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回家

    侍卫牵着马候在一边,十四阿哥翻上马伸手给我,我看看姐姐再看看他,后退一步福道“十四爷,男女大防,怕还是有些不便!”还没等我起他猛的弯腰用力一拉把我硬拽到马上扭头高傲的对边的侍卫说道“去,你们几个伺候玉瑾格格上马车!”几个侍卫应声“嗻”,看似恭敬实则着姐姐她们坐上马车。我一时气急脑子一,伸手去拉他的手臂,他下意识的躲开,可害我本来是侧坐在马子向前一倾险些栽了下去,好在十四阿哥眼疾手快,一把搂着我的腰,我也急着保持平衡,结果长长的指甲一下子抓到他的脖子!霎时,四道血印出现在他原本白皙的脖子上,我赶忙收回手低头一看,指甲缝里竟然还有些红红的皮!四周静的连掉一根针都能听见,远方的闹反而衬得这里安静的异常,侍卫们手都按在佩刀上,似乎时刻准备着把我结果了!姐姐和墨迹她们挑着门帘捂着嘴看着我,我嘴唇抬头看着十四阿哥,他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手还捂着脖子上的伤口,指缝里渗出丝丝血迹!

    姐姐从马车上冲下来,跪在马前磕头颤声道“十四阿哥开恩!玉儿无心之过,求十四阿哥不要见怪!”见我还坐着,一脸怒气道“玉儿,还不跪下求十四爷开恩?”不就抓了个口子吗?至于吗?又不是以后再也长不好!但见姐姐又怕又怒的样子我也只好乖乖跳下马学着姐姐的样子跪下但不磕头嘟着嘴道“玉儿是无意的!谁让你硬拉我上去的!”姐姐怒喝一声“玉儿!你不要命了?”我又不是把他抓死了,怎么还和我的命连在一起了?“呵,你知道损伤皇子玉体是什么罪过么?”十四阿哥见我一脸无所谓,冷笑着问道。“若追究起来,灭你们钮祜禄一家是足够了!”我打了个冷颤,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姐姐,姐姐额角冷汗直流,看来十四阿哥没有吓唬我!可却激起我内心的愤慨,是你无礼在先我也只算得上是防卫过当,为这就要灭门么?“不过,我今儿心好,懒的追究!”十四阿哥瞄着我说道,就像捉到老鼠的猫不急于取其命一般,看得我不由有些寒毛耸立!姐姐连道“谢十四爷开恩!”我猜他必定还有后话,要不干嘛笑的那么邪!果然又听,“玉瑾格格,你先莫急着谢爷!你们一家的平安还得要看你妹妹的了!”他趴在马背上边说边坏笑着。这家伙怎么跟街头的小混混儿一般?我瞪他一眼问道“十四爷要奴婢如何做才原谅奴婢?”他也不答话,拍拍前空出的马背,冲我努努嘴。我哑然失笑,敢儿闹了这么大动静,就是为了让我心甘愿乖乖的跟他共乘一匹马么?还真是个小孩儿心

    我叹口气,站起走到马前,他又伸出手,我犹豫一下,他“嗯?”了一声,我也只好踩着马镫拉着他的手上马!这时他方才满意的笑道“行了玉瑾格格,你起来吧!时候不早了,咱们赶紧走吧!”见姐姐起来,由墨痕扶着进了马车,我也舒了口气。十四阿哥想了想对着侍卫说道“你们先回去吧!爷一会儿自己回来,给福晋回声,不用等爷了,让她们早些安置吧!”

    打发走了侍卫,十四阿哥拨转马头让马儿慢慢的走着,我回头看看马车,马车跟着十四阿哥的马,但还是刻意拉开了距离!我看着马车问道“十四爷,你不是说送我们回府么?怎么变成我家的马车‘送’您啊?”十四阿哥没理睬我,却把我搂着,他的胳膊越环越紧,仿佛要把我按进他的口一般!我扳着他的胳膊,有些呼吸不畅道“十四爷,你弄疼我了!”他略松了松,下巴在我头顶上摩擦轻声道“你怎么和八哥在一起?”“噢,我迷路啦,八阿哥刚好找到我了么!”我手指绕着马鬃低低的回道。“不是!八哥怎么会和你在那种小摊上吃东西?往,他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八阿哥怎么想我怎么知道!想是八阿哥心地善良不忍心看我饿着吧?或者八阿哥今儿想吃那豆腐花了?”“怎么?你的意思是我不善良?”我看不见他的表,但也能想象的了八成脸色又不怎么好!“最少八爷不会要为一点小事儿灭了我家!”我撇撇嘴说道。“哼!不这么说,你能乖乖的上来么?不过,你倒是够狠的心啊,血都渗出来了!”他抬起一手好像是又摸了摸伤口。“我又不是故意的!还疼吗?”不管怎么说,我确实是失手抓伤了他,还真有点内疚,边说我边在上找帕子,猛然想起刚才帕子给八阿哥擦汗,他也没还给我!“不怎么疼!平里练库布,也常常受伤的!这点小伤算不的什么!”看他一脸的无所谓,我点点头,放了心。

    一时间,我不知该和他再说些什么,两人就在马上听着马蹄踩着路面上的声音寂静不语!眼见钮祜禄府门近了,十四阿哥跳下马,顺手把我抱下来一把揽在怀里喃喃说道“玉儿,我一定会跟皇阿玛要了你!没有人可以和我争你,即使是八哥也不行!”我听到他说起八阿哥,那种未明的绪又袭上心头,一时有些喘不上气,慌忙推开他!十四阿哥一愣旋又歪头坚定的道“玉儿,我会让你喜欢上我!不!是上我!”说完,也不给我答话的时间一跃上马,纵离去!

    我摇头叹道“你倒是还真自信!可我对你完全没有心动的感觉,在我眼里,你只是个孩子罢了!十四爷,你终究还是会失望!”

    看着府门,想想我出去这么久,心里不免有些打鼓,也就没了进去的勇气!我坐在门口的石阶上等姐姐她们回来,等了好久才见马车慢悠悠的过来。我迎上去抱怨道“姐姐你们好慢哦!”姐姐下了马车,四下看看不见十四阿哥的影,无奈道“十四阿哥走了?你是真傻还是装傻?那十四阿哥喜欢你,你看不出来么?若不是如此,你把人家皇子抓伤,那些侍卫立时就能把你剁成泥!还能让你这会儿和我抱怨?”难怪那些侍卫看我跟看仇人一样!我脸色一红道“他喜欢我可我不喜欢他啊!”姐姐停下脚步为难道“既是如此,你便要跟他趁早说清楚,他毕竟是皇子,闹不好会累及家人呐!”我默默的应了一声,低头郁闷“又惹了个麻烦!”

    墨痕刚要推开府门,却见府门自己打开,两排家丁打着灯笼立在一边,灯笼的尽头好似有一个人影,我和姐姐定睛一看竟是阿玛黑着脸背手而立!

    我吐吐舌头,心道“这次是彻底的完蛋了!”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