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豆花

    气氛着实的压抑,我又吃了几口就实在是咽不下去了!我悄悄侧对墨迹道“墨迹,现在什么时辰了?”十四阿哥听见我问墨迹的话,指指一边案几上的西洋钟道“现在快八点,算来也是快至戌时正点!时间过的还真快啊!”说完,懒洋洋的伸个懒腰。我看看那做工细致的西洋钟,这东西搁现代谁都不稀罕,可这三百年前却是稀罕物儿可不是谁都能用的起的!光这一间酒楼的雅间就摆个这物件,还真是够奢侈的!十四阿哥见我盯着西洋钟看,似理解我的想法,解释道“你以为九哥给每个雅间都摆个西洋钟么?也就这间有!九哥见这间临窗,装饰的也好也就专门用来我们兄弟之间出宫小聚之用!”我收回目光“哦”了一声,敢我和姐姐还在人家专用的房间里吃了顿有些“郁闷”的晚饭啊!

    “看你没吃多少啊!怎么?不合胃口么?”十四阿哥又凑上来问道。我心里暗叹道“这样的气氛下你还能吃的进去,还真有你的!也不怕等会儿胃疼!你没看我和姐姐几乎都没吃吗?”嘴上却说“不是!味道很好!最近胃不是很好,吃不了太多!”十四阿哥听完,眉头紧皱着“嗯”了一声,又转向九阿哥问道“九哥,给宜妃娘娘的衣料买了么?”九阿哥搁下筷子道“嗯,选了一些!也不知道额娘会不会喜欢!”“哦?敢问九爷给宜妃娘娘买的什么衣料?可是那掌柜说的洋布?”我也好奇道,很想知道三个大男人会买什么样的布料!“是那西洋布,名字还古怪的很,叫个亚麻和什么丝?”九阿哥轻轻敲着自己的额头,努力回想道。“可是叫蕾丝?”我眼睛一转说道!“哎!对对!就叫那个名!你个小丫头怎么知道?”十阿哥瞪着眼睛问我!我掩嘴一笑“奴婢自是知道!”转念一想又冲九阿哥福道“奴婢还有个不之请,还望九爷了奴婢!”九阿哥莫名道“说吧!能应自然会应了你!”我笑道“就是还请九爷给锦绣庄打个招呼,把给宜妃娘娘做衣服剩下的下脚料送给奴婢!”“你要那些干嘛?”十四阿哥疑惑道。“当然是有用!”“你想要的下脚料主要是那些蕾丝吧?”果然是康熙的儿子,就是聪明!“回九爷,正是!若是可以,还请九爷了奴婢!”我确实是要那些蕾丝有用,蕾丝这东西这年头太少见了,难得见一回自是要抓紧机会!“唔!要是有盈余就都送你了!”九阿哥犹豫半天,方才点头!我马上笑的跟熟透的石榴般“那奴婢多谢九阿哥了!”姐姐悄声问我道“你要那东西到底想干吗?”我也悄声回道“到时候姐姐自会知晓!”姐姐见我这么说,也就不再追问。

    心里正暗自高兴,就听窗外闹非凡、人声鼎沸。我探出脑袋一看,楼下不知何时出现了许多玩杂耍的!我还没见过街头卖艺呢!赶忙拉着姐姐冲到楼下,什么“耍坛子”、“耍碗”、“耍棍”、“绳技”、“衔枝”还有“柔术”,每个摊位前都是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我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正看人家“耍碗”的艺人只用几根细细的木棍就把数十个碗转来转去,也不会掉下来!我边看边对姐姐说道“姐,你看好神奇啊!都不会掉下来哎!”过了好久,也不见姐姐搭腔,我扭头一看边哪还有姐姐的人影?一个**岁的女童站在我边,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猛的意识到,我和姐姐走散了!

    我四处胡乱的走着,越走街道上的人越多,我也越辩不了方向,那泰和楼早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我心道,看来是迷路了!我沮丧的蹲在地上,走了半天腿都累了!这时肚子也饿了起来,刚刚着实是只吃了一点儿,我四下张望几下见不远处有家卖豆腐花的小摊摸了摸上的钱袋,估计够自己吃碗豆腐花的!打定主意,我站起,许是蹲的时间有些长刚又没吃什么东西,一时间头晕眼花,我摇晃着向后退了两步,一双大手扶住我的胳膊,我才没坐到地上!

    我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看清扶我的人,不看不要紧,刚对上他的眼睛我就打了一个冷战!借着月光,他的眼睛竟比夜色还要黑,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却有着烛火般的光芒;他的脸颊是那么的清瘦,颌角还有着浅浅的胡渣;他薄薄的嘴唇牢牢的抿着,不喜不怒;他的两道剑眉紧紧的扣在一起,忽然我有种冲动,很想去抚平他紧皱的双眉!他究竟谁?他上的味道,居然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他!

    他也直视着我的眼睛,可眼里闪过一丝探不明的思绪但很快就消失不见,还是如深潭般深不可测!我回过神慌忙抽出胳膊,对他福道“多谢这位先生了!”他摆摆手,正要开口,从他边闪出一人躬道“主子!福……”那人看看我,略一停顿“夫人还等着您赶紧回府呢!”他点点了头,大步从我边走开,没走几步又停下转说道“天色不早了!姑娘还是赶紧回家吧!”我笑笑应了一声,他又看了我一眼,嘴角像是扯过一抹不知何意的笑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有些失神的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心里想道“真是个谜一样的男子!只可惜你已经娶妻了,要不我可以考虑喜欢你看看!”这么想着倒觉得心中轻松不少。我拍拍腿,打算还是先“犒劳”一下我可怜的胃。还没迈出腿,就听一声“玉儿!?”我转头一看竟然是八阿哥!他怎么也叫我玉儿了?

    八阿哥喘着粗气跑到我跟前道“你胡跑些什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拉着你姐姐下楼消失不见,我们撵都撵不上你!”我抱歉的对他笑笑道“奴婢见楼下有玩杂耍的一时觉得新鲜,让八爷担心了!”几滴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滚落,我犹豫一下还是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帕子递给他,他愣了一下接了过去!“你俩分别去给九爷十爷他们报信,说玉格格找到了!快点儿,免得他们瞎胡找!”八阿哥指着紧跟在他后的侍卫吩咐道。他见我一直看着那豆腐花摊问道“怎么?刚才没吃饱么?”我苦笑,不知该如何回答!“刚好,我也从来没吃过这东西,你就全当陪我尝尝鲜吧!”说完,迈开步子朝那豆腐花摊走去,留我呆立一边!“怎么?不想吃么?”他见我没跟着,又转问道。“没有!只是,八爷,您?这合适吗?”我嘴唇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他撩起袍子,坐在那小凳上。他将近一米八的高,那么矮的小凳子着实有些……可他脊梁却的笔直!我别过头偷笑,他不满的说道“爷很奇怪吗?”我把头摇的像拨浪鼓连声说没有!

    那老板娘突然发现来了个衣着华贵的男子,正不知所措,手脚都不知该往哪放!我连忙问道“大娘,你这豆腐花怎么卖啊?”老板娘颤抖着伸出两个指头,还未说话,八阿哥抢道“二两银子?”吓得老板娘连连摆手,结结巴巴道“一碗……两个……铜板!”只见八阿哥一脸的不可置信,我悄声叹道“这就是皇子啊!”

    待豆腐花端上来,八阿哥又不知道该如何下嘴了!指着碗里白的红的绿的黄的问道“这是什么?”我只好给他解释“白的就是豆腐花啊,红的是辣椒,绿的是香菜,黄的就是煮熟的黄豆喽!您要这么吃,不能打散了!散了就不好吃了!”说完,我拿起勺子轻轻搅了搅把调料弄匀,舀了一勺放进嘴里。他看着我的样子,也学我的样子自己有些笨拙的在碗里搅了几下,尝了一口,赞叹道“嗯!确实不错!细嫩幼滑,美味可口!和宫里的饭菜完全不同的口味!”没几下,他就把自己那碗吃了个精光!我看着他,心中在想“史书中的胤祀被说成一个笑里藏刀口蜜腹剑的人,可我面前的这个人却是这么的温和细致!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正想着,耳边又是一阵嘈杂之声。我和八阿哥扭头一看,原来是九阿哥十阿哥十四阿哥还有姐姐她们,见我和八阿哥正悠闲的吃着豆腐花,十阿哥一股坐到我对面怒道“好你个小丫头,爷们辛辛苦苦的找你,你倒好,还有心吃……这是什么?”得!敢他也不认识!我捂着肚子擦着眼角笑出的眼泪道“十爷,您太逗了!奴婢肚子都笑疼了!”见十阿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八阿哥硬忍住笑说道“不怪她,是我让她陪我吃的!”那老板娘见呼啦啦来了一群人,其中几个腰间还缠着黄带子,早吓的如原地筛糠一般。十四阿哥瞅了眼老板娘道“八哥,刚宫里带信儿过来说传您进宫呢!您赶紧去吧!”八阿哥站起,弹了弹袍子,撂下一锭银子带着自己的侍卫急急的走了!

    姐姐走到我边,皱着眉头道“你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呢!真急死我了!还好有几位爷帮着寻你!要不我回去如何给阿玛交代?”阿玛?我都忘了这回事儿了!连忙转对那三位阿哥说道“天色已晚,阿哥们也是时候回府了!”十四阿哥抬头看看月亮说道“是晚的!走吧,我送你们!”要是让阿玛看见我们让阿哥送回来,还指不定怎么罚我呢!我拒绝道“多谢十四阿哥,但确实是很晚了,奴婢怕耽搁了十四爷回府!”十四阿哥脸上一暗道“怎么?相同的话要爷说两遍么?”看他又要生气,我也就不再坚持,对着表复杂的九阿哥和十阿哥福行礼,跟着十四阿哥匆匆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神秘人”是谁大家能猜到吧?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