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擦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015  擦肩

    “你不要和我说这些,我不想听!”乐瑶回头看了眼脚下河水,回头对佟敏之道:“我只要你一句话,你跟不跟我走?”

    满园子里的丫头婆子惊住,朝佟敏之看去。

    佟敏之伸出手来:“你先过来。”他试着走近了一步:“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好吗?”

    乐瑶摆着手,已是极不信任他话的样子:“你只会骗我,我告诉过你,让你等我的,我说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可是你呢,转眼就和别人谈婚论嫁,若是我来迟了一步,是不是就要喝你的喜酒了?”

    佟敏之满面的苦涩无奈,有的事不是他愿或不愿,想或不想就能改变的,就如他和乐瑶之间的事,一开始便注定没有结果,她要的他没有能力给,更不愿意靠着外家而艰难生存。

    有的问题,可以不去想,但它确确实实横亘在他们之间,并且永远也抹不去。

    “乐小姐。”佟敏之语凝噎:“你别冲动,先到我这里来好不好。”他又看了眼旁边围观的丫头婆子,若是明天传了出去,还不知成什么样子的笑话,他不能害了她,毁了她的名声。

    “不要!”乐瑶激动的眼眸红红的,指着佟敏之道:“我一切都打点好了,你只要跟着我从这里出去,天大地大便任你我遨游。”她说着一顿又道:“我不要锦衣玉食,不要福贵荣华,这些在我眼里就是个,我只要你,你听到没有,我只要你!”

    围观的丫头听了这话忍不住红了脸,婆子们暗暗摇着头,佟析环被一个婆子硬拉着朝外去,不给她再听这样混帐的话,佟析环却是反转过来严厉的看着众人:“看什么看,都给我回去做事。”

    佟敏之的心仿佛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他痛苦的闭上眼睛,又难堪的睁开忍着心中尖锐的痛,他道:“有的事我们需要仔细商议。”他顿了顿打算先将她带去安全的地方再说:“你先过来!”

    乐瑶有点动容的样子,她能感觉到佟府下人们投来的异样目光,更能看到佟敏之脸上的难堪,她脚步动了动看着佟敏之,佟敏之抓住了时机,又道:“来,过来……”说着几步跨了过去,一把拽住了乐瑶的衣袖:“跟我走,我们好好谈谈。”

    佟敏之说话拉着乐瑶就朝另外一边而去,这边佟析环已经将打头的几个丫头婆子训斥了一顿,叱赶着人……

    乐瑶被佟敏之拉着去了院子后的花圃边,六福和紫霞忙令人守了周边,不让人靠近。

    “乐小姐!”佟敏之放开乐瑶:“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他语气里有着一丝严厉。

    乐瑶黛眉横拧满脸不在乎的道:“你不用和我说这些,我若是在乎名声就不会独自一人到京城来找你,也不会不管不顾闯进佟府。”她说着一顿走近一步想要去拉佟敏之的手,佟敏之却是一动避开她的触碰,乐瑶脸色一变。

    “乐小姐。”佟敏之满脸的无措:“你不在乎我在乎!”面对这样的乐瑶,他真的不知道从何说起,她的心意他知道的,也能体会和理解她此刻的感受,可是他真的无能为力:“你可不可以冷静点,听我说。”

    乐瑶瞪眼看着他,呼呼喘着气显然忍着怒气;“好,你说!”总算给了他说话的机会。

    佟敏之深呼一口气,将在心中盘横许久的话一次倾诉出来:“你出生高贵自小衣食无缺,你在父母的掌心中众心捧月长大的,有的事你永远都不明白。”他看着乐瑶:“你不会明白步步惊心是什么子,你不会体会小心翼翼看人脸色是什么感觉,你更不会理解,当你想要去保护自己在意的人,而用尽全力努力可你所做到的事却只是在别人的翻手覆掌之中时的那种感觉。这些感觉我有,我是姨娘生的,自小在府里虽被人唤作七少爷,可是我知道他们没有一个人将我当成少爷,我和姐姐吃不饱穿不暖过的连下人都不如,想要吃顿饭却是要等别人吃完剩下了我们才有,别人轻易能得到的,我却是不管用什么办法依旧是望尘莫及!”

    说到童年时的生活,他心中如巨浪翻腾绪也忍不住激动:“我看着姨娘为了我新年能穿一件新衣裳,而半夜熬灯拆了自己的袄子,看着姐姐为了我而谨小慎微的去应承,只为了我能有个稳定的生活时,那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要变的强大,强大到能保护她们,让她们这一生都不要再过那种生活。”

    乐瑶有些震惊的看着他,侯府中也有庶出,她知道她们过的不如她好,却也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生活,吃不饱穿不暖连下人都不如……她无法想象!

    佟敏之摇着头,嘴角一丝惨笑更多是却是无奈,他坚定的看着乐瑶:“所以,你要的我给不了你,我要做的事很多,但不包括为了我个人的而抛弃所有我在乎的东西。”

    “这并不矛盾。”乐瑶急了:“你若不喜欢隐归乡野,那我就下嫁与你,我在家中相夫教子,你出外为官做你想做的事,我不会阻挠你的。”

    佟敏之摆着手:“我且问你,你为何说是偷偷来京中的?”乐瑶张了张了嘴,佟敏之又道:“是因为侯爷和夫人不同意你我的事吧?所以你才偷偷来京中的!”

    “不,不是!”乐瑶想要反辩,佟敏之打断她的话:“侯爷和夫人是你的父母,是生你养你的双亲,我不能让你因为我,而背上不孝之名,而且……”乐瑶听着紧紧的握着拳头,脱口而道:“那你随我去淮南,这样我就不会背上不孝之名了。”

    佟敏之一怔,倒退了一步,乐瑶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大好的男子谁愿意入赘岳家,她忙改了口道:“我爹娘疼我,只要我们坚持就一定能赢得他们的谅解和同意的,你相信我。”

    坚持?这个坚持会付出多少的代价?他不知道,但是他却很清楚,他的人生付不起这样的代价。

    “乐小姐。”佟敏之叹了口气,正要说话,乐瑶忽然上来不管不顾的抱住他,紧紧的抱着强硬的埋头在他怀里,豁出去一般的道:“你不要说话,你不敢做没关系,我来做,你只要在原地等我,不要改变心意,剩下的一切都让我去解决,即便背着骂名也让我来背,你答应我好不好?”

    佟敏之被她突然而来的举动惊的僵在那里,但听完她的话,僵硬的体不的软了下来,他抬起手脸上闪过一瞬的迟疑和柔软,转瞬即逝……

    是啊,她的话很好的验证了他们之间的差距,他不敢的事她却做的顺理成章,他犹豫的事她却做的义无反顾……有的差距便是鸿沟,他永远也无法越过!

    他推开乐瑶,看着她满面泪痕自己也红了眼睛,若藕断丝连给她念想不如快刀斩了乱麻留彼此光明,他缓缓的开了口,声音飘渺却毫无彷徨:“对不起,我不能!”

    仿佛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笑话,乐瑶惊怔的看着他,像是将他看穿想探到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她这样放低了段,为什么她抛弃了一切为他付出诸多,他却依旧如磐石一般丝毫没有被打动……

    乐瑶摇着头,被打击了一样退开一步,赤目如血:“佟敏之,你好狠!”

    佟敏之紧紧握着拳头,像是要将整个手掌捏碎一般,用尽了全力,他不去看乐瑶,生怕再看一眼他会动摇,会全盘皆输,他侧开目光看着远处,一言不发。

    一句对不起,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们之间一开始便就是误会,原以为三年前就结束了,却没有想到依旧在延续,他不能再让误会加深,给彼此给所有人造成困扰!

    乐瑶捂着心口,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佟敏之凭风站立,静静的站着像是没了灵魂的雕塑一般矗立着。

    “乐小姐。”有人走了过来,声音轻轻柔柔却带着些冷意:“乐小姐难得到府上来,不如随我去喝杯茶歇歇脚吧。”

    佟敏之难堪的转头过来,又迅速垂了头喊了声:“大嫂!”

    江氏看向他,颔首微笑道:“七弟也在这里,父亲正在找你,许是有事要和你商议,你快去吧。”又近了几步看着大哭不止的乐瑶:“乐小姐就由我来照顾。”

    佟敏之有些迟疑,她害怕乐瑶会做傻事

    “七弟!”江氏朝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留在这里,佟敏之依旧犹豫的没有动,江氏心中叹气的摇摇头,走过去扶住乐瑶,柔声道:“去我那边坐会儿吧。”

    乐瑶有些虚脱的被江氏扶起来,邱妈妈也过来扶着她另一边,乐瑶泪眼朦胧的去看佟敏之,佟敏之满面羞愧的垂了头。

    待乐瑶被江氏扶走,佟敏之转道去了大老爷的书房,大老爷和佟慎之都在里头,原本要引来一顿痛斥,没有想到他站了许久,却是长久的沉默,过了许久还是佟慎之先开的口:“坐吧!”

    佟敏之有些不安的看了眼脸色不大好看的大老爷,站着未动回道:“我……我不累。”

    佟慎之没有再强求,大老爷终于朝佟敏之看来,声音沉沉的回道:“快到年底了,你二叔听说这两子不好,我和你大哥都没有空,你跑一趟吧,顺便和来总管一起去庄子看看。”

    佟敏之一愣,朝父亲看过去,大老爷端茶吃了一口,道:“不过功课不能丢,明年便要进国子监,那里皆是菁英,你切不可敷衍了事荒废了大好时光。”

    佟敏之有些心虚不敢反驳,低头应道:“是,孩儿今晚便去和来总管商议。”大老爷却是眉头微拧:“不用了,来总管已经收拾好了,今晚就启程,你回去随意收拾了几件衣裳,马上就走!”

    佟慎之喝茶的动作一顿,对大老爷的决定也显出一份意外。

    “父亲!”佟敏之没有想到大老爷让他现在就走,他知道大老爷是为了他好,可是乐瑶……

    大老爷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去准备吧。”不打算再说什么。

    佟敏之脚步虚浮的出了书房,惦记着江氏房里的乐瑶,也知道大老爷这么做其实是为了保护他和乐瑶,可是他心里却难免空落落的,像是被人剜去了一块。

    等他茫然无措的回到院子里,江氏已经在院门口候着他,佟敏之停了脚步喊道:“大嫂!”想问乐瑶的况。

    “她由乐夫人接回去了。”江氏温和的回道:“你放心吧,她没事,冷静一两就好了。”

    佟敏之艰难的点了点头,垂着目光不再说话,江氏柔和的安慰道:“父亲让你去保定的事我也知道了,东西也让六福帮你收拾好了,你放心去吧,索国子监也要到开年再去,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散散心,婚事的事你不用担心呢,有我呢,便是我不成还有你六姐和姨娘,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劳大嫂费心了。”佟敏之抱拳朝江氏作揖行礼,江氏摆着手:“一家人不要说两家话,你安心去保定,我有东西要带去给二婶,恰好你帮我捎过去。”

    佟敏之应是,便进了院子收拾东西,六福和彩霞送他出来,和来总管上了马车,马车一路飞驰擦着蒙蒙夜色出了城门。

    佟慎之掀了车帘,看着车外渐渐远落的城门,眼泪再次湿润了眼眶。

    乐瑶,你要的我给不了,希望你能找一个真正对你好的男子,幸福过一生!

    第二,外间还是传出了中山侯乐小姐硬闯佟府婚的事儿,后背阮夫人绑回去又发了一夜疯的消息,乐袖听到时正用了午膳吩咐德公公给佟敏之送点心去,一怔后她和瑾瑜确认道:“外头真的这么说?”

    瑾瑜点了点头,道:“奴婢才出了宫门,就听到了传闻。”

    乐袖就拧了眉头,脸上现出怒容来:“这个乐瑶到底想干什么!”乐氏的脸都被她丢尽了,若是在宫中传开,还不知别人如何在背地笑话她。

    “拿了我的牌子去一趟侯府,让阮夫人进宫一趟。”乐袖沉了脸立刻吩咐德公公:“若是见到乐瑶,就要她一起来。”

    德公公知道事非同小可,若是让有心的拿来做文章还不知如何诽谤贵妃娘娘。

    下午乐瑶和阮夫人便进了宫,乐袖一见了乐瑶便忍不住道:“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做事还这么冲动,你可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如今外头的人都在看我们姐妹的笑话,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

    乐瑶心中冷哼一声,想到乐袖以前在家中处处让着她,如今她入宫却用这样的口气来训斥她,心中微有不愤,可想归想她也明白地位改变心境也会不同的道理,便垂着头不说话,任由乐袖训斥。

    说了好几句,阮夫人怕乐瑶下不了台一气说出什么难以收场的话,打着圆场的道:“她年纪小,做事难免冲动了些,娘娘原谅她这一回吧。”

    点到为止乐袖也明白,便借了阮夫人的话顺势歇了,语重心长道:“趁着事没有闹大,赶快回淮南去吧,免得到时候你就是想回头也难了。”

    “不要。”乐瑶终于开口:“我来就是为了我婚事,我不嫁给佟敏之,我绝不会回去。”说完仿佛想起来什么,期望的看着乐袖,恳求道:“您能不能求了圣上给我们赐婚,佟敏之如今也有功名在,又是佟阁老的庶子……若能得圣上赐婚,那谁也阻止不了我们了。”

    乐袖被她气的一口茶呛在喉咙里,咳嗽了半天,瑾瑜和阮夫人纷纷去拍背顺气倒茶,半天乐袖才顺了气回道:“你竟还说这样的话,难怪伯母不让你来京中!”她恨铁不成钢的道:“佟敏之是不错,又是四夫人的胞弟前途不可限量,可是不错归不错,他的出改变不了,一个庶出的怎么能配得上你!”

    乐瑶腾的一下站起来:“我还以为你会支持我。”乐瑶不服的道:“原来你也和他们一样迂腐。”

    “你!”乐袖被气的不轻,指着她压低了声音道:“我迂腐?我问你,你昨天硬闯了佟府,佟敏之可答应你了?我告诉你,昨天晚上他就被佟阁老送去了保定,在你眼里我们都迂腐,你怎么不想想,是你自己太离经叛道为世不容呢。”

    乐瑶还不知道佟敏之离京的事,一愣之后她辩解道:“那又怎么样,只要我喜欢他就行,我就是要嫁给他。”说的义无反顾:“否则我就削发出家去!”

    “住口。”阮夫人也急了:“不要胡言乱语!”

    乐瑶不听她的,乐袖气噎了半天正要说话,德公公匆匆进来小声道:“娘娘,莹贵妃娘娘到访。”

    乐袖眉头一簇露出一丝戒备来朝德公公看去:“她一个人来的?”德公公点了点头应是。

    “你们先回去吧,改天再说。”又看着乐瑶:“你若嫌丢人丢的还不够,就大可去剃削出家,我是管不了你了!”

    乐瑶倔着脾气随着阮夫人退出去,刚刚到门口,就见迎面走来一位贵气人的妇人,约莫二十左右貌若夏花,阮夫人拉着乐瑶蹲行礼,莹贵妃滴滴的笑道:“阮夫人勉礼。”又看着乐瑶惊叹道:“这位就是乐小姐吧,长的可真是好看。”眼底又些许揶揄。

    乐瑶和阮夫人恭谨回了,莹贵妃又问道:“乐小姐如此貌美,可定了亲事?”

    阮夫人面色一变,知道了莹贵妃是知道了外间的传闻乐府小姐婚佟府却被拒的消息,故意这么说的,脸上有些尴尬正要回话,里头乐袖走了出来,笑着打断阮夫人:“妹妹来了,怎么也不进来坐。”

    莹贵人看见阮夫人的面色,眼底满是舒爽,朝乐袖微微屈膝:“姐姐!”笑着过去:“恰巧碰见阮夫人和乐小姐说了两句话。”又道:“乐小姐如此貌美,正是朝气蓬勃的时候啊,让人羡慕!”

    “妹妹谬赞了,上不了台面。”就看先阮夫人和乐瑶:“去吧。”

    阮夫人和乐瑶告退,莹贵人看着乐瑶的背影若有所思,随即眼眸一亮现出一丝笑意来。

    析秋安慰哭着的夏姨娘,道:“大嫂已经请了钟夫人,等和赵家的婚事订了就安稳了。”她拿了帕子给夏姨娘擦眼泪:“七弟不会有事的,他自小懂事心思也清明不会做什么傻事,至于乐小姐,有阮夫人管事过段时间等想通了就好了。”

    关于乐瑶,她也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不由让她想到那天阮平蓉突然到府里的事,难道是阮平蓉告诉乐瑶的?

    过了好几年,原本以为淡掉的事,两个人却依旧记着,不但没有淡去却越来越浓烈,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很美好不容亵渎,可是人活在世上不是只有就可以了,他了解佟敏之,一直以来他都很努力,想要给她和姨娘增光,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实现自己的梦想,乐瑶或许很好,但是不适合他,至少和佟敏之自卑却又自强的格是违背冲突矛盾的。

    “我只是心疼他。”夏姨娘抹着眼泪:“都是我连累了他!”若非她是姨娘,佟敏之以佟阁老嫡子份娶乐瑶,虽依旧有些高攀可也不至于不切实际!

    “姨娘。”析秋道:“和您没有关系,我和七弟从来没有因为是您生的而怪过您,相反的,我们因为有您这样的母亲而感到骄傲,您不要妄自菲薄,不论您是姨娘还是正妻,都是我们的母亲!”

    夏姨娘绪终于稳定了一下,哭了半晌才抽抽泣泣看析秋,问道:“那乐小姐没有事吧?”夏姨娘依旧是心善的。

    “等过两我去看望她,到时候再来和您说。”析秋端了茶给她:“您不要担心了!”

    夏姨娘端着茶盅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析秋依旧是叹了口气,等过了两,她在府里和萧四郎以及炙哥儿刚吃了晚饭在一处说话,江氏便匆匆赶了过来。

    “大嫂!”析秋迎她进来:“怎么这么晚来了,快请坐。”

    难道是赵家的婚事出了意外?

    江氏坐了下来,朝萧四郎看了一眼,面上有些苦涩恍惚:“是七弟的婚事!”

    析秋心里咯噔一声,朝江氏看过去。

    江氏就道:“大老爷今儿一回来就将我喊去了书房,说圣上过问了七弟的婚事!”脸色僵硬难看。

    析秋一愣,难道是乐瑶的事闹的太大,所以引起了圣上的注意?

    她不由朝萧四郎看去。

    表忘记我的月票啊,嗷嗷嗷~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