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见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001  见面

    “二哥。”炙哥儿坐在地上,手中横七竖八的拧着竹篾:“大哥去哪里了,怎么还不过来?”

    鑫哥儿在纯白的宣纸画上兔子,公鸡,再用颜料染了颜色,庆山庆元用夹子夹住挂在房中等晾干,四个人忙的不亦乐乎,鑫哥儿放了笔回道:“五婶婶体不好,他要在家里照顾。”

    “哦。”炙哥儿对五夫人印象不深略点了头,无奈的道:“三哥也不在,大哥也不在,我们做这么多灯笼也没人玩了。”说着,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

    鑫哥儿穿着一件素白的长袍,这会儿还在孝期中,蹲在炙哥儿边帮他忙:“今天是中秋节,大哥和五叔晚上就会来了。”说着一顿又道:“等晚上的时候,我们在湖里放灯,三弟一定会看到的。”

    “真的?”炙哥儿眼睛一亮:“三哥会看到吗?”

    鑫哥儿学着萧四郎的样子,揉揉炙哥儿的头,笑着回道:“是的,所以我们要多做点,这样他看的会更清楚点。”说完,起了道:“我去洗个手,回来帮你。”飞快的去了净房,抹了眼泪。

    一直都是他们兄弟四人的,现在少了敏哥儿,他但凡想起来,心里总是会空落落的难受。

    炙哥儿却是加了劲儿的做灯笼,美滋滋的对着净室里喊道:“那我们再做一个鲤鱼灯吧,三哥最喜欢的。”鑫哥儿在里面胡乱洗了把脸,回道:“好!”

    两个人埋头做了三四个灯笼,这个时候炙哥儿听见院子里有轻微的脚步,他头一抬随即笑了起来:“娘!”

    “做了几个?”析秋穿着一件妃色绣牡丹花暗纹的褙子,梳着斜髻头上别了一支珍珠碧玉步摇一支羊脂白玉兰花簪子步履轻盈的走了进来,炙哥儿笑眯眯的看着她,指了指面前的成果:“做了四个,我们四个人一人一个。”

    析秋知道他所指的四个人是谁,遂笑着点头道:“好!”说完,看着鑫哥儿:“你快去准备吧!”今年中秋祭月,由鑫哥儿主持。

    “四婶婶,我……”鑫哥儿垂着头,显得有些紧张的样子,析秋笑着道:“我们都知道你是第一次,侯爷和你一起,你四叔也在,不要紧张。”

    鑫哥儿依旧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说完拿了帕子擦过手,便率先出了门去。

    析秋蹲在炙哥儿面前,指了指那盏鲤鱼灯:“这个真好看,是送给谁的?”

    “给三哥的。”炙哥儿笑眯眯的道:“二哥说,一会儿放进湖里,三哥就能看见了。”

    析秋点头:“是,他一定能看见的。”说完又道:“你做完了就去祖母那边,萱姐儿和婉姐儿还有勇哥儿都来了哦。”

    “知道了。”炙哥儿兴趣不大,萱姐儿还好些,婉姐儿和一只小猫一样不会说话,勇哥儿就只会依依呀呀的吵吵,他不愿和他们玩。

    析秋起吩咐了庆山和庆元便回了太夫人房里,稍间里满是孩子的笑声和哭声,勇哥儿长的白白胖胖,眼睛像萧延筝大大的眼角微挑,笑起来便成了一弯月牙儿,正趴在罗汉上玩太夫人的佛珠,一圈一圈在脖子上,又拿不下来就拼命的拽,萱姐儿垫着脚站在下面干着急:“你从头上摘下来啊,哎呀,真是笨!”

    勇哥儿小嘴一咧就哭了起来,紫薇慌忙跑过去哄着,帮勇哥儿脖子上的佛珠摘下来。

    勇哥儿洪亮的嗓音,哭起来震天响,惊着了襁褓里的婉姐儿,

    萱姐儿就不高兴的跑去和萧延筝告状……

    太夫人抱着婉姐儿哄着,见析秋进来她招手道:“你来瞧瞧,这孩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睡的一直不踏实。”

    析秋笑着过去,接过婉姐儿抱在手里,就见她哭的嘶声裂肺的,忽然嘴巴一动就噗出来,她拧了眉头赶紧拿帕子擦了,抬头对太夫人道:“娘,她这吐今儿有几次了?”

    太夫人也不知道,转头去问婉姐儿的娘,娘惶恐的回道:“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有些这样的症状,吐了约莫七八次了。”

    “吐了这么多次,怎么也没有听你们说一声。”太夫人露出不悦,赶忙将婉姐儿抱在手里拍着,对连翘生出不满来:“这么多人照顾一个孩子也照顾不周。”说完对紫薇道:“去请太医来。”

    析秋让人给婉姐儿喂了点水,连翘听闻孩子不舒服,也赶了过来,太夫人见了她就叱道:“她还这么小,可半点马虎不得。”连翘垂着头眼睛红红的不说话,太夫人又道:“今天就放我这里吧,一会儿太医来了瞧瞧,若无大碍你再接走。”说完又心疼的去看婉姐儿,前头一个绿珠不亲,府里统共只有婉姐儿这么一个孙女,太夫人疼的很。

    连翘听着脸色却是一变,紧张的辩解道:“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搞的,可能这两天天气渐凉的缘故吧。”说完生怕太夫人真的将婉姐儿留在自己房里养着,那她这个姨娘可就一点念想都没有了,平想见女儿一面都难:“今天晚上我和娘轮流着看着!”

    太夫人沉着脸没说话,连翘的脸都白了,不由求救似的朝析秋看去,析秋目光动了动……

    “娘。”析秋摸着婉姐儿哭红了的小脸:“等太医瞧过再说吧。”

    太夫人点了点头,连翘暗暗松了口气,站去了一边候着。

    萧延筝哄着儿子,抽空接了腔:“我看啊,定是受凉了,萱姐儿这么大的时候也闹过一阵,有些积食的样子,过段时间就好了。”

    房间里的气氛总算好了些,婉姐儿也不知是吐了舒服些了,还是哭累了,又混混沌沌的睡着了。

    等太医到后,切了脉道:“姐儿有些积食,下官开些药,下午空一空肚子瞧瞧,若是还不见好,老夫再来换个方子。”

    紫薇拿着药方出去让人抓药顺便送太医出去,太夫人就冷冷的看了眼连翘,连翘头垂的越发的低,生怕太夫人生气说出什么来……

    “你平都吃些什么?”析秋看向婉姐儿的娘,娘生怕主家觉得自己水不好的缘故,忙回道:“奴婢早上吃的黄豆炖蹄,中午吃了半只鸡还吃了两碗米饭。”说着一顿怕析秋不明白:“都是下的。”

    析秋却是拧了拧眉头,这么小的孩子只是吃,婉姐儿食量又不大,怎么会积食,她想了想问连翘:“一天几次大便?”

    “隔天一次。”连翘不明白析秋的意思,回道:“今天还没有。”

    析秋点了点头,对连翘道:“回去让娘吃的清淡些试试。”

    连翘一愣,她就怕娘的水不好,让婉姐儿受委屈,如今府里就是婉姐儿最小,自是要紧好的给她吃,四夫人这么说,是嫌她给娘吃的太好了?

    见连翘没有立刻应,析秋就解释道:“有的孩子消化不太好,水营养太好,便会有些消化不良难吸收。”

    “奴婢知道了。”连翘垂着头应是:“以后给娘吃的清淡些。”还是有些抵触的样子。

    析秋看了她一眼,便没有再说话。

    说着话,天已经擦着黑了,太夫人让娘将婉姐儿抱去暖阁里歇着,对碧莲道:“去外院请侯爷他们兄弟进来吧。”碧莲应是,过了两刻钟将萧延亦弟兄三人请了进来。

    “怎么了?”萧延亦见太夫人面色不太好看,又知道刚刚院里请太医来过,太夫人就看了眼连翘,回道:“婉姐儿有些积食,刚刚吃了药又吐了。”

    萧延亦眉头轻微的拧了拧,就没有再说话。

    大夫人走了进来,笑着道:“娘,饭就摆在广厅里可好?”

    “好。”太夫人抚着析秋的手站起来:“许久没有一家人吃饭了,今儿就在广厅里用吧,一会儿在院子里祭月也不用跑来跑去。”说着,又回头问萧延亦:“鑫哥儿呢?东西都备好了?”

    “在外面。”萧延亦跟在后头:“东西备好了。”

    太夫人点了点头,由析秋扶着,萧延亦跟在后面,萧四郎很萧延庭走在最后头,一家人出了稍间,太夫人回头问萧延庭:“她这两可好些了?”

    “好一些,昨儿喂了点米汤吃进去一些。”萧延庭说起五夫人便有些羞愧的样子:“就是不曾醒来。”

    太夫人叹了口气,便没有再说话。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晚饭,晟哥儿和炙哥儿,带着萱姐儿几个孩子就吵着要去放花灯,太夫人笑眯眯的拦着几个人:“等祭了月再去。”

    鑫哥儿已经着了世子的正装,面上紧绷着满面的严谨,净手焚香虽有些磕磕碰碰,可总算是一步不落的做完了。

    “我们鑫哥儿真是长大了。”礼毕,太夫人拉着鑫哥儿显的很开心,又回头对萧延亦道:“你瞧瞧,他这不是做的很好嘛。”

    鑫哥儿红了脸垂着头,萧延亦面上含笑看了眼自己的儿子。

    “是,鑫哥儿做的极好,便是五叔也做不到。”萧延庭笑眯眯的说完,又道:“有一年是我主持,我慌了神还将烛台打翻了呢。”

    一家人跟着笑了起来。

    析秋朝萧四郎看去,目含期待,萧四郎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析秋笑了起来,今晚过了戍时敏哥儿会进府里来。

    几个孩子提着灯笼去后院里放灯,一家人又在院子里坐着赏月,夜深后鑫哥儿回自己院子里睡觉,萧延庭带着晟哥儿回去,萧延筝带着两个孩子由庞贵彬接回去,炙哥儿累的趴在萧四郎肩头睡着了。

    太夫人神色郑重的坐在罗汉上喝着茶,抬眉看了眼萧四郎:“可要派人去接?”她又看看时间:“时辰也不早了。”

    “不用。”萧四郎回道:“宫里会有人跟着。”圣上许的,敏哥儿边定是会跟着人的。

    太夫人就没有再说话,大夫人轻声道:“宫里今晚也开了宴,敏哥儿许是一时难以脱。”

    几个人说着话,忽然隔壁传来婉姐儿的哭声,太夫人眉头一拧就要过去看看,大夫人拦着她:“我去看看吧。”说着走去了对面,就见连翘正抱着婉姐儿哄着,娘拿帕子在给她擦嘴角,大夫人问道:“怎么了?”

    连翘愁苦了脸:“又吐了。”说完,有些心虚的垂了头。

    大夫人就看见娘的前的衣襟还未来得及扣上,她沉了脸问道:“喂了?”连翘急着解释道:“她一直哼哼,奴婢见不得她饿着……所以……”又道:“就只吃了两口,真的!”

    大夫人走过去,接了婉姐儿在手里,对连翘道:“你回去歇着吧,孩子今晚就留在这里。”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暖阁的门。

    “大夫人……”连翘跟在后头哭无泪。

    将婉姐儿抱过去,大夫人将况和太夫人说了一遍,太夫人让紫薇将连翘喊进来,又是要训话的样子,析秋怕连翘碰见了敏哥儿,就道:“娘,给婉姐儿喂点水吧。”自己端了勺子和碗过来。

    太夫人这才松了松眉头,挥手让连翘退了出去。

    留了婉姐儿在里头,时间便过的极快,西洋钟敲了十下的时候,外头胡总管匆匆进了门来:“侯爷,太夫人,四爷,人来了!”

    几乎所有的人脸上一喜,太夫人立刻将婉姐儿交给紫薇抱着,她自己迫不及待的出了门去。

    家里头下人早早被大夫人支出去,这会儿院子里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人。

    析秋站在台阶下面,就见院子外有灯光跳跃着不断接近,沉沉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随即院子里当先进来六个穿着内侍衣裳的人在甬道两侧垂着头站立,随后才见敏哥儿走了进来,穿着一件连青色祥云暗纹金边的直缀,头发束起戴着银色镶着颗猫眼大小的蓝宝石,每走一步便发出耀眼的光芒。

    “下!”萧延亦和萧四郎当先抱拳躬行礼,析秋扶着太夫人和大夫人一起也蹲行礼。

    敏哥儿三两步走过来,伸手想要去扶他们,随即一顿停了步子,道:“免礼!”

    众人这才起免了礼,并未直视去看敏哥儿。

    后头有内侍走过来,笑着道:“太夫人,侯爷,督都,大夫人,四夫人,下才从御书房出来,今晚几位阁老皆在,这会儿才散,所以来迟了些。”

    “是!”萧延亦说完一摆手:“下请。”

    敏哥儿面上含笑,笑容却显得有些苦涩,却又忍不住急切的回头吩咐道:“你们候在这里。”说完,便率先跨上了台阶进了门。

    太夫人几人朝后的内侍点点头,也随着敏哥儿进去,萧延亦留下来:“暖阁备了茶水,公公请进去歇歇脚。”内侍应了,便跟着萧延亦去了暖阁。

    敏哥儿一进门,待太夫人坐下,他便起跪在太夫人面前:“祖母!”咚咚磕了三个头,又转头去朝大夫人磕头……

    “这孩子。”太夫人激动的站起来,要来拉着他起来,析秋笑拦了太夫人:“娘,他也是一片孝心,不论他什么份,在他心中您还是他的祖母。”

    敏哥儿红了眼睛,执着的给大夫人磕了头后,便转过来朝萧四郎也磕了三个头,最后眼泪落了下来,看着析秋喊道:“母亲!”

    析秋也红了眼睛,上来扶着他起来:“地上凉,快起来吧。”敏哥儿站了起来,析秋便迫不及待的问道:“伤在哪里,可留了疤?”

    太夫人也点着头:“让祖母瞧瞧。”

    敏哥儿就将自己的衣裳掀起来,和小时候一样弓着子露出后腰上的,析秋就看见上面一块铜钱大小的疤,上面新依旧有些红红的,她心疼的道:“记得要每天要搽药膏。”

    敏哥儿应是,太夫人又道:“往后下雨天也不知疼不疼,你要注意些,在宫里不如家里,没了你母亲跟在后面盯着,难免疏漏了。”

    敏哥儿拼命点着头。

    大夫人笑着道:“能回来就好,我们就不要说伤感的话了。”说着让敏哥儿坐下:“在宫里一切可好?”

    敏哥儿坐了下来,看了眼萧四郎,就回道:“一切都好,边的人都是父亲早早安排好的,刚刚随着来的内侍,是乐贵妃娘娘亲自挑选的,都是信的过的。”

    萧四郎一直不曾说话,听闻便道:“今晚在御书房与几位阁老见过了?”

    敏哥儿回宫三,第一天已经亮相过,当时朝中便引起了轰动,许多人曾见过敏哥儿,尤其是戴学士和内阁几位阁老,甚至如韩大人等人也是满脸的惊讶,大家一阵吸气心惊,也恍然明白了什么,便没了声。

    “是!”他缓缓的回道:“今晚不如那一反响大,又有祖父在,大家见他面色平静,便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萧四郎微微颔首,点头道:“在宫中,你说话做事都要谨慎而行,便是圣上,你也思量再三再开口。”说着一顿又道:“文华开课,你可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说着一顿又道:“今见过戴学士了。”

    父子两人聊天就停了下来,敏哥儿就朝析秋看去,太夫人见了便道:“时间不多,你们母子两人许久未见好好说说话。”说完,看着敏哥儿:“圣上可说了几时回宫?”

    敏哥儿就懊恼的垂了头,回道:“子时前。”太夫人就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和析秋道:“你们说说话吧。”便站了起来!

    一旦开写,我依旧是慢的,咳咳……为毛就快不起来呢…

    群啵一个!好像很久不见一样,各种想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