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喜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诚意伯夫人以及二太太还有二来了。绿枝在析秋耳边回了一声。

    析秋站了起来,朝太夫人和众人道:唐夫人来了我去迎迎。又朝大夫人看了一眼,见大夫人并无不悦,放了心她笑着打了招呼出了亭子。

    走了一半,已见到唐夫人带着阮平蓉过来,阮平蓉边跟着一个媳妇子,媳妇子手里抱着她的女儿,在唐夫人另一边唐二夫人正笑盈盈的看着她,材微胖很丰腴。

    四夫人。唐夫人一如既往的人未到先声至,一下子握住析秋的手:听说您子大愈我真是高兴。

    析秋笑着行了礼:让您心了。又回了阮平蓉的礼,朝唐二夫人看去,两人含笑互相见了礼,唐二夫人从后拉出个小姑娘:这是我小女儿,罄玉。又回头对唐罄玉道:快喊四婶婶。

    唐罄玉落落大方的行了礼,声音清脆:四婶婶。

    析秋只听过唐二夫人连生了三个儿子,近三十的时候得了一个女儿,一家人喜的不得了,今却是第一次见到唐罄玉,不由打量着她,穿着一件鹅黄印秋菊的银边褙子,梳着垂柳髻左边别了一只菊花点翠簪子,点了红宝石的璎珞垂在耳边,盈动俏皮,右边则是一只用米粒大小的珍珠串成的珠花,中间镶嵌着红珊瑚,使得有些老成呆板的珍珠也变的灵动可

    容貌上并不像唐二夫人,反而眉眼间颇似大夫人,透着一股子清冷高贵的气质,年纪不过**岁但举止却是端庄得体。

    她又去看唐二夫人,不知道是不是不想越过唐夫人,她穿着一件绛紫色的褙子,因为怕里头穿着圆领,脖子上挂着一圈指甲盖大小的珍珠,她原本就显得很雍容,这样打扮越发显得富贵,难怪外面都说唐府二房发了财,如今看她们母女低调的奢华,传言到是不假。

    一家人,快别多礼了。析秋将唐罄玉扶起来,对唐夫人和唐二夫人道:外头,快去亭子里坐会儿歇歇,几位夫人都在里头。

    唐夫人咯咯的笑着:可是许久没有见着她们了。拉着析秋朝亭子里走去,阮平蓉在一边偷偷朝析秋挤眉弄眼。

    析秋抿唇轻笑,将几人引上亭子,大家又是一番见礼打招呼。

    唐罄玉和太夫人见了礼,见大夫人在一边,就俏生生的过去站在大夫人面前,喊道:姑母。

    大夫人看着她微微颔首,眼神显得很柔和,太夫人目光转过来瞧见大夫人正和唐罄玉低声说着话,虽不过几句却很久没有见到大夫人和唐家的人这样温和的说话。

    看到这里,太夫人不由移了目光去看唐罄玉,轻声细语始终低垂着眉目,却又不显得畏畏缩缩,她暗暗点头。

    萱姐儿和佟大小姐在后院里,你要不要去看看?太夫人拉着唐罄玉的手,左右又看了好几眼,唐罄玉看了看自己的娘又看看唐夫人,回道:玉儿不认识路。倒是很率真。

    太夫人含笑朝佟析环看去:那你就和十二姨一起去吧,她对这里熟悉的很。

    佟析环就站了起来,唐罄玉朝佟析环行了礼:十二姨。佟析环笑着道:我们一起去吧。很自然的牵住唐罄玉的手,两个人就出了亭子,一边走一边低声说着话。

    阮夫人看在眼里,就和唐二夫人道:一转眼玉丫头都这么大了,真是岁月催人老。说着一顿又道:也要定人家了吧?

    她还小,我还想多留两年。唐二夫人到没有说假话,她是真的舍不得。

    大家就议论气嫁女娶媳妇的事

    阮平蓉挤在析秋边坐下,笑眯眯的道:那位就是七?目光在陈氏的脸上的转了一圈。

    析秋知道她的意思,不由失笑点了点头:是。

    阮平容就瘪了瘪嘴,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听说佟敏之和陈氏感不错,又刚刚生了儿子……缘分真的很奇怪,明明陈氏哪方面都不如乐瑶,可偏偏她能入佟敏之的眼,乐瑶无论如何努力都做不到。

    有时候,优势却成了劣势。

    不过也无所谓了,都是陈年旧事,乐瑶也成了亲,和相公虽不似蜜里调油可对方对她百依百顺,疼有加,她现在是知道了,论金论银论家世都比不得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的男人。

    这才是女人最重要的。

    心里转了几圈,她再去看陈氏便觉得顺眼许多,陈氏觉察到有人在看她,转了目光过来,两人视线碰上双双微微一笑。

    陈氏收了目光低头喝茶,心中却似明镜一样,唐二和乐小姐是表姐妹,她对自己关注只怕也是因为乐小姐,此事佟敏之已半分不曾隐瞒的和她说过,莫说阮平蓉现在就是乐瑶坐在她面前,她也会泰然处之面不改色。

    相公说过,她对乐瑶只有歉疚没有感,即便有那也是过去的事,她有信心,与青萌动相比,久生的相濡以沫更能留住男人的心,尤其是重重义的佟敏之。

    得此良人相伴一生,她已如愿足以。

    析秋只当没看见阮平蓉和陈氏之间的微妙,转头去看大夫人,大夫人对唐家的人还是有气,唐大夫人和唐二夫人来了这么久,她也不曾和她们说过话。

    闹闹的说了一个下午的话,等下午将众人送走,析秋也累的躺在软榻上:许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觉得嗓子都冒烟了。

    碧槐端了酸梅汤过来:夫人清净惯了,奴婢倒觉得夫人该请人上府多聚聚,这样也有人和夫人说说话,家里也闹。

    析秋接过酸梅汤喝了一口,舒服的叹了口气,笑着道:也是,炙哥儿也很高兴,这么多人陪他玩。说着一顿问道:四爷有信回来么?萧四郎去了大兴的田庄,庄子里管事前几天死在田里,庄子里没了主事的人有些生乱,他今天带着天敬去了。

    没有。碧槐收了碗:算算时间,这会儿应该还没到。

    析秋没有应声,只是担心天气这么,萧四郎在路上也不知道会不会停下来避一避。

    秋丫头。外头太夫人的声音传了进来,析秋站了起来:娘,外头那么,您有什么事让人来说一声,我过去找您就是。迎了出去。

    太夫人由紫薇扶着进来,笑呵呵的道:几步的路也没那么

    析秋扶着她进来坐下,太夫人年纪大了不能喝冷的,碧槐给她倒了杯茶,太夫人笑眯眯的喝着。

    您可是有事和我说?析秋见太夫人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定是有什么事要和自己商量。

    果然,太夫人放了茶盅,隔着炕几看着析秋,问道:你觉得唐小姐怎么样?如孩子般满目的期待。

    析秋一愣,不知道太夫人什么意思,只很客观的评价道:举止端庄,风度不似唐二夫人倒是像极了大嫂。

    不错。太夫人点着头:我也觉得那孩子和玉贞很像。很有深意的样子。

    太夫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和她讨论唐小姐,析秋忽然一怔,惊讶的看着太夫人,试探的问道:您的意思是……

    你猜的没错。太夫人笑着道:不过这件事还要和你大嫂商量商量,毕竟往后若是过门,少不得要和她这个大伯母打交道,又是她娘家的侄女,若是她不同意,这件事还真是不好办。

    太夫人是想聘了唐罄玉给鑫哥儿。

    唐家虽不如宣宁侯,可也是钟鸣鼎食的功勋,唐家二房虽没有承袭爵位,可是二房如今三个当家的男人都在朝中为官,前途不可估量,再说唐二夫人不似唐夫人精明外露,唐罄玉配鑫哥儿份上到也算相配。

    而且这位唐小姐她瞧着也不错,即便有些任往后嫁进来有大夫人这个姑母教导着,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

    析秋笑着了起来,也觉得这门亲事不错。

    至于大夫人,她到是觉得她应该不会反对,若是真的结了亲大夫人往后少不得和唐府打交道,这样一来也能缓和她和娘家的关系。

    太夫人见析秋也赞同,显得很高兴迫不及待的喊紫薇:去看看大夫人歇了没有,若是没有请她过来。析秋怕她们来回的累,就留了她们在府里歇午觉,待下午凉快些再回去。

    紫薇应是,过了一刻将大夫人请了过来。

    太夫人将想法和大夫人说了一遍,果然,大夫人只道:这件事娘做主吧。就是不反对了。

    太夫人笑了起来,让析秋明天去唐府。

    析秋当晚写了信给萧四郎,告诉她太夫人有意与唐府二房结亲,又提到萧延亦,若是亲事定了让他想办法给萧延亦去一封信,别的事可以不论,鑫哥儿定亲他总不会不回来吧。

    让人将信捎去,她陪着萦姐儿和恭哥儿玩了一会儿,又去看了炙哥儿才歇下。

    常公公将茶放在龙案上,轻声提醒道:圣上,戍时了。从下了早朝到现在都没有休息过。

    圣上端了茶吃了一口,又重新拿了本折子在手里翻看,用笔沾了朱砂圈圈写写,头也不抬的问道:太子在做什么?

    奴才方才让人去看过,太子书房的灯还亮着的,想是在看书。常公公笑眯眯的说完,又道:太子勤奋刻苦,早起晚睡奴才瞧他这段时间也是瘦了一圈。

    圣上捂唇咳嗽了一声,揉着额头道:你也不用时时拍马,等朕去了就让你辅佐太子。

    常公公一惊,立刻跪倒在地,颤巍巍的回道:圣上福寿安康,万寿无疆!

    好了,好了。他摆着手并不在意:朕去休息会儿。说着站起来。

    常公公暗自抹了汗,匆忙爬起来去扶圣上,圣上走的很慢每一步都仿佛都用了极大的气力,常公公瞧着心酸眉目垂的更低。

    圣上躺了下来,女官放了帘子,常公公正要退出去,圣上忽然出声问道:老四最近在做什么?

    这个他知道,常公公慢慢的回道:听说在后花园新建了亭子,昨儿四夫人还在府里设赏花宴了。说着一顿又道:四爷去大兴的庄子里去了,听说大后天才会回来。

    圣上冷哼一声,道:他倒是清闲。语气里颇有些酸意。

    常公公暗暗叹气,瞧着圣上没有别的吩咐,便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夜色如墨,敏哥儿正在听苏公公的回话:二皇子整在王府中设宴,三教九流但凡想去的都能进王府……想到外头的传言:奴才听说还有丽楼和彩翼坊的名作陪,好不闹。看来,二皇子是真的自暴自弃了,小小年纪连这些东西都招惹上了。

    敏哥儿不置可否:……他不过做给父皇做给我看罢了。说完摆摆手:你也去歇着吧,往后他的事继续让人盯着。

    苏公公应是,退了出去。

    敏哥儿书房的灯却是一夜到天亮,寅时一刻他已到交泰外候着,常公公见他过来也不意外,太子每都是如此风雨无阻,他请了敏哥儿去偏喝茶,自己进了正……

    少顷圣上穿戴好,和敏哥儿一起坐了御撵去上朝。

    第二一早析秋起来吃了早饭就去了诚意伯府。

    唐二夫人很惊讶,昨儿才见的面,而且析秋以往来府里也都是去大房,今儿怎么会到她这里来了。

    尽管心里敲着鼓,唐二夫人还是笑盈盈陪着析秋说话,析秋也不拐弯,笑着将太夫人的意思告诉她,唐二夫人又惊有喜,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是世子?

    析秋笑着点头:两人年纪相当,现在定了亲事两家准备着,时间上也不仓促。

    唐二夫人有些惶恐,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将女儿带出去露了个脸就有个这么好的亲事上了门,不论宣宁侯府现在怎么样,可有萧四郎在早晚都有重新繁盛的一天,再说鑫哥儿她也见过,不但懂事而且也沉稳,作风很正没有半点纨绔习份上又是世子。

    她知道,自己的女儿陪鑫哥儿,那是她们高攀了。

    唐二夫人握住析秋的手,道:玉丫头在家里一家人都宠着他,哥哥嫂嫂的都疼的很,这件事您容我和他们商量商量,等过几我亲自登门给您答复。

    都说抬头嫁女儿,姿态还是要摆一摆的,析秋很理解,便点着头道:那我等二夫人消息。也不多坐:反正来了,我去看看唐夫人和二

    唐二夫人应是,亲自送析秋去了大房。

    待析秋回了府,唐二夫人立刻遣了人去衙门,将唐二老爷以及两个儿子都叫了回来。

    一家人关了门商议,唐二爷听完夫人将析秋来时的景和说的话转述了一遍,他微愠:……四夫人亲自登门,可见诚心,你怎么能让她就这样走,还摆了架子!

    唐二夫人也觉得自己有些失礼,愁眉苦脸道: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是关系玉儿的终生,怎么也要和你们商议商议吧。

    愚蠢。唐二老爷说完,才想起两个儿子和儿媳都在,便收了声生着闷气。

    老爷。唐二夫人道:那妾就亲自去侯府,回太夫人一声,就说我们应了。唐二老爷眉头一拧,回道:去什么侯府,先去督都府,既然是四夫人登门自是要先了回了她的话,这些事难道还要我教你不成。

    唐二夫人心虚,低头虚眼的应了。

    隔就回了析秋,析秋很高兴留了唐二夫人吃饭,又陪着唐二夫人去回太夫人的话,当着大夫人的面两家就将亲事口头定了下来。

    太夫人叹了口气问析秋:老四什么时候回来?析秋笑着回道:今天下午就应该能到了。

    嗯。太夫人应了,脸上露出愁容:等他回来你嘱咐他,让他写封送给他二哥送去,鑫哥儿的婚事等着他回来定。

    析秋应是,大夫人安慰太夫人:这是喜事,鑫哥儿是您一手养大的,如今定了亲事你该高兴才是。又道:二弟也肯定会回来的。

    太夫人颔首,仿佛想起来以前的事:鑫哥儿自小就体弱多病,太医说他活不过五岁……看着析秋:若不是你进门,有你和秦二照顾,只怕这会儿也没这孩子了,大灾大难总算挨过去了,如今一转眼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很感叹。

    析秋和大夫人一人坐了一边安慰她:等二哥回来,鑫哥儿定了亲事,您就安心等着他们成亲,等着抱曾孙吧。

    太夫人笑了起来:也是,也是,我等着抱曾孙。说完话,发现外头有人探了探头,太夫人看不清,问道:谁在外面。

    鑫哥儿垂着头红着脸走了进来,他已经听说了,祖母和大伯母还有四婶婶给他说了亲事,对方正是前几天在四婶婶府里见到的唐小姐,他当时并未多想,还和对方说了好些的话,现在想想不免连耳朵都红了。

    太夫人心大好,哈哈笑着道:看来他是上我这里来打探消息的了。

    祖母。鑫哥儿求助的去看析秋,析秋只当没看见,笑着道:往后我们鑫哥儿就是大人了。

    鑫哥儿大窘,转过连礼都忘记施,飞快的跑了出去。

    ------题外话------

    昨天朱朱说婉姐儿的婚事……话说,这是想要看到婉姐儿成亲的节奏么?哈哈哈哈哈,婉姐儿那么小前头还有好几个孩子,要过很多年,这中间得有多少事儿,我不敢想,再写会不会真的成了裹脚布了?!

    我是打算停在萧延亦回来,然后本文就正式结束了,但是你们的意见更重要,所以小的要请示一下各位领导…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