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二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圣上。请记住本站的网址:。睍莼璩苏公公自门外进来:皇长子下到了。

    圣上握笔的手一顿,微微颔首道:让他进来。说完放了笔靠在了椅背上看着门口。

    苏公公应是,他瞧着圣上的方才的意思,分明就是要立诏书的打算,为什么现在又将皇长子传了来,难道?

    他不暗喜,压住心里的激动,他开了门出去,看向一素衣孝服温雅如风的敏哥儿,笑意自眼底溢出来,做出请的手势:下请。

    敏哥儿朝他微微颔首,率先进了交泰

    儿臣叩见父皇。敏哥儿抱拳行礼,垂着眼帘目不斜视,苏公公安静的退了出去关了门守在外面。

    圣上视线也落在这个儿子上,几个孩子中只有敏哥儿长的与他最为相像,便是行事作风也与他颇为相似,就是因为相似所以他常常对这个聪明心细又极有政治敏锐度的儿子无缘的生出一丝忌惮来。

    有的时候,太过了解反而并非是一件好事,就是因为知道对方所有的长处和短处,在做决定上才会顾忌越发的多。

    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吧。敏哥儿依言在一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并未开口等着圣上说话。

    过了一刻,圣上开了口,却是聊起了闲话家常,回忆似的说起他小时候的一些事,兄弟间如何相处,先帝又如何处理的,甚至还提及他们有次偷偷溜出皇宫被发现,而被先帝责罚的事

    他罚的最重,在御书房外跪了一夜,另外几个皇弟不过跪了半个时辰不到,就被各自的母妃求领了回去,而当时的太子则是连跪都没跪!只有他一个人跪在御书房外,周围是来来往往的内侍和女官,没有人理会他是不是饿了冷了渴了,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那里,直到许多年过去了,他依旧能清晰的记得那个夜晚是没有月亮的,他还记得御史房前的游廊从左到右一共是十二块地砖,从上到下一共是六块……

    敏哥儿不知道圣上为何和他说起这件事,却一直认真聆听着他说的话,没有多余的话和表

    圣上边说边看着他,就见敏哥儿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没有悲悯,没有同也没有被冷落后的共鸣,他止了话头心中越发的满意!

    敏哥儿却知道,圣上要的只是一个能倾听的人,不需要他怜悯也不需要他的同,他只要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听着他把话说完,然后表达出他最终想要表达的意思即可。

    有时候,朕常常羡慕那些有母妃相护的兄妹,朕暗自想着愿意用十年的寿命换母亲荣宠三年,只要三年……在宫中,生母没有地位,和没有母亲有时是没有区别的。

    敏哥儿面上露出哀容,垂了目光。

    圣上眉梢扬起,叹气道:是不是所有孩子都有过这样的想法?像是寻常朋友的聊天。

    嗯。敏哥儿露出思念的表,憧憬的看着圣上:儿臣也曾暗暗想过……有些尴尬的样子:常常想着,若是能见母亲一面,儿臣愿意做任何事。说完又露出温暖的笑容来:不过那是以前,现在儿臣有父皇,儿臣愿意用所有的阳寿换父皇平安康健百年。

    圣上笑了起来,父子之间谈话的气氛更加的融洽轻松,忽然,他话锋一转问道:……你不想回萧府看一看,朕可是知道萧四夫人对你很是关

    终于提到这件事了,敏哥儿心中一紧提高了戒备,面上却是轻松的回道:没有。萧府虽承载了儿臣童年的所有记忆,可儿臣知道儿臣终归是过客,儿臣不属于那里……

    圣上对敏哥儿愧疚,因为那么多年他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让他流落在外,可对他的顾忌也恰恰来自于此,大义上讲一个君王不会希望自己的儿子虽跟着自己姓,但心却向着别人,若是将江山交给他,将来大周岂不是改姓萧!

    而从小义来论,想必天底下没有一对父母愿意见到,自己的孩子别人比自己多。

    敏哥儿也好,萧四郎和析秋也好都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彼此都规避着自己的举止,但凡无要紧的事绝不联系。

    这个问题也在敏哥儿心中盘旋了许久,他一直在等,等圣上来问他这个问题,他在等圣上给他一个机会,打消他心底的顾忌。

    他红了眼睛看着圣上:在萧府时,当初儿臣并不知世的实,只觉

    得萧督都对儿臣既严厉又疏离,如此之下四夫人给予儿臣的照佛,就让儿臣倍感温暖,可儿臣自始自终都知道,她终归不是儿臣的生母,以前听先生说典故,血浓于水,那时儿臣不明白,等后来跟父皇回到宫中,才真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说完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生母留给她的玉佩。

    圣上始终看着他,却在见到他这个无意识的小动作时,对他说的话终于完全相信,心里软了软,微微颔首道:萧四郎读书不多,也难为他替朕担负着教育照顾你的责任,!

    敏哥儿没有说话,垂着头。

    好了,好了。圣上笑着道:不说这件事了。他看了眼敏哥儿对外头常公公笑着道:去将萧四郎请来,就说朕请他吃饭。常公公在外头应是,圣上又看着敏哥儿:你也留下,借着机会好好谢谢他。

    谢什么?是要对过去的一个总结和感谢么?然后彻底了断?

    敏哥儿心里凉了凉,还是站了起来,应是道:儿臣遵旨。规规矩矩的回了话。

    少顷,萧四郎一朝服被宣进了交泰,圣上笑着朝他招手:今天也别行君臣之礼了。他自己站起来:我们去用膳,朕早已饥肠辘辘了。

    是。萧四郎的目光和敏哥儿一碰随即分开,父子两人一左一右随着圣上出了交泰进了偏,苏公公已带人将桌案摆好,铺着明黄的绸布,女官陆续端了菜品进来布好,专用于试菜的内侍拿着银筷一一试吃过后,方才为三人布菜。

    各人面前摆了酒盅,圣上兴致不错的样子,端了酒盅和萧四郎道:你的酒量朕可不敢和你比,你若是嫌盅小便让他们给你换了酒碗来。

    不用。萧四郎笑道:微臣也不敢多饮。

    圣上露出诧异的表,随即眉头一皱闻了闻:怎么有股子药味?萧四郎放了酒盅站了起来:微臣未曾留意,许是微臣上带来的。

    大惊小怪作甚,朕也不是闻不得药味,坐下。圣上摆摆手,待萧四郎坐下他又问道:你上怎么会有药味?很自然的觉得萧四郎不可能生病吃药的。

    萧四郎顿了顿脸上是一闪而过的无奈:是内子,自生产后药石未断,许是久了我们的衣服上也沾染了药味。一顿笑着摇了摇头:我自己到未察觉。

    敏哥儿一怔,就想到那析秋手心的那一点粉白,又放了心。

    可要请太医过府请脉?圣上一愣,萧四郎谢道:已请了太医,说是产后体虚恐一时难以复原。难以启齿的样子:妇人之症,甚是棘手。

    圣上若有所思,又端了酒盅:喝酒喝酒,今不提扰心之事。萧四郎应是陪着喝了几盅。

    睿儿,敬大督都一杯。圣上笑着说着。

    敏哥儿却有些激动的去端酒盅,目光飞快的扫过萧四郎的面容,又敛了下去只觉得酒盅是从未有过的沉重,萧四郎已站了起来,端着酒盅:还是让微臣敬下吧。说完杯中酒一饮而尽。

    敏哥儿愣了愣,嘴角干干的扯开一条似笑非笑的弧度,微微颔首:萧督都,请!也饮了杯中酒。

    都坐吧!圣上端着酒盅,笑容满满。

    析秋逗着萦姐儿,拿着各色的布条在她眼前晃动,嘴里笑着念叨:父亲去了这么久也没有回来,你说圣上找他会有什么事呢?

    萦姐儿露出没牙的小嘴,盯着眼前滑动的布条直笑。

    再去看她旁边躺着的另一个正呼呼睡的正香,无论边的说话声有多嘈杂,他只管睡的香甜。

    析秋捏了捏恭哥儿的小脸:……真是瞌睡虫。又逗着萦姐儿:还有你四姨母,也不知生了没有。

    前些子韩家来报喜,韩夫人生了一个女儿,洗三礼的时候析秋告病未去观礼,只让人送了礼过去,而今儿一大早她让岑妈妈去周府看完佟析砚,佟析砚迟迟未生她心里担心就每让岑妈妈去瞧瞧,今儿岑妈妈回来就说佟析砚发作了。

    这都中午了,也不知生出来没有。

    她一边记挂着萧四郎,一边记挂着佟析砚有些心不在焉的和萦姐儿说着话。

    中午哄了两个孩子睡

    了午觉,她和炙哥儿说话,炙哥儿着急武师傅的事,就问道:娘,什么时候帮我请师傅回来啊。三舅舅也教了他几,不过他事多又要去宫里,他大多时候都是自己在练。

    快了。析秋笑着看着他:过些子就会有师傅来,可是极好的。炙哥儿眼睛一亮:真的?

    析秋点头确认,炙哥儿高兴的蹦了起来:那我去外院了,坤哥儿还在等我呢。

    哎呦,哥儿小心些。岑妈妈在门口侧一让,炙哥儿已从她边飞了出去,岑妈妈惊出一冷汗来,炙哥儿哈哈笑道:妈妈要相信我的手!只听见声音已不见人。

    尽管吓的不轻,岑妈妈还是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朝析秋行了礼:夫人。析秋微微颔首,问道:怎么样,可生了?

    岑妈妈应是:生了,生了,是位千金,六斤四两重,母子平安,周家下午进府来报喜。

    析秋笑了起来,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析秋又问了岑妈妈许多细节的事儿,岑妈妈才退了出去。

    析秋也很高兴,佟析砚前头生了念哥儿,这会儿得了个女儿,一对儿女也算是圆满了,若是周夫人泉下有知也会很高兴吧。

    在想什么?萧四郎自门口大步跨了进来,正瞧见析秋一个人坐在炕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尽是笑容,他不待析秋反应过来,过去揽住她:这么高兴?

    析秋反应过来,过来看着他上下打量过后闻到淡淡的酒气:喝酒了?和圣上喝的?

    萧四郎抱着她点点头。

    我去给你倒杯水。要起给他倒水,萧四郎紧紧抱住:不用,我没醉。一顿又道:不过喝了几盅罢了。

    析秋想想也是,和圣上喝酒也不可能喝的太过,便没有强求,遂问道:怎么了?圣上和四爷说了什么?

    萧四郎将头搁在她的头顶上,沉默了许久,析秋想抬头去看他却又因为角度的关系瞧不见,等了很久才听到头顶幽幽传来他的声音,却是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道:你想先去哪里看看?

    析秋愣住,怎么会突然说起要去哪里看看?

    她正要反问,却蓦地明白过来,紧张的推开萧四郎扯住他的衣袖,问道:圣上请四爷去做什么?

    萧四郎淡淡笑了起来,摸了摸析秋的脸说不上是高兴还是落寞:没有说什么,只请我吃了一顿饭。说着将敏哥儿作陪的事说了一遍。

    析秋向来心细,听完他说的话,便道:四爷有什么打算?

    你说呢。萧四郎捏了捏她的鼻尖,又指了指桌上摆着的药碗:要用上这个了。

    析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生怕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落寞。

    傻丫头。萧四郎看着她:我没事。

    析秋依旧看着他,确认他真的没事才微微放了心,萧四郎又贴过来,抱着她呼着气道:若我闲赋在家,整游手好闲,夫人会不会嫌弃为夫?

    会。析秋噗嗤笑了起来,抱着萧四郎心里也觉得空落落的,他今天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一刀一枪一步一个脚印拼出来的,如今要让他放弃这一切,先不说他心里会不会抑郁,但让他无所事事和她一样曲在这内宅里,真的是委屈他了。

    我就怕四爷嫌闷不肯陪我们母子,整里花街柳巷的转悠!析秋嘟着嘴假装不满,萧四郎看着她俏皮的样子,心也随之愉悦起来,哈哈笑道:我若真去,夫人要当如何?

    析秋扬眉:自是关门落锁搓衣板伺候。萧四郎大笑起来,笑声洪亮。

    两人逗趣说闹了一阵,析秋为萧四郎泡了茶,扶着他靠在炕头上,她低声问道:那太平侯那边的事,四爷是要交给阮侯爷和钱伯爷去做吗?

    嗯。萧四郎微微颔首,闭着眼睛淡淡的道:这件事他们做,比我们做要更合适。

    析秋应是,觉得萧四郎说的有道理,但这件事恐怕也不会顺利,希望阮侯爷他们能应付才是。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