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家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011  家人?

    秦远风笑容满满的回道:“小生秦远风!”说完看向阮静柳加了句补充:“我是静柳的好友。”

    阮大暗暗打量眼前的男子,年纪约莫二十左右,白面无须星眸剑眉,俊美潇洒……再去看他的穿着,一件墨绿色直缀上头暗红色金线滚边的龙胆花硕硕开放,形高大拔举止从容就是略显轻浮了些,但看得出家世应是不俗,否则难有这样的气度。

    难道是京中哪家高官子弟?

    可京中不曾听过哪位内阁功勋有姓秦的。

    难道是她记错了?

    阮静柳在京中与宣宁侯府的四夫人关系很好,还同开了两间医馆生意不错,萧督都又是很得圣上倚重……她又常出入功勋之府看病接诊,认识贵公子不奇怪,或许是她记错了也未可知!

    转念,她再去看他对阮静柳的态度,亲近的有些殷勤,眉眼见是毫不掩饰的好感,难道是对她有意?

    只是年纪略小了一些,有些可惜!

    这一眼阮大已经脑中已经转了几转,笑着道:“来者是客,只是她大哥还有要事要与她详谈,若有怠慢之处,还望见谅。”说着一摆手:“请!”

    阮静柳目不斜视进了院内,秦远风笑眯眯对阮大道:“无妨,无妨,我等她便是。”说完也不等阮大再说话就随着阮静柳进了门。

    阮大暗暗皱眉,跟着进去,才到了正厅就瞧见隔壁的房内有一男子掀了门帘出来,个子不高微胖长相和阮静柳有几分相似,来人目光直接落在阮静柳上,脸色一沉正要说话,阮大立刻提高了嗓音抢白道:“老爷,妹妹回来了。”

    阮大爷一顿,这才注意到还有外人在,斥责的话便止住了去看秦远风,秦远风冲着他一抱拳:“小生秦远风。”

    “有礼!”与阮大同样的打量目光在秦远风上转了一圈,道:“阮博蝾。”

    两人算是见过礼,说话间阮静柳已经先进了正厅,秦远风便跟着阮博蝾一前一后进去,阮博蝾问道:“秦公子是舍妹的朋友?”

    “正是。”说完应邀在阮静柳边坐下:“在下与静柳认识已有三年。”又看了眼阮静柳,后者依旧是没有表,比平里还要冷漠几分。

    阮博蝾也去看了眼妹妹,和秦公子又客了几句,待上了茶他问道:“不知秦公子是何方人士,在何处高就?”

    “在下扬州人士,家中开了间小药房略保营生,不敢担高就二字!”秦远风说完端了茶盅悠悠喝了一口,随后眉梢一扬赞道:“好茶!”

    世一露,阮博蝾已经没什么反应,适才的笑容收了转去和阮静柳说话:“你回来两月有余,为何不回家中来!”

    “没空。”阮静柳并未喝茶,余光扫了眼秦远风!

    阮博蝾拧了眉头,方才还因为秦远风在又不知道他的份所有才有所收敛顾忌,如今知道他不过是个没份地位的人,脸色一冷也没了顾忌:“两月有余皆是没有空?我看你根本就没有将这里当做家!”

    阮静柳看也不看他:“我当不当这里是家你何必明知故问,你请我回来要说什么,若是没事就不奉陪了。”作势要起离开的样子。

    阮博蝾脸色沉了下来就要发火,阮大笑着进来:“好不容易回来,好好说话,好好说话。”说完去看秦远风也大不如方才的:“秦公子,他们兄妹有话说,不方便有外人在,还请秦公子回避一下。”

    秦远风依旧是笑眯眯的喝着茶,闻言抬眸过来,笑着道:“我不说话,也不听,只喝我的茶!”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说你们的,当我不存在,没有打算回避的意思。

    阮大一愣,还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她脸上有些挂不住,僵硬着道:“这……确实有些不方便。”说完去看阮博蝾。

    阮博蝾眉头打了个结,已露出厌恶的样子,阮静柳却是道:“他是我的朋友,不用回避,你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

    夫妻两人气的不轻,阮博蝾指着阮静柳:“你……”说完又去看秦远风,他还是大刀阔斧稳稳的坐着,丝毫不见尴尬,果然是什么人交什么朋友,都是这样目中无人没有教养!

    “跟我来!”阮博蝾腾的一下站起来拂袖朝门外走了出去。

    阮静柳坐着没动,阮大左右看了看,就走过去笑着道:“你大哥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你难得回来兄妹两人好好说话。”说着硬拉着阮静柳:“你去吧,秦公子我来安排!”说着推着她出去。

    阮静柳沉了脸正要说话,就瞧见秦远风朝她微微点了点头,眼底有难得一见的沉稳,她目光动了动,才推开阮大就跟着阮博蝾去了隔壁。

    一进门,阮博蝾就迫不及待的怒斥道:“你说说,你在外面都做了什么事。”又指着门外:“交的都是什么下三烂的朋友,什么开药房的……果然和你是臭味相投。”

    阮静柳眯起了眼睛,阮博蝾又道:“你是什么份,我们家是什么份,从小母亲和教养嬷嬷都是怎么教你的,你一个女子在外头抛头露面,你到底有没有点廉耻心。”

    “闭嘴!”阮静柳冷笑:“你没有资格教训我。”说着一字一句回他:“你若是有话便快说,我没空听你说这些废话!”

    阮博蝾气的脸色发青,他负手在后瞪着阮静柳,眼底是浓浓的厌恶和鄙弃:“我是你的兄长,长兄如父你与我说话便这样没有规矩。”

    阮静柳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更多的回应,阮博蝾气结近了一步,正要说话,忽闻外头一声咳嗽,阮大走了进来柔柔的看了眼阮博蝾,后者出口的话被她打断,阮大笑着道:“你们是亲兄妹,爹娘不在了这世上可不就是你们最亲了么,都别动怒有话好好说。”说完走到阮博蝾边:“你啊,静柳年纪小,这么多年又不在家里,您明明每天念叨着她,可见了面却又忍不住严厉,真不知道如何说您才是。”

    阮博蝾言又止侧目不去看阮静柳,阮大又去劝阮静柳:“你大哥说的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你也知道他,心里其实还是心疼你的,见不得你在外面吃苦奔波,所以才想着找你回来,可见了面又不会说话……”说完去拉阮静柳:“我们坐下慢慢说!”

    阮静柳轻笑一声没有动,双手相握拢在袖中,单薄的子站的笔直,阮大也不强求,自己坐了下来,叹道:“……你们兄妹啊,都是一个脾气!”无奈摇着头。

    “别和她废话。”阮博蝾转过来:“和她说的客气了,她也根本不会领。”说着再次近了阮静柳怒道:“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住在家里,哪里也不准去,少给我出去丢人现眼。”

    “说完了?”阮静柳淡淡的说完,侧转过:“告辞!”根本就不想与他多有言语。

    阮博蝾眼睛一红瞪圆了道:“你敢走出去一步试试。”他三两步跨在了门口拦着:“你若是从这里走出去,明天我就将你送去庵庙里!”

    “你敢!”阮静柳丝毫不相让:“我从出嫁那起,就不再是阮家的人!”说完她冷笑一声:“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会给你官途抹黑。”她也近了一步大有非走不可的架势:“再说,便是去不去庵庙,那也是张家的事,你也没有资格替我做决定。”

    “你!”阮博蝾指着她:“好,好!”说着嘲讽的笑着点着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明天就去张家,我倒要看看,张家就这么不顾脸面,让你在外头抛头露面丢人现眼。”

    “请便!”阮静柳又走了一步:“让开!”非要走的样子。

    阮大看着兄妹二人争执难下,便起劝道:“怎么又吵起来了。”说完去劝阮静柳:“你大哥也是为你好,也不是非要你去庵庙,你若是不想去,便住在家里,我们养着你,将来你侄儿也会给你养老送终,这样不是很好,总比你在外头奔波要强上许多吧。”

    阮静柳根本不看她,阮大就朝阮博蝾眨眨眼,阮博蝾便冷哼一声,她又道:“这件事我们也和侯爷商量过,侯爷也是这个意思,妹妹,你就听我们的话吧,我们不会害你的。”

    阮静柳悠悠转过来,冷冷的看着阮大:“不用与我说这些假意应承的话,我的事我自己做主,你们谁也没有权利替我决定!”说完去看阮博蝾:“让开!”

    “阮静柳!”阮博蝾手臂突的一下抬起来,想也不想就朝阮静柳脸上挥过去!

    阮大一怔,却没有去拦他!

    就在冷风席面的一瞬间,阮博蝾的手臂突然被人擒住,阮博蝾一愣回头去看,就见边不知何时出现一张笑眯眯的脸,但笑意却不达眼底:“怎么动手了,好好说话,免得伤了和气。”

    不待阮博蝾说话,秦远风就放了他的手,大步一跨站在了阮静柳的面前,笑道:“君子动口不动手,这样多不好,是吧!”

    这张脸,这样说话的语气让阮博蝾恨不得连他一起打了,但刚才他被对方抓了那一下后,疼痛依旧留在手腕上未消,估量着若没有帮手他不是对方的对手。

    阮静柳本就要让开,事到如今她不可能站在这里任由他打骂,虽有如此打算,但还是被秦远风的动作惊了一惊,再去看,她眼前已经被一堵宽厚的后背挡住了视线,她目光一动,唇角就不自觉的因他的话露出一丝笑意来。

    “这是我们的家事。”阮大见阮博蝾依旧揉着手腕,就知道秦远风这一下看着轻实则用力不小,她快步走过去站在两人中间:“秦公子不便插手吧。”说完又道:“再说,他大哥也没有别的意思,他们兄妹感本就很好,秦公子误会了。”

    “抱歉,抱歉!”秦远风冲阮博蝾抱拳:“既然如此,那我和静柳就不打扰了,我们还有事。”说完很自然的转牵了阮静柳的手:“我们走吧!”

    阮静柳动了动手想要甩开他,秦远风暗自用力握的更紧!

    “你可以走。”阮博蝾没有达到目的又吃了亏,心里正窝着火,如今更是气怒交加:“她必须留在这里,哪里也不准去!”

    秦远风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他挑眉看着阮博蝾,只是一眼阮博蝾就忍不住的打了个激灵自卫似的后退了一步,秦远风不再看他,体一侧拉着阮静柳大摇大摆的出了房门。

    “站住。”阮博蝾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只是那两人已经牵着手扬长出了院子的门。

    “哎呀!”阮大一跺脚等着他就道:“你看看你办的事儿。”说完站在门口看着阮静柳的背影,咬牙切齿的道:“想再将她骗回来就不容易了,难不成你真要拿了绳子捆了她送去庙里!”

    阮博蝾恨恨的揉着手腕,眯着眼睛道:“我请不成,自有人请的成!”说完气呼呼的推开阮大出了门。

    “办不成事拿我撒气。”阮大冷哼一声,也转去了别处。

    阮静柳由秦远风牵着一路出了阮府,她盯着被他牵着的那只手沉默不语,等到了马车他亲自放了脚凳扶着她上去,自己也很不客气的钻了进去,对赶车的小厮道:“走!”小厮驾车出了门。

    “可以松手了吧?”阮静柳眼眸扫过来,针一样的落在秦远风那只手上。

    他嬉皮笑脸的低头去看,还将手抬起来摸了摸阮静柳的手背,不释手的道:“还没牵过,自是舍不得放。”说完聪明的在阮静柳发怒之前松开,笑道:“你别生气,刚刚也是非得已。”

    阮静柳收回目光,沉默的圈坐在那边,不发一言,天色渐渐暗下来,街面上的灯光透过飘动的车帘映进来,面容之上有秦远风不曾见过的落寞与哀伤。

    不管是多坚强的人都需要一个家吧!秦远风目光一闪腆着笑脸凑过来:“请我吃饭吧,我上没有银子了。”说完像模像样的将自己的荷包递给阮静柳。

    瘪瘪的,一文钱都没有。

    适才脸上的落寞转瞬又恢复成不变的疏离,阮静柳缓缓将目光落在手中的荷包上……

    本以为她会拒绝,秦远风都想好了后面要接的话,却没有想道她破天荒的道:“陪我去喝酒,不醉不归!”

    秦远风一愣,只是眨眼功夫,他就点着头道:“这主意不错,好久没有喝酒了。”说完又像占便宜的将手搭在阮静柳的肩膀上,哥俩好似的笑道:“如今我们都是没有家的人,不如搭伙过吧。”

    阮静柳一记眼风扫过来,他立刻识趣的收回手,过了一刻她开口问道:“你没有家?”这已经是第二次听他说这句话了。

    “嗯。”秦远风轻描淡写的道:“被撵出来了。”又夸张的叹了口气。

    阮静柳根本不信,他说话向来如此,九句假一句真,她不愿费心思去判断!

    两人找了家酒楼要了雅间,各自点了酒,阮静柳酒量出奇的好,端着酒壶喝了半壶依旧是面不改色,秦远风托颊看着她啧啧叹道:“没有见过女大夫,也没有见过医术如此好的女大夫,更没有见过医术如此好酒量还惊人的女大夫。”一抱拳:“佩服佩服!”

    阮静柳白了他一眼:“走吧。”随手丢了银子在桌上:“喝不醉,无聊!”说完站起就出了雅间的门,秦远风摇着头跟在她后面,笑容满面的陪着。

    银月挂在天际,孤零零的不见星辰,喝了酒后被冷风一吹阮静柳越发的清醒,她露出无奈的笑容,停了脚步回头去看秦远风,从袖间拿了个荷包出来丢给秦远风:“给你。”也不管他能不能接住转继续走。

    秦远风接在手里就知道里面装的是银子,他露出一抹苦笑追上阮静柳:“这么大方!”又道:“我还打算赖着你吃喝,你竟先断了我进路了。”摇着头。

    阮静柳不看他,仿佛自言自语道:“你自己留在这里吧,我回去了。”秦远风没听明白,追问道:“去哪里?”

    “回京城。”阮静柳摇着头,脑海中就想到析秋的面容,对于她来说朋友比家人更让她想要依靠。

    秦远风哦了一声,便没有了话陪着她静静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脸上也露出一抹落寞。

    碎碎念:别忘了月票,不然要作废了哦。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