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出府

    剩下的几,每天除了早晚要给阿玛额娘请安,余下的时间有时和墨迹在府里到处看看,在脑子里画画地图,没过几倒将这钮府认了个**不离十;或者去姐姐那坐坐,与姐姐聊聊天、尝尝姐姐泡的功夫茶。真正过起了官家小姐的无聊生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子倒是在不知不觉如流水般流逝,转眼已快至月底。

    一,正和姐姐闲聊,忽然想到马上将至的进宫选秀,再想想可能失去的自由,体不打个寒噤。姐姐见我的模样,放下杯子问道,“玉儿,怎么了?冷么”

    我摇摇头,不知该如何跟她诉说,只怕她心里和我一样是很害怕吧?“姐,那你不是说过几去求阿玛咱们出府玩玩么?这都到快到月底了,再不去就该赶不上了!”我想起第一次见姐姐时,约好一起出去玩的事。想想可能有机会出去走走,心中不觉有些雀跃!

    姐姐见我满面期待,略一沉吟,道“那咱们今等阿玛下了朝,咱就去求阿玛试试吧!”我连忙点头称好。

    等来等去,夕阳西下之时,才有人报阿玛回来了。我和姐姐对视一眼,拢拢头发,起往正屋赶去。

    进了正屋,却见额娘也在,阿玛正和额娘谈论着什么,面上神色甚是欢喜。我心想,这事看来有门儿!阿玛看起来心很好啊,指不定一高兴,我和姐姐就能出去玩儿了!更是很规矩的和姐姐盈盈下拜,向阿玛额娘请安。

    阿玛转头淡淡的看我们一眼说道“玉儿,你今儿怎么这么规矩?又在打什么主意,我怎么没觉得你有好事啊!玉瑾,你怎么也由得她瞎胡闹?”

    我撅撅嘴,不高兴的说道“玉儿哪有打什么主意?只是有一事想求阿玛!”“

    哦?我们家玉儿也有事求我?说吧!不过,若是你要说出府那就免谈了,我可不希望你再在京城里出一次名!”不愧是玉儿的爹,还真是了解自己女儿的想法啊!

    被阿玛这一回,直接不知该怎么接口,转念想想道“阿玛!这次不是我啦,是瑾姐姐说想去锦绣绸缎庄选些衣料,做几件衣服准备进宫的时候穿的!刚好,刚好,玉儿最近也长了些,衣服多少有些短,穿出去也不好看么,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钮祜禄府舍不得给自己的女儿做衣服呢!”我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道。还好和姐姐提前商量好了对策!

    “说到底,你还是想出府,不是么?”阿玛皱着眉头说道,“上次你惹的祸事还不够么?”

    “阿玛真是英明!女儿这么点小心思如何瞒的过阿玛的法眼?”我故作惊讶的说道。真是千穿万穿马不穿!

    阿玛揉揉太阳,不悦的说道“不是我不让你出去,是你太能闯祸了,你上次的莽撞让阿玛在同僚面前都抬不起头来,这次说什么你都不许出去!你若是需要衣料,吩咐下人就是,何必自己抛投露脸?”

    我赶忙扯住他的袖子,摇晃着撒,“阿玛,玉儿这次保证不闯祸了!再说了这次有瑾姐姐跟着,玉儿断是不会再鲁莽了!”见他有些无奈,我继续说道“好阿玛,玉儿知道阿玛是天底下最好的阿玛么!你就了女儿这次嘛!过不了几,女儿和姐姐就要进宫了,天晓得能再出来到何时何了,女儿还想去给阿玛额娘买个礼物,当个念想呢!”说着,掏出帕子假惺惺的抹去硬挤出来的‘鳄鱼的眼泪’。阿玛见我又是撒又是梨花带雨的,有些动摇,脸色也比刚才缓和了些。

    “阿玛,有我和玉儿同去,您大可放心!我会盯着玉儿不会让她由着子!再者,我和玉儿只是去绸缎庄买几块衣料,很快就会回来!”姐姐很是时机的继续动摇着阿玛的决心。

    阿玛求救似的望向额娘,额娘掩嘴一笑道“老爷,你就让她们去吧!玉儿和瑾儿都不是小孩子,再说,玉儿上次受了那么大的罪,想是她自己也不敢再鲁莽!”我感激的看看额娘,如小鸡啄米般狠命点头。

    终于,阿玛叹口气道“那你们明起个早,快去快回,万不可在外面逗留时间过长!”我正准备扑过去亲他一口时,阿玛又厉声补着说,“不许穿男装!我可不想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钮祜禄家的女儿不男不女!你以为你们穿了男装别人就能不辨雌雄吗?”看来,这玉儿上次八成就是穿了男装,结果搞的自己不伦不类,惹得凌柱不高兴!不穿男装就不穿男装,我又不打算去那些烟花之地,买衣料女装反而来的方便一些。我和姐姐不约而同的应了一声,阿玛摆摆手示意我们退下,我和姐姐再福福,退了出去!

    我乐呵呵的笑了一路,姐姐点我额头,笑道“不就是个出府么!至于这么高兴么?”我继续笑道“当然高兴啦!这几都快无聊死我了!好不容易能出去,怎么能不高兴!”姐姐不置可否的笑笑没有说话。

    和姐姐分别后,我蹦蹦跳跳的回了自己的屋子。墨迹见我回来问道“格格,如何?老爷同意了么?”

    突然生出使坏的心,故意做出一副沮丧的表,凄凄惨惨的说着,“唉!好话说了一箩筐,阿玛还是不同意!墨迹,要不咱们翻墙吧?!”

    墨迹小脸一下变得惨白,“格格,万万使不得!您想让墨迹被赶出去吗?”

    我看着她慌张的样子,一时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墨迹见我这般模样,心知她被我骗了,跺了下下脚恼道“格格,你骗我!”

    我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没啦!跟你玩的!别放心上啊!”

    “放心格格,墨迹怎会和格格较真!不过,格格老爷真的没同意么?”

    “你看我这开心劲儿,像是阿玛不么?得了,墨迹帮我倒杯水吧,跟阿玛磨了半天嘴皮子,嗓子都快冒烟了!”墨迹扭端来一杯茶,我端起几下喝光,墨迹在旁边有些言又止,我看着她奇怪道“墨迹你想说什么,别吞吞吐吐的了!”

    墨迹犹豫下说道,“格格,我感觉你自打上次生病之后,有些变了!”

    自己心跳一下跳到一百二,掩饰般的转转茶杯盖装出漫不经心的,“哦?我哪里变了?”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上变了!”墨迹想想,耸了耸肩,自己也没多少的把握。

    我站起,在她面前转了个圈道,“你看,我还是我么!如假包换哦!”如果你只是说体的话!

    墨迹点着头眼里的疑惑上了些,“不过,我还是喜欢现在的格格,感觉更有活力了!”

    心中一动,抬头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墨迹,谢谢你!”

    墨迹立即脸色通红摇手,“格格,怎么为这事道谢呢?明儿还要早起呢,你不是要出府不是?还是早些安置吧!”我点点头,稍稍收拾便躺在上,心里很是激动,终于能出去看看了!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