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路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235  路口

    进进出出的人,忙乱的脚步还有压抑的低低呼吸声,除此之外再无旁的声音。

    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感觉,有人立刻想起来,还是上一次夫人在生炙爷的时候,也是如此没有半点声音,压抑的几乎想要大口喘着气……

    “三哥。”炙哥儿从后院跑过来,站在房门前,睁着清澈的毫不知的双眸,问道:“怎么站在这里,娘回来了,我们去找娘。”

    敏哥儿的手被炙哥儿拉的一颠,体也跟着颤了颤,仿佛断了根的树苗,毫无征兆的栽倒在地上。

    “敏爷!”有人跑古来扶他,他却摆摆手抓紧了炙哥儿的手。

    炙哥儿惊了一跳,没有料到自己的力气这样大,轻轻一拉哥哥就会跌倒,还哭了起来,他走过去拿自己的袖子给他擦眼泪,拍着他的后背内疚的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很痛?我给你吹吹?”说完蹲在敏哥儿面前,要去拉他:“三哥我看看,哪里痛,哪里痛?我给你吹吹吧。”

    “炙哥儿。”干哑的声音,涩涩的开了口气:“哥哥不痛,没事。”眼泪却忍不住流下来。

    母亲刚刚的样子的,没有半点反应的躺在父亲怀里,裙子上都是血,无论别人怎么抱着她,是跑是跳是呼唤她都没有反应……他见过的母亲都是鲜活的,嘴角永远都有恬淡的微笑,不论他有多少不开心,只要看到那抹笑容,他所有的烦恼似乎都能在瞬间熔化消失。

    可是刚刚他没有在母亲脸上看到那抹笑容,他就觉得好害怕,好害怕……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想过有一天他一回头再也看不到那抹记忆中最留恋的笑容。

    如果没有那一抹笑容,他的生活都会是黑暗的吧?

    敏哥儿紧紧揪着自己的衣领,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

    冬灵问玉周氏几人站在一边,心里也都是揪着的,知道敏哥儿为什么伤心,所以没有人上去拉他。

    炙哥儿惊住了,他诧异之极的看着敏哥儿,拧了眉头道:“三哥,你别哭了,别哭了!最多……最多我也被你摔一下好不好?”他以为是他弄疼了敏哥儿,所以很负疚。

    “敏爷!”周氏忍不住,小心的上前一步轻声:“夫人不会有事的,您不要吓着炙爷了。”有些心疼的抱住了炙哥儿。

    敏哥儿一怔,抬头去看有些不安的炙哥儿,母亲病了他为哥哥却只知道伤心,他应该帮母亲照顾好弟弟才是……炙哥儿见他看来大声道:“我让你摔一下,你别哭了!”

    “哥哥不哭了。”敏哥儿飞快的擦了眼泪:“哥哥不痛,哥哥就是眼睛里进沙子了。”说完勉强露出一抹笑容来,牵着炙哥儿拉他过来面对面的道:“你想不想去后院玩,哥哥陪你去好不好。”

    炙哥儿拧了眉头,回头去看正房:“可不可以等一会儿,我要去娘说一声,不然一会儿娘找不到我。”说完松开敏哥儿的手,叮嘱道:“你等我哦。”

    “别!”敏哥儿拦住他:“母亲这会儿正和父亲还有阮姨母在里面说话呢,说很重要的事,你现在进去会打扰他们的。”

    “打个招呼也不行?”炙哥儿有些不解。

    敏哥儿点点头,就道:“院子里的丫头都知道我们去后院玩了,若是母亲问起来她们会告诉她的。”说完去看院子里杵着的丫头婆子,一众人皆是点着头。

    炙哥儿被说动了,想了想回头吩咐问玉:“那你在这里守着吧,要是娘问起来你一定要告诉她啊。”问玉点头不迭:“奴婢知道了。”炙哥儿便由敏哥儿牵着蹦蹦跳跳的出了院子的门。

    岑妈妈从正院里出来,喊守在院子外面的天诚:“天诚,快去医馆抓药去,要快!”

    眨眼的功夫,天诚从院外跑进来,接过岑妈妈手里的药方点头道:“好。”说完一刻不耽误便出了门去,岑妈妈又去看容妈妈:“你吩咐厨房去做些清淡的吃食,一会儿夫人醒了能吃些。”

    “这就去。”容妈妈应是出了门,岑妈妈又对问玉和绿枝道:“你们去二门看看,太夫人说过来,你们去接一接。”两个人也是应是。

    岑妈妈这才转进了门内,卧室的外头垂着帘子,她掀了帘子进去,就看见四爷正坐在边,怀中依旧抱着夫人,不管张医女说什么,四爷就是抱着不放手,张医女气的就瞪着眼睛道:“你就抱着吧。”转过头拿了针去给夫人施针。

    四爷还是这样抱着,从进府到现在都没松开过。

    “绾儿。”阮静柳直起腰回头吩咐道:“将我那金针拿出来。”绾儿应是,阮静柳抬头去看木头人一样的萧四郎:“孩子是已经留不住了,我现在要给她清宫,你确定你不要出去?”

    萧四郎眼帘都不曾抬一下,依旧抱着析秋紧紧抱着,一动不动。

    阮静柳拧眉,愠怒道:“你在这里我不方便,若是出了事你要怎么负责!”

    萧四郎面色终于有些松动,低头去看析秋,目光中包含着疼惜和不舍,面容却依旧是冷冽的摄人,阮静柳看着他又道:“那马车翻的那样蹊跷,你不去查一查?”

    “不用。”萧四郎终于出了声,发出这么长时间的第一个声,他凝眉道:“事经过我已经知道了。”

    阮静柳一愣,倒也不奇怪,点头道:“那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说完也不用再看他,接过绾儿递过来的东西,做自己该做的事

    析秋依旧紧紧闭着眼睛,唇瓣惨白没了平的红润光泽,他不舍的将析秋放平在上,又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过前神凝重的出了门。

    阮静柳仿佛没有注意到萧四郎的离开,手中的针不停,回头对岑妈妈道:“去烧了水来,一会儿帮她擦子。”看着单上嫣红的不断扩大的血迹,她动作很冷静,但声音却已满是疲惫和心疼。

    岑妈妈应是而去,留了阮静柳和绾儿在房里。

    萧四郎出了门,太夫人和大夫人以及萧延亦已经赶了过来,太夫人见了萧四郎迫不及待的便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马车怎么就翻了,析秋人怎么样,可受伤了?”

    大夫人和萧延亦也面色沉重的等着他说话。

    萧四郎沉吟了片刻,目光扫过三个人,落在太夫人面上,声音低的让人听不清:“她……滑胎了。”说着攥紧了拳头:“你们进去坐会儿吧,这会儿还没醒。”

    “什么?!”太夫人听着子一颤,就站不稳的靠在了大夫人上,揉着额头确认道:“滑……滑胎了?”

    大夫人和紫薇碧莲扶住了太夫人,大夫人劝着太夫人道:“娘,您不要着急。”说完又看着萧四郎:“说是拉车的马突然发疯了,可查到原因了?”

    “我正要去查!你们先进去坐会儿吧。”说着朝太夫人以及大夫人点点头,不想多说便要绕过他们,萧延亦开了口道:“我与你一起去吧。”说完和太夫人打了招呼,沉默的跟着萧四郎出了院子。

    “怎么会这样。”太夫人由紫薇和大夫人扶着迫不及待的朝房里走去:“怎么会翻了车……”碎碎念的进了房里,碧槐和碧梧一个包着额头,一个左手骨折挂在口,皆是眼睛红红的,正一左一右的站在了房门口。

    “人醒了没有?”太夫人隔着帘子朝里头探了探,碧槐回道:“还没有,张医女正在施针。”过来扶着太夫人:“你坐着歇一会儿吧。”

    太夫人摆摆手:“我哪能坐得住。”说着推开扶着她的人,来回的在房里背着手走着,大夫人看着碧槐和碧梧轻声问道:“你们跟着弟妹的,到底怎么回事,那马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发了疯?”

    碧槐和碧梧就对视了一眼,低声道:“我……我们也说不清楚,就是突然蹿出来一个男子,拦住了马车,说要见夫人……可还不等他说话,旁边又跑出来四五个人,就打了起来……马就发了疯冲进了巷子里。”

    大夫人听的糊涂了,不解的问道:“一个男子,吵着要见弟妹?”碧槐和碧梧就迟疑的点点头。

    太夫人也凝眉转头过来,问道:“他说了什么,为什么要见秋丫头?”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话,旁边就有穿着黑衣服蒙面的人跳了出来,也没说话拿着刀就打了起来,凶神恶煞的,那个人边打边逃走了,可我们的马却受了惊吓!”碧槐回忆着当时的景,依旧是心有余悸。

    大夫人和太夫人对视一眼,都有些不明白碧槐说的话。

    好好的人怎么会有人冲出来拦住了析秋的马车,又有人拿着刀光天化冲出来……就跟戏文里唱的一样。

    碧槐和碧梧此刻也不清楚,夫人和乐小姐说了半天的话,又亲自送了乐夫人到了城门,回来时说要去医馆一趟,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遇到这种事……竟然还让夫人小产了。

    想到这里她们也自责的不得了,怎么能这么粗心,夫人两个月没有来小子,她们却没有想到夫人是有了子,竟然还大意的让她出门,结果却酿成了大祸……

    碧槐红了眼睛,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里,都是因为她的粗心,才害的夫人遭了这样的罪,若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她就是死一百次也赎不了这个罪。

    萧四郎和萧延亦前后进了书房,房间里紫阳依旧是跪在地上,见萧四郎进来,她迫不及待的膝行过来,道:“四爷,奴婢真的没有恶意,奴婢都是为了敏爷好!”

    萧延亦朝紫阳看去,眉头蹙了蹙,觉得这个丫头有些面熟,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对她跪在这里说的话更是不解,不由坐下静待萧四郎说话。

    萧四郎未坐,站在紫阳面前,挡住窗户中投过来的光线,房间里顿时灰暗下来,他静静看着紫阳,许久才开口却不是对紫阳说的:“天敬,我不想再看到她!”

    “是!”天敬进门来,拉着紫阳出去,紫阳一惊跪在地上磕头道:“四爷,大督都,奴婢真的没有恶意,奴婢只是为敏爷好啊,四爷!”

    萧四郎转过去看也不看她。

    紫阳被天敬和门外的侍卫拖着出了门去,萧延亦站了起来,问道:“四弟,到底怎么回事?”

    萧四郎沉默了片刻,解释道:“沈安到京城了。”萧延亦一怔脸色也沉了下去:“你是说,四弟妹的事是沈安做的?他怎么会……”

    “不是。”萧四郎摆手,缓缓道:“沈安还不会这么没脑子,是沈宁。”他一拳砸在桌面之上,添着红漆的红木书桌顿时凹了下去:“他自作主张,想要去找析秋作通敏哥儿的工作……却没有想到,他早就被沈家的人盯上了,他甫一出现就有人四面围来杀于他……”他叮嘱过沈安,却没有料到他们竟然还是做出这等蠢事来。

    萧延亦终于明白了事的经过,沈宁去拦析秋的马车,想要和析秋商量,让她这个母亲去劝敏哥儿,却没有想到他还没说话,就被沈氏的人盯上了,还连累的析秋!

    “蠢货!”萧延亦冷声而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萧四郎转过来,目光落在院中,声音有些飘忽:“这件事既然敏哥儿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们也不用再顾忌,但凡伤了我在乎的人,我定会要让他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萧延亦一怔,却也不意外萧四郎的态度,他们兄弟多年,萧四郎什么格他已经非常清楚。

    “你要怎么做随你,但是你要和弟妹商量,敏哥儿是她一手抚养大的,你不能伤了弟妹的心。”萧延亦淡淡的道。

    萧四郎转目过来,深深看了眼萧延亦,后者却是面色坚定毫无避忌,他顿了一顿,冷声道:“我心中有数!”说完,转便出了门去。

    萧延亦留在书房之中,长长的叹了口气。

    “醒了没有。”太夫人见绾儿从房里出来,腾的一下站起来,绾儿点点头,回道:“已经醒了。”

    不等绾儿话说完,太夫人已经进了房里:“秋丫头。”三两步走到边,看到上的析秋苍白的脸,立时红了眼睛握住她的手……

    “娘。”析秋只觉得体像是被掏空了一样,连说话都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对不起,让您担心了。”又看见大夫人:“大嫂。”

    大夫人点点头,轻声道:“你不要说话,好好休息。”

    析秋点点头:“你们坐吧。”太夫人拧眉道:“你都这样了,还管我们作甚,好好闭上眼睛睡一觉,剩下的事让老四去处理。”

    “知道了。”析秋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看着太夫人和大夫人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太夫人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大夫人也转头过去擦了眼泪。

    正在这时,门帘子一晃萧四郎大步走了进来,析秋转过目光就朝萧四郎看去,穿着来不及换下的官服,衣摆上还留着她的血迹,她抿唇一笑没有说话。

    淡然的声音,萧四郎犹觉得心宛若被刀子绞过一般,不过几步路的距离,他却失了跨过去的勇气,就这样站在远处,舍不得移开视线,看着她。

    “好孩子,快休息一会儿,等醒了就没事了。”太夫人疼惜的摸着她的头,眼泪止不住落下来:“你还年轻,子养好了就是大事。”

    析秋抿唇笑笑,微微点了点头,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大夫人和太夫人陪在旁边坐了一会儿,才相扶着出了门坐在正厅里,萧四郎终于动了动,一步一步移了过去,阮静柳看着他就摇摇头也退了出去关了门。

    析秋转了脸,侧躺着背对着萧四郎,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紧紧咬着唇瓣,不让自己发出哽咽的声音,但手却抚上了自己的腹部。

    因为她的疏忽,一个小小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因为她的疏忽,她的孩子还不曾见过这美好的世界,便陨落在她的腹中。

    她揪着肚子,紧紧闭着眼睛,眼泪顺着眼角不断落在枕畔……

    “丫头。”沉沉的声音,萧四郎缓缓在边坐了下来,一只大手握住了她放在外面紧紧揪着被子的手,握住放在唇边亲吻着,柔声道:“丫头,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们母子。”

    析秋没有睁眼,眼泪却流的更凶,细细的抽泣声落在萧四郎耳中,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攥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不断的亲吻着……

    过了许久,她转头过来,泪眼朦胧的看着萧四郎:“……我们的孩子。”

    “我知道!”萧四郎打断她的话,轻轻给她擦了眼泪,擦过之后又落了下来,他弯了腰将她搂在怀里,干涩的唇一点一点吻尽泪珠,低声道:“你先养好了子,不要胡思乱想,你还有炙哥儿,还有敏哥儿呢。”

    说到两个孩子,析秋却是一怔,想到马车出事前拦着她车的男子:“那个人说话有福建的腔,是不是先沈氏的人?”

    萧四郎见她注意力终于被转移了,立刻回道:“是,那人是沈安的胞弟!”说着一顿趁打铁将紫阳的事告诉了析秋,意图转移她的视线:“……敏哥儿已经知道了世。”

    析秋惊讶的睁大眼睛:“敏哥儿人呢?”那孩子一定是难受,他那么小怎么能忍受份的变故带来的巨大冲击力。

    “陪着炙哥儿在院子里玩。”萧四郎柔声说完,又道:“你不要着急,你体还很虚弱,先养好自己再去想别的事好不好。”

    析秋想到敏哥儿,心里就很不安,她拧了眉头拉着萧四郎道:“你把敏哥儿喊进来,我不放心他。”

    萧四郎见她态度坚决,停了停终于还是点头道:“我让人去喊他,你先休息一会儿。”析秋点头应是,依言闭上了眼睛。

    敏哥儿牵着炙哥儿的手进了院子,炙哥儿松开敏哥儿飞快朝正房里进来,见了萧四郎站在门口,飞快的打了招呼:“爹。”也不多看一眼就跨进了正厅里,又看见太夫人和大夫人以及阮静柳正在正厅里,他匆忙行了礼:“祖母,大伯母,阮姨母我一会儿来和你们说话。”说完,掀了帘子就去找析秋。

    “娘。”扑进房里,却是一愣,看见自己娘亲正躺在哪里,像生病了一样,他停了奔跑不安的走过去:“娘……您生病了?”伸出小手去摸析秋的额头。

    “娘没事。”析秋将炙哥儿的小手拿下来:“你刚刚和哥哥去玩了?”又在炙哥儿后看了看:“哥哥呢?”

    炙哥儿又给析秋将眼角挂的眼泪擦了,心里纳闷怎么今儿一个两个都在哭,很不开心的样子,他嘟了嘴道:“哥哥在和父亲说话。”说完,歪着头看析秋:“娘,您真的没有生病,那为什么躺着?”

    析秋轻笑着道:“娘真的没有生病,就是觉得累了,想躺着休息一会儿。”

    “哦!”炙哥儿爬到上坐下:“那您是不是睡不着?我讲故事给你听吧。”

    析秋看着儿子,点头道:“好啊。”

    敏哥儿垂着头站在萧四郎面前:“父亲!”萧四郎看着他点了点头,伸手想拍拍他的肩膀,却又停了下来,道:“你母亲要见你,你去吧。”

    “是!”敏哥儿应是,抬脚要走却又停了下来,看向萧四郎:“父亲……我……”

    萧四郎微微颔首,打断他的话:“你先去吧,让你母亲放心,别的事等会儿我们再说。”

    敏哥儿应是,进了门里和太夫人以及大夫人和阮静柳打了招呼进了门去。

    “母亲!”迫不及待的,敏哥儿跑到边,见了析秋又忍不住红了眼睛,析秋微微点头,拉着炙哥儿道:“炙哥儿,祖母和大伯母在外面没有人说话,你帮母亲去陪陪她们可好?”

    炙哥儿想了想点头道:“好!”一顿滑下了:“那您乖乖睡觉。”又对敏哥儿叮嘱道:“三哥,你哄娘睡觉,我去陪祖母!”说着跑了出去。

    带炙哥儿出去,析秋去看敏哥儿,将手从被子里拿出来,朝敏哥儿招招手:“来!”

    敏哥儿慢慢的移了过去,看到析秋的脸色,手背上被银针扎过后留下的青紫,眼睛又是一酸:“母亲!”

    “父亲都和我说了。”析秋开门见山的问道:“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敏哥儿点了点头,垂着头没有说话。

    析秋叹了口气:“我和你父亲想着等你长大了再告诉你,却没有想到你现在就知道了。”说着看着敏哥儿:“敏哥儿……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人的一生很多事都有选择,但是却独独只有一件事你没有办法选择,那就是出生……”说着一顿又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敏哥儿走了几步,跪在了析秋的前,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落了下来,他点着头道:“母亲,我明白,我谁也不怪!”说着一顿就看着析秋道:“可是正如您所说的,人的一生我们面临了无数的选择,所以……我选择留在府里,我是萧怀敏,除了这个份,除了您这个母亲,我什么也不是,所以我只做萧怀敏。”

    析秋一愣,没有想到敏哥儿会做出这个决定,毕竟对于他来说,皇子的份比起府里庶子的份,想必无论是谁都懂得选择和舍取,但是敏哥儿却选了后者,她问道:“你想清楚了?不后悔?”

    敏哥儿眼泪横流,却依旧坚定的点着头:“我不后悔,我要做永远的萧怀敏。”

    析秋紧紧蹙了眉头,看着敏哥儿,等过了许久她才点了点头道:“那好,母亲和父亲都尊重你的决定,你的路由你自己选择怎么走。”至于圣上那边,她没有把握,但不试一试又怎么会知道呢。

    敏哥儿点着头,跪在边就给析秋磕了三个头:“母亲,我萧怀敏此生只有您一个母亲!”

    析秋也红了眼睛,不期然的手就放在空的小腹上,看着眼前的敏哥儿,耳边听着外间炙哥儿的逗笑声,她浅浅的笑起来,尽管心里很痛,却又很满足,至少她还有敏哥儿和炙哥儿不是吗。

    敏哥儿趴在边和析秋说了许久的话,由于子太虚,析秋说着话便睡了过去,敏哥儿蹑手蹑脚的给她盖了被子就退了房里,见太夫人和大夫人以及阮静柳还在,便道:“母亲睡着了。”

    “这孩子,自己这样了还惦记着别人。”太夫人叹了口气,大夫人垂着眼眸没有说话。

    阮静柳站了起来,对太夫人和大夫人道:“我进去看看。”说着掀了帘子进了门去,却瞧见析秋却没有如敏哥儿所说的睡着了,而是睁着眼睛发着呆一样看着头顶……

    “你在做什么。”阮静柳拧眉过去:“不知道自己体很虚,急需要休息?!”

    析秋转头过来看着她,无奈的道:“……我睡不着……”明明觉得好累好累,但是合上眼睛,耳边便能听到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的,她怎么能睡得着。

    阮静柳一愣:“若是睡不着,就起来将药喝了吧,我再给你施了针,可好?”

    析秋应是,却是问道:“我的体,如何?”阮静柳闻言就露出轻松的样子:“还不错,就是滑胎后总有些虚,养一养就好了。”

    “你不用骗我。”析秋轻声说着语调平静的可怕:“我也是半个大夫,虽不能治病但医理却很清楚,孩子已近三个月,刚刚流了那么多的血……”

    阮静柳也沉了脸在边的杌子上坐下来,愠怒道:“你胡说什么,滑胎自是会有血的,你只要听我的话仔细调养,就一定会完全康复。”

    析秋皱眉审视着她。

    阮静柳回视,眼神坚定回道:“你不信我?”

    析秋凄凉的笑了笑,却是勉强点了点头:“信,若不信你我还能信谁。”

    “吃药吧。”阮静柳回头让碧槐端了药进来:“吃了药睡一觉。”说完扶着析秋起喝药。

    萧四郎和敏哥儿一起去了书房,萧延亦见他们进来微微点了点头,敏哥儿喊道:“二伯父。”

    萧延亦应了道:“坐下说话吧。”

    敏哥儿应是,坐了下来,有些不安的开口问出心中的疑惑:“父亲,母亲……是怎么受伤的?”

    好好的马行在街上,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发了疯,便是他什么也不知道,也能想象得到事的不寻常。

    萧延亦有些诧异的看了眼敏哥儿,暗暗点头他不过这般年纪,观察就能如此敏锐。

    萧四郎并未打算隐瞒,将紫阳的事,沈安沈宁的事以及马车出事的细节悉数告诉了他,敏哥儿听着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那黑衣人,是沈氏的人?”

    “是!”萧四郎点了点头。

    敏哥儿简直不敢置信,他知道他的份很尴尬,他更知道一旦暴露必定招来巨大的祸端,却没有想到沈氏已经这样迫不及待想要处之而后快了。

    直面的危险,就这样**的毫无征兆的铺展在他面前。

    他握住手里的茶盅,几乎要将它捏碎了。

    母亲,是受了他的连累,才受伤甚至没了刚刚有的孩子。

    是因为他。

    他难以接受的摇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萧四郎,又去求证一样的去看萧延亦,萧延亦凝眉淡淡的道:“敏哥儿,你年纪还小,有的事我们本不想这么早让你知道,可是事已然在我们面前,由不得我们退缩,不管将来你如何选择,面前的问题我们必须解决。”

    敏哥儿颤抖的将茶盅放在桌面上,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一天之内他从萧怀敏变成了皇室的子嗣,当他备受煎熬做出决定时,却得知他的份已经给她最重要的人带来了无法治愈的伤害……现在,让他来直面问题……

    他不知道怎么面对。

    析秋受伤时躺在萧四郎怀中无助的面容,出现在他脑中,他忍不住倒退了一步,回避的摇着头:“我……我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

    “敏哥儿。”萧四郎开口道:“这些事不用你考虑,但是事你已经知道了,又与你有关,我便直言告诉你,你安心读书别的事有我。”

    “父亲!”敏哥儿开了口,却觉得这一声父亲仿佛隔着什么,他要怎么做,怎么做?

    转头,他飞快跑了出去,跑进自己的房里,关了门低声哭了起来。

    他要怎么办,母亲因为他的连累而受的伤,可是他呢,他却什么能力也没有,他不能保护她,他就像个懦夫一样缩在父亲的羽翼之下寻求庇护,若有一天他的份曝光,迎面而来的磨难重重,他还要这样躲在家中,由父母保护,就这样过一生一世?

    哪怕至亲的人再次因为他受到伤害,他也要这样蜷缩着,什么也不敢面对么?

    他不知道,刚刚下的决定,和母亲保证过的事,此刻却开始动摇起来……

    不管怎么选,他都必须放弃一些事

    他舍不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敏哥儿缩在房里,不管外面冬灵如何敲门,他却怎么也不开,他没有脸去见母亲,若非他,母亲又怎么会受伤,而他刚刚还冠冕堂皇的向她保证,他这一辈子只做萧怀敏。

    他没有资格做萧怀敏!

    萧四郎靠在书桌后面,萧延亦端着茶,兄弟二人也是久久无语,过了一刻门口响起敲门声:“爷,人带来了。”

    “进来。”萧四郎冷声回了,随即书房的门应声而开,门外站着府中的侍卫以及沈安,沈宁和两个黑衣人,皆是被五花大绑捆住了手,两个黑衣人更是被堵上了嘴丢了进来摔在地上。

    “大督都,出了什么事,您这是何意?”沈安不安的看着萧四郎,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将他们兄弟二人抓了起来。

    萧四郎眯起了眼睛,目光却仿似利箭一样向沈宁,沈宁几不可闻的便是一抖,朝沈安后面缩了缩……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萧四郎从不会无缘无故的发怒,沈安也感觉到事不简单,不由问道。

    萧四郎负手踱步走到沈宁面前来,俯视着他,却对沈安道:“你问他做了什么。”

    沈安一怔,转头去看沈宁,沈宁害怕的摇着头回道:“……不……不是我,我……我只是想见一见……见一见四夫人……”沈安听的一知半解,却意识道事不妙,怒喝道:“把话说清楚,你到底做了什么。”

    沈宁害怕的看了眼萧四郎,回道:“我下午去街上拦住了四夫人的马车,却没有想到还没说到两句话。”又转头朝地上躺着的黑衣人踢了一脚:“没有想到他们却出来了,不分青红皂白一通乱砍,我话没说完吓的赶紧逃走,却万万没有想到惊动了四夫人的马车……”说着一顿朝萧四郎和沈安解释道:“大督都,我真的只是想求四夫人劝一劝小主子,希望他能想清楚,让我们跟着他保护他,能早点回到皇宫拿回属于他属于我们的一切,我没有恶意的……要怪只能怪他们,这些畜生光天化竟然拦路杀人!”

    萧四郎没有说话,沈安却抬脚就踹了沈宁一脚:“你也是畜生,你到底有没有长脑子,我和你交代了多少遍,做什么事都要考虑清楚了,你……”骂的不解气又踹了一脚:“竟然闯了这么大的祸!”虽然不知道事结果如何,但看萧四郎的怒意,想必后果必定不轻。

    沈安说完,又转头过来求萧四郎:“大督都,他一向蠢笨做事不过脑子,又给您和四夫人惹了麻烦,要打要罚随您处置。”萧四郎是他们眼下最有力的靠山,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都不能得罪了萧四郎。

    萧四郎依旧是没有说话,但目光却让沈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将沈宁护在了后,又转头指着地上的两个黑衣人:“大督都,这两个人一定是沈氏派来的刺客,一定是他们跟着我们到的京城,如今有这一番动作,定然发现我们在您这里,说不定已经知道了小主子的存在,我们要怎么做?绝对不能让他们伤害到小主子啊!”

    “如何做,不再需要你心!”萧四郎淡淡扫了他一眼,尽管很随意的一眼,却让沈宁额头上的汗簌簌落了下来,他脖子一梗:“你什么意思,我们和二沈不共戴天,怎么会和我们没有关系。”说着一顿又道:“大督都,这一次四夫人受伤,事因我而起,你要杀要剐我沈宁决不皱一皱眉头。”膛:“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萧四郎停下来,募地转看着他,不待他说话,门外却响起一道青涩的声音,敏哥儿大步跨了进来:“好!”他在沈宁面前住了脚步,不在乎对方多么的惊诧震惊,他目光冷峻!

    “我来告诉你,你要做什么!”

    关于结局,如果有人在结局中却没有结局,那一定是写不到了……所以只能番外见…

    我在努力,需要你们鼓励…群啵一个!

    挑眉,你们懂得!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