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回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析秋进了大老爷的卧室,房间里已站了许多人,佟慎之佟敏之佟析砚甚至连久违露面的佟析言也在,这边周博涵陈氏坤哥儿……唯独缺了佟析玉夫妻。

    大家面上都绷着的,大老爷体一向很好,这么突然病倒了,就格外的紧张。

    六妹妹来了。佟析砚抹了眼泪过来牵了析秋的手,析秋道:四爷不在家,我先过来了。说着和佟析砚朝边走过去,这才看见昏睡的大老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大老爷两鬓已出现了华发,仿佛一时间老了好几岁,虚弱无助的躺在那里,令人忍不住的心酸。

    父亲。析秋哽咽起来,或许平时不觉得大老爷的重要,但到了这个时候,即便如佟析言也会体会到,大老爷对于佟氏的儿女来说,无异于是天的存在。

    佟析言撇过头去,虽没有哭但脸色却不好看。

    佟慎之轻声安慰析秋:大夫说仔细养着,没有大碍。析秋擦了眼泪,问道:那怎么……怎么还没醒。

    自从先帝驾崩,父亲每都要半夜回来,睡不够两个时辰又去了宫中,他年纪大了难免有些吃力。他说完又说起吴阁老:……也病了有几,在家中休养。

    大家松了口气,只是见大老爷这样依旧是忍不住心疼。

    六妹,你看要不要将秦二请来看看?佟析砚还是不放心,析秋听着想了想点头道:也好。出门吩咐了柳去请阮静柳。

    也别在这里围着了,在外面坐会儿吧。又看着周博涵:四姑爷和大爷从衙门回来的,必定还有许多事要做,不如你们先去衙门吧,父亲的事就交给我们,若是有事我再让人去请你们。又看着佟敏之:再说还有七弟在呢。

    佟敏之颔首:大哥和四姐夫先去忙吧。他今年秋天中了举人,名列前茅着实让大老爷高兴了几,就是连二老爷也写信回来,还派人送了一笔墨纸砚,二太太也给陈氏送了许多东西。

    周博涵朝佟慎之看去,佟慎之略沉吟后点了头:也好。说完和周博涵两人与大家打了招呼,由佟敏之和坤哥儿,送着出门坐了轿子去衙门。

    江氏请大家去外面说话,陈氏张罗泡茶倒水,这边夏姨娘和罗姨娘相携进来,一个手里端着药一个手里托着盘子,两人和大家打了招呼就进了大老爷的房里。

    瞧你,别哭了。江氏拿帕子给佟析砚擦眼泪:大家本来都镇定的很,你一哭反倒把我们心也哭慌了。

    佟析砚擦了眼泪,仿佛才看见佟析言一般,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样子来。

    江氏就解释道:三姑听说父亲病了,一早就回来了。这话是说给析秋和佟析砚听的。

    析秋微微颔首,喊了声:三姐。佟析言自鼻尖哼了个声音出来,算是应了忽又站起来,不等佟析砚说话她就对江氏道:既然父亲没有事,那我先去你房里待会儿吧。说完带着边两个面生的小丫头就出了门。

    佟析砚皱了皱鼻子,毕竟不是以前年少气盛,心里有些不满也不再针尖对麦芒,她无视佟析言低头去喝茶,江氏见此想要缓和一下她们姐妹的关系:三姑过的不好,这段时间家里姨娘闹的厉害,竟和街面上三教九流的人混到了一起,还上门劫了三姑的财物。

    佟析砚听着眉头就是一挑:这才是她今天回来的目的吧。有事才记得娘家。

    江氏有些尴尬,笑着道:总归我们是一家人,能帮就帮一帮吧。

    说着话阮静柳来了,析秋陪着阮静柳给大老爷搭了脉,阮静柳又看了太医开的药方,点头道:药方没有问题,我再加味药吃个三五天就应该没事了。

    江氏和佟析砚松了一口气。

    下午大老爷就醒了,夏姨娘亲自煮了粥喂大老爷,大老爷靠在头看着一屋子的儿子紧张的样子,不由摆手道:我没什么事,休息一天就好了,你们也都不是闲人,各忙各的去吧。

    佟析砚不肯走,坐在沿上抱着大老爷:您吓死女儿了。眼泪簌簌的落下来,析秋和佟析言以及佟析环则是在一边瞧着,也俱都红了眼睛,大老爷笑了起来,目光落在佟析言上,沉吟了片刻道:若是家里闹的厉害,就搬回来住吧。

    佟析言一愣,惊讶的看着大老爷。

    她过的确实不好,为柴米油盐心,还有一个庶子未成亲,不说房子住的挤便是这聘礼还没有着落……不过两年的时间,她眼角已生了细细的皱纹,再没有往若风拂柳般的明媚。

    佟析言垂了头,她一直对大老爷有怨,对佟家所有的人都有怨,所以堵着一口气便是死也不会再进娘家的门。

    可今天听到大老爷病倒的事,心里还是提了起来,她知道她如今子还能过的下去,全是因为有大老爷这个靠山靠着,若是他倒下去她的子就真的过到头了。

    佟析言垂了头没有说话,佟析砚却是擦了眼泪,不咸不淡的接了一句:要回来可以,不许住我原来房间。言下之意,就是赞同佟析言回家。

    佟析言撇开头,这许多年受的委屈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眼泪落着却依旧端着不肯低头。

    气氛有些尴尬。

    析秋笑了起来,对佟析砚道:这个家里父亲做主,便是父亲不管内宅的事,不还有大哥大嫂么。也算是表了态。

    江氏目光一转,顺势挽了佟析言的胳膊:好了,好了,回不回来父亲做主,住哪里我能定。她看着佟析言:三妹妹还是住原来的院子好了,里头的东西都没有动,回头让人收拾收拾就行。

    佟析言哭了起来,用帕子捂住脸,析秋还从来没有见过佟析言这样……

    三姐姐。佟析环拉拉佟析言的衣袖,笑着道:我也要搬去西跨院住了,就住六姐姐的知秋院,您若是回来我也有人说话了。显得很高兴。

    佟析言看看她,又看看众人,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江氏叹了口气,朝言又止的佟析砚摇摇头,又握了握佟析环的手,怕她尴尬。

    佟析言的脾气她们都知道,便是丢了命面子上也绝不能失了,她一时心里转不过弯来又难受,所以才会如此。

    都去吃饭吧。陈氏笑着岔开话题:两位姑早上来的急这会儿定是饿了。

    江氏笑着应是,姑嫂几个和大老爷打了招呼,留了夏姨娘和罗姨娘在房里照顾,去了江氏院子里吃饭。

    吃过饭,佟析砚端了茶盅:她就这么走了,也不大声招呼,真是活到一百岁也没长进。析秋抿唇笑道:让她好好想想吧,她总归是嫁出去的女儿,留在外面守着任家名头,还是任家的媳妇,若是回来可就是大归,她一时想不通也能理解。

    佟析砚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外头有天诚隔着帘子说话:四夫人。析秋知道应该是萧四郎遣了天诚来问大老爷的况,便回道:你回了四爷,就说大老爷醒了,没有大碍。

    天诚应是而去。

    佟析砚就想起来萧四郎职位的事儿: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督都的职位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她听周博涵说过,几位阁老以及兵部和督都府的几位大人都上了折子请求恢复萧四郎的职位,但折子递上去却一直被扣押,过了两个多月圣上也没有什么表示。

    江氏和陈氏也朝析秋看过来。

    析秋微微笑了起来:四爷本就想好好休息,何必非要恢复官职。她没有告诉她们,这件事敏哥儿已经和萧四郎商量过,萧四郎的辞呈是先帝批复的,敏哥儿才登基就急于改撤先帝的决定,不免给人留下不孝之名,不如再等一等……

    也休息的够久了。佟析砚叹了口气。

    析秋下午就辞了大老爷回了督都府,炙哥儿正带着恭哥儿在院子里玩,萦姐儿跌跌撞撞的跟在娘抢布娃娃,几个孩子叽叽喳喳的好不闹。

    见母亲回来,炙哥儿丢了恭哥儿跑了过来:娘,我想出去玩。

    去吧。析秋将跑过来的萦姐儿抱起来,萦姐儿学着析秋说话,老神在在的道:去吧。口辞不算清楚,但表很到位。

    析秋笑了起来,炙哥儿皱皱鼻子:有你什么事。拉着析秋:我想和大哥二哥还有唐四爷还有吴七爷钱三爷一起去城外遛马。他摩拳擦掌的:说好了要比赛跑马,得了第一名的,可以得到钱三爷手里的那一只金箭。生怕析秋不知道那箭有多好,急于介绍道:那箭纯金打造的,先不论值多少银子,我就想那箭要是架在大伯母送我的那张弓上,绝对很漂亮,一出去金光移动正中靶心……想想就觉得炫目。

    那箭即是名贵的,想必钱三公子也是极的,你怎么能夺人之美。析秋不理他:要去玩是可以,但是不能和他们比这个,不单你,就是你大哥和二哥也不行。

    炙哥儿跟在析秋后头,亦步亦趋,又看见恭哥儿看着他们,顺手稍带了恭哥儿一起跟在析秋后头:钱三爷又不会弓,他留着也是暴殄天物,还不如给我赢回来呢。

    不行。析秋摇头:弓的好坏是你的本事没错,可不是你拿来炫耀的事儿,竟还拿这个赌博,娘不答应。

    萦姐儿点着头,重复:……不答应。

    炙哥儿朝萦姐儿瞪眼吓唬她,萦姐儿却是咯咯笑了起来,恭哥儿拉拉哥哥的手:我也去。

    炙哥儿笑了起来:成。又迂回的说服析秋:那我去玩,也不参加比赛,不过要是钱三爷送我了,我能不能要?

    析秋笑盈盈的回头看着他,却不直接回答而是问萦姐儿:告诉哥哥能不能要?

    不能要!萦姐儿哪里懂,只知道重复最后三个字。

    炙哥儿泄气,耷拉着脑袋在肩头上,甩着膀子跟在析秋后进了房里,垂头丧气的坐在哪里,析秋也不理他只逗萦姐儿说话,过了一阵炙哥儿凑过来:娘,您不让我去,我就不去吧,我听你的。

    析秋嗯了一声,回头看着他,炙哥儿咧了嘴笑了起来:那我去西大营参观的事儿您能同意不?

    析秋知道,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反问道:这事我坐不了主,你得问你父亲。一顿又道:那是军营,闲杂的人能进去吗。

    能!炙哥儿点头不迭:陈老将军最喜欢我了,他说了,只要我去他绝对欢迎。

    析秋看着儿子兴高采烈跃跃试的样子,不忍心拒绝,点头道:那你和你二哥一起,凡事听二哥的,不能捣乱。

    炙哥儿一跃而起,点头道:好!

    第二一早,炙哥儿和鑫哥儿晟哥儿就一匹快马,由天诚庆山庆元陪着去了西山。

    萧四郎穿了一件家常的道袍,手里拿了图纸写写画画的,析秋笑问道:亭子完工了,四爷是打算再拆了重建?萧四郎笑了起来,拉析秋在边坐了下来,指着后院里道:我想在这里建一个校武房,你觉得怎么样。

    校武房?析秋扬眉:是练功的地方?萧四郎点了点头,兴致勃勃的道:我们家人少,在这里建了对前院也没有影响,现在炙哥儿能用得上,将来恭哥儿也能用……

    妾没意见。析秋不置可否,忍不住回头去看四仰八叉躺着享受的恭哥儿……

    两个人正说着话,天敬匆匆进来,神色紧张:四爷,夫人,来客人了。析秋一愣,萧四郎神色淡然的问道:谁来了?

    这两天家里都有人来。

    天敬看了看萧四郎,又看了看析秋,面色古怪的道:是……是圣上。

    萧四郎倒还好,析秋没想到敏哥儿回来,突的站了起来:圣上来了?

    天敬点了点头:正朝院子里来。

    析秋和萧四郎对视一眼:你昨天进宫了,他没有提今天回来?

    萧四郎摇摇头。

    析秋叹气,却是欣喜交加,跟着萧四郎迎了出去,她忍不住紧握了萧四郎的手,心在嗓子眼跳,这还是敏哥儿登基以后,她们第一次见面。

    以前还总觉得他是孩子,是敏哥儿,可现在他登基为帝了,是大周最高的掌权人,心里便生出一些不确定来。

    胡思乱想间,门口有人大步走了进来,清清瘦瘦的穿着一件靛蓝的直缀,负着手目光清亮如皎月,满含期望的朝这边看了过来……

    是敏哥儿,析秋飞快的收了目光,和萧四郎一起正要行拜,敏哥儿却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一手扶了一个:在家里,不用行礼。声音低低的,有些哽咽。

    他穿着了便服,后也只带着苏公公,萧四郎微微颔首,做出请的手势:请进。又朝天诚看去:陪苏公公去隔壁喝茶。

    天诚应是,苏公公笑眯眯的跟着他去了隔壁。

    敏哥儿正盯着析秋在看,孩子一般红了眼睛,连鼻头都红了。

    析秋飞快的抹了眼泪,勉强笑了起来,亲自打了帘子请敏哥儿进去,敏哥儿大步跨了进去,贪恋的看着房间的每一样物什,又忍不住动手摸摸:……和我走的时候一样。

    析秋和萧四郎跟在后面,柳端着茶盅低着头将茶放在离间的茶几上,目光忍不住朝敏哥儿睃去。

    房里只剩下他们,敏哥儿收了手,转过来看看萧四郎又看看析秋,忽然膝间一曲就要跪下来:父亲,母亲!萧四郎眼捷手快拦住他:使不得。

    一句使不得,萧四郎只是顾念份,听在敏哥儿耳中却显得尤为的疏离。

    眼泪落了下来,他垂手站在两人面前,和以前在家中一样,析秋恍惚的觉得,子并没有朝前走,眼前的敏哥儿还是萧怀敏。

    快进来。析秋拉住敏哥儿的手,敏哥儿一愣受宠若惊般的看着析秋笑了起来,跟着析秋进了房里,萧四郎在后面看着母子俩也是满脸的无奈,敏哥儿份不同以往,即便是努力也没有办法忽略。

    析秋将敏哥儿让进房里,问道:今天怎么想起来回家来了。

    敏哥儿注意到,她说的是回家。

    正好没什么事。敏哥儿满脸的笑容,恨不得还能像儿时那样扑在析秋怀里:就想回家来看看。

    析秋知道他不可能没事,朝中大小事务堆积如山,两位阁老又先后病倒了,他定是忙的不可开交。

    瘦了点。析秋看着他的脸,个子抽长后人也瘦了许多,想伸手去摸摸他的脸,抬到半空又僵住,敏哥儿一愣顿时明白了析秋的顾虑,笑呵呵的弯腰,将自己的脸送了过去,贴着析秋的手心抬着眼睛笑着道:母亲给我做好吃的吧。

    析秋摸着他的脸,点着头:想吃什么?又给他整理整理衣襟。

    敏哥儿想了想,报出一长窜菜名,都是以前在家里时常吃的,析秋应是:一会儿让岑妈妈亲自做,她做的最合你的胃口。

    敏哥儿点头应是,又四处看看:母亲,弟弟妹妹呢。

    在房里睡觉。析秋笑着道:一会儿醒了让娘抱过来给你看看。敏哥儿却是站了起来:那我去看看,我认识。像孩子一样掀了帘子跑了出去,正好在门口碰见了岑妈妈,敏哥儿咧嘴一笑,喊了一声:岑妈妈。

    哥儿?岑妈妈听说来了贵客,正拿了菜单来请示析秋,见了敏哥儿的脸惊的手里的菜单掉在地上:真的是哥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敏哥儿嘿嘿笑着,从没有此刻感觉这样惬意自在,在宫中他循规蹈矩生怕走错一步说错一句话,即便是现在做了皇帝,还是一样有人管着,不像在这里,他是跑是跳是大笑哪怕高兴了骂一句脏话,都不会有人说他。

    哎呦!岑妈妈一把抱住了敏哥儿:我的哥儿,真的是你!老泪纵横的紧紧搂住他,生怕是一个梦,一眨眼就醒了敏哥儿又不见了。

    敏哥儿拍拍岑妈妈的后背:妈妈别哭,我好好的呢。

    岑妈妈拿帕子擦着眼泪,胡乱的点着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她虽奇怪敏哥儿为什么起死回生,可是只要他还好好的活着,其中有什么缘由就不是她该问该管的。

    房里头苏公公听到外头的声音,探了探头,一瞧吓了一跳,就看见一个脏老婆子正以下犯上的抱着圣上,啧啧……那眼泪都落在圣上的肩头,他忍不住拔脚就跳了出来:大胆!一声断喝。

    岑妈妈冷不丁被人一喝,惊了一跳回头莫名其妙的看着苏公公,一愣才想起来,这位是来过府里的宫中当值的苏公公,忙松了敏哥儿朝苏公公福了福。

    苏公公哪管她,小步跑过来将敏哥儿护在后:圣上,您没事吧。防贼一样的盯着岑妈妈。

    岑妈妈看看苏公公,看看敏哥儿,又在嘴里咂了砸苏公公刚刚那一声称呼,想了半晌,抬手指着敏哥儿……

    敏哥儿一直在傻笑,见岑妈妈这个表,怕苏公公吓着她了,沉声道:别惊着妈妈了。

    苏公公垂头弓腰应是:奴才鲁莽了。

    岑妈妈抬着手指还没有收回来,忽然白眼一翻撅了过去。

    敏哥儿和苏公公两人合力抱住,苏公公额头的汗簌簌的落下来,他也没有想到岑妈妈会受不得刺激晕死过去。

    敏哥儿怒道:回去自己领二十板子去。

    苏公公偷偷摸了摸股,哀求的朝从里面走出的析秋和萧四郎看去。

    析秋喊柳碧槐过来,几个人将岑妈妈抱回房里,敏哥儿也没了兴致再去逛院子,坐在那里喝着茶,苏公公恨不得化灰尘粘附在地上才好。

    碧槐和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敏哥儿,再看看析秋……

    终于忍不住,柳喊了一声:三少爷?

    嗯?敏哥儿习惯的应了一声,柳和碧槐齐声哎呦一声跌倒在地,她们在督都府这么多年,见惯了各种场合,眼下苏公公在敏哥儿面前奴才样儿,她们只要动一动心思就立刻明白其中的可能……

    怎么了?析秋哭笑不得去拉柳和碧槐,柳拉住析秋的手,哭丧着脸:夫……夫人,奴婢腿软。碧槐点头不迭。

    析秋抿唇笑了起来,转目去看敏哥儿,见他一脸的苦恼,析秋笑着道:好了,好了,在这里只有三少爷,别一惊一乍的。

    这是当今天子啊!

    柳和碧槐点点头又摇摇头,夫人能坦然,她们可做不到。

    萧四郎沉了脸,觉得敏哥儿和他们的关系知道的人太多了,难免没有风声传出去,敏哥儿偷瞄了眼萧四郎,又垂了头。

    苏公公见敏哥儿在萧四郎和四夫人面前乖巧的样子,差点吞了舌头,他大概猜到圣上和督都府的关系,无碍乎萧四郎对圣上有救命之恩,圣上信任萧四郎敬重萧四郎和四夫人,其实他也信任也敬重,只是,却没有想到亲眼见到她们相处的画面,竟然是这副景。

    三少爷?什么三少爷?

    苏公公脑子里灵光一闪,立刻想起来萧府前几年离世的那位小公子……

    难道?

    苏公公看看析秋又看看萧四郎,再去看跪坐在地上起不来的柳和碧槐,他觉得他也快要坐地上了。

    那个……苏公公看看敏哥儿:奴才方才吃了茶,有些腹痛……想要偷偷溜出去,敏哥儿却是眉头一皱:痛什么痛,忍着!

    苏公公一口气憋在喉咙里,一个没放出来却忍不住打了嗝。

    受了惊吓!

    皇家的事,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苏公公不傻更加明白这个道理。

    苏公公白了脸,这一次却不敢朝萧四郎投去求救的眼神。

    圣上再稳重,那也才十二岁……他不敢想。

    他是信得过的。敏哥儿解释似的和萧四郎道:父亲尽管放心。

    父亲?他没听见……不等萧四郎说话,苏公公捂住耳朵,白眼朝上一翻,直倒了下去。

    敏哥儿叹气!

    萧四郎让碧槐和柳将苏公公扶出去,他对敏哥儿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往后你再回来也要注意点。

    敏哥儿点头应是。

    好了,好了。析秋打断萧四郎的话:他刚回来,你别吓着他。又看着敏哥儿:你别怪岑妈妈和柳她们,她们不知道你……

    我知道,我知道。敏哥儿笑眯眯的点头:我不怪她们。忽然想起来自己以前住的院子:母亲,我的院子还留着的吗?我想去看看。

    析秋点头:原样保留着,每天都有人打扫,我陪你一起去看看。敏哥儿听着就扶了析秋的胳膊,母子两人出了房门出了院子,转去敏哥儿以前住的小院子,房里房外和他离开时没有丝毫的变化,敏哥儿高兴的连着走了好几圈:吴中我已经安排进了锦衣卫,母亲,改天您让二铨随着父亲进宫去找我,我让他做我的贴护卫。

    回头问问你父亲。

    敏哥儿在书房拿了以前常用的笔,凌空描了描觉得很顺手,他转目过来恳求的道:我晚上想住在这里。

    你不回宫,没事?析秋拿帕子给他擦手,敏哥儿点点头:难得出来一趟,让苏连慧先回去,明天一早我和父亲早点起去上朝,不会有人发现的。

    析秋面露犹豫,敏哥儿知道她担心知道,笑着道:您放心,苏连慧知道怎么做。就是发现了也没什么。

    那去问问你父亲吧。析秋和敏哥儿一起回了前院,将敏哥儿的想法和萧四郎说完,萧四郎当即拧了眉头,析秋赶忙道:明早早点走不叫人发现,行不行?

    萧四郎没有同意,可也没有反对。

    敏哥儿挽着析秋的胳膊笑了起来,母子两人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敏哥儿和析秋说宫里的事,析秋则是细细问着他是如何安排的,又说边近跟着的几个人……又道:……太后娘娘可还好?

    敏哥儿脸上的笑容少了一分:好的。想起先帝离世那天的景,敏哥儿的脸色又冷了一分,析秋狐疑,这边萧四郎已道:太后的事不可随而为。他盯着敏哥儿的眼睛:你刚登基羽翼未丰,再说乐家如今也是循规蹈矩并未行差踏错,你不要冒进。

    孩儿记住了。没有和萧四郎说乐袖的所作所为。

    先帝离世后,他仔细让人查了他边的人,明面上将常公公送去宫外养老,却暗中扣押了起来,这才知道,乐袖早在两年前就买通了常公公,而圣上体一不如一,也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乐袖当年孕是被圣上安插在皇后边的人害掉的,如今乐袖以牙还牙用同样的手段报复了回去。

    至于常公公,他自不是全冲着乐袖,还有一部分是冲着他的,真是够聪明的。

    常公公他没有留,至于乐袖……他记在心里,子长着,总会一点一点过清楚的。

    娘。萦姐儿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一下子扑进析秋的怀里,恭哥儿大摇大摆的走在后头,两个娘一脸惶恐的道:四爷,夫人,奴婢拦不住……他们知道里头有贵客,可又不敢实拦住小姐公子。

    你们去吧。析秋点点头,将萦姐儿和恭哥儿拉在边,就指了指旁边坐着的敏哥儿,想了想对他们道:三哥,叫三哥。

    萦姐儿眼睛骨碌碌一转,甜甜的笑着喊了声:三哥。跑去敏哥儿边昂头观察着他,觉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三哥很新鲜。

    恭哥儿则是随口喊了一声,就靠在析秋腿上懒洋洋的。

    敏哥儿看着萦姐儿俏俏可的样子,立刻应了一声,将她抱在了腿上,从怀里拿出个做工小巧的玉如意出来,玉色乃是上乘一看就是价值不菲:拿去玩儿。

    怎么给她这么贵重的东西,回头摔了。析秋笑的无奈,敏哥儿摇着头:给他们的,当然要给最好的。又对正低头好奇的看着玉如意的萦姐儿道:若是摔了跟三哥说,三哥那边还有好多。

    谢谢三哥。萦姐儿点着头,眨巴眨巴眼睛问道:那又玉蝴蝶,玉蜻蜓,玉青蛙吗。

    敏哥儿点头:只要妹妹开口,三哥一定给你弄过来。

    萦姐儿欢喜的不得了,嘱咐敏哥儿:那你可别忘了。想了想又道:那我也送你一个东西做回礼吧。从敏哥儿腿上滑下来跑了出去。

    敏哥儿说了句小心点,萦姐儿已经跑了出去,敏哥儿又去看恭哥儿,拿了个镀金的九连环出来:这是从福建送来的,说是倭国做的,虽不算奇巧可和我们的有些不同,你拿着玩。

    恭哥儿恭敬行了礼,眼睛盯着敏哥儿打量。

    敏哥儿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红了脸,恭哥儿则是抱着九连环走了过来,问道:你就是三哥?

    敏哥儿眼睛一亮:你知道我?恭哥儿点着头:知道。想了想又道:你活了?

    敏哥儿笑了起来,将恭哥儿抱起来:嗯,三哥还活着。恭哥儿点点头,并不知道死活着或者到底有什么区别,就问自己关心的:你有好玩,那有没有好吃的?

    有啊。敏哥儿道:我哪里有好几个厨房,许多许多厨子,你想吃什么吩咐一声,总有人会做。

    恭哥儿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

    析秋拍恭哥儿的手:不知羞。敏哥儿巴不得恭哥儿和萦姐儿多和他提要求,这样他才觉得自己是兄长,忙给恭哥儿解围:母亲,没事,只要他们想要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恭哥儿赞同的点点头。

    析秋失笑。

    萦姐儿跑了进来,一手抱着一个拨浪鼓一手拿着一个鲤鱼灯笼,献宝似的一股脑塞进敏哥儿怀里:这个送给你。

    敏哥儿笑呵呵搂在怀里,萦姐儿一个一个介绍道:这个是拨浪鼓是娘给我买的,这个灯笼是四哥做的,都送给你!

    谢谢。敏哥儿笑弯了眼睛,萦姐儿以为敏哥儿喜欢,就笑着道:你要是喜欢灯笼,回头我让四哥再给你做一个,四哥做的灯笼可好看了,他的房里还有好多好多呢,不过不让我碰,说是送给三哥的……说完仿佛想明白了什么问题,一愣瞪着眼睛:就是你?

    敏哥儿哈哈笑了起来,却又觉得心暖,他走的时候炙哥儿还小,却没有想到炙哥儿还没有忘记他,还给他做灯笼。

    是我。敏哥儿将东西放在一边,在萦姐儿耳边小声道:不过我可以分一点给你。

    三哥真好。萦姐儿搂着敏哥儿,在他上扭了扭:那你不走了吧?

    敏哥儿脸上的笑容收了点,有些伤感,析秋见状笑着将萦姐儿接过来:哥哥还有事,不能一直待在家里。

    萦姐儿垮了小脸,敏哥儿已道:不过我会常常回来看你的。

    一言为定。萦姐儿高兴的应着,生怕敏哥儿反悔。

    她的玉蜻蜓,玉蝴蝶还没拿到呢。

    恭哥儿撇撇嘴,却朝敏哥儿边挤了挤。

    岑妈妈满面风的走了进来,早没了方才的惊讶不知所措,笑着道:饭好了,四爷和夫人,饭摆在哪里。眼睛却一直留在敏哥儿上。

    析秋让岑妈妈摆在次间里,一家人移去次间吃午饭,敏哥儿就看见桌子上都是他吃的菜,他笑着和岑妈妈道谢:辛苦妈妈了。岑妈妈摆着手语无伦次:……只要你常回来,妈妈天天做都高兴。

    中午吃了饭,敏哥儿陪着萦姐儿和恭哥儿在房里玩,析秋笑眯眯的在一边做针线,萧四郎则靠在软榻上看书,敏哥儿时不时停下来看看析秋又看看萧四郎,脸上满是笑容……

    这是他做梦都想梦到的画面。

    知道敏哥儿今天不走,岑妈妈又带着几个手艺好的妈妈在厨房里忙活,恨不得将自己会的敏哥儿吃的一股脑的全做出来才好,柳过来小声问岑妈妈:那位苏公公中午还没吃呢。苏公公还在装死。

    岑妈妈眼睛眉梢一飞:他也是奴才,我们只管哥儿就成。有哥儿在,他们往后就是在京城横着走也成了。

    柳和碧槐呵呵笑了起来,和以前在佟府的子相比,她们觉得这会儿自己就差肋生双翼飞起来了。

    晚饭上了桌,敏哥儿朝门外张望,析秋笑着过来:炙哥儿一出去就疯玩,恐怕还有会儿,我们先吃吧。

    还是再等等吧。好多年没有见到炙哥儿,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长高了,还认不认得他这个哥哥。

    正说着话,外面已有脚步声接近,飞跑着炙哥儿箭一样的蹿了进来:爹,娘,我回来了。满头满脸的大汗,脸上还沾着灰。

    看你,没一次规矩走路的。虽是斥责语气却是宠溺着,炙哥儿只管嘿嘿笑,又故意逮住恭哥儿欺负似的捏他的脸,惹的恭哥儿左闪右避,他哈哈大笑拍着肚子道:骑了半天的马,我饿了,有没有吃的。

    析秋拿帕子给他擦汗,问道:你没瞧见家里多了个人?

    炙哥儿一愣,这才顺着析秋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一个长眉大眼的少年坐在玫瑰上,有些激动的看着自己,炙哥儿歪着头盯着对方,绕开析秋一步一步走了过去,不说话,就这样盯着。

    两人对视了许久,还是敏哥儿先开的口:炙哥儿,不认识三哥了?

    炙哥儿没什么,依旧盯着敏哥儿,忽然哇的一下哭了起来,一下扑了过来,他个子高练武的体又很壮力气大的很,一扑就将敏哥儿扑倒,两人滚在上,一个大哭一个大笑……

    三哥。炙哥儿抱着敏哥儿:我等了你好久好久了。

    敏哥儿虽是笑着,可眼睛也湿润了,他点着头:是三哥错了,三哥不该让你等这么久。

    炙哥儿胡乱抹了眼泪,拉着敏哥儿坐起来,上下打量敏哥儿:我差点没认出来你。敏哥儿走时他不过四岁多,记忆已不那么清晰。

    三哥也不敢认你。又拍拍炙哥儿的肩膀:都快比我高了。

    炙哥儿己拉着敏哥儿起来比个子,果然两人差不了多少,析秋和萧四郎在一边笑,析秋道:个子有什么用,哥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比你懂事多了。

    炙哥儿嘿嘿笑了起来,摸着后脖颈不好意思。

    敏哥儿问道:听说你和大哥二哥去西山了,见到陈老将军了吗?

    炙哥儿点着头:见到了,还见到老将军练兵马来着,可真是威风。他满眼的艳羡: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成为统领千军的将军,像……忽然想起了父亲:像父亲和陈老将军那样!

    敏哥儿拍拍他的肩膀:好,三哥等着那一天!到时候,三哥一定给你封一个大将军……又觉得将军军衔不够:给你封了武威侯。

    炙哥儿点头不迭:好,好!忽然觉得敏哥儿的话有点问题:你给我封?狐疑的看着敏哥儿。

    敏哥儿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说了,各自去洗手吃饭吧。析秋赶着炙哥儿,怕他真觉出什么来,炙哥儿拉着敏哥儿起来:三哥我们一起去洗手。敏哥儿点头,炙哥儿小声问他:三哥,你这么多年去哪里了,我问娘,娘总是不告诉我。

    敏哥儿抿唇傻笑不说话,炙哥儿又追问:那你不走了吧?今晚咱们一起睡,一会儿我打拳给你看,我武功现在很高,父亲亲自教我的哦。

    好啊。敏哥儿点头不迭:三哥最想练武,可惜年纪大了,你一会儿打给我看看。

    哥儿俩边走边咬耳朵。

    晚上炙哥儿硬是要和敏哥儿凑一起睡觉,萦姐儿和恭哥儿也要去被析秋拦住。

    夜深后,析秋睡不着披衣起,萧四郎忽然睁开眼睛:怎么了?析秋微笑的看着他:我去看看孩子们。

    夜里凉。萧四郎也跟着起来,拿了衣服给她裹住:我陪你去吧。

    析秋应是,夫妻两人牵着手先去看了萦姐儿和恭哥儿,由萧四郎提着灯笼夫妻两人踏着夜幕去了后面,冬灵见了析秋忙开了门,析秋和萧四郎就悄悄的进了房里。

    炙哥儿睡的香喷喷的,还砸着嘴说着梦话,敏哥儿则斯文的支着头睡着眉头轻拧,析秋在边坐了下来,摸摸炙哥儿的脸又忍不住摸摸敏哥儿的脸,抚平他眉间的纹路,对萧四郎道:他还这么小,就要心这么多事。

    既是选了这条路,自是所有的苦都要受得。萧四郎站在旁边,心里也微酸:他比你想象的坚强。

    析秋叹了口气,掖了掖被角又道:若是年纪大些也会好些。回头看着萧四郎:听说礼部和钦天监在选子,先完婚是不是?后宫不能无主,庄氏进宫虽年纪还小,可早点进来也能给敏哥儿一点助力。

    萧四郎颔首:在争年底还是明年初。

    析秋默然,还是早点的好,若是过了几年再进宫,她再想在宫中立足只怕更难,有那么年轻的太后在,她作为儿媳只会更难做。

    回去吧。萧四郎牵了析秋的手:别吵醒他,一会儿他也该起了。

    析秋点了点头,吹灭了房里的灯由萧四郎牵着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房间里敏哥儿舒服的翻了个

    丑时才道,敏哥儿就醒了过来,怕吵醒炙哥儿他提着衣服在外头穿戴好就去前面,析秋已经备好了早饭,见敏哥儿过来让他去洗脸,服侍父子两人吃了早饭,敏哥儿喝了茶站了起来,笑盈盈的道:母亲,过几天我再回来。

    析秋摆着手:虽说现在比以前自由,可也不能让人觉出什么,你万事多留个心才是。又道:家里都好的,你若是想我们,娘可以带着弟弟妹妹进宫去看你。

    敏哥儿没有说不,只笑着道:过些子是祖母的寿辰,我还想去看看祖母,还有大伯母和大哥二哥。

    析秋叹气,嘱咐道:那你记得提前和父亲说一声,安排妥当了再出来。

    敏哥儿应是,一步三回头的随着萧四郎去了外院。

    马车从侧门出去,待绕道正门口时,敏哥儿掀了帘子朝督都府正门上挂着的那块牌匾看去,他好像记得,这个府邸是前六皇子的旧邸!

    敏哥儿目光动了动,再去看车外骑马相互的萧四郎,眼里尽是孺慕之

    ..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