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热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敏哥儿才出了门,炙哥儿也醒了,他个鲤鱼打和往常一样直接跳下了

    这才想起来昨晚和三哥一起睡的,他揉揉眼睛去瞧,上这会儿哪里还有人。

    三哥走了?

    他简直怀疑昨天一家人团聚是他做的梦,顾不得披上衣服就跑朝前院跑去:娘,娘……

    怎么了?析秋送走敏哥儿和萧四郎就没了睡意,听见炙哥儿的声音应道:怎么了?炙哥儿已经撞在她怀里,她将炙哥儿搂住问道:慌慌张张的,做噩梦了?

    没有。炙哥儿两只眼睛在房里看了好几遍,确定没有看见敏哥儿才泄气的问析秋:三哥走了?

    正好冬灵追过来将炙哥儿衣服送来,析秋接过来给炙哥儿穿衣服:等过些子祖母寿辰,他还会再回来的。说完拉着他坐下,要亲自给他梳头发,炙哥儿眉头打了个结,失望的道:好吧。

    等析秋梳好头发,又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萧四郎现在并无官职,所以见敏哥儿进了宫门,就驱车走了回路,一路上车水马龙皆是赶着上朝的官员,有的坐轿有的坐车有的骑马有的步行,众人见了萧四郎皆是满面的狐疑,这个方向就是从皇城而来,萧四郎这个时候在这里,难不成昨晚留宿在宫里?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眼里看到了不同寻常的信号。

    萧四郎出自宣宁侯府,以前宣宁侯府在朝中风头无人可比,可自从萧延炙去世萧延亦又不善朝政交际,如今更是将偌大的侯府丢给了未及冠的世子,留了一院子的孤儿寡母,宣宁侯早不能和当年相提并论。若没有萧四郎撑着,只怕也只剩下一个空壳子。

    可人走茶凉,即便大家不敢忘萧四郎更不敢小觑,可是自从他闲赋在家,来往求事走动的人自是和以前大不能相比,况且,先帝对他的态度也让人摸不透,大家相交也就多了一份自保和顾虑,

    可是,前段时间先帝驾崩又传了萧四郎进宫,他们就已经暗自猜测,圣上会不会恢复萧四郎的官职,可等了这么久圣上却丝毫没有这个意思,便是韩大人连上了几封奏折也被圣上留中不发。

    这其中有什么弯弯绕绕他们弄不明白,更拿不准圣上的态度,如今再看萧四郎自宫中出来,便觉得自己嗅出了点不同寻常的气息。

    萧四郎只当未察觉众人精彩纷呈的表,骑马长驱回了督都府,接了析秋夫妻两人就去了太夫人了那边。

    太夫人抱着萦姐儿疼惜的亲了几记,笑着道:还在国丧,我们现在比不得以前,不办也罢,省的给哪些御史找事儿做。

    析秋和萧四郎原本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昨天敏哥儿才说回来给太夫人祝寿,他们想了想就折中道:戏班子一应是不能请了,不如就家里人吃个饭,关了门闹,也不算逾矩。

    太夫人面露犹豫,析秋不由朝大夫人看去,大夫人知道析秋的个,她既然提出来就必然已经想好了,也劝着太夫人道:娘,我看就按四弟妹说的办吧。

    你们啊,就是见不得我清净。太夫人虽是如此说,可眉眼都是笑意:回头派个人去和老五说一声,再把延筝接回来!

    析秋和大夫人点头应是,这件事就算是决定了,至于敏哥儿会不会回来的事,析秋没有和太夫人说,毕竟并不能确定,说了到时候若是敏哥儿不能来,岂不是叫太夫人失望。

    倒并非对敏哥儿不信任,只是他虽是帝王可也并非自由自在,想要办点私事后头还有一群内侍盯着,半点不合规矩指不定明天朝中就有人提着脑袋写奏折……

    接下来析秋就和大夫人商量章程,喊了灶上的管事妈妈定菜单,又派了人去庞府和萧延庭府上通知。

    太夫人却有些唉声叹气,说是一家人团聚,可还有一个却抵死不肯回来,也不知在外头过的怎么样,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

    析秋在两府间往返了几,太夫人的寿辰虽隐瞒着的,但多少还是有些消息散出去,现在国丧大家都避忌着,又因为圣上的态度只当不知道,到是锦乡侯和东昌伯以及诚意伯府派人送了礼来,寿宁伯的娄老太君也送了礼,她并非打听了消息,而是记着太夫人的寿辰,太夫人拿着老太君送的礼呵呵的笑着,让人仔细收好,析秋看着那礼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让娄老太君消气只怕有些难,不过只要不伤了她和太夫人之间的分,她也就放心多了。

    子一转眼就近了,析秋正陪着炙哥儿张罗着他要送给太夫人的贺礼,这边邱妈妈来了,愁眉苦脸的,析秋让炙哥儿自己去玩请了邱妈妈进门,问道:怎么了?大老爷病前天就好了,据说体一好就进宫了。

    六姑。邱妈妈捧着茶也没心思喝:大让我过来告诉您一声……

    邱妈妈这般语气,析秋也不由紧张起来,不知道家里发生什么事,难不成是姨娘出了什么事,她看着邱妈妈也显得有些紧张,这边柳却是等的心焦,提着一口气问道:妈妈可别卖关子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可别惊着我们夫人。

    这件事真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邱妈妈是江氏边最得力的,也是久历风雨的人,她这般为难定然是真的大事了,析秋微微颔首,鼓励道:妈妈不要顾忌。

    唉!邱妈妈叹了口气:是三姑的事。便把事的前后缘由说了一通。

    析秋听着又惊又怒,原来是佟析言的前女婿,也就是那位钱公子,原本将佟小姐休回了家,任家的人顾及脸面不追求事也就了了,可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吃了雄豹子的,竟然还有脸上门去闹,让佟析言退他一千两的聘礼,说他一千两花的冤枉,妻子没买成竟娶了个丧门星回去,说着就要去报官。

    佟析言格向来好胜,事明白着是她们吃了亏,反而被对方倒打一耙她如何能依,就拍着桌子要去告官,大家公堂上见分晓。

    对方是混下九流的,一挥手满街的混混都能招来,他占着这一呼百应的依仗,又知道佟析言不受娘家待见武进伯早没了,就和佟析言杠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邪一来二去竟是觉得佟析言少妇妖娆姿色颇好,比那个庶女任小姐不知好了多少,他竟是厚颜无耻的道:不赔钱可以,我也不告官了。

    佟析言只当他知难而退,却没有想到他笑嘻嘻的凑过来,托了佟析言的下巴就道:女儿我不要了,到是这个嫡母姿色好些,不如你跟了我,爷保证你以后吃香喝辣的,再不用这样抛头露面的放印子钱。

    佟析言哪里听过这种不知廉耻的话,气的一口痰堵在心里就晕了过去,家里一团糟,先头那位姨娘见机会来了,竟是带着女儿卷了佟析言的首饰钱财连夜逃走了。

    如今那姓钱的还堵在家门口,家里的下人本就不多,这会儿早吓的跑走了,留了空屋子和佟析言孤零零的待在里头。

    这件事父亲知道不知道?析秋听完邱妈妈说完始末,就知道江氏来找她的原因,只怕这件事还没有告诉大老爷和佟慎之,他们是文官又极重视门风的,断不可能去和一个市井流氓对峙,佟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可是也不能任由佟析言自生自灭,传出去总归是佟家的女儿,还当他们好欺负,江氏左右为难了一个上午,才想起来析秋。

    要想治姓钱的很简单,报了京衙或是五城兵马司抓了人,再寻他一个罪名他休想再活着出来,可是这样一来事就闹大了,到时候大家都失了脸面,再说,俗话说的好光脚不怕穿鞋的,那姓钱敢这么闹定然也是考虑到这层。

    所以,不能公对公的解决这件事,什么样的人就用什么样的手段……而有能力有办法有人脉摆平这姓钱的,只怕除了萧四郎就没有别人了。

    大老爷和大爷还不知道。邱妈妈喝了口茶润润喉,恳切的看着析秋:大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她又走不开,所以就让奴婢到六姑这里讨个主意。

    析秋也知道邱妈妈这么说是捧着她,想了想她点头道:你回去告诉大嫂,我和四爷商量一下,中午的时候就派人去答复你们。

    邱妈妈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站了起来,千恩万谢的回了佟府。

    析秋让人请萧四郎回来,将佟析言的事告诉了萧四郎,萧四郎表很淡然,漫不经心的道:这种人哪用得着我们动手。显然已经有了主意,又道:这件事并不是关键,关键是你问问大嫂,人往后要怎么安排。

    现在的宅子定是住不了,这么一闹左邻右舍都知道了,往后进进出出还不定如何难看,况且,佟析言一介女流住在外面也确实不方便,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这次的事能出,下一次指不定还会出个别的事儿来……析秋想了想,点头道:我亲自回去一趟和大嫂商量商量。

    萧四郎微微颔首,站了起来,析秋拉住他道:谢谢你。萧四郎悠悠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包含的层面颇丰富,析秋不由想起来他常说的要拿什么来谢他,就红了脸:四爷快去吧,我先回去一趟。

    萧四郎笑着负手出了门。

    析秋则去了佟府,还不等和江氏商量出一个结果出来,那边就来了消息,说姓钱的招来的一班小混混因为报酬的事,竟是闹了起来,先只是争吵继而动起手来,一群人动刀动棍的光天白在街上斗殴,也不知道什么人失手在姓钱的后脑勺敲了一下,他就不轻不重晕了过去。

    大家一哄而散,百姓也只当看戏,不问缘由都散了。

    钱家人将姓钱的抬了回去,过了几姓钱的醒了,虽还活蹦乱跳,却再不敢张牙舞爪的去佟析言门上闹事。

    这是后话,眼下江氏和析秋觉得还是先将佟析言接回来比较好,便派了人去接佟析言,可人去了却扑了个空,佟析言竟然平白的失踪了。

    江氏不得不告诉大老爷,大老爷请了五城兵马司的人帮忙找人,直到过了五六才在普济寺里寻到了佟析言,彼时她已经在普宁师太边做了个居士。

    析秋听到时惊愕了许久,怎么也不能将普济寺里的居士和以前骄傲的似孔雀一样的美少女联系在一起……

    太夫人生辰那天,她问起析秋:三小姐真的做了居士?

    嗯。析秋叹了口气,心也受了影响蔫蔫的,她和佟析言谈不上姐妹,又因为彼此份相当,互相敌视了许多年,可若是说析秋盼着她过的不好,她也没有那个闲心,更没有想拉她一把的闲,只是知道她出了家,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随在普宁师太边,大嫂去看过了,说过的还不错。

    在庙里能过出什么样的锦绣生活来,重要的还是心境,若是心气平和的真是诚心伺奉佛祖那到是无妨,若是赌气心里难免留下怨念来。

    不过,去都去了,大老爷知道后也没有反对,换言之,去庙中对于佟析言现状来说,其实是最好的选择,虽她无法认同但也不能否认。

    大家都想起来明媚耀眼的佟析言,一时间冷了场,析秋看了看众人,今儿是太夫人的寿辰不想因此将气氛冷落下去,问正和鑫哥儿说话的炙哥儿:不是给太夫人准备了寿礼,怎么还藏着掖着了。

    说着,大家注意力都转到炙哥儿上,刚刚的冷凝的气氛也缓解下来,炙哥儿献宝似的将自己亲手的做的一盏老寿翁的灯笼和一柄亲手雕刻的手杖给太夫人,太夫人很高兴拿了厚厚的红包打赏。

    一时间,勇哥儿,萱姐儿,婉姐儿加上恭哥儿萦姐儿都凑去了太夫人面前要红包,倒是鑫哥儿和晟哥儿大了,站在一边拉着弟弟妹妹直道:都慢点,都慢点。

    太夫人呵呵的笑:别急别急,祖母今儿准备了许多,每个人都有份。

    闹哄哄的很是闹,外头有婆子探了探头,析秋认出是厨房的妈妈,便出去问什么事,管事妈妈回了话析秋又嘱咐了几句,正要进门却瞧见连翘在外头有些局促不安站着,不知道是进来还是不进来,见析秋正站在门口,她有些尴尬的道:四……四夫人。

    嗯。析秋微微颔首,目光落在连翘脸上,她抬做姨娘的时候好像是十七岁,如今莫过二十一的样子,眼下虽保养的不错可却是再没有以前那种逢人便笑讨喜的样儿了。

    她是太夫人房里出去的,自有人和她说话,析秋不再看她便回了房里。

    不一会儿紫薇进来回太夫人,说王姨娘想进来给太夫人磕头,太夫人今儿高兴就点了头,连翘进来规规矩矩给太夫人磕了头,献上自己亲手做的鞋袜,太夫人也打了赏,连翘起在孩子群里去找婉姐儿。

    婉姐儿正和萱姐儿在桌子后面,两个人不知道在抢什么,一人攥了一个角正撕扯着。

    连翘满脸的紧张,大家也顺着她的目光注意到萱姐儿和婉姐儿,太夫人招招手:都别争了,祖母这里还有呢。说完自旁边的匣子又拿出个做成葫芦样儿的小荷包来:这里还有,别抢了。

    哼!萱姐儿和婉姐儿一人扯着一角,用尽了全力,萱姐儿眼角瞥见自己的娘亲正不悦的看着自己,心里一提忙松了手:不要了,送你就是。头也不回的朝太夫人这里来。

    萱姐儿冷不丁的松手,婉姐儿那边就收不住势头,蹬蹬后退了两步就跌坐在地上。

    姐儿。不待别人说话,连翘一个箭步就蹿了过去,一把将婉姐儿抱在怀里:可摔着,哪里疼,让姨娘看看。自己也哭了起来。

    太夫人皱了眉头:小孩子的力气哪里有多大,她本来不疼,你这么一提醒她倒是觉得的疼了。太夫人朝婉姐儿招招手:到祖母这里来。

    婉姐儿哭哭泣泣的丢了连翘到太夫人来,指着萱姐儿:祖母,萱姐儿欺负我。

    萱姐儿有些心虚,撇着嘴也不说话。

    太夫人两边安慰着,说着好话,婉姐儿转眼就收了眼泪,和萱姐儿又和好了。

    连翘尴尬的站在一边,进退不是。

    析秋无声的看了她一眼,越发觉得连翘和她印象中的心直口快机灵的连翘不一样了……

    正在这时,胡总管在外头喊了一声:太夫人,几位爷,夫人!房间里安静下来,胡总管才道:太后娘娘边的德公公来了。

    大家都没有想到德公公来,一屋子的人出了门,果然见德公公正在和萧四郎以及萧延庭说着话,见太夫人带着一屋子的人出来,萧四郎怕大家心里没底便道:太后娘娘知道今是娘的寿辰,特意让德公公给您送寿礼来了。

    不过一个小生辰又不敢铺展,根本没有通知别人,太后赏赐让大家很意外,可意外归意外礼还是得收,太夫人忙让人将乐袖送来的一个匣子收起来,里面放的是什么并不知道就立刻给供了起来。

    德公公笑眯眯的和众人寒暄,目光又落在析秋上:太后娘娘昨儿还说四夫人许久没有进宫了,让我今儿见到您转告您一声,让您得了空带着几个孩子进宫去坐坐,也让她闹。

    析秋为笑点了点头应是。

    德公公告辞离开,才拐出了南牌楼,苏公公坐着一辆嵌红着绿的马车敲着鸣锣排场十足的去了侯府,一声声锣响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随后苏公公跳下马车又吩咐人从马车上,一箱一箱的搬东西下来。

    箱子是上好的金丝楠木,贵重的也只有宫中才舍得用来制箱子用。

    苏公公膛高调的站在侯府门口,一声长喝:圣上赐寿礼,请萧氏出门接旨。这唱和声是自进宫就要练的,声传三里还得字字清晰……

    果然,他这一喝,大家都知道了,今儿是宣宁侯府的太夫人寿辰!

    既然没有开门,又没有宴客大概是国孝避忌,一家人在家里吃个便饭,没想到不过一个普通的寿辰,圣上还赏赐了这么多东西,看来,宣宁侯不当圣眷未减,反而越加受恩宠。

    短短一个时辰,满京城都知道了宣宁侯府东山再起了,萧四郎要起复了,大家虽觉得在理之中却还是难免惊讶,当初圣上宠信萧四郎是因为他从龙有功,当初和圣上同甘共苦这一份功劳无人能越,可这些是先帝的圣宠,新帝为何还这样?

    虽然感叹宣宁侯百年不衰之时,也多了一分疑惑。

    可当大家还在疑惑和震撼之中时,又传了一出消息来,圣上亲自登门宣宁侯府,给太夫人拜寿去了。

    这是何等的荣耀,即便是是宣宁侯府这也是头一次吧。

    虽不在朝堂,却依旧是众臣哗然!

    外面如沸腾的油锅一样,侯府里却是一片死寂,周围跪了一地的人,太夫人和大夫人要行礼,敏哥儿扶着她们说免礼,鑫哥儿和晟哥儿张着嘴巴瞪着眼睛,若非胡总管在后头悄悄拉着,晟哥儿真要开口问一句:圣上?这不是开玩笑吧?

    鑫哥儿还算镇定,可心里还是砰砰的跳,也不记得怎么行礼的,跟着众人站起来,再去看一边不停挠着头满眼忧烦的炙哥儿,小声问道:怎么了?

    今儿敏哥儿并非一个人,而是摆足了帝王的场面,后光是施胜杰领的羽林卫便有数百人,所以炙哥儿有些顾忌,悄悄和鑫哥儿咬耳朵:三哥怎么变成圣上了?我没做梦吧?

    鑫哥儿抿唇直笑,晟哥儿却是绕过鑫哥儿弹了炙哥儿的耳朵:疼不疼?炙哥儿木然的点点头:疼!

    真的疼?这次轮到晟哥儿不确信了,他伸头过来:我不相信,你打我一下试试。

    炙哥儿揪着他的耳朵提了提,晟哥儿疼的龇牙咧嘴的,捂着耳朵不可思议的道:还真的疼。仿佛长这么大就没疼过。

    两个人又去看正在和太夫人说话的敏哥儿。

    敏哥儿留了随侍的众人,只带了苏公公在边,率先朝太夫人正房走去,路经晟哥儿几个人边,敏哥儿盯着三个人悄悄眨了眨眼睛,这一眨不要紧,晟哥儿忙靠在鑫哥儿肩头上:不行,不行,你快拉着我。

    你发什么疯。鑫哥儿尽管心里又紧张又疑惑,可面上却勉强维持了镇定,晟哥儿无所顾忌拉着他道:我要飘起来了。他看着天真想大笑一声,往后他可是有靠山了。

    在外头站着做什么,还不快进去。太夫人回头看了眼几个傻傻发呆的孩子,几个人听着太夫人的话顿时一个激灵跟了进去,外面萧四郎则是招待施胜杰等几个领头去喝酒,余下的人则是以太夫人的名义打了赏。

    房门关上,外头胡总管亲自把着门。

    祖母。没了外人,敏哥儿就挽着太夫人的胳膊亲切的笑了起来,太夫人已经听析秋解释过了,放了心她点着头满心满眼的高兴:好好,你回来就好。

    敏哥儿又和大夫人见了礼,大夫人侧让了,但却应了敬称。

    轮到萧延庭,他一直垂着头不敢一睹圣颜,本来思索萧四郎不在他得担负起责任,陪着圣上说说话,连话题都斟酌了两个,却不料被敏哥儿一声祖母给惊着了,他腾的一下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敏哥儿。

    敏哥儿咧嘴笑着。

    萧延庭眼前一黑,又晃了晃了脑袋还是不敢相信,晟哥儿见父亲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和自己一样被刺激到了,忙过去笑着道:父亲,您不是在做梦。

    一句话,萧延庭红了脸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下鑫哥儿和晟哥儿也不再顾忌,挤到敏哥儿边坐下,炙哥儿也是满腹的问题想问,恨不得立刻将敏哥儿拉在一边好好拷问。

    苏公公在一边不停擦汗,时不时偷偷瞄一眼析秋。

    等中午大家吃了长寿面,几个孩子终于忍不住,将敏哥儿请去了太夫人次间的碧纱橱里,门一关就你一句我一句的问。

    你怎么活着的,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也不写信告诉我们一声,我们伤心了好久。

    你又怎么成了圣上,你不是四叔的孩子吗。

    是啊,是啊,你不是三哥吗,怎么又变成圣上了。

    敏哥儿苦笑,一一答了。

    一阵沉默,新的一轮问题又来了。

    你给我一个免死金牌吧,往后我就能横着走了。

    让我去辽东吧,我要去历练。

    我要进宫去看看,还从没见过圣上是怎么过子的呢。

    你快娶亲了吧,皇后长什么样子,倒时候我们见到她是喊皇后嗯还是喊弟妹?

    敏哥儿哭笑不得,却又觉得窝心。

    ------题外话------

    月票我这个月没求,没想到竟还上了十二名,啊哈哈哈哈~你们。话说,能上十二就赶紧挤到前十去,好歹有点奖励,钱啊,哈哈哈哈~

    对了,这个月二十六记得来领红包,不管是不是完结了,定时发放!这个月要是月票还有奖励,下个月也继续发放…

    推荐好文:《农女嫡妃》——简言秋

    一朝成了农家长女,

    没缓过神来就死了秀才爹,

    家产只剩四间土胚屋,

    三只不下蛋的老母鸡,

    两亩种苞米都不高产的薄田。

    一双弟妹,一个只会哭,一个刚断

    苏婧两眼发黑,恨不得再一觉睡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