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商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214  商量

    “父亲。”析秋在大老爷面前站定,大老爷微微点头,指了对面的椅子:“怎么突然回来了,可是有事?”

    析秋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语气顿了顿,回道:“嗯,确实有些事。”大老爷眉梢微挑,坐正了体,析秋便道:“前皇后娘娘召女儿入宫,昨天上午我便带着炙哥儿一起入宫了。”

    大老爷已经知道这事,便点了点头,知道析秋想说的事定然不是这个,便凝神等着她下面的话。

    “是这样的。”她将昨天和在凤梧宫中和皇后的对话和大老爷说了一遍:“……就提到了八妹妹的婚事。”

    大老爷听着面色便沉了沉,被皇后指婚固然是幸事,也是佟氏的荣耀,可现在宫中乐贵妃有了孕,这局势就变的有些微妙,无论是宣宁侯府还是他们佟氏都不想参与到这件事中,自古参与党派夺嫡都很难有圆满的下场。

    这与他一贯求稳相违背,若不然当年他也不会一意外放在永州待了那么多年了。

    “我知道了。”大老爷微微点头,看向析秋目光中隐含着信任:“这件事你回头也去和你大嫂说一说,八丫头的婚事让她抓紧些。”

    析秋应是,她和大老爷之间也没什么可商量的,把话说了她便站了起来:“那女儿去找大嫂。”

    大老爷点了点头,在析秋出门前又突然喊住她:“六丫头!”析秋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大老爷:“父亲有何吩咐?”

    “钱孝廉的事……”大老爷看着析秋说着,话顿了顿又道:“你可听你大嫂提过?”

    这是在问她的意见?析秋微微一愣,转过来看着大老爷,就见他很认真的看着自己,一副等着她说话的样子,析秋心思转动,想了想回道:“我只听大嫂提过,后来四爷让人去打听了一下,据说钱孝廉为人爽直,人缘也不错,课业上也颇有建树……”大老爷没有说话,析秋便又道:“家境虽是一般,可他如今已有功名在,待来高中,若有您和大哥照拂,得一外放之职,和八妹妹安稳过子到也不错。”她说的很客观。

    析秋见大老爷微微点头,顿了顿又道:“女儿也是只是片面之言,他为人也是道听途说,八妹妹的婚事还是要父亲定夺。”说着一顿看向大老爷,笑着道:“毕竟是终大事。”前面说了许多,后面这句才是她想说的,不论她对佟析玉什么态度,其实都希望她们过的好,婚姻是女人一生的事业,若婚姻不幸,女人还有什么希望呢。

    “我知道了。”大老爷颔首:“你去吧,这件事我再考虑考虑。”说着一顿又道:“你在外面也帮她相看相看,若有合适的也与你大嫂商量商量。”

    析秋应是,便退了出去直接去了江氏房里,江氏知道析秋过来,早早在门口等着她,远远就笑道:“特意将几个孩子送去外院玩,想好好和六姑说说话。”

    析秋今天也是将炙哥儿留在家里让周氏看顾,她笑着点头和江氏进了门,两人在暖阁里坐了下来,江氏便着急的问道:“见你一早上就来找大老爷,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析秋也不瞒江氏,毕竟她可是家中的女主人,遂将皇后说的话和江氏说了一遍,江氏听着就面色凝重的道:“六姑的意思是,皇后娘娘想要给八妹妹指婚?”

    “也不一定。”皇后也有可能只是问问:“但她既是提到了,想必就仔细打听过才是。”

    江氏面色微沉,内宅看似与世无争,可却是事事都与外头的事相关,佟氏的荣宠盛衰直接影响内宅的安稳,再说的大一些,甚至朝堂上风云暗涌也对内宅有影响,所以析秋说完江氏便明白了析秋为何一大早就来府中等大老爷……

    “这眼下去找人家,也来不及啊。”江氏急着站了起来,回头不安的看着析秋:“……难道真的将八妹妹定给钱孝廉?”

    析秋也顿了一顿:“大嫂也不用紧张,皇后娘娘便是有这心思,也不可能立刻就能下旨赐婚……”说着顿了顿又道:“那位钱孝廉大嫂不如再仔细相看相看。”

    江氏点了点头,又在炕上坐了下来,端了茶喝了一口,又抬头问析秋:“那韩家呢,六姑可有消息?”

    “我让岑妈妈跑了一趟,也见到了韩家姨太太。”析秋大致说了一遍,又道:“韩大人说是回去考虑考虑……等有答复我再与大嫂说。”

    江氏点了点头,又道:“昨天晚上我和你大哥说起此事,你大哥与韩承多有接触,觉得此人不错。”

    析秋点了点头,拉着江氏道:“我还是去和四姐姐说一说,探探她的意思,我们在这里筹谋打听的,到时她若是不愿我们再多做什么也是无益的。”

    “也好!”江氏回道:“那我让邱妈妈送你去西跨院,这会儿四妹应该还在房里。”

    析秋点了头,江氏就唤了邱妈妈进来,析秋和邱妈妈一起去了西跨院。

    佟析砚果然在房里看书,桌面上零零散散摆了许多宣纸,见析秋进来她露齿一笑放了书迎过来:“知道你来了,想着你定是有话要和父亲,大嫂商量,就想着等会儿去找你的,没想到你自己来了。”

    “我来瞧瞧你在做什么。”析秋含笑走到桌边,就看见七八张的宣纸上,有的是蝇头小楷抄写的词,有的是五言诗句,有的则是乱七八糟的涂鸦,析秋歪着头去看,就看见句:倚遍栏干,只是无绪!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别看。”佟析砚忙过来将桌上的宣纸悉数抓在手里:“别看,都是胡乱写的。”

    析秋看着她轻笑,心中却是若有所思。

    佟析砚迅速的将桌面上收拾干净,推着析秋在椅子上坐下来:“一直站着你也不累。”说着她自己在析秋边坐下:“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

    “怎么就觉得我有事呢,或许我只是回来看看你们呢。”析秋端了茶喝了一口,笑着回道。

    佟析砚假意瞪了她一眼,啐道:“你府里那么多事,寻常的事你都不出门,便是太夫人那边你也只是初一十五去请安,今天却破天荒将炙哥儿留在家里,你自己回来了,若是说没有事,我可不信。”说着一顿,挑了眉头看着析秋,露出好奇的样子:“是不是八妹妹的婚事?”

    “就你聪明。”析秋失笑,看着这样的调皮的佟析砚,觉得很高兴,有多久她们没有如以前那样打闹了?她也不记得了,只是觉得很遥远!

    佟析砚朝她挪了挪位置,挤在析秋边,问道:“快和我说说,我听钱妈妈说,这两天总有个钱孝廉有事没事来找大哥,父亲是不是想将八妹妹许给他?”

    “那你觉得这位钱孝廉如何?”析秋笑着问道。

    佟析砚凝眉想了想,思虑了半晌回道:“依我看配他八妹妹也不算委屈,如若明年他高中进士,那这门亲事到真的可以考虑考虑。但是,梅姨娘那边指定是不会同意的,定要大闹一场。”

    析秋挑了挑眉,拉着佟析砚轻笑道:“你怎么这么确定我们商量的是八妹妹的事,指不定是你的事呢。”

    “我的?”佟析砚笑了起来:“我能有什么事!”说完,见析秋在笑,又露出狐疑的样子看着瞪着析秋,有些不确认的问道:“真的是我的事?”

    析秋就点了点头。

    佟析砚脸色微微一变,脑中想了许多的有关她的事,最后脱口问道:“难道是蒋士林?”

    “胡说什么,难道你的事便就和他分不开了。”析秋拍了她的手,又收了笑容,看着佟析砚道:“四姐,你心里还有他?”

    刚刚的笑容收了,佟析砚的脸垂了下来,仿佛在思考,良久她摇了摇头:“没有了,只是习惯吧!”析秋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吗,有没有想过彻底斩断过去,再寻合适的男子,成亲好好过子呢?”

    佟析砚一愣,就哈哈笑了起来,啐道:“我这样的谁家敢要,便是敢要我的,我也不敢嫁!”说完意兴阑珊的摆摆手:“算了,我便这样过吧,何必再去折腾自己。”

    析秋没有说话,佟析砚一顿转头来看她:“是不是大嫂和你说什么?”

    果然,她还是想到江氏上去了,析秋愠怒的看着她:“别胡思乱想的,大嫂什么人你心里还不知道吗。”

    “也是。”佟析砚点了点头,又看向析秋,知道她不是那种无风起浪随便说某一件事的人,便追问道:“你有事瞒着我,到底什么事?快说。”

    析秋叹了口气,就将韩承求亲的事和佟析砚说了一遍,又将韩家的况和佟析砚介绍一遍:“既然人家开了口,我们总要问问你的意思才行,况且,按条件来说,韩大人条件确实不错,对你又……”

    “不要说了。”佟析砚忽然站了起来,脸色沉沉的看着析秋:“他怎么会知道我的?”

    析秋将两年的事和她又说了一遍,佟析砚终于想起来:“原来那人就是韩承!”她说完来回在房里走动,显得有些不定的样子:“……难道他不知道我的事?”

    “知道。”析秋回道:“韩夫人去世两年,他期间不知拒绝了多少亲事,说就是在等你孝满。”

    佟析砚一怔,面颊微微红了起来,她脑中依稀记得韩承的相貌,个子很高很健壮,和蒋士林是不同的类型,他是英俊拔蒋士林是儒雅倜傥……佟析砚有些愣怔,回头看着析秋道:“那父亲和大嫂怎么说?”

    “主要还是要看你的意思。”析秋回道。

    佟析砚就喃喃的坐了下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这一生过得如此狼狈,竟然还有人愿意娶她,以发妻之礼迎娶,又为她等待了两年……感动和惊喜是有的,可说到成亲她却是犹豫退缩了,她叹道:“还是帮我回了吧,我这个样子若是再嫁人,还不定惹出多大的笑话呢。”

    “四姐,你也别急着答复,谈婚论嫁……这都什么都没有谈呢,你也考虑考虑,等过些子再答复我也不迟!”韩承那边也没有给出回应来。

    佟析砚顿了一顿,言又止的看着析秋,析秋已经站了起来:“我先回去了,炙哥儿在家里我不放心。”说着又和佟析砚道:“你自己考虑看看,不要勉强自己。无论是父亲,大哥大嫂还是我,都是希望你能过的幸福,你不要有心里负担,凭着自己的心走就可以了。”

    佟析砚看着析秋微微点了点头:“我送你出去。”两人出了门,析秋回头去看佟析砚:“怎么没看到八妹妹?”

    “早上由钱妈妈和来妈妈陪着去普济寺了,说要为梅姨娘请愿。”佟析砚心不在焉的回了。

    析秋也没放在心里,便去辞了江氏就直接回了督都府。

    炙哥儿早早在门口候着析秋,一见到她人就立刻跑了过来:“娘,您出去怎么不带着我?”说着牵着析秋的手晃着:“是不是去外祖父家了?”

    吧啦吧啦不停说着,析秋失笑牵着他的手:“娘是去有事,这不是很快的回来的吗。”说着母子两人朝里面走:“你上午在家里干什么了?”

    “我们在做风筝。”说着拉着析秋加快了步子:“娘,你去看看,我们做的很漂亮。”

    析秋轻笑:“你慢点,慢点!”说着两个人已经进了院子里,炙哥儿就拉着析秋一路进了后院自己的房间:“您来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析秋果然瞧见地上摆着许多零碎的宣纸和竹篾,还有笔墨也被扔在一边,风筝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析秋好奇的问道:“做的是什么?”

    “您看不出来?”炙哥儿眉头一拧,露出一种我做的这么像你竟然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的惊讶表,又问道:“您没看出来是什么?”

    析秋一愣,不由又仔细去打量,看了半天只是看出似圆似方的样子,炙哥儿瞪着眼睛等着母亲夸奖,析秋犹豫着就偷偷朝庆山看去,正要说话忽然后面敏哥儿的声音传来:“一定是鹦鹉对不对?”

    “哥哥!”炙哥儿听着一乐,就立刻点头道:“是,是鹦鹉。”说完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显得很高兴。

    析秋暗暗惭愧,露出愧疚的样子:“是娘不对,没有认出来是什么!”炙哥儿一副大度的样子:“没关系。”说着又蹲在地上去捯饬。

    敏哥儿朝析秋行礼:“娘。”析秋点了点头,又道:“正好有件事要和你说。”敏哥儿听着,析秋就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他道:“你也大了,一直住在后院也不行,可现在让你就搬去我也不放心,所以我和你父亲商量,不如让你搬到后面的荣恩院去住,你觉得如何?”

    敏哥儿目光一顿,析秋面上笑着又怕他多心,遂解释道:“荣恩院离这边也近,院子相通的,你住在那边来来回回也方便不说,你自己也有独立的院子,想做什么愿意怎么做,都可以自己决定!”

    “母亲!”敏哥儿唇瓣动了动,鑫哥儿早就从太夫人的碧纱橱里搬出来了,不过也没有去外院单独开院子,而是在太夫人院子的后面又重新盖了个四合院,鑫哥儿很喜欢,还在院子里搭了花架子和秋千……

    其实,他也有些羡慕,毕竟那是一个独立的院子,是他一个人的空间,他知道他要是去和母亲提出来,母亲一定会同意,可是他怕母亲多想会以为他想离开而搬出去,所以他一直犹豫着……没想到母亲今天竟然来和他说这件事。

    敏哥儿有些激动,看着析秋问道:“孩儿,搬去荣恩院?”

    “嗯。”析秋点了点头,又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小?”析秋想了想荣恩院确实不大,可好在离她这里近,她解释道:“府里几处的院子有的偏僻了些,有两个正院子倒是很大,母亲却是想留着等你大了给你用的,将来娶了媳妇也住的开一些,现在就暂时住在那边好不好?”

    “不是,不是!”敏哥儿红了脸:“我愿意住在那边。”

    析秋看着他绯红的面颊,轻笑了起来,点头道:“若你没有意见,明天我就让容妈妈带着人去收拾收拾,你房里伺候的人,你自己在府里挑吧,看中了谁就留了谁。”敏哥儿的娘早就出府了,这会儿他边跟着的大丫头也就冬灵了。

    “两个大丫头,两个二等的,四个小丫头……婆子的话,就让岑妈妈给你挑吧,老实可靠些就成,你看呢。”敏哥儿大了,他又比别的孩子敏感,析秋在很多事上,都是用商量征询的口吻和他说话。

    敏哥儿点头应是:“全凭母亲做主。”

    析秋微微颔首颔首,这边炙哥儿听着,就好奇的问道:“哥哥要搬去哪里?我也要搬去!”

    “哥哥就在隔壁。”析秋将炙哥儿牵起来,擦了他鼻子上沾上的浆糊:“你想去玩玩可以,但不可以搬过去!”炙哥儿歪着头,不悦道:“那为什么哥哥可以?”

    “因为哥哥长大了啊,等你像哥哥这么大的时候,你也可以搬出去,等再大些你们还可以住外院去,都随你们……”析秋轻声说道。

    炙哥儿拧着眉头,露出苦恼的样子来,又打量着敏哥儿:“那我什么才能长的像哥哥这样大呢……”敏哥儿听着过来拉着他的手,走到风筝旁边蹲下来:“你现在要做什么,我帮你做!”

    炙哥儿注意力立刻被转移到风筝上来,立刻用手指着这里又指指那边,析秋看着两个人埋头研究风筝做法,天真可……她笑了半晌,又转头去看庆山和庆元:“外院里都空着,你们两个也搬进来吧,离炙哥儿近,也省的跑来跑去,你们娘也不放心。”

    庆山格比较活泼,庆元就老实一点,闻言庆山笑着回道:“我们回去和娘商量商量,明天再答复夫人可不可以?”

    “行啊。”析秋笑着道:“也和你娘说,让她有空过来我这边。”

    庆山听着就露出苦恼的样子:“娘这两天体有点不舒服,天天在家里躺着……”析秋听着一怔,问道:“怎么了?可请大夫了?”

    “不知道,我问了她也不说,父亲也是,也不告诉我们!”

    析秋露出疑惑的样子,稍后喊来柳:“你得空去司榴那边一趟,庆山说她体不舒服,却不知道哪里不舒服,你去看看我也放心些。”

    “奴婢知道了。”柳应是,下午就去了司榴那边,回来的时候满面含笑:“夫人,她哪里是不舒服,是有了子了。”

    析秋听着笑了起来:“有了子了?”难怪不肯和两个孩子说:“那庆山和庆元留在这边也好,她也省点心。”说完又看着柳:“回头你去库房里挑些东西给她送过去,再拿两匹布料带上,她若是缺什么只管来这边和我回了。”

    柳笑盈盈的应是,又道:“奴婢回来的时候顺道去了雁那边,她女儿这会儿会走路了,满房里里乱跑,她天天跟在后头忙不过来,想进府来给你问安都没空。”

    雁去年生了个女儿。

    析秋轻笑:“有了孩子都是这样的,她也没有公婆伺候,家里也没请个人帮忙,天益又忙着医馆和药铺里的事,哪里能忙的过来!”柳闻言轻笑,面容姣好,析秋看着一愣,司榴和雁都有孩子了,柳却还在她边,析秋微微凝了眉头,对柳道:“你去忙吧,出去的时候,将岑妈妈找来。”

    柳应是,转处了门,析秋脑中就将府里记得的小厮和管事一个个想了一遍,却没有想到合适的,心里想着她便想到侯府了,改天去趟侯府,求胡总管推荐两个人来,一直将柳留在边也不成。

    “夫人!”岑妈妈进了门,析秋见了她便笑着道:“我有事和你商量,你坐下说话。”

    岑妈妈应是,在杌子上坐了下来,析秋便问道:“外院里的管事和小厮我也不熟,也就大概心里头有个模样……你常常走动,可有哪个小厮瞧着不错的?”

    “咱们府里的还真是不多。”岑妈妈笑着道:“虽有些能干的,也有几处管事家里有儿子条件也算不错的,可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奴婢是一个没瞧上。”她知道析秋的想法:“夫人是不是要给柳配人?”

    “这么说你心里有人了?”析秋笑着反问道。

    岑妈妈抿唇笑了起来,点了点头,眼眸明亮的道:“说起来,还是夫人的陪房。”析秋一愣,岑妈妈就压着声音回道:“是一铨!”

    原来是他,她怎么把他给忘了!

    “您不知道,一铨在侯府里如今已经是管事了,我看胡总管的意思,对他颇为看重,以后定是有前途的,再说,她和柳的年纪也相当,依奴婢看相当不错!”

    岑妈妈不说析秋还真不觉得,现在经过她这么一说,一铨的能力确实不错,柳一直不想出府,说以后留在她边做管事妈妈,可府里的规矩夫妻两人不能同时留在府里做事,若是柳配了一铨到没有这样的顾忌,一铨留在侯府柳依旧还可以在她边待着。

    再说,金大瑞夫妻两人都不错,若是能成到真是很好的事。

    “这样,你回头去问问柳的意思,若是你说不出口,去找雁回来问问柳也可。”析秋说着一顿又道:“至于一铨那边,改明儿再去问问金大瑞家的……”

    岑妈妈满脸的笑容个,点头道:“行,奴婢得了机会就探探的柳的意思。”

    析秋微微点头,岑妈妈站起来掀了帘子正要出去,就在院子里瞧见阮静柳的影,她笑着道:“夫人,张医女来了。”

    析秋站起来也站在门口去瞧,果然见阮静柳带着绾儿进了门。

    “药铺那边的生意听天益说很好,现在成本已经收回来了,是不是?”析秋笑着问阮静柳。

    阮静柳点了点头,道:“还是你的主意好,我们多开一家分铺,不但没有像以前那样忙,生意却比以前好多了!”

    析秋轻笑,看着阮静柳露出疑惑的样子来:“我怎么听说,前几你去同轩堂闹事了?”阮静柳眉梢微挑露出果然如此的表:“就知道你会问这件事。”

    “那你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和同轩堂结了仇了?”

    阮静柳将手中的茶盅放下来,沉了脸不悦的回道:“我如何和他们结仇,是他们做生意太失德了,哪有人将要死之人送去别处的,这不是有意要砸我的招牌!”阮静柳虽是冷漠,但心地却很善良,在析秋眼中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她觉得只要摸清她的格便很好相处,她也不易与人结仇,因为根本不会和别人有利益往来,所以她从以前就厌恶同轩堂的事,她就很好奇。

    “他们怎么会这么做?”析秋拧了眉头:“你去,有没有给你什么合理的解释?”

    阮静柳鼻尖冷哼一声,怒气更甚:“怎么会有说法,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他?是谁?

    析秋暗暗疑惑,歪着头去看阮静柳,阮静柳见她这样柳眉倒竖:“这样看着我作甚?”

    “我记得你说过同轩堂的二公子,难道这个他,就是秦二公子?”

    阮静柳白了析秋一眼:“什么二公子!那根本就是个一无是处的败家子!”说完一副不愿多谈的意思,析秋抿着唇忍不住笑着,觉得这样的阮静柳很是可

    “别笑了。”阮静柳也忍不住失笑:“我有事想和你说。”

    析秋收了笑容,认真的看着她,阮静柳便道:“想托你件事。”说着一顿又道:“绾儿今年已经十七了,你在府里帮她相看相看可有合适的人,也不需要多好的条件,绾儿有我给的嫁妆,两个人靠着嫁妆过子再做些小生意生活不成问题。”

    怎么最近她边都是婚事,佟析砚的婚事,佟析玉的婚事,她今儿想到柳的婚事,这边绾儿的事也找到她。

    析秋笑了起来,将自己想的和阮静柳说了,阮静柳不由惊讶道:“韩大人求亲四小姐?”析秋点了点头:“也没定,看看四姐姐的意思吧。”

    阮静柳挑着眉头道:“我觉得他们两人不大合适,四小姐博览群书颇有才气,而韩大人……”她说着顿了顿:“只怕字也认不全的,哪里有共同话题!”

    “哈哈!”析秋笑了起来:“韩大人怎么到你的嘴里就说的这样不堪,那你看看四爷是不是也是认字不全的?”

    阮静柳翻了个白眼,回道:“难道你要说他满腹经纶?”析秋再也忍不住笑道在炕头上,阮静柳也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

    她说的虽有些夸张,韩大人以前是羽林卫统领,不敢说才气至少书肯定读过的,但是佟析砚却是饱读诗书,这两个人在一起一个文一个武……还真是不好说。

    “算了。”析秋摆着手笑道:“八字还没一撇,不与你说此事了。”说着一顿又道:“绾儿的事我会留心的,回头有合适的叫了你来相看!”

    阮静柳点了点头,这边碧槐在门口探了探头:“夫人,四爷回来了。”

    析秋点了点头,阮静柳就站了起来:“我回去了,有空再来看你。”析秋点头送她出门,阮静柳就带着绾儿一起出了院子,析秋则去了卧室。

    萧四郎正低着头接衣服上的盘扣,见析秋进来看了她一眼问道:“张医女来了?”

    “嗯。”析秋走过去帮着他解,萧四郎索放了手,问道:“可是有事?”

    析秋点了点头,将阮静柳来的目的和萧四郎说了一遍,萧四郎点头道:“在外院随便找个便是。”很随便的样子,析秋笑道:“如真像四爷说的这样简单,那以后也不用媒人了,随便拉个人配了便是。”

    萧四郎捏了捏她鼻子,转在桌边坐了下来,提着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又抬头去看正在挂衣服的析秋,仿佛想到什么道:“我和韩承一路回来的。”析秋闻言一愣,回头看着他:“嗯?”

    萧四郎啜了一口茶,漫不经心的道:“他让我转告你,已经与家中姨太太提过,若是四小姐真的介意,就为她单独买间宅子让她搬出去。”

    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勉强呢。

    不过好在是同意的,析秋在他面前坐了下来,将佟析砚的意思说了一遍:“……还是先等等四姐的意思吧,免得我们这边说的好了,四姐那边却不同意……”

    萧四郎从善如流点头:“嗯。”析秋又道:“我将我们的意思和父亲说了,我看,父亲应是想要将八妹妹许给钱孝廉。”

    “早点定了也好,我瞧着这位钱孝廉还不错。”萧四郎并没有多少的关心,点了头又问析秋:“后十五了吧?你要去娘那边?”

    “是!”析秋问道:“四爷后天有空?”

    萧四郎顿了顿,摇头道:“没有,我明和陈老将军一起去西山!”析秋应是。

    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过饭,析秋当着敏哥儿的面吩咐岑妈妈去收拾院子,又对敏哥儿道:“你自己去库房看看,喜欢什么就让人搬去你房里。”

    敏哥儿点了点头,回头去库房里,却是随意挑拣了几样东西。

    第二天一早,析秋带着炙哥儿敏哥儿在房里认字,江氏匆匆来了……

    “大嫂,您怎么了?”析秋将江氏让进门,拧眉看着面色有些奇怪的江氏,问道:“大嫂,怎么了?”

    江氏端着茶叹了口气,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看着析秋道:“韩家的婚事,四妹昨天去找父亲了,说她愿意,也不要商量了,选个子便是。”

    “啊?”佟析砚昨天还说没有考虑好,怎么转眼功夫就同意了呢,“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四姐姐态度突然转变了?”

    江氏满脸的无奈,回道:“你猜,昨天下午谁去府里了?”析秋一愣,江氏就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来:“是韩大人!”

    “啊?”析秋惊讶的看着江氏,江氏回道:“我也很惊讶,可听说韩大人和父亲一起回来的,在书房里坐了许久……应是提到了婚事。”

    韩承为人还真是爽快,析秋心思转过又问道:“那四姐怎么突然同意了呢。”难道也看上韩承了?

    “四妹同意,是因为梅姨娘……”江氏说着苦涩的道:“昨晚上闹了一夜,说韩家的亲事定是说给八小姐的,却被四小姐抢去了,同样是佟家的小姐,为什么待遇差别如此的大……不过就是嫡出和庶出的分别而已……”

    析秋无语,这样的况她预料到了,可真的听江氏说,还是忍不住的惊讶,一向懦弱的梅姨娘,在遇到女儿的婚事时也彪悍了一次。

    “四小姐听着气不过,当场就拍了桌子,说她原本是要回掉的,但梅姨娘这么一说,她还就非嫁不可了!”江氏摇着头,又忍不住失笑:“……梅姨娘就气的昏了过去。”

    倒是像佟析砚的个

    哈哈哈哈。我这两天特别坑爹,但是某两个娃子去催更来着。咳咳……我装作米有看见!

    这是初稿,回头来改错别字,急着去办事!群啵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