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锦绣

    第二天,天还没完全亮,我就再也睡不着了。想来上小学那阵儿,也是为了第二天可以和朋友们一起去游,激动的晚上睡不着,天还未明就早早起来,看来我确实是‘返祖’了啊!

    反正也是睡不着,索,想着今儿是第一次出门,决定好好收拾自己一番,但在衣柜里翻来翻去也不知穿那件,往都是墨迹帮我选好,我只管往就是了。选择了好一会,才决定一件雪蓝底色上绣白色鸢尾花的旗装,坐在镜前左右开弓却怎么也收拾不好自己的头发,最后在失败了第n次后终于放弃了,我心里恨道,‘看来还是得墨迹来帮我。这手不巧就是没办法,想自力更生都不行。’

    “哎?格格今儿怎么起的这么早?往都是怎么叫都叫不起的。”墨迹推门进来,见我端坐镜前,很是惊讶、

    我自动屏蔽掉墨迹的惊讶,一手扯着‘罪魁祸首’,一边望着她嚷嚷,“哎呀,墨迹你可来了,你看我这头发,我都怀疑它们是不是跟我较劲呢,怎么绾都绾不到一起!

    ”墨迹憋着笑,三下五除二就将我怎么也搞不定的头发绾成了几个规矩的发髻,我从首饰盒里挑出玉簪给她,“今儿还要这个!”说来也奇怪,自打那我第一次见到这个玉簪就彻底的喜欢上了,平里根本不选择别的发饰,每天用的都是那个玉簪,想是我名字里带个‘玉’字吧。

    一番装扮,自己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拉着墨迹一路小跑至和姐姐约好的地点。到了之后才发现,姐姐连人影儿还没见,我低声嘟囔着,“姐姐好慢哦!说好的时间还不来!”

    墨迹边抚喘气边说道,“不是瑾格格慢,是格格你来的太早了,咱们怕是早来了有半个时辰呢!”

    我一下睁圆眼睛,“不是吧?怎么会呢?你怎么不跟我说时辰啊!”

    “格格您拉着我就跑,哪里给了我回话的时间么!”墨迹噘着嘴无奈的回着,“格格,咱们现在怎么办?要不咱回屋等吧!晨里露水大,你可别凉着了!”

    我想了想说,“算了,一来一回麻烦死了,这样吧墨迹,你帮我拿点吃的吧,刚光顾了往外跑了,什么都没吃,现在有些饿了!”墨迹应了一声,转离去。

    在等墨迹的当儿,我四下看了看,早晨的钮祜禄府跟往看来确是不同啊!伸了个懒腰深吸一口气,空气好新鲜啊!初升的阳光洒在花瓣的露珠上折出耀眼的光芒;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真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正感叹时,就见墨迹端着几个饽饽一杯牛过来,我找了个石墩坐下就着牛几下就把饽饽吃了个精光。

    吃完,正拿着帕子抹嘴,就听“刚老远就瞅着墨迹急火火的端着些吃的,正道她是给谁送呢,原来是我们家能吃的玉格格啊!”

    我撇撇嘴回道,“还不是姐姐,这会儿才来,等的妹妹肚子都饿了!”

    姐姐一笑说道“你自己记错了时辰,反倒是姐姐的不是了”我耸耸肩,没回话。姐姐拉着我的手哄着我,“好了好了,赶紧走吧!阿玛还让咱们早些回来呢!”我吐吐舌头,挽着她的胳膊,笑着往府门走去。

    出了府门,就见门口停着一辆装饰精致的马车,墨痕挑起门帘扶着姐姐上去,墨迹也要扶我,我摆摆手自己跳了上去。马车走了一会,我挑起窗帘向外看去,只见街上人来人往,到处是摆着小摊的商贩们吆喝着招揽着,各式各样的小吃冒着人的香味。扭头对姐姐说道“姐,等会咱们吃点东西再回去吧!”我嘴唇,期望的望着她。

    姐姐抿嘴一笑“怎么?还没一刻钟就又饿了吗?刚见你吃了不少东西么!”

    “吃是吃了,可是没吃饱啊!姐姐你看这街上这么多好吃的东西,我都后悔刚刚吃了呢!”说完,就见姐姐、墨痕、墨迹个个拿着帕子捂着嘴吃吃的笑着,我瘪瘪嘴,不再言语。

    “两位格格,锦绣绸缎庄到了!”马车晃悠了一阵儿停了下来。我先蹦下去,抬眼望去,真是一家很有规模的绸缎庄啊!这地段可以说是北京最为繁华的街区,两层楼的建筑,门前熙熙攘攘,不断的有顾客进进出出,一方牌匾上书‘锦绣庄’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即使我书法不精,也知是名家手笔!果然是京城第一绸缎庄!

    姐姐一拍我肩膀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进去吧!”我赶忙收起‘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架势跟着她,进了店才发现更是别有洞天,店内的装饰更是奢华,做工精良的各式木雕,千姿百态的盆景,看起来就很贵的大小瓷器,我不暗暗咂舌,这一件衣服得多少钱?

    “哟,这不是凌柱大人府上的瑾格格和玉格格吗?您二位快请!您随便看,喜欢了给小人说上一声,保准给两位做的又合又漂亮!”一貌似掌柜的人见我和姐姐进来,忙点头哈腰的迎上来,“小敏,还不给两位贵客上茶?”

    姐姐冲掌柜挥挥手,那掌柜很是识趣儿的退了下去。姐姐转对我说道,“玉儿,你自己选吧,看你喜欢那块料子!”

    我看看四周,丝绸、蜀绣、湘绣、彩布花花绿绿,每一种材料的布匹都是分区摆放,看起来整齐划一很是整洁。随意拎起一块淡粉色绣着小小的白色花瓣的布料,一旁伙计说道“玉格格好眼力,这是咱们昨天晚上才到的苏绣,这做工可是跟宫里贡品有的比呢!”

    很是茫然的点点头,手感果然好。又转头去看了看一块天青色衣料,感觉也不错,再看了看别的布料都觉得好,我更加茫然的转向姐姐,“好多料子啊,随你吧姐姐,我看得眼睛都花了!”

    姐姐正跟那掌柜说着什么,听见我的话扭挑挑柳眉说道,“那我可帮你选了,你若是不喜欢我可不负责哦!”我忙同意,我本意只是为了能出来玩玩,买不买衣服我实在是无所谓!只见姐姐指着我第一回看的那个粉色的苏绣说道,“给玉格格就做那个吧!”

    那掌柜转对里间吩咐着,“吴妈,你出来给玉格格量□!”

    不时,一年龄大约三四十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一根皮尺从里间出来,对我行了礼说道“劳烦玉格格抬下胳膊,奴家给您量□!”我无奈,只好乖乖的让她把我上上下下的尺寸量好,她每量一个尺寸都会在个小本上记些什么,只剩下我自己无聊翻白眼。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吴妈终于说道“好了!辛苦玉格格了!衣服做好会尽快送到府上的!”

    我如遇大赦般,回头一看,姐姐还在跟掌柜说话便凑过去小声说,“姐,我跟墨迹出去买个点心吃,等下来找你好不?”

    姐姐见我确实对衣料不上心,便点头,“那你可别跑太远,买了点心就回来啊!”

    我嗯了一声,便转往外走,刚绕过一个柱子就撞到了一个软软的物体,我摸摸脑门儿嘀咕道,“这家店还真是奇怪,什么装修啊!”

    还没等我念叨完,耳边就听到一片噼里啪啦的下跪声和请安声,“奴才给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十四阿哥请安!”

    瞬间,我如石化般定在原地,全僵硬!不是吧?那我撞到的这个是什么?我很鸵鸟的不敢抬头,但是一个还算熟悉的声音无的击碎了我的‘鸵鸟梦’,“钮祜禄·玉珈!你打算靠到爷上到什么时候?”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