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五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陈晖垂着头任由二皇子训斥,他心中也是委屈,当初剿匪明明是好事,连圣上也夸赞他替一方百姓做了好事,怎么转眼就成了滥杀无辜了。

    他想不通这其中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二皇子却道:当初那些水鬼你确认份?陈晖听见二皇子问起,立刻点了点头:是的,我还特意让太平府查证了这些人的来路,都是些在道上打家劫舍多年的。

    二皇子见他一脸无辜所言非假,不由眯起了眼睛沉思了起来,陈晖迫不及待想要以证自己的清白:下,定是有人从中做了手脚,微臣不可能连土匪和百姓都不会区分。

    二皇子已隐了方才的怒气,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心生出一种绝望来,怪只怪当年沈家的势力都被剪除,他又年纪尚幼不曾有过多的时间经营,否则,但凡他和母后有选择,怎么也不可能选中眼前这个废物,他几乎看到自己已经被他连累为阶下囚的样子。

    那些人不可能事先安排好的,只可能是后来做了手脚。当时陈晖去太平连他都不知道,那些人又怎么可能知道呢,他顿了顿又问道:这件事你就一口咬定,当初剿杀的是土匪,私下再派人去太平,将当初的文书找出来。这件事圣上也夸赞甚至奖赏过陈晖,他们现在想要保护陈晖唯一的筹码就是圣上,俗话说金口玉言,他们想要指鹿为马搅浑局面也要看圣上这关能否过的去。

    陈晖连连点头,二皇子又吩咐道:让莹贵妃适当的时候在圣上耳边提醒一两句,这件事他们想要赢也并非那么容易。

    多谢下指点,微臣知道该怎么办了。陈晖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立刻点头不迭,二皇子却是脸色一沉:你知道了什么?

    陈晖一惊看向二皇子,二皇子觉得方才的语气有些强硬,想了想忍了怒气勉强换了个语调:当下还是太平侯是关键,这件事发生在太平境,不管他们有多少证人,不管他们手段如何高超,都抵不过他为你说一句话。

    说到太平侯陈晖心又凉了一分,真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刮子,他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做了那种没脑子的事。

    现在妹妹的名声毁了不说,还得罪了太平侯,真是鸡飞蛋打得不尝失。

    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二皇子停顿了片刻又道:你现在首要的事还是太平侯,只要说服了他一切的事都迎刃而解。

    陈晖连连点头忙应是退了出来。

    等出了行宫,他抬头看着头缓缓自东方升起来,心里却没有燃起希望反而是一点一点被暗影遮住。

    萧四郎带着炙哥儿练剑活动了一早上后,父子两人回了正房洗澡吃了早饭,天诚自外院进来回道:四爷,锦乡侯来了。

    嗯。萧四郎披了外去了外院,锦乡侯见他过来显得有些不安:圣上招了博蝾去问话。说着一顿:按我预计,今应该也会试探太平侯。

    萧四郎微微颔首,点头应道:让御史台再上折子。加大弹劾力度。

    锦乡侯颔首赞同:我这就去办。说着匆匆起,忽然又顿足回头看着萧四郎,回道:昨天陈晖去了皇陵,依你看二皇子会不会还有后招。所指依旧是先帝留下的遗诏。

    一个人若是什么都没有了,也就可能狗急跳墙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他们和圣上担心的一样,当初的遗诏依旧保留着并未销毁。

    萧四郎微微蹙了蹙眉头,否决了他的猜想:即便是有,他也不可能在当下拿出来。陈晖对于他来说是很重要,可也不至于让他舍了一切去保他,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很大的魄力,以二皇子的谋断和风格,他显然不会。

    那我走了。锦乡侯点了点头转处了书房的门,萧四郎说的没错,二皇子再失势可有一样不可能改变,那就是他的份,他只要保住这个份再从长计议,虽短期内无力再图谋什么,可总比孤注一掷要保险一些。

    萧四郎从另一边出来,正瞧见苏全胜带着人搬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他问道:什么东西?

    回四爷的话。苏全胜带人停了脚躬回道:是几个庄子里送来的年货。

    萧四郎闻言一愣,这才想到年关已是将近了。

    他微微颔首看向苏全胜,想起来他就是山东苏大壮的小子,随口问道:你父亲可还好?

    苏全胜一愣,受宠若惊于萧四郎突然问起他父亲,激动的回道:家父承蒙四爷和夫人照顾一切都很好。

    萧四郎点了点头,道:你去忙吧。自己则进了内院。

    房里析秋和炙哥儿母子两人探着头,一个靠在上一个半趴在上,都是一副笑眯眯的,炙哥儿撅起股和上的萦姐儿说话:怎么过了两个月了你还是这么小,你快点长大,我带你去去吃好吃的,带你去逛庙会,庙会上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哦。

    仿佛是回应哥哥的惑,萦姐儿咧着小嘴依依的发出单音,大大的杏眼骨碌碌的盯着炙哥儿看,炙哥儿笑呵呵的道:娘,妹妹真好看,像我!

    是。析秋笑了起来:我们炙哥儿也很好看。

    炙哥儿嘿嘿笑起来,看也不看里头躺着的睡神,只顾萦姐儿说话,析秋则去看恭哥儿,这孩子除了饿了会醒尿了会闹其余的时间都是闭着眼睛的,想和他说句话也要掐着时间。

    他将恭哥儿被子理了理和炙哥儿一起拿着各色的帕子去逗萦姐儿玩,恰好萧四郎进来,炙哥儿起给父亲行礼,指着萦姐儿道:爹,刚刚妹妹朝我吐泡泡了。萧四郎略挑了挑眉,又听到上萦姐儿清脆软糯的笑声,不住探头去看,萦姐儿一眼看到父亲,笑容更是扩大的了几分。

    萧四郎心都化成了水,拨开炙哥儿就将萦姐儿抱起来。

    析秋就笑着道:她就知道你会抱她,所以一见你就笑成这样。萧四郎回头看了眼析秋,又低头盯着怀中的女儿看,柔声道:她这么聪明,我更该抱她才是。

    炙哥儿也跳着脚:让我抱一下,让我抱一下。和萧四郎腻歪起来。

    析秋看着父子二人又重复上演这样的场景也只无语的笑笑的。

    什么味儿?炙哥儿停了抢萦姐儿的举动,皱皱鼻子四处去找:怎么这么臭?

    柳也闻到了,嗅着鼻子满房间的去找:奴婢也闻见了。嗅到上去了,又靠近恭哥儿去闻:从这里发出来的。要去抱恭哥儿。

    析秋奇怪,恭哥儿平时但凡大小便都会醒来,今儿怎么拉了也没醒,她和柳解开包被,果然见尿布上一摊黄色的东西,柳笑着道:是哥儿拉了。转去打水来洗股换尿布。

    尿布一揭开,房间了臭味更浓,炙哥儿受不住赶紧呼道:快开了窗户透气。熏的也不抱萦姐儿转头就跑出了房间。

    析秋笑了起来,再去看将一屋子人的熏的头晕的罪魁祸首,还是四仰八叉的睡的舒坦极了。

    安顿了两个孩子,萧四郎在析秋边坐了下来,析秋问道:妾想和你商量件事。萧四郎微微颔首,道:什么事?

    析秋就笑着道:等国孝过去,我想将碧槐和苏全胜的婚事办了,您觉得可行?

    萧四郎刚刚遇到苏全胜,对他还有印象,觉得此人虽看着老实但眼神还不木讷,应是个周全的人,点头道:你看着办吧。

    析秋见他不反对,便喊了岑妈妈进来:这段时间我又是怀孕又是坐月子的,也没时间管家里的事。说着一顿又道:边原先几个丫头,也就碧槐还没着落,眼见一年又要过去了,我想着不如趁着这段时间四爷在家,我们又都得闲把她的事办了。

    岑妈妈听着一喜,笑着道:这可是大喜事,我们私下里还在偷偷猜测,夫人是要把碧槐许给谁呢。

    碧槐的心思析秋也看出来,不用问她,她也知道她不会反对,便道:这件事还是你去办,先派人去一趟山东和苏大壮说一声,也将碧槐的世和况和他说说,若是他没有意见,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若是有让他到我跟前来和我说。

    他还有不愿意的。岑妈妈撇嘴道:我们碧槐无论相貌还是份配苏全胜那是绰绰有余,得了这么好的一个儿媳妇,可不是他们老苏家祖坟冒烟了。

    析秋轻笑,和岑妈妈道:有人想吃荤,就定有人想吃素,你去问问吧也不会坏事。

    岑妈妈应是转出去忙活儿。

    析秋想将碧槐喊进来说说,却感觉道萧四郎的视线自方才就一直落在她上,不由狐疑转目看他:四爷看什么?

    岑妈妈进来时他已经坐在椅子上了,现在析秋一问他又贴了过去,搂着她笑着道:方才你说话的样子……很美。

    难得听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这样的甜腻的话,析秋一愣笑了起来:四爷今儿早上可是吃了蜜糖了。萧四郎假意眉头一拧,捏了她的鼻尖道:淘气。又忍不住寻了她唇吻了下去。

    尽管担心有人闯进来,析秋还是搂在了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自从怀孕后到现在,也就中期他们有同房过,坐完月子她有意养一养体,便故意避着他,他怕她才生了孩子体不适就强忍着。

    析秋被他吻的也有点动,不由忍住推了推他:现在可是白天呢。

    萧四郎目光变的幽暗深邃,紧盯着析秋看,析秋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可又不能现在点头,只低声道:晚上,晚上服侍你……她说的声音很低滴滴的带着羞赧,半垂着头露出一截雪白的肌肤,对现在的萧四郎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惑,萧四郎动更甚。

    搂着她,萧四郎将头埋在她脖颈处,片刻后析秋能感受他气息渐渐平稳,就听他在耳边回道:把这些子的都补回来。

    析秋啊了一声,算算时间也有小半年了,这要是补回来,只怕她此后三天真的只能躺在上了。

    萧四郎看着她瑟缩的表,哈哈笑了起来,又欢喜的亲了亲她的脸颊,笑着道:逗你玩。可别还没开荤,就把给吓跑了。

    析秋也轻笑起来,捶了他的肩膀。

    一段插曲,萧四郎原本想上补眠的,现在反而不敢上去,他怕自己把持不住又动了,在家里这么多人看着,怕析秋不好意思,便和衣靠在头陪她说话。

    静柳姐派人回了话,说她和秦二爷说了。析秋说完萧四郎问道:嗯。析秋又道:秦二爷第二天就回了同轩堂,不过像是没有谈拢。这两天同轩堂的动静很大,却不见收敛。

    见萧四郎没有再问,析秋便问起陈晖的事:一桩事儿,圣上会不会下定决心处置太平侯?指太平剿杀无辜百姓的事

    不单一件事。萧四郎淡淡的道:大理寺列了他二十三条罪状,从贩卖私盐到暗扣赋税,条条清晰,证据确凿。

    析秋并不觉得意外,自古以来做官的也好,藩王也罢,想要屯钱最好的法子就是私吞税款和贩卖私盐,私吞税款牵扯的面比较大,一个人不可能完成,这样就要许多人去分摊,可人多了风险也大,一旦其中有人出了纰漏很有可能自己也会被顺藤摸瓜遭了殃。

    贩卖私盐就不同,无论哪朝那代盐都是品,只有官府才有资格贩卖,百姓贩卖十斤盐都要被斩首的,可即便这样卖私盐依旧是最具有惑力的事业,因为无论是价格还是销货的难易都是最可观最容易的,所以,要想屯钱只要有江湖门路且有靠山或者权势的,不需要伙同多人也能完成,所以贩卖私盐是最佳的选择。

    所以陈晖贩卖私盐,她毫不奇怪。

    那么现在就等圣上如何决断了,陈晖是圣上亲封的爵位,前次剿匪又刚刚得了嘉奖,如何让圣上舍了这个面子处决陈晖,才是眼下最关键的,况且,事又并非只这一层,陈晖又和二皇子绑在一起,圣上便不考虑他也要考虑二皇子。

    佟敏之放了书去看陈氏,只见她面色不展目光发愣的看着手中的茶盅,不知在想什么神恍惚:怎么了?佟敏之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

    陈氏一愣,僵硬的笑了笑回道,摸着肚子道:……在想他就要出来了,名字还没取呢。说着一顿又道:看看哪天父亲有空,请父亲给他取个名儿吧。

    佟敏之笑了起来:也不知男女,要父亲如何取名字。陈氏一怔,有些尴尬低头喝了茶便又道:那取个小名也成。

    佟敏之见她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不由起过来拉着她起,两人对立他问道:出了什么事?这段时间相处他对陈氏已经很了解。

    没事。陈氏笑了起来,仿佛强调道:真的没事。

    佟敏之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像是想到什么,笑着道:算算子也快了,六姐说怕府里的婆子伺候你不习惯,你看看要不要将你姨娘一起接过来?

    陈氏一愣,不敢置信的问道:接我姨娘?还没有哪个女儿出嫁,将娘一起接过来住的,而且只是个姨娘。

    嗯。佟敏之理所当然的道:正好和我们姨娘在一处,彼此说不定还能做个伴。

    对于陈氏来说,她对定远伯府最大的牵挂就是她的姨娘了,大嫂让她去求大老爷,若是大老爷不应就让她偷拿了大老爷的印章出来,她们自有用处……

    她就是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所以才非常的害怕。

    对于她来说,这是个抉择,一个是自己和孩子的将来,一个则是留在定远伯府姨娘的命。

    若她不依,姨娘在定远伯将来的子,她几乎可以预见。

    她踌躇,这两几乎是活在油锅里一样,寝食难安,连做梦都梦见姨娘惨死的画面,每每从梦中醒来她都是出了一冷汗,独自垂泪到天明。

    她嫁到佟府来只求一个安之所,从没有想过他们能善待她,可是令她意外的是,这里所有人都对她关有加,也从没有人提起她尴尬的份。

    人心都是做的,她也不例外,所以曾经坚定不移的想法,在短短的几个月后发生了她自己也没有想到的动摇。

    现在听佟敏之如此一说,她更是惊讶万分,可瞧佟敏之的样子又不像是哄她:接姨娘过来会不会不妥。她垂了头:只怕大嫂不愿意。是指陈夫人。

    这无妨的。佟敏之笑道:我亲自去,就说你孕像不好请姨娘过来照顾两天,待人过来了,后面的事也就好办了。

    是个好办法,陈氏试探的问道:那父亲和大哥那边会不会……佟敏之打断她的话:父亲和大哥那边我去说,没有事的。

    陈氏依旧不安,可还是点了点头,若姨娘真能来,那么她所有的后顾之忧都没有了。

    乐袖吹了吹指甲上新涂的丹寇,轻笑着道:你说她去交泰了?

    嗯。瑾瑜跪在地上,将丹寇细细的涂抹在乐袖的指甲上,回道:昨天晚上去待了不过半个时辰就出来了。说着显得很高兴:她走了以后下就被招去了,一直待到亥时初才出来。

    乐袖微微颔首,圣上已经许久不曾到她的乐安宫里来,可是这已经不重要,只要他对敏哥儿重视,便是十年不来她也无妨。

    二皇子呢,在做什么?乐袖淡淡的问道,瑾瑜就回道:公公说,二皇子除了早晚诵经祭拜皇后,便只待在行宫中看书练字。

    学聪明了。乐袖笑着道:她死鬼娘用命换了他,他也该学聪明点才是。说着看了桌上的茶盅一眼,旁边候着的女官立刻端了过来喂她饮了一口,乐袖沉吟了片刻没有说话。

    朝堂上那么闹,若是宫中不发生点什么事,岂不是显得太冷清了。

    她站了起来,摆摆手道:本宫乏了,都去歇着吧。便起朝内而去,瑾瑜拿帕子擦了手跟着进去服侍。

    莹贵妃一连三都去了交泰求见圣上,不但亲自下厨煲汤煮粥,还从太医院学了推拿之术,为圣上按摩松骨服侍的无不周到服帖。

    乐安宫中,瑾瑜跪在乐袖的头:娘娘,该起了。乐袖缓缓睁开眼,由瑾瑜扶坐了起来,问道:什么时辰了。

    卯正。说着拿了外衣给她披上,又端了漱口的茶来服侍,乐袖靠在头揉着额头:今儿晚上将房里的炉子提出去,太干了浑难受。

    瑾瑜应是,吩咐人将炉子提去外,乐袖懒洋洋的问道:交泰可有消息出来了。

    瑾瑜眼睛都放着光,点头道:有,一大早奴婢就听说了,说昨晚莹贵妃被圣上掌掴了,虽是关着门的,但声音之大外头听的清清楚楚。乐袖听着眉梢一扬,问道:仅此而已?

    瑾瑜就笑着道:还有,莹贵妃穿着件纱衣,在龙案前冷冰冰的地板上跪了一夜,中间还晕过去一次,醒来后继续跪着,直到方才才由人扶着回去的。

    乐袖这才露出满意之色来,语气轻快的道:起吧。说着自己抬脚下了,有女官鱼贯端着水茶盅等物什进来。

    析秋闻言一愣,问阮夫人道:莹贵妃在圣上的茶里下了药?阮夫人听着掩面而笑,点了点头又靠近析秋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析秋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来。

    圣上已有半年多不曾宠幸任何一个贵人,难道真的是体不行了?

    所以莹贵妃迫不及待的想要在上哄好圣上,便用极端的手法去刺激圣上,却又不慎被察?圣上不愿将此事传扬出去,更不可能用这个理由贬斥莹贵妃,所以就关了交泰的门罚她跪了一夜。

    现如今已到了年底,夜里冷的伸不开手,即便里生了炉子,她几乎半的跪了一夜也够她受罪的。

    只是,让析秋讶异的不是圣上的体和态度,而是莹贵妃的手段,她怎么会这种办法,既然用了又怎么会被察觉?

    她不由朝阮夫人看去,阮夫人正端着茶盅神愉悦的在喝着,显然她也是认为是莹贵妃自作孽不可活……

    算了,不管是谁做的,总之这样的局面正是他们想要的。

    圣上自朝堂上弹劾陈晖的奏折一开始只是弹压下去,并不多提,可也耐不住自内阁开始从上到下对陈晖的指摘,他宣过阮博蝾后便将太平侯传召去,直接问道:庄卿,定远伯一事,你如何看。依旧是指滥杀百姓之事,并未提其它二十二罪状。

    太平侯材不高,三十出头的年纪,样貌不算出众但气质沉稳面色终端凝不苟言笑,他知道,圣上问他并非只是出于他也是间接当事人之一,而是在试探他的态度,对储君之选上他的立场。

    他略思索斟酌了片刻,抱拳回道:微臣当时正有事在,并未前去,事后才从太平县令张大人处得知,那一伙确实是当地出了名的水匪无疑……圣上听他说辞,先是一愣,继而目光深深的看着他,太平侯只是一顿随后又道:只是在陈大人到前半个月,他们已受张大人招安,正式的文书已在张大人的文案上只待下达,只是不知道为何又和陈大人起了争执,微臣当时并不在现场到不敢断言。

    很巧妙的说出了一段中立的话,那些人是水匪这个没有错,只是陈大人不知道他们已经接受了官府的招安,至于怎么冲突了又把他们杀了,这是细节只有当事人知道,至于圣上嘉奖了陈大人更没有错,招安的事只是口头的协议,文书还没有下达更没有送到京都来,所以圣上不知而嘉奖了陈大人实在是很正常并且也很正确的行为。

    再说,若要严格去分当时那些人还是水匪……这件事就要看如何裁夺了。

    又将问题抛回给了圣上,也顺便给了他一个台阶。

    圣上却是不温不火的问道:竟有此事?何以太平县令不提醒他?

    圣上有所不知,在太平境内近半年有两伙水匪出没,当时张大人只当陈大人遇到的是另一伙冥顽不灵不受招安的,所以这才差阳错酿成了这种局面。太平侯缓缓的解释道。

    龙颜微霁,太平侯又道:至于其中细节,圣上请陈大人来问一问便知。

    圣上微微颔首,正要说话,常公公隔着门面色僵硬的言又止,圣上注意到他问道:什么事?

    常公公尴尬的看了眼太平侯,回道:只是小事,圣上和侯爷正在议事,奴才稍后再来回禀。说着要退下去,圣上不曾理会又和太平侯说起旁的事,过了许久待太平侯离去,常公公才抹着汗进来,回道:圣上,方才太医院来报,说莹贵妃病了……像是极严重。

    圣上眉头蹙了蹙,随意的摆手道:知道了。便没了下面的话。

    又过了半个月有余,眼见要到新年,萧四郎歇了两个月析秋装病并未结束,所以和太夫人商量今年年夜饭便在新府里用,小年除尘后太夫人和大夫人便安顿好侯府的事,带着鑫哥儿搬了过来。

    朝堂上也安静下来,仿佛紧绷了一个多月的弦也因为过节而松弛了许多,二皇子也自皇陵回到皇宫,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他低眉顺眼极其恭顺的和圣上以及敏哥儿说话,无论是对待何人皆是温润和蔼,一时间宫中都在暗传二皇子手臂受伤后,人也变的好亲近多了。

    圣上看着这个变化极大的儿子,绪上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新年时,宫中团圆饭,二皇子和敏哥儿各坐了圣上的左右手,和睦有序。

    当晚圣上连续咳嗽了一夜,连例行的守夜都取消了。

    隔,圣上留了二皇子单独叙话,内容不得而知,却只知道二皇子自御书房出来时面色惨白,走路时脚步虚浮,有气无力。

    岑妈妈笑着和析秋回道:苏大家的说一切都请夫人做主,他还说苏全胜能得夫人提携是他的福气,让苏全胜好好为夫人办事,好好待碧槐姑娘。说完目光暧昧的看了眼碧槐。

    碧槐脸一红,头垂的更低。

    太夫人笑着问道:是碧槐的婚事?说的谁?析秋笑着就将事前后细细和太夫人说了一遍。

    太夫人抱着萦姐儿含笑道:这可是大喜事。说完又道:既然这样,我看就二月二极好,也省的挑别的子了。

    析秋笑了起来,点头道:那听娘的。又去看碧槐:嫁衣就去四姑的绣庄里拿了成品吧,其余的东西你若拿不定主意就多问问岑妈妈和柳。

    夫人……碧槐脸红的更煮熟的虾子一样,一跺脚羞臊的跑了出去。

    太夫人哈哈笑了起来,又想起来萧四郎,问道:老四去了哪里?一早上没瞧见人。

    在外院。析秋笑着回道,话音刚落萧四郎自外面走了进来,和太夫人见了礼,岑妈妈端了茶给他,萧四郎坐下后太夫人问道:这才过了年,就忙起来来了?

    没什么可忙的,只阮侯爷和钱忠来了。说着一顿看向析秋:你抽空让岑妈妈去一趟秦府问问况,同轩堂那边尽快安排好。

    析秋听着眼睛一亮,就问道:……圣上要处置定远伯了?

    萧四郎微微颔首:想是等过了年就有结果了。

    析秋和太夫人对视一眼,心中大定。

    下午岑妈妈就去秦府一趟,待了许久才回来,析秋问道:怎么说?岑妈妈就回道:正巧碰见秦二爷回来,听二爷的意思,像是已经差不多了,让四爷和您不要担心。

    秦远风办事还是有分寸的,他既然这么说就定然有把握了,便放心的点了点头。

    过了正月,朝堂年前松掉的弦渐渐绷了起来,所有人都觉出一种山雨来的压迫感,萧四郎虽歇在家中却也不得闲,外院来来往往的人事颇多,析秋只觉得圣上若再不批萧四郎请辞的折子,她要离世的消息真的要从假演变成真的了。

    整里没病装病的真是让人不好受。

    这一临近傍晚,析秋刚哄了两个孩子睡了,柳紧张的跑了进来,小声道:夫人,圣上来了。析秋闻言一愣,却又觉得在理之中,以圣上近半年的作风定然会上门来一探虚实的。

    在四爷的书房里?析秋稳了稳子问道,柳应是又脸色古怪的道:毛姑姑来了。

    析秋一愣,没有料到毛姑姑会出现,她是知道毛姑姑在皇后去世后出了皇宫,却不曾想到她会到这里来,还和圣上一前一后的来了。

    请她进来。析秋微微蹙了蹙眉,又重新躺了下来。

    柳转出去,不一会儿领了一个穿着粗布梳着圆髻的妇人走了进来,不似在宫中时面庞细嫩,眼前的毛姑姑穿着民间寻常妇人穿的短卦襦裙,但多年在宫中所养成的行止和气度却依旧不减。

    她走到边先是打量了析秋一眼,随后蹲行礼:民女毛氏叩见四夫人。

    姑姑不必客气,快请坐。说完咳嗽了一声:我子不适也不能迎你,抱歉。

    毛姑姑起走近了一步,宽慰的笑道:四夫人不必客气。说着接了柳泡来的茶坐了下来,析秋问道:姑姑如今在哪里歇脚?

    四海为家。虽这么说,她脸上却并无彷徨无奈:虽飘零了些,却也自在。说着自嘲的笑了起来。

    或许她在如鸟笼般的宫中待的太久,以至于出了宫便如鸟离了笼子,便在天高地远的遨游吧。

    析秋笑着道:确实很自在!

    这边萧四郎请了圣上落座,圣上道:丢了一堆烂摊子给朕,你到是落得清闲。

    微臣也是无奈。萧四郎面露憔悴无奈的道:体一直未愈,整里茶饭不思体每况愈下,微臣如今除了将她治愈旁的事再难分心了。说着就要跪下:还请圣上恕罪。

    好了好了。圣上摆手示意他免礼:朕知道你疼夫人,可也不用在朕这里显摆。说着顿了顿问道:夫人体如何了?

    萧四郎站立,低声回道:大夫只说仔细养着,但不敢下定论。说着顿了顿有些犹豫的样子:微臣想趁着她如今还能动,便想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视野开阔了,或许病也就好了。

    圣上微微一愣去看萧四郎,就见萧四郎目光坚定,他道:朕要不呢。萧四郎朝圣上看去像是很惊讶的样子,随后又道:那恕臣忠孝不能两全,内对臣用用心,微臣决不能辜负她的一片意。

    于是你便置朕与不顾了?圣上脸色沉,冷冷的道。

    萧四郎不慌不忙,回道:圣上乃不世明君,大周这几年更是繁荣昌盛,国势趋稳定,朝中各处皆有能人相佐,有没有微臣在朝中效力已并无差别。他说的真意切:而内不同,微臣是他和孩子们的全部依靠,所以……说完一抱拳:请圣上准微臣请辞之奏。

    圣上看着他,目光晦暗不明,像是审视却又像是打量,少顷后他腾的一下站起来拂袖朝门口而去,留了半句话:……那朕就如你所愿。带着人呼啦啦的离开。

    萧四郎跟着送他出去,天诚腿软的扶了门框站起来。

    圣上出了萧府的门,行至宫门外毛姑姑便跟了上来,隔着帘子回道:回圣上的话,观四夫人面色灰败死气,以奴婢经验推断,应是病重难愈之色。

    御撵里沉默了许久,才传出一道声音来:你去吧。

    毛姑姑应是告退。

    第二一大早,正在观察期以为度过劫难的陈晖正在家中吃饭,忽然就闯进来一群穿锦袍腰配大刀的锦衣卫,一行人呼啸而进见人便抓,若有反抗当即缉拿镇压,陈晖一口饭还塞在嘴里卡在喉咙里,就被人从后背拍吐了出来,二话不说一副镣铐落在手上,不多一言架住就走。

    陈家的覆灭如同它起势一样惊天动地风风火火,一夜之间从门庭繁盛衰败了下去,陈氏一族不论男女皆入了大牢,只待圣上发落。

    京中百姓的新年喜悦,也被满城风雨的各色猜疑和八卦替代,陈氏看着哭成泪人的姨娘,只觉得心惊跳,私下里派人去打听,陈氏的人在牢中况,她不安的去问大老爷,姨娘虽是妾室可毕竟是陈家的人。

    大老爷并未给她明确答复,只让她安心回去,她哪里能安心,整里担惊受怕,等待着圣上最后的裁决书。

    三月末陈氏生下一子,而陈家的案子在延续几个月后终于一锤定音落幕了,定远伯陈晖和其子斩首示众,陈氏女眷宠作官,而当初宠冠六宫的莹贵妃则是打入冷宫之中,三后饮鹫自尽与冷宫。

    月末,圣上批复了当今左军大都督,一等将军萧四郎辞官归田的请求。

    四月初八,皇贵妃乐氏夜生恶梦,终精神恍惚寝食难安,医治无果,乐贵妃请求圣上她去皇觉寺中清修,以求心中宁静祈求国家风调雨顺康泰繁荣。

    圣

    先是斩了陈氏一族,后又准了萧四郎的职务,而乐阮两氏也不能幸免,乐贵妃入庙清修规避后宫朝堂,一时间百姓议论纷纷,直言圣上是要在立储君前,为未来的太子清理朝堂!

    ------题外话------

    终于一口气把这个节给写了,因为不敢铺开写,其实还是很粗糙的,对于慢的我来说简直是折磨…我忍!

    这一章是过年前最后一章,下一次更新我努力在初二或者初三,接近尾声善后的事是零碎的也是很麻烦的,所以我还有什么角色没有善后漏了谁记得提醒我一下哈…

    群啵一个!

    祝大家新年快乐,事事如意…。咱们明年见。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