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而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016  而过

    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圣上竟会对佟敏之的婚事投以关注。

    索只是一提,并未有表露赐婚的意思,江氏便按照萧四郎所言,当晚就请了钟夫人一起去了赵家,将两家的婚事定下来。

    赵家也是立刻点头同意,赵先生因为是佟敏之的恩师,如今他的婚事闹的满城风雨人人皆知,他也不愿看到这样的局面,便令赵老夫人尽快将赵小姐的生辰八字拿去给佟府,让江氏找人合了八字,尽快将子定下来,免得再生出意外。

    但在此同时却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

    “你说什么?”析秋腾的一下站起来,看着岑妈妈:“乐瑶去了赵府?”

    岑妈妈面色难看的点了点头,没有人能想到乐小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笑盈盈的进了赵府,将赵小姐请了出来大骂了一顿:“……大闹了一场,将赵小姐骂哭了,还差点……”岑妈妈看着析秋面色难看,有些不敢说的样子:“还差点闹出了人命!”

    析秋抚着额头,头疼难耐,这个乐瑶到底想要干什么!

    “听说赵小姐回到房里就闹着不嫁,还要拿剪子绞了头发,被下人抢了去又一头撞在了门框上晕了过去……”岑妈妈说着也不住的摇头,她活这么大的年纪,还没有见过哪家的小姐如乐小姐这样不管不顾行事。

    “人没事就好。”析秋叹了口气问道:“大可过去了?”事因敏之而起,大嫂不去道歉也说不过去。

    岑妈妈应是:“这会儿刚去!”两家还要做亲家,事闹成这样,只怕也难了!

    哪家未出阁的姑娘能受这份气,即便是赵先生对七舅爷再看重,可也要顾忌自己的声誉和赵小姐的名声。

    “乐瑶呢?”析秋问完,岑妈妈回道:“在锦乡侯府,说是潜山学院的许多学子聚集去了锦乡侯府,要求侯爷出面亲自给赵先生赔礼道歉!”

    事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

    析秋脸色沉了下来。

    佟阁老的庶子,萧四郎的妻弟和乐贵妃妹妹,淮南中山侯嫡女,锦乡侯的表小姐的感纠葛,若在寻常人家也最多只是一时笑柄而已,可如今闹到那么多学子围着侯府,让堂堂锦乡侯出面赔礼道歉……就像是党派之间的反目成仇,自酿了笑柄供人取乐!

    就是不想引起圣上注意,只怕也难了。

    “帮我换了衣裳,我回一趟娘家。”析秋说着已经去了卧室,岑妈妈跟着进去帮着析秋换了衣裳。

    才出了门,坤哥儿和佟析环以及炙哥儿三个人蹦蹦跳跳的回来了,析秋将三个人让进房里:“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一会儿让岑妈妈服侍你们吃午饭,吃了饭记得要睡午觉,不准满院子乱跑。”

    坤哥儿一向循规蹈矩,做每一件事都有时间刻度,所以闻析秋所言便点了点头没有意见,佟析环目光一转看着析秋若有所思,炙哥儿则是嘿嘿的笑着,挠着后脖颈道:“娘,您放心去吧,我们在家里一定乖乖的。”

    析秋点了他鼻子:“你就知道敷衍娘。”析秋去看坤哥儿:“炙哥儿交给你了,帮姑母督促他哦。”

    坤哥儿看了眼炙哥儿,又回视析秋点头道:“侄儿知道了。”

    炙哥儿撇撇嘴。

    析秋便带着碧槐和绿枝出门,才出了院子,佟析环就跑了出来,喘着气站在析秋面前:“六姐。”她言又止的看了看碧槐和绿枝,不安的问道:“是不是七哥的婚事又生波折了?”

    析秋眉梢微挑,没想到佟析环的观察如此细微,她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出了一点事,你不用担心,有大哥大嫂,你安心读书不要胡思乱想。”

    “嗯。”佟析环知道自己年纪小,他们有的事不和她说,可是她心里也多少也了解了一点,定然又是上次去府里闹事的乐小姐生事了,真不明白她,明明七哥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她为什么还要纠缠不休,七哥得了功名好不容易有今天是多么不容易,她如此闹下去,七哥就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七哥是老实人,却被人冠以风流之名,他实在是冤枉。

    析秋看着佟析环沉着小脸,就弯腰面对面的看着她,微笑着道:“你不要把你的七哥想的那么脆弱,他已经是大人了,也有处事能力,再说他人缘和名声一直很好,不会因为这件事就坏了名声的。”

    “嗯。”佟析环依旧是有些委屈的样子,她抬眼看着析秋,声音闷闷的道:“我知道了,不胡思乱想。”

    析秋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佟析环今天也是七岁了,过了年她就不能再进府进季先生的学堂了,她希望她能珍惜这最后的时光,多读些书开阔见识!

    到了仪门上了马车,一路去了佟府里头,一进府门就能明显感觉府里的气氛压抑,她知道江氏这会儿不在,便直接去了夏姨娘房里,在院子里就听到罗姨娘和梅姨娘的说话的声音。

    秀芝给她打了帘子,就瞧见夏姨娘坐在正中的椅子上,高几上放着茶盅果碟,两边分别坐陪了穿着玫红褙子依旧风韵犹存年轻妖娆的罗姨娘,和穿着橘红色短卦搭着绯色褙子的梅姨娘,鲜亮的颜色映衬的她面色蜡黄,施了脂粉显得有些僵硬。

    见她进来三个人都站了起来,夏姨娘眼睛红红的,析秋朝三个人微微颔首,梅姨娘先开了口道:“六姑总算回来了,快帮我劝劝夏姨娘,我们怎么劝她都听不进。”

    梅姨娘话音落,析秋就瞧见罗姨娘冷冷的看了眼梅姨娘。

    析秋含笑在位子上坐了下来:“都是一家人,快请坐吧。”几位姨娘都坐了下来,析秋微笑着道:“也不是大事,几位姨娘也别胡思乱想,一会儿大嫂回来就知道事的来龙去脉了。”

    夏姨娘张了张嘴,梅姨娘点着头声音很高亢:“就是,就是,这种事儿只能说明我们七少爷优秀,佟府门第好,人人争着抢着要嫁到我们家来。”

    析秋也忍不住蹙了蹙眉,这种事也不是光彩的事,尤其是佟敏之还要考取功名!

    “得了,得了!”罗姨娘站了起来:“我们就别在这里待着了,让六姑和姐姐好好说说话。”说着走过去去拉梅姨娘:“去我那边坐坐,正好府里新进了布料,要给丫头婆子们做衣裳,你帮我一起参谋参谋。”

    “这种事我哪懂,再说大交给你,就是知道你能做好,我就不多嘴了。”梅姨娘显然不愿意走,罗姨娘却是用力一扯,将梅姨娘硬生生的扯站起来:“你不懂,我教你!”

    和析秋以及夏姨娘微微颔首,硬将梅姨娘拉着出去。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梅姨娘想要回头去看析秋,可不待她话说话,秀芝跟在后头已经将门掩上了。

    析秋看着罗姨娘的背影,忍住了笑意。

    “六姑。”夏姨娘见她们离开,就露出愁容来:“事闹的这么大,会不会对七少爷将来的仕途有影响。”

    影响肯定还是有的,不过倒也不严重,就看怎么处理了,她摇摇头,含笑道:“七弟一向努力,人又本分大家也都看在眼里,虽不说可事原委心里也是清明的。”说着一顿又道:“再说,不还有父亲和大哥呢么,您不要多想了。”

    夏姨娘依旧难掩担忧,原来是担心因为佟敏之出尴尬,婚事不好挑不会顺利,怎么也没有想到,却闹出这样的风波来。

    析秋又低声劝了夏姨娘几句,这边秀芝来报说江氏和大老爷以及大爷都回来了,析秋便辞了夏姨娘去了江氏那边。

    “我正要着人去请你回来一趟。”江氏满脸的无奈隐着怒意,拉着析秋坐下就直接道:“你说乐小姐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幸好赵小姐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若不然这个摊子可要怎么收场!”

    “赵小姐没事就好,赵家怎么说?那些围着侯府的学子如何了?”析秋问出了自己关心的几个问题。

    江氏喝了茶就回道:“赵先生是态度坚决的,只是赵老夫人的态度有些模棱两可,只怕是不能同意了,赵小姐在房里又哭又闹只说便是做姑子去,这门亲事也决不会答应。”说着一顿又道:“父亲和大爷去了,解了侯爷的围,劝了学子们都退回去了……”长长的叹了口气,让堂堂文渊阁大学士去给人赔礼道歉,江氏想想心里就生出无名的火来,恨不得找到乐瑶狠狠的骂一通才是。

    这样一来,赵家的婚事只怕不能再谈了,伤了赵小姐的心,即便事成让她带着怨念和佟敏之过子,心里也不会痛快,至于乐瑶,析秋紧紧的拧了眉头,京城是留不得了!

    析秋正要说话,邱妈妈就匆匆进来,说阮夫人和钱夫人一起来了,析秋和江氏互看一眼,猜测两人只怕是赔礼道歉的。

    转眼两人进来,瞧见析秋也在并不惊讶,说了许多的话,大抵和析秋所料不错,为乐瑶的事赔礼道歉。

    说明天就将乐瑶送回去,再不能让她在京城生事了。

    江氏尽管心里再气,可也没有拿乔笑面温和的和两人说着话,析秋也微笑着陪着,几个人客气的说了许多的话。

    宫中,乐袖知道后也是气的不轻:“没想到她一来就闹出这么多事来,就连圣上也知道了。”吩咐德公公:“你出宫一趟,和阮夫人打个招呼,也别等明天了,今晚就派人将乐瑶送回淮南去!”

    “奴才知道了。”德公公应是,正要说话,守着门的瑾瑜忽然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圣上。”就见穿着明黄龙袍刚刚下朝的圣上大步进了门。

    乐袖一愣,飞快的朝德公公挥挥手,她面色一改笑着迎过去蹲行礼:“臣妾叩见圣上。”

    “起来吧。”圣上在主位上坐下,瑾瑜接了茶小心翼翼的奉上来,轻手轻脚的和德公公退了出去。

    乐袖笑盈盈的站在一边:“圣上还没用膳吧,臣妾让人给您备膳?”圣上端了茶眉头微挑扫了乐袖一眼:“不用了,朕稍后去玉茗宫用。”

    玉茗宫是莹贵妃新搬的宫

    乐袖脸色微微一变,又笑着应道:“是!”圣山轻吹着杯沿上的浮沫,不经意的问道:“听说今儿上午,潜山书院的学子将锦乡侯围了?”

    脸上的挂着的笑容有些艰难,乐袖目光一转回道:“有这事?臣妾一上午在房里绣花,还不曾听闻。”说着露出担忧不解的样子:“学子们为何要围了侯府?”

    圣上看了眼乐袖,见她表真挚并不像有所敷衍的样子,语气也稍柔和了些,道:“只是年轻人间的风流韵事,你不知也罢!”

    乐袖暗暗松了口气!

    圣上便起了:“朕去看看鸿儿,你用膳吧。”乐袖便紧跟着送他出门,待圣驾行远她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回头问瑾瑜道:“德公公出宫了没有?”

    “走了!”瑾瑜回道。

    乐袖放了心,想到圣上方才的态度,她的心又凉了一些,这两年圣上对她全不如当初时的温信任,相反的对莹贵妃越发的亲近,如今连这样的事,都要来试探她……

    “娘娘。”瑾瑜小声道,乐袖一愣,问道:“人呢?”

    “在外稍停了一刻,见圣上在里面便走了。”瑾瑜说着一顿又道:“像是领着敏嘉公主在玩。”

    乐袖听着目光一顿,随即笑了起来:“……这孩子果然聪明,算我没有白疼他!”

    识时务,懂进退,又会拿捏人的投其所好,和风细雨却能在不经意中笼络了人心。

    这样的手段和行事作风,乐袖脑海中不经意的就想到了析秋。

    真是什么样的人教导出什么样的孩子!

    略高兴后她又想到乐瑶和佟敏之的事,事闹成这样,即便是求了圣上赐婚,只怕佟家也不会愿意了,今儿让佟阁老低头给那么多学子赔礼道歉,定是已经得罪了他,将来乐瑶进了佟府子也不会好过。

    可是,如今得罪了佟阁老,又坏了佟敏之的婚事……这件事实在是让她头疼不已。

    “你去一趟督都府。”乐袖想了想,虽不担心和萧佟两家因此处内讧,可彼此心里不快总是难免:“将去年过年我得的那尊送子观音给四夫人送去。”

    瑾瑜一顿:“娘娘……”乐袖摆着手:“眼下大事未成,不要拘泥这些小节。”

    “奴婢这就去。”瑾瑜蹲应是,正要说话外头有内侍匆匆跑了进来:“娘娘,娘娘不好了!”

    都是她贴的人,乐袖问道:“什么事?”

    “是圣上。”来人回道:“圣上要下了圣旨给佟家七爷赐婚!”

    乐袖一愣,问道:“怎么回事,细细的讲。”来人便回道:“奴才在外头听说,说是当时皇长子也在,正陪着圣上用膳,也不知怎么说起佟七爷的婚事来,莹贵妃就说好好的男儿,婚事却莫名受了这样的波折,将来只怕也难找女子婚嫁了,难为佟阁老为了朝中的事心,又为了孩子的婚事伤神伤面……”一顿又道:“圣上便随口问莹贵妃对此事有何看法,莹贵妃就道没有什么看法,只是担忧佟阁老年事也渐高怕他一时心毁了子,不能再为圣上效力……说着话锋一转就提到她有个庶妹,年纪和佟七爷相仿,不如她做个媒人牵个线罢了,也了却佟阁老一桩心事。”

    “圣上就答应了?”乐袖面色一变,来人就点了点头:“圣上显得很有兴致,还夸赞了莹贵妃替他分忧,还说要让佟阁老好好谢谢她这个媒人才是。”

    乐袖脸色彻底沉了下来,怒问道:“下呢,下不是也在场,他没有说话?”

    “下说了。”来人有些迟疑:“不过……下却也是赞同的!”

    乐袖泄气的在椅子上坐下来,莹贵妃真是打的好算盘,虽是庶女庶子可毕竟和佟家联姻了,这样一来佟家将来办事也不得不顾忌她娘家了。

    这个女人,真是好深的心机,她怎么就没有想到!

    早知道,就同意了乐瑶和佟敏之的婚事,怎么也不能让事演变成这种局面。

    乐瑶使劲的拍着门:“放我出去!”她怒容满面恨不得一把火将锦乡侯烧了干净:“快放我出去!”

    拍了半天没有人敢应,她力竭的瘫坐在地上,蒙面哭了起来,她也不愿意事闹成这样,难道她愿意成为别人的话柄么,还不是因为你们阻止我的婚事,如果答应了我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门第,门第!

    门第难道就那么重要么,两个人在一起难道不是只要相就够了么,她佟敏之,从第一眼看到他就上了他,为什么没有人理解她,为什么!

    敏之,敏之,你快回来,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一定会让他们同意我们的婚事的,一定。

    乐瑶哭的昏天暗地,一天没有吃东西这会儿又过渡的激动,人便有些无力,就在这时门从外面打开,吱呀一声,听到她耳中宛如天籁如同救赎。

    她回头去看,就瞧见阮夫人站在了门口,她迫不及待的喊道:“姑母,您放我出去好不好。”

    “傻丫头。”阮夫人见乐瑶弄成这样也心疼的不得了,她走过去扶起乐瑶,将她满脸的碎发捋清爽,又拿了帕子给她擦脸,柔声道:“何苦这样折腾自己!”

    乐瑶紧紧揪着阮夫人的衣袖,期望的看着她:“姑母,是不是我和敏之的婚事有希望了,是不是敏之回来了?我搅黄了他的婚事,他一定会赶回来的吧……”

    阮夫人看着这样的乐瑶实在是没了话,长长的吐出口气,还是将乐瑶最不想听的事告诉了她:“圣上方才下了圣旨,给佟敏之赐婚了,是定远伯陈府的庶女。”

    “什么,你说什么?”乐瑶忍不住倒退了一步不敢置信的问道:“什么定远伯,什么赐婚?”

    阮夫人扶着她,原原本本的将事的原委和乐瑶说了一遍,乐瑶瞪大了眼睛:“不可能,不可能!”摇着头要朝外面走:“我去找贵妃娘娘,她一定有办法能帮我。”一顿又道:“还有佟阁老,四夫人,他们也不会愿意和定远伯联姻的,怎么会同意这门亲事。”

    “瑶儿!”阮夫人拉住乐瑶:“你冷静一些,这可是圣旨,谁能违背?”

    乐瑶体一抖,突然停住了脚步,子没有站稳就顺着门框坐在了地上,阮夫人看着她恨铁不成钢的道:“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事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成了定局,你去找谁也没有用的。”阮夫人没有告诉她,若非她闹去了赵府,莹贵妃也不会有机可趁,圣上也不会给佟敏之赐婚。

    至于反对,不管是她们还是佟府疑惑是宣宁侯府都不可能去提出异议,不说佟敏之和赵府的婚事刚刚黄了人人皆知,她们没有理由拒绝,就说莹贵妃“一片好心”,连圣上都夸赞她为朝事分忧,他们怎么能去反对。

    他们只有谢恩!

    再去看乐瑶,只见她傻傻靠在门框上,傻傻的看着前面,过了许久才一点一点抬起头来朝阮夫人看去:“姑母,求求您放我走吧。”她要去找敏之,她要和敏之远走高飞,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生活!

    阮夫人当然知道她的打算,劝着道:“你不要再做傻事了,在这里好好养几天,过些子等你大哥到了,就接你回淮南!”

    乐瑶眉头一横,眼底露出不甘心的样子,她忽然推开阮夫人,拔腿就朝外头跑去,碎乱的头发堆在了脑后,她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穿,赤着脚在碎碎的鹅卵石上奔走……

    “快拦住她!”阮夫人不期然被她推到在地,手肘硌在地上她疼的嘶了一口气,好不容站起来立刻让婆子去追乐瑶。

    析秋和萧四郎在大老爷房里,佟慎之和江氏并肩坐在一边,周博涵以及佟析砚佟析玉和娄二爷皆在,大家都没有人说话,大老爷看着桌面上的圣旨面沉如水,过了许久她开口对江氏道:“准备准备去定远伯提亲吧。”

    “是!”江氏垂头应是,不确定的问道:“……七弟那边可要通知一声,让他回来?”

    大老爷闻言摆了摆手,回道:“不用,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等他回来再说吧。”

    “是!”江氏点了点头,这边佟析砚就问道:“父亲,难道真的让七弟娶定远伯的陈小姐?那可是莹贵妃的妹妹!”

    大老爷眉头蹙起没有说话,周博涵看着佟析砚脸色难看,就解释道:“圣命难违,再说与上而言也是好意,我们岂能驳了圣上的好意。”

    尽管如此说,佟析砚还是气的不行:“可恶!”想到将来家里会嫁进来一个陈小姐她就头疼,不由朝萧四郎和析秋看去:“你们两个说话啊!”

    析秋一直静静坐在不曾开口,萧四郎则是面色平静不见异色,见佟析砚问她,析秋无奈的开口道:“周姐夫说的很对,圣上为七弟赐婚也是体恤父亲,我们便高高兴兴为七弟张罗婚事便是。”

    佟析砚听着就瘪了嘴不再说话。

    娄二爷比成亲时胖了一些,此时开口接了话,道:“以我看这件事也不一定是坏事,等人娶回来便是佟氏的人,要如何做还不是看我们。”他话一落,大家都朝他看去,就连大老爷也眼神莫测的看向他。

    娄二爷挑了挑眉梢,正要说话,佟析玉却是低着头红了脸扯了扯他袖子,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娄二爷有些扫兴的闭了嘴。

    等辞了众人,析秋和萧四郎回了督都府,在车上萧四郎揽了析秋,笑着道:“我到觉得娄二爷说的没有错,将来你是姑姐,弟媳若是做的不好,你尽管训斥便是。”析秋被他的话逗笑起来:“这么说,四爷当初娶妾时也是如此打算的?”

    萧四郎轻笑从善如流的点点头,析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心头堵着的一口气也随之松了松,其实这件事他们没有人去拒绝圣上,是因为一来不管圣上是不是单纯的好心,但是确实解决了佟敏之如今婚事的尴尬,二来,莹贵妃把妹妹嫁到佟府来,其实对于她来说并非是一件好事,联姻确实是将不相干的两个府邸绑在了一起,但是出发点是大家的目标和利益相同,可一旦发生了矛盾碰擦,谁还会为了一个女子,而不管真正大局的利益。

    还有个原因他和萧四郎各自心中明白,却没有彼此道破。

    其实,她在意的,还是佟敏之的感受,短短的时间婚事一波三折闹的满城皆知,几乎酿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如今却从天而降一位素未谋面甚至不曾听闻的女子将成他未来的妻子,他的心中定然不会好受。

    况且,如今乐瑶知道后还不知会有什么反应,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若是乐瑶有个三长两短,佟敏之这一生只怕都要活在影中。

    正如析秋所料,第二就从锦乡侯府听到乐瑶失踪的消息,锦乡侯府派了许多人出去找,连找了两也没有下落,析秋怕乐瑶去保定找佟敏之,就让人通知了阮夫人,阮夫人听到便立刻让人追去了保定……

    果然,在半道上追上了乐瑶,彼时正好佟敏之也从保定朝京城赶,他得知了赐婚的事,怕乐瑶一时难以接受再做过激的事,没有想到却在路上遇见了乐瑶。

    析秋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只听阮夫人说乐瑶仿佛呆傻了一般,任由人带回了锦乡侯府。

    好几不吃不喝躺在上,无知无觉。

    到了十月初,中山侯的大爷到了京城,将乐瑶带回了淮南。

    佟敏之站在箕尾山山顶上,看着中山侯的马车一点一点消失在视野中,他靠在后的野李树上,枯黄的树叶片片落下,他闭上了眼睛只有无力。

    脑海中就想到第一次到这里来的景,他背着布包,包里是姐姐偷偷给他的二两银子,还有几块点心,他和赵先生席地而坐,听先生自大周建国之初,一直说到当今局势,那时候的他雄壮志,暗暗发誓,总有一他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报答姐姐,报答赵先生!

    转眼十年过去了,他依旧什么都没有做成,却让那么多人为了他而伤心。

    乐瑶,你的感太过美好,我太过污浊太过卑配不上你……下半生,希望你能安心找个人嫁了,得到真正属于你的幸福……

    佟敏之的改变,析秋看在眼里,却也无法安慰他,有的伤口只有靠着时间等待它一点一点愈合然后忘却……其实,她知道对于佟敏之来说,他对乐瑶或许只是好奇,年少懵懂时有一些愫,可是这样的愫与他心中的许多许多的东西比起来,实在不足一提,他伤心是因为乐瑶为他的付出而他却无力回报。

    或许有,但那份感还不至于让他为之疯狂,可能更多的是……愧疚吧!

    天气渐渐转凉,今年京城的雪比往年来的早了许多,离佟敏之四月的婚期越来越近,期间析秋进宫一趟感谢乐袖给她送来的送子观音,在宫中见到了敏哥儿,敏哥儿给佟敏之准备了贺礼,只说他不能去给七舅舅道贺,只让析秋代为转达。

    “至于赐婚的事,当时我也在。”敏哥儿看着析秋道:“我并未反对!”

    析秋点了点头,并不奇怪敏哥儿的反应,却不料敏哥儿解释道:“二伯如今虽不在京中,可总有一要回来的,侯府主母空缺,定远侯伯可不止只有一位庶女……”他的话再明白不过,定远伯如今正有一位及笄的嫡出小姐,事可一不可二,与其让莹贵妃将来求了圣上为萧延亦赐婚,不如现在成全了她!

    析秋怔了一下,这也正是她和萧四郎未有作为的原因之一,没有想到,敏哥儿却在那一瞬就想明白了其中道理。

    定远伯虽封了爵位可并非世袭,他们要在莹贵妃正得宠时巩固地位,所以将来他们有这样的打算一点也不奇怪。

    她看着敏哥儿,笑了起来,只觉得无比的安慰。

    有人在说,析秋为毛不帮佟敏之和乐瑶,她是穿越人应该更尊重自由恋……其实我想说,析秋为毛要帮呢,早早的时候乐夫人的态度就很明显,析秋要去帮佟敏之和乐瑶他们将会遇到更多的阻碍…

    还有一件事很重要,那就是佟敏之对乐瑶的感,他对乐瑶是懵懂的愫,一个有抱负有理智有自尊心受传统教育的古代男人,对于这种事都要权衡和考虑的,而佟敏之权衡之后他的选择很显然不是感,这样一来析秋就更加不会去搅合。

    我觉得附和主角个节以及逻辑通顺就是合理的,前面两百万字析秋的个和对婚姻的态度应该很明显的吧。

    最后,群啵一个,有米有把昨天欠的字还回来。后面那个……要写你们更想看的东西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