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应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236  应对

    沈府毗邻起伏的宅院中,下人们进出秩序井然,悠悠然的桂花香气中,沈太夫人行走于甬道之上。

    “你说什么?”她停了脚步,面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她凝眉看向沈季愠怒的质疑道:“人被抓了?”

    沈季垂着头,有些懊恼的道:“那沈宁手灵活,武功不高但逃跑的功夫却是一流的,眨眼功夫就逃了个无影,我手下的人去追却不料半路出现一队人……死了三个,抓了两个……”害怕母亲责骂,此刻已经说不下去了。

    沈太夫人冷意凛凛的目光向沈季,怒道:“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说完又强压了怒火,问道:“那些人是什么人,可有线索?”什么人敢动他们的人,又抓又杀分明是来者不善。

    沈季摇了摇头:“那些人手敏捷,我并未见过,像是哪个府邸豢养的死士。”他也是一脸的迷茫,弄不清楚这些人的来路。

    沈太夫人收回目光,心中不停转动,沈安和沈宁到京城来不过三,知道他们兄弟到京城的人必然不多,会是什么人,不但弄清楚他们的行踪,还将他们的意图也摸的一清二楚,来了一个措手不及。

    心中一动,她转眸朝沈季看去,问道:“你说沈安到京城后曾去过督都府?”

    沈季点点头,回道:“没有亲眼见他们从督都府出来,但是走的方向应该不会有错。”一顿又想到四夫人的事:“还有件事,沈宁半路拦了一辆马车,当时我并未在意,后来马车翻了出来,萧四郎就赶到了,我远远瞧着像是四夫人和边的两个丫头。”

    “什么?”沈太夫人气的说不出话来:“你怎么这么不长脑子!”说完她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儿子,怒道:“那些人我看也不用查了,定然是萧四郎手下的人,你伤了四夫人,他怎么能轻易放了那些人离开。”

    看来,这次萧四郎是真的记恨上他们了。

    这个人看似磊落坦,但,但凡做起事来什么手段都能用出来,就像一头隐匿的猎豹,不激怒也就罢了,只要惹上了没有一个鱼死网破绝不会干休。

    皇长子还小,势力还不稳,她还不想此刻就和萧四郎撕破脸,到时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可是现在那些杀手定是被他抓住了,他也定然是知道是他们做的,虽说四夫人是误伤,可事总与他们脱不开干系。

    沈太夫人紧紧蹙着眉头,只觉得头疼难忍。

    沈季有些不确定的道:“我瞧着四夫人伤的不轻,恐怕是……滑胎了。”

    沈太夫人已经不再怒了,她揉着额头招来远处侍立的妈妈,无力的道:“扶我回去。”又看向沈季:“回去再说。”

    “娘。”沈季不安的走过来扶住沈太夫人,母子两人回了沈太夫人的房里。

    沈太夫人喝了口茶,绪平和下来,她放了茶盅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沈季:“萧四郎这样做,也是护着沈安沈宁……他不可能单纯的去护着他们才是……”

    “什么意思?”沈季不明白,当初福建沈家和宣宁侯也是有来往的,先皇后嫁给圣上也是宣宁侯牵线搭桥的,虽不曾明言但大抵也都知道,不过那时候政局不明萧延炙和三皇子也走的颇近,众人倒也没有弄明白宣宁侯到底支持的是圣上还是三皇子。

    直到圣上重返京中登基为帝,这才算是破云见,事明了。

    “快!”沈太夫人看向沈季:“你去将萧四郎当年的那个戏子找到,带进府里来,我要亲自问问她!”

    沈季一愣:“娘,您怎么又说起这件事了?”

    沈太夫人眉头一拧:“蠢货,这件事宁愿我们费点事周折一番,也不能就这样糊弄过去。”说完,她目光切切:“你怎么就不明白,沈安被我们追着哪里都不去,却独独来了京城,这么多年圣上没有过问他们,天下之大他们却还是来了京城,你可想过为什么?”

    沈季一愣,徒然醒过来:“您是说,他们手中还有王牌,还有依仗?”

    沈太夫人就点点头,沉吟了片刻后道:“他们若非没有依仗,怎么还会到京城来,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不是更危险,这么多年圣上不理会他们,一来是顾忌我们和皇后,二来,不也是说圣上对当年沈家在福建的大意,落入三皇子的圈还有余怒,这件事我们知道他们也定然能想得到,可他们还是来了,只能说明这点。”

    “您说的对。”沈季有些激动的站起来:“我现在就去找那个戏子,将人带进府里来让您亲自审问。”宁可错杀不能放过,那孩子是圣上发妻所育的子嗣,到时候那些迂腐的老顽固定然会支持他的。

    说完,沈季再也不敢停留,转飞快的出了门去。

    沈太夫人看着风风火火的儿子,只能叹了口气,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只生了一个儿子,若不然他有兄弟相帮,将来皇长子也能多些舅舅扶持,也就不用她这样心了。

    过了两,沈季便回了沈太夫人的话:“当初住的地方已经没有人了,我派人四处打听也仔细找过,竟然没有人知道,那个地方曾经住过一个女子。”说完,已经变了脸色。

    事已经很清楚,那个戏子分明就是故意放在哪里让他去查,等他们人一走那戏子就被人接走了?

    想到这里,沈季不由打了个冷战,他果然是小看萧四郎了。

    沈太夫人叹气的摆摆手,道:“这件事不用查了,我看萧四郎分明就是不想我们查下去,才做了这一出戏出来,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有没有结果已经不重要了,萧家这个梁子我们是不想结也结了!”

    沈季想到当年和萧四郎在辽东所经历的苦,若非萧四郎他早已经埋骨在辽东,现在世事弄人,他们却又成了政敌。

    他有些颓败的坐了下来。

    沈太夫人却是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孩子我看找个适当的机会验证一下。”宁可错杀也不能留了。

    纵然有些难以接受,可沈季还是点了点头,道:“孩儿明白。”一顿看向沈太夫人:“娘,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皇后娘娘?”

    沈太夫人眯了眼睛,微微点头道:“我心中有数,你不要管了。”

    析秋靠在上,无奈的看着阮静柳道:“一要针灸几次?”她叹气。

    阮静柳头也不回,净手又擦干:“我都没有嫌你烦,你倒反过来嫌弃我了。”说完回头瞪了眼析秋:“我可是忙的很!”

    析秋轻笑,阮静柳这两就留在府里,时不时和她斗嘴打趣,她知道她是怕她胡思乱想而留在这里的,不由笑道:“我真的没事儿了,你不用担心我。”

    阮静柳也不管她,回道:“先治好了再说,免得到时候你子不好,别人知道是我主治的,还不是要坏了我的名声。”

    析秋无奈摇了摇头,问道:“前些子听说同轩堂送进内务府的药材不合格,这件事你可听说了。”

    “不知道。”阮静柳将析秋按下上,掀开被子露出她的腰腹来,拿了金针找准了位下针:“不合格才好,这样就没人抢我们的生意了。”

    析秋不敢笑,侧目看着她道:“……也不知她们是如何得罪你了。”

    阮静柳撇撇嘴没有说话。

    一行针施完,析秋翻坐起来喝了药,阮静柳收拾东西,正要说话,门口露出包着额头的碧槐的脸:“夫人,大舅和四小姐还有姨娘来了。”

    姨娘来了?析秋一惊,这么多年她请了多少次,姨娘直说份不便怎么也不肯过来,这一次却是自己来了,她有些心酸又有些高兴,若非她体姨娘只怕这一生都不肯来的。

    “快请进来。”析秋高兴的说完,又问碧槐:“帮我梳个头,免的乱糟糟的让她们担心。”

    阮静柳收拾好了,和析秋道:“我去医馆,下午再来看你。”析秋点头,阮静柳便出了门。

    碧槐点头,吩咐了门外的绿枝去请人,她自己进来帮析秋梳头发:“夫人……”说完没了声。

    “嗯?”析秋转头过来看她,目露疑惑:“怎么了?”

    碧槐手中不停,却是垂了头道:“夫人把奴婢配了人吧。”

    碧槐还从未说过这样的话,析秋一愣:“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是看中谁了吗。

    帮析秋将最后一缕头发夹上去,碧槐收了梳子就在边跪了下来:“这次的事,都是因为奴婢太粗心了,若是能早点察觉夫人有了子,怎么也不可能出这样的事,奴婢有罪,求夫人把奴婢随便配个人发了出去吧!”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析秋叹起,看着她道:“你起来说话。”碧槐却没有动,析秋又道:“说你聪明,你有时却有木讷的很,都不如碧梧灵通,这件事本就是意外谁又能想得到,怎么就全部是你的错呢,说起来我也有错,我自己的子我却是不知道,你说,要怎么罚我呢。”

    碧槐摆着手:“夫人都受了这样的罪。”说着看着析秋的脸:“前些子才养多了点,这两天有瘦了下去……怎么还能罚您。”

    “我瞧着你也是瘦了很多。”析秋轻声道:“起来吧,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们都不要再去想了。”

    碧槐红了眼睛,垂着头道:“可是奴婢心里愧疚。”

    “别想了,这也是给我们一个教训。”说着析秋一顿又道:“去忙吧,以后不要再说了,你若是看中了谁求了我还好说,却是让我随意给你配个人,便是你同意我也不依的。”

    “夫人!”碧槐红着脸擦了眼泪:“那奴婢去做事了。”垂着头起,正好在门口碰见了进了门的佟析砚,江氏和夏姨娘,佟析环和坤哥儿一前一后的进来。

    “大嫂,四姐。”析秋也没起,靠在头面上露出会心的笑容来,又去看夏姨娘:“姨娘。”

    夏姨娘一看到析秋就红了眼睛:“……六姑。”有些拘谨的想过来又不好意思过来一样,佟析环却是拉着夏姨娘的手,甜甜的喊道:“六姐。”

    这边坤哥儿也喊道:“六姑母好!”

    析秋连连点头:“桌上有蜜饯果子,你和十二姨坐着吃。”佟析环乖巧的点点头,拉着坤哥儿两个人坐在椅子上,低声说着话。

    江氏和佟析砚以及夏姨娘在前坐了下来,仔细打量了一番析秋,江氏松了口气:“我路上还在担心你,这会儿看见我总算是放了心。”说完又回头看着夏姨娘:“你也别多虑了,看着脸色虽有些虚,但精神很好,养些子就好了。”

    夏姨娘点点头,她们就怕析秋会想不开。

    析秋轻笑着回道:“我没什么事儿,不是让人回去和你们说了嘛”说完看着夏姨娘道:“姨娘我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夏姨娘抹了眼泪,江氏却是道:“你说一声,我们哪能放心,原本昨儿就想来的,可被你大哥拦住了,说这会儿这里肯定许多事儿,我们来了也给你添乱,不如等一天,索他也问过姑爷,说你没有大碍……”

    佟析砚听着也叹了口气,握着析秋的手道:“养好了子,回头还会有的,你千万想开些。”

    “嗯。”析秋抿唇点了点头,道:“我真的没事。”说完,又看着江氏:“听说娄家请了媒人了,子也快了,可要将八妹妹接回来?”

    江氏目光一转,回道:“父亲说等一等,中秋节的时候让钱妈妈去送节礼,见她过的还不错,还在院子里种了花,不知道都自在。”佟析砚点头附和:“你只管顾着你自己的体,她的事儿自有人心。”说的是梅姨娘,这些子上蹦下蹿的张罗,生怕大老爷反悔,又不肯将佟析玉许给娄家。

    析秋明白她的意思,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朝夏姨娘看去,见她正目盈泪光的看着自己,她眉头一拧道:“姨娘,您快坐吧,这里又没有外人。”

    “我没事,站着好的。”依旧没有坐下的打算。

    江氏和佟析砚互相看对方一眼,江氏道:“炙哥儿呢,怎么没有瞧见。”

    “在后院里玩呢。”析秋回道:“刚刚静柳姐轰出去的,说要给我施针,他才出了门……”江氏点点头站了起来,回头对坤哥儿道:“走,我们去找炙哥儿玩。”

    佟析砚也站了起来去牵佟析环的手。

    析秋知道她们是要让她们母女说说话,她们在夏姨娘太拘谨了,也就没有留她们,让碧槐陪着江氏和佟析砚去花园里。

    “六姑。”夏姨娘走过来携了析秋的手,又摸摸她的脸疼惜的道:“还是瘦了好多……”析秋拉着夏姨娘的手轻声道:“我年轻,体又好养些子就好了。”

    夏姨娘长长叹了口气:“怎么就出了这个事儿。”说完,轻轻柔柔的抚着析秋的手背,上头青筋隐隐现在瓷白的肌肤下,看的她心里一阵揪着痛,恨不得她能替析秋受了这委屈:“我给你和炙哥儿抄了经文,明天去普济寺,求佛祖保佑你们母子能平安。”

    这也是她的一片心意,析秋点着头道:“也替我想普宁师太问好。”夏姨娘点点头,替析秋将后靠着的迎枕理一理,又道:“你快躺下,这样一直坐着回头腰该酸的。”

    析秋应是躺了下来,夏姨娘坐在边轻声细语的和她说着话,又将家里这些子发生的事儿和她说了一遍:“……前些子有人去府里给大老爷提亲,被大老爷不软不硬的送了出去,还让来总管放话出去,说不再续弦。”

    析秋一愣,笑了起来:“大老爷真的这么说?”夏姨娘眉目含笑的点点头,析秋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真是好事,只要大老爷没有这心思,家里以后也就太平了。”

    夏姨娘也微微颔首,又摸了摸析秋的脸:“敏之说要来的,我没让他来,他这些子一直待在房里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问他,他也不说,只知道没没夜的看书,我真是担心他。”

    应该还是为了乐瑶的事吧,她不由想到乐瑶连走前,偏着脸满脸决绝的看着她,咬牙道:“你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

    “许是时间越来越紧,他心里着急了吧,您不要担心。”两个孩子窦初开时相遇,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下午江氏和佟析砚以及夏姨娘还没有走,阮夫人和钱夫人以及黄夫人,唐大也提着东西上了门,坐了一屋子的人陪着析秋说话,等天擦着黑才各自散了。

    析秋靠在头,拿了书随意翻着,可又看不进去,想给苏大壮回一封信,提笔也不知道要交代什么,只知道脑子空空的……

    苏大壮来信,说邹伯昌偷偷回了保定,这会儿还没有回来……

    看来,这一次他也不用回来,析秋便让碧槐去和司榴说一声,让司榴告诉来总管,就说她用不了这样的奴才,让来总管领回去。

    剩下的事,来总管也知道怎么处理了。

    敏哥儿从宫里回来,先会房里放了书包换了干净的衣裳,就急匆匆跑到析秋房里来,析秋见了他,笑着问道:“隔了好几,今天可还顺利?”

    “顺利的。”敏哥儿点着头在析秋边坐下:“母亲怎么好不好?”

    析秋微微点头:“今天来了许多人,很闹。”她看着敏哥儿,就觉得这孩子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她疑惑的问道:“敏哥儿,你是不是有事没有告诉母亲?”

    敏哥儿一愣,脸色一瞬变了一变,随即摇着头道:“没有,没有,我很好。”

    已经不再提萧怀敏还是皇子的世问题。

    这就是析秋觉得奇怪的地方,他恢复的太快也太好,仿佛不曾有过前两的事,她狐疑的看着敏哥儿。

    “这两你父亲一直忙着,我也没机会和他商量你的事,我打算和他说让你不要再去文华陪读了,写了折子去圣上那边试试,你觉得可好?”析秋说完去看敏哥儿,注意着他面上细微的变化。

    敏哥儿一愣,随即摇着头道:“不用,戴先生和舅舅还有吴阁老讲的课都很好,我也渐渐适应了宫里的生活。”说着一顿看着析秋,面上轻松而欢快:“我还想再听听,等哪天我去不了的时候再不去可不可以?”

    “敏哥儿。”已经不能用奇怪来形容他了,析秋坐直了体,看着敏哥儿就问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那天他说他不要做皇子,只做萧怀敏,今天的态度却已经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不得不让她怀疑。

    敏哥儿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母亲,沉吟了片刻他不安的看着析秋,就答道:“母亲,我说出来,您会不会生我的气?”

    析秋似乎已经预料到他要说什么了。

    她怔住,她会不会生气?

    她不知道……她一直在说路是他自己的,无论他怎么选择,她都会支持他,可是到了此刻她知道她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宽宏,只要想到敏哥儿将来要面对的事,她的心就不住的揪了起来。

    敏哥儿见析秋没有说话,心也提了起来:“母亲?”

    析秋一愣,醒过来有些紧张的看着他,点头道:“你说,我在听。”敏哥儿松了口气,垂着头道:“我……我改变了主意,我和父亲说,我要回皇宫去……”说完,抬眼去看析秋。

    果然是这样。

    敏哥儿果然是改变了主意,也对,否则他怎么会能恢复的这么快,还继续去文华上课,她早该想到才是。

    “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吗?”析秋轻声问道。

    敏哥儿垂着眼眸,眼底微微动了动,母亲的受伤还有沈安沈宁的不安分,甚至是沈国舅的咄咄人,都是源于他的份,而他呢,却只能躲在父亲的光环之下,享受着安宁,什么都不能做……

    他可以这样一天,一个月甚至一年,却不能如此一生!

    他再也不能看见自己在乎的人因为自己受到伤害,他要变的强大,强大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伤害到她!

    绝不容许!

    心思转过,他目光坚定的看着析秋,一字一句道:“舅舅说的对,不论我争或是不争,我都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沙子,左右都只有一个结局!”说着一顿他又道:“既是如此,我为何不争。”

    没有惊讶,没有震惊,析秋有的只是心疼,她看着敏哥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许久之后才开口道:“母亲只希望你能过的快快乐乐,既然你觉得那样做是对的,我也不想干预你的决定,只是有句话你要记住。”

    敏哥儿正色,等着析秋接下来的话。

    析秋轻轻抚着他的脸,微笑着道:“无论将来结果如何,你都是我和你父亲的孩子。”

    敏哥儿的眼泪落了下来,重重的点点头。

    晚上萧四郎回来,析秋靠在头等着他,萧四郎一愣问道:“怎么还没有睡。”这两不论他几时回来,析秋总是这样等着他。

    “睡不着。”析秋看着他:“四爷,敏哥儿和我说了。”

    “嗯。”萧四郎走过来,柔声道:“这一次你受伤,那孩子心里也落了伤疤,他能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心疼的同时又觉得很欣慰。”他说完停了停:“他仁义,谦厚,他只要好好培养必定才德兼备,不论是荣登大宝还是封地为王,他都有能力照拂一方百姓,我们要做的也只是在他年幼羽翼未丰之时,护他周全,所以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一切都有我。”

    析秋都明白,可心里还是有些不忍,萧四郎又劝道:“你知道,他与沈安沈宁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析秋知道敏哥儿去了书房,却没有问他具体说了什么话。

    萧四郎就贴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析秋震惊的无以复加:“他真的这么说?”

    “我虽也有如此打算,可从他嘴里说出来,不但是我便是二哥也是惊了一惊,竟有如此谋略……”

    析秋也叹了口气,如此小的年纪有这样的政治敏锐度,她也不知是幸事还是不幸:“那四爷有什么打算?”他这两一直忙着。

    萧四郎顿了顿,回析秋的话:“……可记得我与你提起过浙江知府之事?”

    析秋点了点头,当初说是建议佟慎之外放历练,后来便搁下没有再提,萧四郎便又道:“任职之人吏部已审核,不便会赴任。”说着一顿又道:“此人姓王,是原任常州知府,在江南闵家起事时已被撤职查办!”

    析秋一愣,这位王大人果然神通广大,竟然走通了关系调去了浙江。

    “是……张阁老?”析秋猜测道。

    萧四郎起倒了杯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点头道:“是!”

    析秋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他们这是打算一点一点削弱沈氏的势力,而张阁老一直是沈氏手中的刀枪,只要将张阁老从内阁剔除,对于沈氏来说,将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她轻声道:“那吏部之中,可有人被牵连其中?”萧四郎放了茶盅,看向析秋淡淡的回道:“只怕蒋大人此次难逃牵连。”也不算牵连,蒋士林在吏部也是张阁老的门生,若在此事之中也不算委屈了他。

    蒋士林的样子不期然的就出现在析秋脑中……兜兜转转,在政治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和萧府和佟府站在了对立面。

    她不由庆幸,若是佟析砚还在蒋府,到了这样的时刻,也会很为难吧。

    今天实在是没空码字…明天估计也是这样…各种事儿好累,两个腿都跑断了…。

    求虎摸!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