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处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218  处理

    和萧四郎回到家里时天已经擦着黑,析秋只觉得心头闷闷的难受,拿着画册坐在上发呆,炙哥儿推推她:“娘,后来呢,后来小乌龟有没有到他黑黑的,小小的壳里去睡觉?”

    析秋侧目去看他,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来,在炙哥儿脸颊上亲了一口,继续讲道:“富兰克林知道,他必须要进去睡觉……于是,在没有人的时候,他就偷偷在他的边,点亮了一支蜡烛……”说完了合上画册,看着炙哥儿道:“快睡觉吧。”

    炙哥儿穿着肚兜和裹裤,白白的嘟嘟的,双腿像萧四郎修长笔直,突然高高举起来一个“鲤鱼打”就坐了起来,虽有些不够利落但动作却是完成了,又坐着瞪着眼睛看着析秋:“娘,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事吗?”

    析秋满脸的惊讶,没有想到炙哥儿不但跑步很快,便是这种很有技术的动作,他也能做,心里暗暗震撼面上却是笑着点头道:“是啊,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事……害怕并不没有不好,只要我们要想办法克服自己的恐惧就可以了……”

    炙哥儿似懂非懂,想了想又凑到析秋的面前来:“那您有害怕的东西吗,爹有害怕的吗,三哥有害怕的东西吗?”

    “有啊。”析秋微微想了想,回道:“娘和富兰克林的妈妈一样,也害怕我们炙哥儿过的不开心。”一顿又道:“至于你父亲和哥哥,等明天你亲自问问他们好不好?”

    炙哥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抱着析秋很好奇的问道:“娘,小乌龟的名字好奇怪……”析秋一愣,笑了起来:“因为它是小乌龟啊……”

    “快睡觉吧,时间不早了,只有早早睡觉才能长的高高的哦。”析秋哄着他,将毯子盖在他的肚子,拍着他:“快睡吧。”

    炙哥儿子拱了拱:“嗯,我要像爹一样高!”合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析秋出门吩咐周氏和问玉:“虽是夏天,可夜里还是要盖着一些,你们睡觉也惊醒些。”周氏和问玉点点头,析秋则带着柳和碧槐又去看了看敏哥儿,敏哥儿正坐在书桌前练字,冬灵给她打了帘子析秋走进去,敏哥儿见母亲来了立刻笑着放了笔跑了过来:“母亲,您怎么来了,弟弟睡着了吗?”

    “是啊,睡着了。”析秋牵着他的手走到书桌前去看敏哥儿刚刚描红的字帖,字体端正横竖有力已经初见风格,她笑着道:“时间不早了,你也要早点休息。”

    “嗯,还有一张,等写完了我就睡觉。”

    析秋点了点头,指了指字帖道:“那你写吧。”她自己在一边坐了下来,含笑看着她。

    敏哥儿目光一亮,母亲这是要陪他练字,他笑了起来满脸愉悦的坐回椅子上,提了笔认真的去写,每写一个字都要回头去看看析秋,每每所见析秋都是弯着眼睛笑眯眯的注视着他拿了扇子在给他打着,敏哥儿很高兴的转头去写……

    转眼两张字帖写完,敏哥儿高兴的道:“母亲,我写完了。”析秋点了点头:“洗洗手,去睡觉吧。”

    敏哥儿点头,依言去洗了手又和析秋一起去了卧室,乖乖的躺在上,如同炙哥儿一样她帮他盖了毯子,等他睡着了才转道回了正房。

    院子里只有守门的婆子低低的说话,还有两旁的花坛里有清脆的蛙鸣,析秋由柳和碧槐扶着慢慢走着,柳就着不算明亮的灯光看了眼析秋,有些不安的问道:“夫人,八小姐……真的会被送去庙里吗?”

    依大老爷的脾气,佟析玉明儿定是要送去庙里的,是不是落发为尼却不好说,但惩罚是定然少不了的:“明天你和岑妈妈去一趟寿宁伯府,去和娄夫人说一声,约个时间来府里和大见一面。”

    “奴婢知道了。”柳应是点了点头,三个人已经转到正房的门口,岑妈妈正站在门口等着他,析秋问道:“四爷呢?”

    “去外院了,韩大人刚刚来了,四爷让奴婢和您说一声。”岑妈妈回道,接了柳的手扶着析秋进门,又回头看来眼柳,低声笑道:“夫人,两人八字找人合了,是天作之合……奴婢就和金大瑞家的挑了三个子,都用红纸标着您挑一个?”

    总算有件开心的事,析秋回头含笑看了眼柳,柳已经通红了脸喃喃说不出话来,她笑着点头道:“拿来我瞧瞧。”人在玫瑰上坐了下来。

    岑妈妈就拿了红纸出来,析秋看到上面几个期,一个是来年十月初八,一个是来年五月初八,还有个是今年八月初十……析秋拧了眉头道:“明年太晚了些。”看了柳:“不如就今年八月吧,这个子好,天气不冷不的……”一顿问柳道:“你觉得呢。”

    柳垂着头,听析秋问她一愣:“啊?”又反应过来析秋说的是什么,立刻跺了脚:“奴婢哪懂这些……夫人做主吧。”说完羞的说不出来话,跑了出去。

    析秋笑了起来,看向岑妈妈道:“你去问问金大瑞家的,定这个子她那边准备来不来得及,若是来得及就定这个子吧。”岑妈妈笑着接了红纸,点头道:“奴婢明天就去办!”

    析秋笑着点了点头,又道:“柳的嫁妆你和碧槐去办吧,也别绣了去四姐的绣庄里买了现成的也便(bian)宜些。”岑妈妈应是出了门去,碧槐帮析秋添茶,析秋看着她吩咐道:“当初司榴出嫁,我们那时候也没有钱,我给她是四十两的添箱,现在不同往我们手头也宽余些,这样往后你们几个出嫁,我每天添一百两吧,你觉得可成。”

    “夫人。”碧槐惊怔的看着她,这可一笔不小的数目,往年历来还没有听说过哪家夫人给丫头出嫁添一百两的:“奴……奴婢不知道。”析秋失笑,就点了她的额头道:“就这么定了吧,回头你从我首饰里找找看,有没有银头面,若是没有就去锦绣阁打一副回来,嫁妆的事就交给你了,你办了熟练了,往后你自己的,你也有经验了。”

    碧槐也闹了个大红脸:“夫人就拿奴婢取笑。”正说着碧梧走了进门,端了食盒:“夫人,您晚上几乎没有吃东西,这会儿再吃些垫垫吧。”

    析秋摆了手,道:“不觉得饿,你们也去歇着吧。”碧梧和碧槐对视了一眼,碧槐偷偷打了手势,两人安静的退了出来。

    “夫人怎么了?”碧梧看了看食盒:“好可惜,我特意让厨房做的夫人最喜欢的红枣栗子糕……”碧槐捏了她的脸:“你就知道吃。”两人下了台阶,碧槐又道:“夫人想一个人呆一会儿,我们别打扰她了。”

    碧梧应是,提着食盒下了台阶,又侧目问碧槐:“三少爷这两天有没有信回来,我没听夫人说起过,你听说了吗?”

    碧槐有些心不在焉,摇摇头回道:“没有!”说完,见紫阳正拿着鸡毛掸子从外面进来,碧槐问道:“就说回来没瞧见你,你从哪里回来?”

    紫阳笑着道:“我见敏爷院子里还有几处没有收拾干净,我闲着无事就去打扫一遍。”说着搁了手里的抹布问碧槐道:“夫人回来了吗?”

    碧槐点了点头,紫阳就擦擦手又朝后院而去,碧槐拉着她问道:“这么晚,你去哪儿,我记得今儿不是你当值吧?”

    “我去看看敏爷睡了没有。”紫阳笑着回头道:“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先回去吧。”碧槐就点了点头,和碧梧拐去了后面的抱厦歇着。

    萧四郎自外院回来,守在门外的碧槐瞧见立刻行了礼打了帘子,萧四郎脚步顿了顿:“夫人回来了吗?”知道析秋每天都要哄了炙哥儿睡觉才回来。

    “回来了,在里面呢。”

    萧四郎没作多想,便跨了进去,就瞧见析秋一个人站在窗台前看着外面发呆,见萧四郎进来她迎过来:“韩大人走了?”

    “嗯。”萧四郎在边坐了下来,看向析秋:“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析秋接了门口碧槐倒的茶递给萧四郎,回道:“想一个人静一静。”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还在想八姨的事?”萧四郎放了茶盅问道,析秋点了点头:“娄老太君和娘一直交好,八妹妹又是我的妹妹……我怕娘那边会多想。”

    其实娄佟两家联姻对佟家也是助益,对萧家和娄家来说,其实倒不见得更亲近一分,两家本来如同一家,就怕太夫人会觉得他们佟氏太功利,几个女儿都嫁去了高门,不光太夫人就是外面的人,可能也会如此认为,作为佟氏的女儿,她心里自是有些放不下。

    大老爷如此生气,一方面自是因为佟析玉行为太过出格,一方面可能也有此原因,亲事只要定下来,外面定会有人议论大老爷靠着卖女儿,才得了今的官位,佟氏才会有今的繁盛。

    萧四郎明白她的意思,安慰道:“娄伯爷这几年深居简出,在朝中所做之事也不过是一些简易之事……”说完看向析秋:“至于娄老二,也不过在朝中领了闲差,打理伯府的庶务。”

    萧四郎的意思是,寿宁伯这两年已经退居幕后只为保全,娄二爷在府中也只是打理庶务并无要职,娄家这一辈并无拔尖之辈,若是明白之人也自当会明白,佟氏若真有心攀入高门,也不可能选了寿宁伯府。

    析秋总算有些释然,可心里还是觉得闷闷的,不由搂住萧四郎的腰靠在他的口,长长叹了口气:“希望如四爷所言吧!”萧四郎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着道:“自是会如我所言。”

    析秋抿唇笑了起来,才想到问韩承来的事:“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说是心里闷来找我吃酒,我回了,他便去寻钱文忠了……”语气淡淡的说着。

    第二中午的时候,柳和岑妈妈从寿宁伯回来,岑妈妈复述道:“娄夫人像是完全不知道,只说明正巧有空,到时候来府里。”析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两府的事还是让大去处理吧。

    下午金大瑞家的进了府:“奴婢想着在医馆后面租间房子,这两天正托了人四处在寻,房里的家具等租了宅子再请人进门量尺寸……”有些不自然的看向析秋:“因为并没有多少东西要准备,到八月来得及。”

    析秋微微挑了挑眉头,看向金大瑞家的,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难事?”金大瑞家的听着忙摇着头道:“没有,没有。”说着一顿又道:“就是……怕委屈了柳姑娘,她毕竟是夫人边出去的。”知道析秋对边陪嫁过来的几个丫头都好的很,所以担心析秋觉得她亏待了柳她没有面子。

    “既然时间来得及,那就定这个子,如若觉得缺什么,就进府来回我,能添的我帮你们添上便是,其它的你就不要多想了!”是在告诉她,她的要求也并没有多高。

    金大瑞家的暗暗松了口气:“夫人为我们已经做了许多,不敢再让夫人跟着心。”一顿又磕了头:“那奴婢就去和柳说说,看看她还有什么要求,以后总归是他们住,她们满意还是最重要的。”依旧是小心翼翼的。

    析秋也不管她,点头道:“去吧。”金大瑞家的便退了出去。

    天诚拿着信隔着帘子回道:“夫人,舅三爷来信了。”析秋闻言笑了起来,起出了门天诚又回道:“信是从兵部驿站一路过来的,只有一封信。”以前佟全之写信常常托人捎回来,所以也会有些事托了人传回来。

    析秋点了点头,接了信又回房里拆开,里头寥寥数句的内容,析秋却是笑着和碧槐道:“他说年底要回来。”

    一去两年多,也不知道佟全之变成什么样儿了。

    “夫人,三舅爷来信了?”碧梧蹦跳着进来,笑嘻嘻的问道。

    析秋眉梢一挑,笑着回道:“是啊。”碧槐则转头过来看着她,眼底露出审问的意思,碧梧看看析秋又看看碧槐,笑着道:“不……不是,就是随便问问。”说完又咚咚跑了出去。

    析秋看着碧梧的背影,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隔一早,江氏就上门来,析秋问道:“父亲将八妹妹送去普济寺了?”江氏点了点头:“昨天就送去了,说让她在庙里好好反省反省……八妹妹倒还好,梅姨娘却是闹腾了一整天,又是撞墙又是上吊的……这会儿正绝食呢。”

    析秋叹了口气:“父亲还好吧?”江氏顿了顿回道:“昨儿去衙门了,回来的迟,今儿一早上走的我也没瞧见,只去梅姨娘那边一趟,说他若是再闹,就将她送去庄子养着……”

    有王姨娘这个例子,梅姨娘想必也不敢多闹腾了!

    江氏揉了揉额头,又指着眼下淤青道:“我也是两没睡好,让人牙子送了丫头婆子进来,府里一些年纪大的就统统放出去罢了,省的留在府里惹是生非。”

    析秋拍了拍她的手,正要说话外头岑妈妈回道:“夫人,娄夫人来了。”

    “知道了。”析秋和江氏对视一眼,两人皆是站了起来迎了出去,娄夫人已经由丫头婆子簇拥着上了门前的台阶,瞧见江氏也在这里,娄夫人微微一愣,笑着道:“佟大也在这里啊。”

    江氏回了礼:“夫人!”三个人进了次间里,娄夫人笑着问道:“昨儿见府里的妈妈去,我着实吓了一跳,听了她们解释才算松了口气。”娄二去世后,娄夫人又憔悴了许多,人看上去也没什么精神。

    “是我大嫂。”析秋握了娄夫人的手,回头看向江氏:“她有事要与夫人商量。”

    娄夫人又是愣了一愣,她和江氏并无接触,不明白江氏找她有什么事,心里有些不安的,问道:“……什么事?”

    “让大嫂和您说吧。”析秋笑着站了起来:“中午您就留在这里吃饭吧,我去让厨房准备。”说着要出门的样子,娄夫人意识到事不简单,看看江氏又看看析秋,有些忐忑的点了点头心不在焉的道:“那就劳烦四夫人了。”

    析秋微笑着和江氏点了点头,便带着几个丫头出了门去,又随手将门关上,留了江氏和娄夫人。

    “炙哥儿在哪里?”析秋吩咐了岑妈妈去嘱咐厨房准备些清淡的饮食,四处不见炙哥儿的踪影,碧槐回道:“去外院了,和敏爷一起走的。”

    析秋一愣,敏哥儿去上课,他去做什么?

    “谁跟着的?”析秋问道,碧槐答道:“周氏和问玉还有庆山庆元都在。”

    析秋放了心,想了想还是亲自去了厨房,待了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又回了次间里,进门时房间里闷闷的,只闻娄夫人低低的压抑的哭声,见析秋进来江氏朝她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析秋走过去,娄夫人抬眼来看她,就哭诉道:“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余下的话再说不下去。

    析秋叹了口气,这件事她们也没有脸去说娄二爷,佟析玉为女子哪里又比娄二爷光彩多少,柔声劝娄夫人道:“您也宽宽心,事已经发生了,再多说也无益,您子也不好,大嫂本来不想和您说这事,可这事也不是小事,二爷又执着的很,我们也不能独断的将这件事处理,所以只能请了您来私下商量商量。”

    “唉!”娄夫人摇着头,满脸的叹息:“不满您说,我这么多年不知道被娘骂了多少,说我将几个孩子宠坏了,年轻时我心里不服气,只想着自己的孩子我若不宠着谁还会来宠,事事都依着他们几个,现在年纪大了,这些年我也自食恶果了,再回想还是娘说的对,我那几个孽子确实被我宠坏了……”

    江氏也跟着伤了,抹了眼泪劝着道:“都说儿大不由娘,您也别将事儿都怪在自己上……”本想说贵府几个公子一表人才,可想道娄大爷和娄二爷,她的话就说不下去,寿宁伯中儿子许多,嫡出三个公子最小的那个不过才十来岁的年纪,如今看来却只有庶次子最是拔尖的。

    想到这里,她就更加劝不下去了。

    娄夫人摆着手,脸上没有怒色只有伤心:“大和四夫人都不要劝了,我生的儿子我太清楚了。”说着一顿又道:“老二也没有什么恶习,一直规规矩矩打理府中的事,老二媳妇在世时两人感也不错,我心中一直还觉安慰,可是却没有想到,他竟做出这等伤人心的事来。”

    又想到刚刚过世的儿媳,越加哭的凄厉。

    析秋和江氏陪坐着,一时间到不知用什么话安慰。

    娄夫人哭了一阵,擦了眼泪,对析秋道:“劳烦四夫人吩咐丫头给我打盆水来,我也洗洗免得这样出去被人笑话。”

    析秋应是,吩咐了柳打水来,又服侍了娄夫人净面梳头,几个人重新坐了下来,娄夫人道:“我回去和娘商量一下,三内定会给大一个答复,您看可行。”

    江氏自是不会提出意见来,点头道:“好!”

    事说的差不多,娄夫人也留不住,便起和析秋告辞,析秋留她:“在这里吃午饭吧。”

    “哪里吃得下,我还是回去吧。”说着朝析秋和江氏点了点头,便径自出了门去。

    等娄夫人离开,析秋和江氏在房里说了会儿话,江氏也告辞回去了,析秋出门去看还不见炙哥儿的影,便带着几个丫头去了外院,站在院子外面,析秋透过窗户就瞧见炙哥儿正趴在桌子上,手里拿着毛笔,也不知在画什么,认真的很。

    敏哥儿坐在隔壁,季先生正拿着书在讲课,时不时看看敏哥儿,又看看炙哥儿,面含微笑……

    “炙爷也在上课了?”柳惊讶的叹道,析秋抿唇笑了起来,对炙哥儿能安静待在这里听季先生讲课很是安慰……

    “走吧。”这大的天头又毒,只要没有四处乱跑就行。

    析秋回到房里换了家常的衣裳,才坐下炙哥儿和敏哥儿就回来了,析秋让人带着两人去洗脸洗手,又问炙哥儿:“上午去做什么了?”

    “我去听先生讲课了,还画画了。”炙哥儿露出得意的样子。

    敏哥儿在一边笑着,析秋问道:“哦?先生讲了什么,你画了什么?”

    “是这个!”炙哥儿从后拿出一张纸来递给析秋,析秋展开一看顿时愣住,就见上头有的是毛笔画出来,有的索用手指沾了墨画出来,有的像弯刀有的像弓箭,还有圆圆的像是盾牌……

    “你画的这个?”析秋笑着问道,炙哥儿点着头道:“嗯,我在爹的书房见过……”又将画拿过来:“我要拿给爹看。”

    析秋失笑:“炙哥儿画的真好。”又问道:“那你去听课,先生讲了什么课?”

    炙哥儿就摇头晃脑的道:“先生说:三人行,必有老师!”说的不完整。

    析秋就朝敏哥儿看去,敏哥儿就微微点了点头,析秋就抱着炙哥儿亲了一口,道:“炙哥儿真棒。”炙哥儿乐呵呵的笑着,目露狡黠。

    等下午她又和敏哥儿确认,敏哥儿道:“弟弟很认真也很安静,连先生都夸奖他呢。”目光闪动。

    析秋知道,敏哥儿定是在给炙哥儿打掩护说好话。

    又偷偷将最老实的二铨找来问,二铨回道:“炙爷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又去先生的书架上找书看,然后找到一本画着兵器的书,不过却是看了许久!”

    析秋一愣,没有再说话,炙哥儿和敏哥儿真的是不同的两个孩子,敏哥儿自小安静喜欢读书,而炙哥儿呢,很活泼手也很灵敏,对书本却不喜,整里但凡和兵器武功的东西沾上,便会不释手……

    难道真的如佟全之说的,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她微微挑眉!

    当晚,娄夫人回到府里,将娄二爷和佟析玉的事和娄老太君以及娄伯爷原原本本的说过,娄伯爷顿时一蹦而起火冒三丈的道:“这个孽子,竟做出这么不知耻的事来!”说着又指着娄夫人:“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说着走到门口:“来人,将那个孽畜给我拿了来!”

    只说孽畜,婆子哪知道娄伯爷说的是哪位爷,愣在哪里不知所措,娄伯爷气的上去就是一脚:“还不快去。”婆子吓的三魂掉了七魄,捂着口就爬起来出了院子……

    娄夫人在一边不停的哭,却什么都不敢说。

    娄老太君沉着脸,目光一瞪看向自己的儿子,喝道:“难道不是你的儿子,现在说这些有何用,坐下说话。”

    母亲发了话,娄伯爷再气也只能坐下来,还不忘瞪了娄夫人一眼:“哭,一出事就只知道哭!”

    “住口!”娄老太君喝完,娄伯爷总算没再说话,娄老太君就朝娄夫人看去,问道:“秋丫头如何说的?”先问的是析秋的意思。

    娄夫人抹了眼泪,哽咽的回道:“四夫人只说让我和佟大商议,她倒是没有说什么。”娄老太君听着就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佟家的八小姐被佟大老爷送去普济寺了?”

    娄夫人点了点头:“我回来的时候让人去佟府打听了,昨儿就送去了。”

    娄老太君听着就端着茶吃了一口,沉默了片刻看向娄伯爷道:“你都多大的年纪了,还这样火爆子,事都发生了,不想着解决问题却在窝里横起来,我问你,如今朝中都在传皇长子将要启蒙,吴阁老推荐了佟大人可有其事?”

    娄伯爷闻言一怔,立刻明白了母亲的意思,点头道:“确有其事!”娄老太君就眯起眼睛点了点头,又看向娄夫人道:“你明就亲自去一趟佟府,和佟家大商量,若是他们不嫌弃,我们愿意求娶八小姐,他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凭能力满足。”一顿又对娄伯爷道:“你在朝中和佟大人接触接触,此人刚正谨慎步步走的稳当,又极重门风脸面,这门亲事我们若结了也没有不妥之处,到是对老二将来也有助益……”

    娄伯爷愣了一愣,和娄夫人对视一眼,双双点头应是。

    这时,外头有人来报:“大爷和二爷来了。”

    婆子不知道娄伯爷到底找的是谁,索将大爷和二爷都请来了。

    娄伯爷听到,火爆脾气又蹿了起来,立刻一蹦而起抓了手边的折扇就候在了门口,见门帘子一动一脚就踹了过去,拿着扇子劈头盖脸的就抽了下去。

    娄大爷捂住头:“爹,爹!”满屋子的乱窜。

    娄伯爷知道打错了人,也不收手接着打了两次,才掉头朝门口惊怔的白了脸的娄二爷看去,眼中怒火一窜就冲过去,揪着娄二爷的衣领一顿抽,娄夫人哭着过来,房里的婆子也瞧见架势不好过来拉,房里乱作了一团。

    受了无妄之灾的娄家大爷捂着头偷偷去看父亲,顿时一阵郁闷,合着他是替二弟挨了板子,心里不服气立刻嚷着道:“父亲,把我刚刚那几下一并还给二弟。”

    娄老太君一个眼风过来,娄大爷顿时脖子一缩,站在一边不敢再说话。

    娄伯爷没头没脑的打了一通气喘吁吁的扶着墙站着,指着娄二爷就道:“给我跪下!”娄夫人抱着打懵了的娄二爷,娄二爷膝盖一软就跪了下来。

    “你说,你到底有没有脑子,竟然做出这种事来,你告诉我,这件事你要怎么处理!你给我说。”

    娄夫人眼前直泛黑,看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娄二爷就求道:“伯爷,老二年纪还小,你就饶了他吧。”又朝娄老太君看去,却见老太君只端了茶盅慢慢喝茶,全然当做没有看见。

    娄夫人知道求救无望只得护着娄二爷在怀里,看着娄伯爷。

    娄伯爷气的指着他们,就怒道:“你就这么宠着他吧,他还小?他过年多大了,有二十一了吧,难道我们能跟着他们一辈子,等我们死了他们不要把这个家败没了?”

    娄夫人被说没了话,便在一边哭着。

    娄伯爷瞪着眼睛看着娄二爷:“我问你话呢,你给我说,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娄二爷一抖,有些慌的抬起头来,看看自己父亲又朝娄老太君看去,嗫喏了几次有些胆怯的道:“儿……儿子不知道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娄伯爷看着他的样子更加的气:“你有胆子没胆子认,你这个兔崽子!”说着又要上去打。

    娄老太君茶盅往桌上一放:“够了,都给我歇着!”

    房间顿时没了声音。

    析秋指挥着丫头婆子:“把书搬到书房里放好,衣服都归置好了,冬天的夏天的,按四季放了,里衣外衣也分出来摆,免得回头要穿却寻不着。”又转头去看抱着一摞字帖的冬灵:“这些东西去问问敏哥儿,要放在哪里。”

    冬灵应是,转头去问敏哥儿,敏哥儿就带着他进了书房。

    这边鑫哥儿和晟哥儿来了:“四婶婶!”又朝敏哥儿的院子看去:“这个院子真好看!”

    “你们自己来的吗?”析秋看着两个孩子笑着说着,又朝他们后看去,鑫哥儿点头道:“我们两个坐了车来的,不过祖母那边已经说过了。”

    析秋点了点头,指了书房方向:“敏哥儿和炙哥儿在里面呢,你们进去吧。”

    鑫哥儿和晟哥儿点了点头,又从后各自的常随手里拿了东西抱在手里,晟哥儿笑嘻嘻道:“我们给敏哥儿准备的贺礼……”又摸着后脑勺:“就……就是有些拿不出手。”

    析秋看着他的样子便笑了起来:“礼轻意重,你们兄弟之间讲究这些做什么。”两个孩子皆了笑了起来。

    析秋便和两人一起进了书房里面,敏哥儿在和冬灵整理书桌,炙哥儿满房间的找宝藏似的东看看西摸摸,见晟哥儿和鑫哥儿来了,立刻笑着跑过来:“大哥,二哥!”

    三个笑抱了一团。

    敏哥儿放了手里的书,冲两人抱了抱拳,晟哥儿就拿了手里的礼:“这是一对湖州墨,给你做贺礼,不准嫌弃!”

    “谢谢大哥。”敏哥儿笑着接了交给冬灵:“是大哥的心意,弟弟怎么会嫌弃。”

    晟哥儿嘿嘿笑着,鑫哥儿也拿了自己的礼出来:“这是我画的字画,让人裱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没你画的好。”

    敏哥儿笑着打开,析秋就瞧见里面画的是一副田园风光,旁边还题了诗句,笔锋有些生涩但已初见画工,析秋暗暗点头。

    敏哥儿让人将画挂在书桌后面,鑫哥儿看着满脸的笑容,又将太夫人送的笔墨纸砚和大夫人送的书让人搬进来进来……

    “晚上就在这里吃饭吧,就在敏哥儿房里吃。”析秋笑着道。

    三个孩子点着头,炙哥儿着急的道:“三哥,我没有礼物给你怎么办……”显得很愧疚的样子:“我去找!”说完,就飞跑了出去,周氏和问玉跟在后头追了出去。

    几个人皆是笑了起来。

    晚上,析秋让厨房做了饭菜端去敏哥儿房里,让三个孩子自己去吃,炙哥儿翻了一个下午终于有些舍不得的,将自己最喜欢的那只鹦鹉送给敏哥儿:“它不能吃粉粉的东西,要不然会噎死的……它也不喜欢吃虫子,它只喜欢吃苞米还喜欢吃馒头……”交代一大通,又舍不得的看了眼鹦鹉:“你要听哥哥的话,我会每天来看你的。”

    敏哥儿知道炙哥儿很喜欢这只鹦鹉,就不想收,析秋对敏哥儿摇了摇头,示意他手下,炙哥儿能将自己喜欢的东西送给别人,说明在他心目中也明白轻重,懂得舍弃的道理……她觉得很欣慰。

    敏哥儿收下,点头道:“好,如果哥哥照顾不好,炙哥儿再帮我照顾它行吗。”

    “好!”炙哥儿点着头,笑嘻嘻的道:“你放心,你去学堂我会每天过来看望它的。”

    敏哥儿点着头,鑫哥儿和晟哥儿在一边呵呵笑着,晟哥儿看着鹦鹉有些惭愧,嘴唇动了动想说话,鑫哥儿却暗暗拉了拉他的袖子:“改天我陪你去买了再说不迟!”

    晟哥儿一怔,忙将出口的话收住。

    晚上萧四郎回来,析秋又陪着他去敏哥儿房里转了一圈,笑着点了点头。

    第二,江氏就上了门,析秋问道:“听说娄夫人去了府里,怎么说?”

    江氏长长的松了口气,回道:“去了三次,昨天和娄伯爷一起登门了,前几次父亲还未松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陪着说说话,昨儿娄伯爷亲自登门,父亲晚上便松了口气,我看意思像是同意了。”

    析秋没有说话,大老爷会同意她早就预料到了,毕竟是寿宁伯府,娄二爷不比娄大爷劣迹斑斑,两家联姻也并非坏事,何况娄老太君和太夫人又交好,两府来往甚密,大老爷扛了那么多,气终究会消下去的。

    “大嫂来找我,可是要让我和娄夫人透个口风?”析秋笑着问道。

    江氏也露出多来的笑容,点头开起玩笑来:“最知我的果然还是六姑”说着掩面笑着又携了析秋的手:“也没了别人,只能劳烦你了。”

    析秋点了点头,问道:“那八妹妹呢,父亲可说接回来?”

    “让她在里头待着吧,自己也反省反省。”江氏拧了眉头,说完又惊觉自己作为嫂子当着小姑子的面说另一个小姑子有些不对,又道:“父亲没提,我也不敢说。”

    析秋到觉得江氏说的很对,让她在普济寺反省思过也是好事。

    第二析秋正打算让岑妈妈去一趟寿宁伯府,娄夫人却已经过来了:“……总是麻烦您!”

    “我们两家,您客气什么。”析秋将娄夫人让进房里,娄夫人笑着道:“我来,其实有事想求您帮忙,也就只有您能帮上了。”说着顿了顿就将这几天连着上门的事和析秋说了一遍:“就是想来让您探一探佟大人的口风……这件事是我们家老二不对,可是他做错了事就得担了这个责任,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了八小姐。”

    析秋目光一顿,笑了起来,回道:“父亲那边我看也不用问,按我的意思和你们结亲是亲上加亲的事儿,也当成全了一段缘分,都是极好的事。”

    娄夫人听着眼睛就是一亮,四夫人从来不会胡乱说话,她既然能松了口替佟大人应了,想必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心里顿时敞亮了起来,点头道:“确实如您所说,果然是亲上加亲。”

    落在她头上的霾终于散去了。

    等娄夫人走了,析秋就让柳回去和江氏说一声:“……就说娄夫人回去商量请了谁做媒人,等过了重阳就上门去提亲。”二才过世,总要等一等的。

    柳应是去了佟府,回来笑着道:“大舅说知道了,她这边心里也有了数,晚上和大老爷以及大爷说一声。”

    析秋点了点头,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至于佟析玉就让她在普济寺待着吧……她转头和柳正要说话,外头有碧槐掀了帘子进来,看着析秋就道:“夫人,周夫人边的妈妈来了。”

    周夫人?析秋站了起来,点头道:“请她进来。”

    转头进来一位穿着姜黄比甲的婆子,约莫三十几岁容长脸一进来就给析秋跪了下来:“夫人,奴婢是周府夫人边的妈妈,我们夫人病了有半个月了,说时不多,想见一见夫人,还请夫人念在往分上,抽空能去看望我们夫人。”说着给析秋磕头。

    析秋一惊,让柳扶着妈妈起来,沉声问道:“怎么会病了?请大夫了没有。”

    “奴婢也不知道,不过前几年夫人就常不舒服,这半个月越发严重……”说着泣不成声:“侯爷夫人帮着请了太医瞧了,也瞧不出什么病,药却吃了不少,也不见起色!”

    析秋想了想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回你们夫人的话,我明天就去看望她。”

    妈妈慢点头应是,急着回去,析秋让柳送她出去,这边喊来碧槐道:“你去一趟医馆,将张医女请来。”

    字数不够,记着!

    众口难调,我闭着眼睛写。嘿嘿~!你们…

    话说,月票。哭!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