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家法

    “怎么?玉格格是准备回府呢?还是继续出去玩呢?”阿玛斜了我一眼,冷冰冰的说道。姐姐一拽我袖子,我乖乖的跟着她低头走到阿玛跟前,怯怯道“阿玛,玉儿不是有意回来晚了的…….”“是么?那你早先在锦绣庄跟阿哥们的事儿也不是故意的了?”阿玛不咸不淡道,“那又不是我想招惹他们,我躲都躲不掉!”看来即使是古代这八卦消息传的也是够快啊!“是啊!阿玛,玉儿和诸位阿哥爷只是偶然遇上,想是见着投缘,几位阿哥爷留了咱们一起用了晚膳,这才耽搁了时辰,还请阿玛谅解!”姐姐急忙帮我解释。“哼!偶然?见着投缘?玉儿,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不要再惹事端?”阿玛白了姐姐一眼,继续问我。我郁闷,我是实在想离那些惹不起的“宝贝”们远点,可走哪哪儿能碰上!这怎么又成了我惹事儿?“阿玛确实说过!但这次玉儿也不想遇到哪些阿哥们!玉儿觉得自己除了回来晚了些,再没其他的错!”我仰着头倔强的说道!“你!放肆!出去一趟你还真是长了本事了!以为有阿哥们撑腰就敢和我顶嘴了么?”阿玛的脸一瞬间变的铁青。“本来就不是我的错!再说了,我什么时候仗着他们撑腰了?”脑子一,说什么话也不再过脑子了!“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你可别忘了再怎么着我也是你阿玛!”阿玛被我一席话激的来回踱步“来人呐!去,把家法给我请来,今儿我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阿玛,玉儿不是这个意思,玉儿的子就是如此,您又不是不知道!您犯不着跟她生气啊!”姐姐见阿玛动怒,跪下扯着阿玛的袍角哽咽道。“玉瑾,你给我保证会看着她,不让她惹事儿,可结果呢?你倒是好,跟着她一起瞎胡闹!”阿玛扯回袍子,“本来就跟姐姐没关系,阿玛,你别忘了那几位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子,姐姐有几个胆子敢说个不字?惹着那几位阿哥的是我,阿玛要罚罚我就是,不要殃及旁人!”我越说越离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阿玛一个箭步冲过来抬手就要打我,我下意识的一躲,姐姐扑过去一把抱住阿玛的腿,哭道“阿玛说的是!是玉瑾没看好玉儿,还请阿玛责罚!”转头瞪我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阿玛跪下!你想气死阿玛吗?”我咬着牙坚持道“我不跪!我又没有错!”阿玛颤抖着手指着家丁吼道“你们都想气死我吗?还不给我请家法?”几个家丁慌忙应了一声,跌跌撞撞的朝着里屋跑去!姐姐悄悄踢了墨痕一下,示意她赶紧去找额娘这个“救兵”!

    没多久,其中一个家丁端出一个盖着黄绸子布的托盘,两个抬着一个长条木凳。阿玛一把扯下托盘的黄布,露出一根皮鞭来。他抚着皮鞭道“这根鞭子还是太祖爷御用之物,因我玛法额亦都领兵攻巴尔达城立有大功而亲赐,这么多年都没用了,没想到再请出来居然是惩罚你!”说完一甩鞭子随着一声清脆的鞭响喝道“把玉格格给我按在凳子上,如此的不知轻重,若进了宫还不立马被拖出去乱棍打死?即是如此,还不如我今儿亲自教训她,免得给钮祜禄家族丢脸!”“阿玛!玉儿不懂事,您就饶了她这次吧!玉儿这子才刚刚见好,这几鞭子下去还不要了玉儿的命吗?玉瑾为姐姐没有教导好妹妹理应受罚,还请阿玛责罚玉瑾!”姐姐边磕着头边给我求。“玉瑾,我今儿教训她,不单是她出门惹是生非更是因为她不知轻重脾气太倔!玉瑾,你给我让开,要不然我连你一起打!”阿玛盯着姐姐怒道,可姐姐还是不停磕头并不打算让开!阿玛抬手扬起鞭子准备抽向姐姐,我冲过去扑在姐姐上想为她挡上本应责罚我的一鞭!

    我紧闭着眼睛,等待着鞭子落下,这时却听见额娘的声音“老爷!快停手!”我睁开眼睛,就见额娘飞快的走来,硬从阿玛手里抢过鞭子,不顾阿玛的惊愕拉着阿玛的手柔声说道“老爷,玉儿年纪还轻自是有些没轻没重,咱们悉心教导就是,你这么打她不怕她口服心不服吗?若真是打出个好歹,咱们怎么给离去的慧儿交代啊!”“哼!口服心不服?我看她是口不服心更不服!夫人!你是没见她跟我翻嘴的利索劲儿!”阿玛越说越气,指着我脸色墨黑。“玉儿!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怎么能和阿玛翻嘴呢?你阿玛不也是为你好么?过来!给你阿玛跪下,磕头认错!”认错?我根本就没觉得我有错!为什么老是让我认错?姐姐见我还是站着不动,捅捅我道“快去吧!那毕竟是咱们的阿玛!”我不甘的上前跪下磕头道“还请阿玛原谅女儿!女儿不应该和阿玛顶嘴惹阿玛生气!女儿给阿玛赔罪了!”想是阿玛得了台阶,再想想过几天我就要进宫若真是把我打伤了,给宫里该如何交代?遂说道“行了!你和玉瑾给我跪到天明!从明天起到你们进宫不得再迈出府门一步!算是给你们才惩罚!”阿玛见我张口言接着说道“玉瑾没有看住你,也理应受罚!不必再说了!”额娘也冲我挥挥手扶着阿玛转离去,我只好应了一声老实的跪在地上!

    “姐,今儿都是我不好,害你也被我连累!”我低着头,不好意思道。“说什么呢!今儿闯祸的又不是单你一个,我也有份儿啊!”姐姐丝毫没有生气竟还带着一丝笑,“还记得小时候吗?那时候你就是个闯祸精,三天两头的惹阿玛和额娘还有你的亲额娘生气,你那时候也是这样,就是不认错,所以啊,阿玛时常罚你跪呢!”姐姐掩着嘴轻笑着。我眉毛挑挑,这玉珈还真是不安宁啊!难怪额娘都有些见怪不怪了!

    说是跪着,也就老老实实的跪了一两个时辰,看看四周没人,我和姐姐就坐在地上,聊了一整夜。听姐姐讲玉珈和她小时候的趣事;聊对未来的迷茫;聊阿玛虽看似威严内里却是个很好的父亲!

    不知不觉,天光大亮,额娘边的大丫头墨色过来传话说阿玛让我和姐姐回屋去,墨痕墨迹过来扶着我和姐姐站起,我踢踢腿,坐了一夜腿都麻了!我抬头看看初升的太阳,感觉累的不得了,眼睛是上下眼皮老是打架!昨天经历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精神上又高度紧张,现在只想赶紧回屋好好的睡一觉!我揉揉眼睛和姐姐告别,匆匆赶回自己的屋子,让墨迹给我找了些吃的,草草一吃便钻进被子里,沉沉的睡去!

    再醒来时,阳光已照在西窗上,我在被窝里有蹭了几下实在不愿意从里面出来,正犹豫是继续睡到第二天早上还是现在起来吃些东西,就听姐姐在门外道“玉儿,你起来了么?”我赶忙起应道“嗯,刚醒!”姐姐推门进来将手里的东西放下笑道“听墨迹说你回来就睡,我还道不信,敢你还真睡到了这个时候啊!”我看看桌上的东西不解道“咱们才几个时辰没见,姐姐就给我拿礼物么?”“这可不是我给你的!我可送不起你这么贵重的东西!”姐姐斜我一眼嗔道,见我不解的眼神补道“是十四阿哥今儿一早就让人送来的,指明是给你的!”我有些郁闷,他是唯恐天下不乱么?就要闹得人尽皆知?“哦,我不要,麻烦姐姐帮我退回去!”我看也不看那些东西,懒洋洋的说道。“你不看看是什么么?十四阿哥说你见了准保喜欢!”姐姐把那些东西扔到我的被子上,我拆开一看竟然是一大捆的白色蕾丝和几包貌似中药的东西,我拿起闻闻,嗯!还真是中药!“他给我蕾丝我能理解,可这莫名送我一堆中药还说我会喜欢,这是为什么?”“你昨天不是说你胃最近不好吗?十四爷派来的人说,这些可都是最养胃的东西!一般人家想要都要不了呢!”我失笑道“我那么说还不是敷衍他,没想到他竟然当真了!谁没事干喝中药玩儿啊!?”话虽如此,可心里不感动那是说假话,但还是没有心动的感觉!姐姐拎着帕子笑道“如何?还要退回去么?”我看着那些蕾丝心里的确不舍,便摇摇头!姐姐指着蕾丝问道“你要这些叫做什么丝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我看就这么细细一绺儿,能做衣服么?”我笑答道“姐姐,你手工好,妹妹等会儿给你画个样子,你照着妹妹画的样子做好么?做好了不就知道我要干嘛了么?”姐姐沉吟一下,笑道“就你鬼点子多!好吧,你赶紧画好,咱们赶在进宫前做好!不过,鬼灵精,咱们现在可以用晚膳了么?你总是在我那儿蹭饭,今儿该我在你这儿用了吧?”我故意白她一眼,招呼墨迹道“墨迹,姐姐要在咱们这儿用晚膳,你还不赶紧的去厨房交代一声啊!可要好的东西,免得姐姐说咱们小气!”墨迹憋着笑应了一声,转出去,姐姐一点我额头,笑骂道“死丫头!就你废话多!”我捂着肚子,笑的几乎岔气!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