐若是喜欢再做也来得及么!”姐姐看了我半天才微微颌首应

    我让墨迹找来了些柔软的白色纯棉布,本来还想找些铁丝做箍圈,转念想想依铁的特要是一洗,可不得生锈了,也就只好作罢!以前,我所有的内衣都是在商店买的成品,现在要自己做还真是有些困难,拿着尺子在自己上比划来比划去,量出个大概的尺寸,又在布上画出基本轮廓,才拿剪刀剪出个大体的样子!折腾了半天,才弄好了两个,我看着我和姐姐的“杰作”,感觉眼睛有些抽筋,实在太不像内衣了!姐姐见我停手不做,疑惑道“怎么了?不对么?”我摇摇头,从那堆蕾丝里,剪出两条相等长度的做为肩带缝在做好的“小碗儿”上,看看蕾丝还是太细,如果做背带的话,可能会有些勒,于是对姐姐说道“你看要不这样,咱们用棉布做后面的带子,在拿蕾丝给上面缀上一圈不也好看的!”“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做,还不是得听你的!?”

    折腾到天色黑透,终于一个基本算的上的衣的东西出炉了,我拎起来让姐姐看,“如何?是不是还不错?”“你从哪学来的?这衣服我可从来没见过!”姐姐微皱眉头,脸还是有些红。“啊?嗯,算得上是我发明的吧!”总不能老老实实给她说这是三百年后,女几乎人人一件的东西吧?“姐姐,你先出去一下吧?我试试看,不合适还得改呢!”我看她很明显不相信,赶忙岔话题道。姐姐“扑哧”一下笑道“等会不还得让我帮你看看么?现在倒是不好意思了?”我冲她翻翻白眼,她边往门外走到边笑道“好啦好啦!我出去就是,再翻白眼就成池塘里的金鱼了!”她出去掩上门,我赶忙褪下衣服,试试自己的“发明”!

    褪去中衣,看着现今属于自己的体,前虽只突出一点,可也算是微具“规模”!我三两下把自己做的“发明”,古代可没有现代内衣上的挂钩,只好做成“头式”的!稍作整理,正打算叫姐姐进来,可看看自己上只穿着我的“发明”确实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找了件披风披在上,才开口叫姐姐进来!

    “姐,咋样?”我撩起披风一角,让姐姐看,心里却道“这怎么感觉这么怪呢?以前上大学时,光穿着内衣在宿舍来回晃悠也没觉得这么难堪,看来真是社会环境不同啊!”姐姐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捂着眼睛说道“这这,怎么能穿的出去啊?”我纳闷道“这明明是穿着里面的啊?穿外面的是比基尼!”“什么是比基尼?”我又说漏嘴了!“不是,没什么,你看这大小什么的不是刚好么?比那肚兜穿着舒服多了!”我赶紧打岔,“可是,即使穿里面这布也太少了!不行不行!我绝对不穿!”姐姐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看法!我磨了半天的嘴皮子直说的我口干舌燥,姐姐脑袋还是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见是如此,我也只好放弃!

    姐姐又坐了一会儿,墨痕进来报已是酉时,姐姐方才离开。我脱下“发明”细细的看了会,心想下次九成九姐姐是不会再帮我做这了,我可得自己赶紧学会啊!

    剩下的几天,我自己躲在屋里研究着该怎么做,浪费了第n块布后把手指头扎的跟蜂窝一般结果还没有一件成品!姐姐见我如此笨拙也很奇怪“你女红不是一向很好么?怎么现在连针都不会拿了?”“我怎么知道?想是病了那一场,受了影响吧?”只能继续撒谎!姐姐见我这么说看我的眼神都变的分外怜悯,看的我鸡皮疙瘩起了一,我摸摸胳膊嘟着嘴道“只是不会女红了么!姐姐用的着这么悲观么?”姐姐叹口气,拿起我缝了半天结果缝的歪七扭八的“发明”道“行了,你别糟蹋咱家的布了,阿玛只有朝廷发的饷银,你可别都糟蹋光了!还是我来吧!”我撇撇嘴,腠着下巴,坐在一边看姐姐几下就做好一件!果然,人和人的差距是有的!

    正无所事事着,就见墨迹匆忙推门进来急道“格格,刚刚宫里传旨,明一早你和瑾格格就要进宫了!”说完,用手背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我和姐姐面面相觑,怎么这么快?我扳扳指头算了老半天,才发现今儿就是三月三十,这几天玩的太高兴,把四月初一要进宫这事儿全抛到脑后了!

    “两位格格,夫人请你们过去一下!”额娘边的大丫头墨色,进来福说道。“唔,知道了!你给额娘回声,我们收拾一下,马上就过去!”姐姐站起说道。墨色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我赶忙招呼墨迹墨痕帮我们重新梳一下头发,略作打理,跟着姐姐匆匆往额娘的房里走去!

    一路上,我和姐姐没有交谈一句,面色沉重着赶路。到了额娘那里,发现阿玛竟也在,自那天被罚之后就一直没见阿玛,阿玛正一脸担忧的看着我和姐姐!我和姐姐一起行了礼,抬头看到一位年纪大约十□岁梳着已婚女子的发型我从未见过的女子站在额娘边,很是亲昵的搀扶着额娘!“玉瑾见过姐姐!给姐姐请安!”姐姐看到她后稍有些惊讶,旋又福下,原来她是大姐玉珂啊!我也随着姐姐给大姐请安。大姐连忙过来扶起我俩,看着我笑道“听说前几,玉儿病了!可真真儿急死我了,可惜我那时在江南,想赶回来看你却又不由己,还好佛祖保佑!今儿看到你,我也就放心了!”我赶忙回道“玉儿多谢大姐!你看玉儿都好了呢!”真是感觉和姐姐完全不一样啊!还是要生疏好多!大姐点点头,又和姐姐寒暄了几句,就听阿玛说道“玉珂,等会儿你们姐妹再闲话吧!玉瑾,玉儿你们过来!”我和姐姐向前走了几步,恭敬的立在阿玛面前。“想来你们也知道了,明儿一早你俩就要进宫了,宫里跟家里完全不一样!尤其是你玉儿,万万不可再任!府里我和你额娘会包容你,但宫里说错一句话指不定便会有命之忧!玉瑾,你还得多关照她啊!”姐姐跪下带着哭腔道“阿玛额娘请放心!玉瑾定会关照玉儿,只是阿玛额娘年事已高,女儿实在不放心您们的体,若是可以女儿宁愿在阿玛额娘膝下尽孝!”我见姐姐如此,也跪下听她那么说想起我自己的父母,也不知他们现在如何了?想来眼泪也噗嗒噗嗒的向下掉。额娘扶起我和姐姐,抹着泪道“我和你们阿玛如何舍得你们?可进宫又是祖宗家法,咱们没得办法啊!玉儿,你进宫后万事都要听你姐姐的,切不可鲁莽行事!”我哽咽的点着头,“玉瑾玉儿,你们放心,我会常来看望阿玛额娘的!再说,你们又不是以后不回来,指不定皇上把你们指给那位皇子阿哥,咱们不就又能见着了吗?”姐姐点点头,拿着帕子抹净眼泪强笑道“大姐说的是,咱们保不齐过几天就又见了!玉儿,额娘都别掉泪了!”阿玛过来拍拍额娘的肩膀,对姐姐和大姐说道“玉珂玉瑾,你们先出去,我和你额娘还有几句要和玉儿交代。”我有些纳闷,有什么还要单独和我说的?姐姐和大姐也是有些奇怪,但还是施了礼退了出去。

    阿玛一挥手,屋里的侍女家丁也跟着姐姐她们退了出去,我更感觉奇怪,有什么话这么隐秘呢?屋里只剩下我们三人,额娘握着我的手说道“玉儿,你记住额娘现在说的话!额娘希望这次的选秀你能被撂牌子!”什么?我没听错吧?如果她说希望我被留牌子我还信怎么说希望自己的女儿落选呢?我疑惑的望着阿玛,没想到阿玛竟然也点了点头,“额娘,此话怎讲?”“这不是我和你阿玛的意思,是你故去的亲额娘的遗愿!”听她这么一说我更是莫名其妙,怎么又扯到我亲额娘的上了?见我一脸困惑,一直没开口的阿玛道“你额娘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你亲额娘的意思!她临终前只提了这么一个愿望,她说她不希望你进宫想你自己找个喜欢的人家好好的过一辈子!我本是想那时我官阶不够还轮不到要我的女儿进宫方才应了她,可没想到……哎!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从额娘屋里出来,我一路心想,额娘怎会知道我一定会进宫呢?莫非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不过,我本就没打算要留在那“华丽的监狱”里,如此不正好趁了我的心意?

    回到屋里,见墨迹正收拾我的东西,打成了个不大的包裹。我问道“怎么就带这些东西?”墨迹抬头见是我黯然道“秀女有专门的衣服,所以只带些换洗的内衣就是了!不过,宫里用银子的地方很多,我给格格放了不少细软,你可千万别舍不得用啊!”我心里一阵感动,拉着墨迹的手坐在边道“墨迹,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舍得你啊?”墨迹一下眼眶红红的说道“我也舍不得格格,格格进了宫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听人家说宫里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格格可要千万小心呐!”“要是人家都看不上我,我说不定几天就回来了!到时你可别笑话我啊!”“格格这是哪里话?京里谁人不知钮祜禄家的格格都是一顶一的美人!”墨迹说这话时一脸的骄傲!我有些惨笑“美人估计没人知道,怕是都知道玉格格是个惹祸精吧?”听我这么打趣自己,墨迹脸上终于有了些笑容!

    第二天,天色未明,墨迹敲门进来拿着秀女的旗装。我起洗漱完毕,换上衣服拎着自己的包裹和姐姐一道去额娘的屋里拜别。惹得额娘又是落了泪,我和姐姐也红了眼眶,阿玛看看时辰道“好了,夫人,时辰差不多了!在不起误了时辰怕是要治罪的!”额娘这才止了泪,和我们一道出了府门送我和姐姐坐上马车,又拉着我的手轻声道“记得昨天额娘的话!”我连连点头,阿玛又过来交代几句方才依依不舍的让车夫前行!

    作者有话要说:  说明一下哈~那个蕾丝呢最早是出现在美国,也就是说最早是在1776年7月4号之后,但为了下文没办法只好让它提前出现下啦~

    今天的这章呢~是完全的新鲜出炉,前几天太忙根本没时间写文,昨晚存货就用完了,所以今天这章我没有看太多遍,也不知道到底如何~还请大家指教啦!

    至于44同志呢~快拉快拉~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