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波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014  波折

    佟析玉也回来了正在江氏的房里说话,析秋便打了招呼先去了夏姨娘房里。

    “姨娘。”夏姨娘心事重重的坐在罗汉上发愣,见析秋进门随即站了起来:“六姑,您怎么回来了。”

    将析秋让进去,夏姨娘携了析秋的手问道:“可是你十二妹有什么事?”

    “没有。”析秋笑着摇头:“和坤哥儿炙哥儿在季先生那边好的很,季先生夸她学的认真。”说着在上看了一眼,稀稀落落的散了针线在一边,问道:“姨娘在做什么?”

    夏姨娘回头拿了件小衣裳,是件茜红的小袄,蜀锦做的面子上头绣着碎碎的梅花,她笑着道:“给杏姐儿做的!”说完放在了一边。

    析秋接过来左右去看,很喜欢的样子,笑着道:“原来茜红的面搭着靛蓝的线也好看的。”在上比划了一下,笑着道:“我还记得炙哥儿穿着大衣裳时的样子,转眼就这么大了。”

    夏姨娘看着析秋拿着茜红小袄不释手的样子,目光顿了顿紧握了她的手,言又止的问道:“……药吃了两年,子可好些了?”

    析秋一愣,才知道夏姨娘说的是什么,放了小袄笑着道:“……好了许多,便是连腿这两年也不见疼过了。”

    夏姨娘心疼的看着她,又疼惜的摸了摸她的脸安慰道:“你还年轻,我们不着急。”说着红了脸:“你看姨娘,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了十二小姐……”

    析秋抿唇笑了起来,她知道夏姨娘是误会了她的意思,觉得她喜欢女孩儿而自己自从小产后子就没了反应,心里遗憾,便摇头道:“我没事,不过觉得炙哥儿太独立,想个女孩儿养在边罢了,只是想想,便是没有我也无所谓,随缘吧。”

    夏姨娘见她似是真的不在意的样子,才算放了心,笑道:“你能这样想,我也就放心了。”说着一顿才问道:“你回来可是为了什么事?”

    “是为了七弟的事。”不待析秋说完,夏姨娘眼睛就是一亮,她已经为了这事儿愁了好些子:“可是有眉目了?”

    析秋摇了摇头,就将两家小姐的各自况和夏姨娘说了一遍,夏姨娘听着若有所思,稍后才想了想有些犹豫的道:“我听着,这位赵小姐不错。”

    “怎么说?”做母亲的对于儿女婚事,会和旁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夏姨娘就回道:“贺小姐长了几个月,有些不大……合适。”佟敏之虽有了功名可毕竟只是举人,出又在这里,虽说贺家只是七品通政司经历,可也轮不到他们来嫌弃,她尴尬的道:“七少爷出生时,曾有卜卦的先生说,将来他娶亲万万不能娶比他年长的,否则会家宅不宁。”

    是为了这个原因,析秋虽不同意可也没有反驳夏姨娘,点头道:“您也别担心,不是还没有定嘛,按大嫂的意思,恐怕还想托了官媒再出去打听打听,想仔细给七弟相看相看。”

    夏姨娘闻言一愣,随即露出微笑来,点头道:“那也好,再相看相看。”总希望佟敏之能娶个知书达理会持家不会嫌弃他份的女子,长相并不重要,最要紧的是能夫妻齐心,方才能将子过的安稳。

    夏姨娘作为一个母亲正常的心态,析秋只觉得心疼,若佟敏之是嫡出的,如今又有了功名娶亲也不会这么小心翼翼。

    “六姑。”秀芝从外头进来,笑着道:“大请您过去。”

    析秋点了头站起来对夏姨娘道:“您别胡思乱想,婚事也讲究缘分的,只要他们过的安适,别的也就都不重要了。”夏姨娘听着点头应道正要说话,析秋已经明白她的意思,笑着道:“你放心,大嫂那边我去说。”

    夏姨娘就笑了起来,送析秋出门。

    析秋去了江氏那边,一进门就瞧见佟析玉坐在一边,穿着一件嫣红色的绣面褙子,梳着垂柳髻面上涂着脂粉显得有些惨白,眼睛也是红红的,看到她进来便站起来侧微微蹲了蹲,喊道:“六姐。”鼻音很重。

    析秋微愣,佟析玉这样分明就是哭过。

    “进来坐。”江氏看了垂着头的佟析玉,微微朝析秋摇了摇头,请析秋坐了下来:“去看过夏姨娘了?”

    析秋坐下应是,又朝佟析玉看了一眼,佟析玉已经恢复了平静,朝析秋看来勉强笑着道:“不知道六姐回来,炙哥儿也好久没有瞧见,还好吗。”

    “好的,除了在季先生那边,便在后院里习武。”析秋说着无奈的笑着道:“……比我还要忙。”

    佟析玉抿唇笑道:“他像六姐夫,将来定是文武全才。”

    “只希望他别惹是生非就成。”析秋笑着摇着头,问佟析玉:“老太君和娄夫人都还好吧。”

    佟析玉点了点头:“都好的。”绪又淡了下来,站了起来:“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江氏和析秋也随着她起,江氏笑着道:“那我送送你。”佟析玉点了点头,和析秋打了招呼就和江氏出了门。

    过了一会儿江氏回来,进来就忍不住叹气摇头,析秋问道:“八妹妹怎么了?”

    江氏就叹气道:“说起来也不算是大事。”她摇着头道:“房里的通房也有了子,不得不抬了姨娘,她心里难受,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

    析秋听着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佟析玉嫁去娄府也近三年了,房里从去年开始抬了两房姨娘,去年添了一个庶子,今年新抬的姨娘也有了子,可是她这个正房却迟迟没有动静,难怪她会着急。

    好的是娄老太君和娄夫人还算开明,只说让她不着急,但说归如此说,二房本子嗣就单薄,前头一位二去了也没有留下孩子,佟析玉又没有动静,娄老太君征询佟析玉的意见得了她点头同意,才抬了一房姨娘当年就有生了个儿子,新抬的这一位是佟析玉自己做主的,原是她边的丫头,是哪一位析秋不大记得,不过是跟着陪嫁过去的,如今有了子抬了姨娘也在理之中。

    她理解,只怕是前头那位姨娘得宠,她为了固宠就抬了房里的丫头做通房,没成想丫头也怀了子。

    “那位冯郎中也是浪得虚名,八妹妹瞧了这么久也没有用。”这种事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跟着叹气的份:“索不要吃了,还不知道好歹,吃多了也伤了子。”

    江氏点着头道:“这话我也和她说了,可她显然是听不进的。”说着一顿又道:“最近又迷上了道婆,画符信鬼神的整里在府里烧的乌烟瘴气的,这样下去,只怕连老太君和娄夫人也要生出不满来。”

    析秋愕然,觉得佟析玉倒不至于这样,问道:“她怎么会开始信这些道婆的话了?”江氏听着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不屑来,指了指东头回道:“她哪懂,还不是梅姨娘,也不知听谁说的,弄了许多的符表烧了让八妹妹喝,又搬了个不知名塑像真回来,在房里烧香拜神,整里口中念念有词的。”

    原来是梅姨娘,析秋也跟着摇了摇头:“我说她该是不听的,还是您得空劝劝她吧。”

    “算了。”江氏摆着手:“和她说多了仿佛是我害了她一样,我是真心盼着她好的,她却是曲了我的意思。”说完想起不该和析秋说这样的话,便转了话题:“忘了问你,你回来可是为了七弟的事?”

    析秋点了头,道:“上次听您说要托了官媒,也不知怎么样,想来问问。”

    “提了几家。”江氏兴致不高:“我瞧着都不大好。”说完端着茶盅喝了一口茶,看向析秋:“可是你那里有好消息?”

    析秋摇头,就和江氏讨论起赵小姐的事:“……快到重阳节了,府里年年都要送节礼去赵府,今年不如让岑妈妈跑一趟,您看如何?”

    江氏也正有此意,便点头同意了。

    等了过了几邱妈妈就去了赵府,回来说起赵小姐:“长的很标志,不愧是书香之家书卷气浓郁,谈吐举止落落大方,依着我看,真是不错的。”

    江氏就越发满意赵小姐,喊了析秋回来,析秋和夏姨娘透过底,夏姨娘也点头应了,便去和大老爷郑重的说这件事,大老爷道:“既是瞧着不错,那就定了,明年将婚事办了。”又看着江氏:“辛苦你了。”

    得了公公的慰问,江氏再多的苦也觉得值得,立刻应道:“儿媳是长嫂,做这些也是应该的!”

    江氏和析秋从大老爷房里出来,她笑着道:“……你看,请谁做媒人好呢?”

    析秋想了想,问道:“听说大哥和五城兵马司的钟统领关系极好,不如请了钟夫人走一趟,两家也有来往,有的事说起也方便。”

    “那我明天就亲自去一趟钟府。”江氏觉得钟夫人很合适当即便表态,又对析秋道:“这段时间,只怕要辛苦你多回来跑跑了。”

    析秋笑着道:“是辛苦您了才是。”说着和江氏相携着去了她的房里,两个人正说着话佟析砚便回来了,牵着依旧穿着孝服的念哥儿进来,江氏将念哥儿抱在怀里,笑着道:“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也不远,省的麻烦人去接。”说完看见析秋,佟析砚对念哥儿道:“怎么不喊六姨母!”

    念哥儿就神气活现的喊了声:“六姨母。”一顿又道:“表哥呢?”

    析秋笑着摸了摸念哥儿的小脸,回道:“在读书呢,没空过来,念哥儿有空去姨母家找表哥玩好不好?”

    念哥儿听着就点着头,很崇拜的样子,道:“念哥儿最喜欢表哥了,我要去找表哥玩!”炙哥儿又会读书,又会武功,在念哥儿眼里实在是太厉害了。

    佟析砚就笑着和析秋打趣:“你不知道他,整理吵着要去找炙哥儿,若非我不得空拦着他,还不知一要跑几趟呢。”说着一顿又道:“还说以后也要请了拳脚师傅,像炙哥儿那样学武呢,我和他说练武很辛苦,炙哥儿每天子时睡丑时起,冬天忍冻挨饿,夏天汗流浃背也要扎马步,他也不听,真是拿他没办法。”

    析秋就笑了起来,对念哥儿道:“可别和他学,整里不见人,还是安静读书的好。”

    念哥儿就瘪了嘴很不满意析秋说炙哥儿不好的样子。

    析秋和江氏面面相嗤,佟析砚摆着手:“可不能说这样的话,你是不知道,只要我说炙哥儿不好,他就立刻撅着小嘴不理我,好半天都不好和我说话呢!”

    析秋哈哈笑了起来,见念哥儿果然不看她生着闷气的样子,正想逗她,杏姐儿从外头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念哥儿,念哥儿。”跳着脚要去拉念哥儿的手:“你快下来,我带你去玩。”

    念哥儿在江氏怀里拱了拱,江氏把他放在地上,念哥儿就问道:“玩什么?”

    “我们去河里钓鱼,七叔回来了,我们让七叔带我们去钓鱼。”杏姐儿说着就强拉着念哥儿出去,念哥儿回头去看佟析砚,佟析砚点着头到:“去吧。”又吩咐边的丫头婆子和念哥儿的娘紧跟着。

    江氏让邱妈妈跟着去,怕两个人失足掉到河里去。

    “听说在张罗七弟的婚事?”等两个孩子一走,佟析砚就开门见山的问道,江氏点了点头,大概说了一遍,佟析砚就笑着道:“那我也凑个闹做个媒吧。”

    江氏和析秋皆是一愣,江氏问道:“哪个府里的?”

    “我能认识哪个府里的。”佟析砚笑着道:“是相公的一个同科,现任国子监祭酒,姓周,家中有个嫡次女今年六月办的及笄,正忙着相人家,我听见了就觉得她和七弟的不管是年岁还是门第都还合适,就让相公打听了一下,没成想他们也不知在哪里听说七弟还没定亲事,竟主动托了相公来说媒。”

    国子监祭酒,周大人的嫡次女,这是江氏听到现在,条件和出最好的一个,而且佟敏之眼下就要去国子监读书,若是有这样一个岳丈,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江氏有点心动,不免朝析秋看去。

    析秋却是心中生了疑惑,并非她对佟敏之没有信心,只是周大人官阶不低又是嫡女,应是不难相看人家才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定亲事,她问道:“那位周小姐你可见过?”

    佟析砚听着就笑了起来:“你和我说还这么委婉,不就想知道她是不是定过亲或者有什么隐疾么。”一顿便道:“我来之前仔细打听过了,没有订过亲事,人也正常的很,只是……只是长的有些欠佳。”

    佟析砚说完,就见析秋和江氏皆是露出犹豫的样子,她又道:“没见过人,只听如此说,我到是觉得女子的长相不重要,她不管出生还是教养都是一等一的,这点也算是瑕不掩瑜了。”

    析秋微微颔首,比起相貌女子的品行才是最重要的,这到也不假,她正要说话江氏却开了口道:“四姑先别急着应这件事,还是再仔细打听打听吧。”又开始动摇了。

    江氏说完见析秋和佟析砚都看着她,她就笑着道:“我们再仔细合计合计吧。”

    三个人说来说来说去,析秋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仿佛挑了谁都怕委屈了佟敏之,她忽然能体会到做父母的心,总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无论谁都配不上的感觉。

    最后,周折了一番还是江氏拍板定最保险可靠的赵小姐!

    析秋松了一口气,晚上回去和萧四郎说起佟敏之的婚事:“定了赵小姐,大嫂过两请钟夫人保媒,应是不会再生波折了。”

    “那就好。”萧四郎说完,便问起佟敏之去国子监的事来,析秋就道:“已经打点好了,说是等明年开了年就去。”

    萧四郎微微颔首。

    坤哥儿和佟析环来请安辞行:“我们回家了。”析秋让两个人进来,坤哥儿越发像佟慎之,依旧是不到不得已不开口的习惯,佟析环则是见谁都是甜甜的笑着,穿着一件葱绿的短卦梳着羊角辫各别了一朵红艳艳的绒花,宛若新出的嫩芽粉嫩可

    “路上注意安全。”析秋帮两人整理了书包,佟析环和坤哥儿朝萧四郎行过礼便出了门回了佟府,两人马车刚到二门,就见一辆满车挂着七彩珠帘的车子停在了门口,佟析环见马车装饰的极是漂亮华丽,便好奇的问道:“这车是谁的?”

    守门的婆子也说不清楚,就道:“是一位小姐的,也没有报家门,说找七爷就直闯了进去,拦都拦不住。”

    来找七哥的?佟析环微微一愣,叮嘱了婆子送坤哥儿回去,她将书包丢给边的丫头,就匆匆跑去了外院。

    才过了通济桥,远远的就瞧见花园里站了许多丫头伸长了脖子在看闹,她越发的疑惑推开人墙就朝里头钻,这才看到河边上一穿着大红碎花金边褙子的女子摇摇坠的站在河边,背对着她,她看不到脸,但能感觉到对方绪很激动。

    只要动一动就能掉进河里。

    那女子对面站着的正是七哥,很激动也很紧张的摆着手,满脸的苦涩眼圈微红:“……你冷静一下。”

    “那人是谁?”佟析环拉了边的婆子问道。

    婆子就轻声回道:“回十二小姐的话,奴婢听说像是淮南中山侯府的小姐!”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希望大家都有个好的开始…你们!

    关于新文,因为才开潇湘有迟滞可能要等一等才会在作者列表出现!群啵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