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亲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212  亲事

    炙哥儿笑嘻嘻的跟着敏哥儿后头昂着头喊了声:“舅母好!”

    “好,好!”江氏看看敏哥儿又看看炙哥儿,笑容满面的点了点头,炙哥儿就侧着子在她后找:“表哥呢?”

    “在房里呢。”江氏微笑着看着炙哥儿回道:“和你十二姨在房里玩儿。”

    炙哥儿听着就回头看着析秋和萧四郎,征询似的仿佛在问:我能去找十二姨和表哥玩吗?

    “等一会儿好吗?”析秋笑着摸着他的头:“我们要去给祖父和大舅舅问安。”炙哥儿乖巧的点了点头。

    江氏看向萧四郎:“大老爷和大爷在书房里,六姑爷和六姑先过去吧,我去前头看看普宁师太那边可还缺什么。”

    析秋应是:“天诚去接鑫哥儿,一会儿该到了。”顿了一顿又道:“大嫂,稍后我有事和您说。”江氏点了点头:“我吩咐邱妈妈去二门迎迎去,六姑有话一会儿去我房里我们说。”

    析秋点了点头,和江氏分开两头,江氏去了大太太正房,析秋带着敏哥儿和炙哥儿和萧四郎一起去大老爷的书房。

    析秋几人进门,佟敏之便已迎了出来:“大督都,六姐!”萧四郎微微颔首,析秋问道:“父亲和大哥在里面?”

    佟敏之应是,侧请他们进去,敏哥儿上前抱拳行礼,喊道:“七舅舅。”佟敏之笑嘻嘻的点头:“敏哥儿,一会儿去我房里,我得了本好书给你留着呢。”

    “真的?”敏哥儿露出满脸的笑容:“谢谢舅舅!”

    “我的呢,我的呢。”炙哥儿跑过来抱住佟敏之的大腿,昂着脸问道:“七舅舅,我也要!”佟敏之看着哈哈笑了起来,将小小的人抱起来:“哎呦,舅舅可抱不动你了。”说着牵着敏哥儿的手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回道:“舅舅给你准备了更好玩的东西哦。”

    炙哥儿听着眼睛一亮,搂着佟敏之的脖子:“是什么,是会说话的鹦鹉吗?”晟哥儿答应给他弄一只会说话的鹦鹉来,过了好几天也没有兑现承诺,炙哥儿天天念着,又不高兴的道:“……七舅舅,我的麻雀死了。”

    佟敏之不知道他有只麻雀的事儿,不由朝敏哥儿看去,敏哥儿替炙哥儿解释:“前几和庆山和庆元抓了一只麻雀,关了几还是死了。”

    “原来是这样。”佟敏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凑在炙哥儿耳边道:“舅舅想办法给你抓一只好不好?一会儿我们去河里钓鱼。”

    炙哥儿听着乐了起来,忙点头不迭:“好,不过七舅舅说话要算话,不能和大哥一样哦。”

    析秋听不下去,道:“炙哥儿,不能和舅舅这样说话。”炙哥儿嘟了小嘴看向乐呵呵的佟敏之:“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舅舅不生气。”佟敏之说完几个人已经相继进了门,炙哥儿笑嘻嘻搂着佟敏之,扬起小脸高兴道:“七舅舅最好了。”

    萧四郎嘴角勾出一抹笑容来,随着几人进了门,析秋目光就落在有些不自在的敏哥儿上,她眉头微微凝起,上前牵住敏哥儿的手,敏哥儿一愣回头来看她,就见析秋正含笑看着自己,眼中有他熟悉的温,他抿唇一笑乖巧的跟在析秋边。

    “祖父!”炙哥儿一瞧见书桌后坐着的大老爷,就立刻从佟敏之上滑下来,小鸟一样飞奔过去,扑进大老爷的怀中:“祖父,你有没有想我?”

    大老爷哈哈大笑,将炙哥儿抱起来搁在自己腿上,点头道:“想,祖父天天想我们炙哥儿。”

    炙哥儿嘿嘿笑着,又摸了摸大老爷的胡子,很羡慕的道:“祖父,您的胡须可真好看。”大老爷笑的越发的开怀。

    “祖父好!”敏哥儿冲大老爷抱拳,大老爷看向他微微点头,敏哥儿又朝佟慎之行了礼,佟慎之微微颔首,析秋和萧四郎也各自和大老爷以及佟慎之互相见了礼。

    析秋和萧四郎各自坐了下来,佟敏之将炙哥儿抱过来,对大老爷道:“我将他们两个带去外院玩儿吧。”

    大老爷看了眼敏哥儿,又去看萧四郎,萧四郎微微点头,析秋笑着对炙哥儿道:“炙哥儿,要听七舅舅的话不能乱跑!”

    炙哥儿点头不迭,和敏哥儿一起随着佟敏之一起出了门。

    “父亲,您最近体还好吧?”析秋看着大老爷,上下打量了一遍,觉得他精神颇为不错,神采奕奕。

    大老爷含笑点头:“人老了,也没什么好不好的!”语气很轻松,仿佛将一切看开了一样,又问萧四郎:“太夫人子可好?”

    “还不错!”萧四郎含笑回道,大老爷微微点头,析秋接了话道:“鑫哥儿还有会儿才到,不耽误时间吧?”

    大老爷目光顿了顿,他这个外孙他至今见过的次数,一只手都能细数的过来,想到鑫哥儿不由就想到佟析华,又想到大太太,大老爷脸色也随之露出一丝黯然……

    “不耽误时间。”佟慎之看了眼大老爷淡淡的回了析秋的话。

    析秋微微点头,大老爷心里其实对大太太还是有感的吧,否则也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来。

    萧四郎并未多关注,端了茶喝了一口,道:“……各处海港年久未修,此事岳父可与圣上提一提。”在提示大老爷,可以主动提起维修海港的事。

    大老爷一怔,朝析秋看了一眼,这是朝中的事儿,萧四郎当着析秋的面说起来却是很自然,没有半分的避忌,他眉头微蹙又随之松开,佟慎之眉头轻挑看向萧四郎问道:“督都的意思是,海之事已是迫在眉睫?”

    “是!”萧四郎颔首:“如今局势稳定,福建各处也安泰数年,圣上在福建等处重设市舶司提举司一事也不会再等。”说着又看向大老爷:“此事,待雷公公回朝,应就会重提。”

    大老爷捋着胡须,微微点头道:“若真如此,那这奏折我今晚便拟出来,明与黄大人详商后,便呈与圣上。”

    大老爷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萧四郎就不用再多说,看向佟慎之:“吏部述职,闻贤可与蒋大人见过面?”

    蒋士林在吏部,佟慎之丁忧三年回来述职复任,蒋士林那边是必不可少需要走动的。

    “不曾。”佟慎之顿了顿:“待娘的除服礼过后,我直接去吏部报道,刘大人那边父亲私下已经有过会面。”

    也就是说他们避开了蒋士林,直接找了他的上司刘尚书。

    萧四郎没有再说什么,不由想到昨晚韩承的话:“两年前二公子周岁那,在外院贸贸然冲撞了四小姐,便一直铭刻在心,我本以为她是哪家的夫人心中虽是有杂念却不敢奢望,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四姨,此事无论如何都要拜托老四你和弟妹说一声,探一探四姨的口风,若此事能成,为兄感激不尽此生定会加倍呵护四姨,决不让她再受半分伤害。”

    若韩承和四姨的事果真能成,蒋士林那边以后同朝为官,尴尬是再难避免了。

    不过韩承不在乎,他更是不用放在心上,何况他在吏部与他们并无瓜葛,心里想着他又朝析秋看去,她心中一直挂念着四姨的事,若四姨能得一安稳臂膀此生无忧,她心里也一定是高兴的吧。

    析秋见萧四郎朝她看来,微微侧目回以微笑,随之站了起来对大老爷和佟慎之道:“父亲,我去大嫂那边看看可有要帮忙的,您和大哥和四爷聊着。”

    “去吧!”大老爷颔首,又道:“若是瞧见鑫哥儿,让他们直接带到这里来。”

    析秋应是正要出去,门外就已经听到大老爷的常随回道:“老爷,世子爷来了!”析秋回头去看大老爷,就见大老爷立刻坐直了体,目含期待的朝门口看去。

    “四婶婶。”鑫哥儿一月白小袄,头上束以珠冠,儒雅温润已经初现萧延亦的俊朗如风之感,含笑进来冲析秋抱拳施礼,析秋微笑回道:“快进去吧,祖父和舅舅正在等你呢。”

    “是!”随析秋进了门,就瞧见大老爷目含期盼的看着他,鑫哥儿微微一笑,朝大老爷深鞠一躬:“祖父!”又抱拳给佟慎之:“舅舅!”转头过来是萧四郎:“四叔!”

    佟慎之和萧四郎只是微微颔首,唯独大老爷有些激动的招了招手:“来,到这边来。”

    鑫哥儿慢慢走了过去,大老爷携了他的手上下看了一遍,满意的点点头:“体还好吗?”太医说他活不过五岁,如今已经七岁了,他现在看着气色也不错,看来病并没有太医描述的那样严重。

    “祖父,我体很好,并未有过不适。”鑫哥儿细声温润的说着,大老爷听着脸上就露出笑容来,颔首道:“那就好!”又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下说话!”

    鑫哥儿应是,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析秋微微笑着,退了出去。

    前院里,丫头婆子们来来往往的忙着,见了析秋便俱都停下来蹲行礼,析秋微微点头和众人打过招呼,直接拐了弯去了东跨院,秀芝早早在门口盼着,远远见析秋过来,立刻满脸笑容的迎过来:“六姑!”

    “秀芝。”析秋走过去:“姨娘在吗?”

    “在,在!”秀芝笑着点头:“正等着您呢。”说完扶着析秋的手朝里面走,又回头朝柳几人笑笑,算是打过招呼。

    进了门,夏姨娘已经候在门口,目含笑意:“六姑。”行了一礼,析秋侧让过看向夏姨娘:“……和您说过多少遍了,没有外人的时候就不用行礼了。”说着挽了夏姨娘的胳膊,夏姨娘满脸的笑容回道:“这怎么使得,礼数怎么也不能少。”说完又回头去看,疑惑的道:“哥儿呢。”

    “七弟带去玩了。”析秋和夏姨娘进了门,秀芝给她上了茶,到门口和柳说话:“我上个月做了好些荷包,你带回去你们分一分,平你们都忙着也不得空,我就多绣了一些。”

    “秀芝姐。”柳有些不好意思:“每次都让你给我们绣东西,我们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的。”碧槐和碧梧也跟在后面点着头。

    秀芝笑着道:“我们之间还这样客气做什么,来,去我屋里坐,前几送来了一些红茶,姨娘喝不惯就赏了我。”说着四个人就朝耳房走了过去。

    析秋和夏姨娘轻声细语的说了许久的话,又说起佟析玉:“梅姨娘托了官媒?”

    “是,就这两的事,说是她们又不常出去走动,便是大也不常出去,这样也不知等到哪,不如托了官媒相看相看。”说着一顿叹了口气。

    夏姨娘知道了,那么想必大老爷和江氏也是知道的……一些官宦人家孩子大了,官媒那边就会登记造册,方便查阅,婚后也要去官媒衙门处登记,如此婚姻才算是落实。

    梅姨娘这么做,也不算逾矩。

    析秋想了想正要说话,外面突然就听到炙哥儿的声音:“娘,娘!”冲了进来,敏哥儿和佟敏之也跟着跑了进来,佟敏之在后面大呼:“这小家伙,跑的可真快,连我都追不上。”

    敏哥儿目露宠溺的笑着,跟着炙哥儿进门,炙哥儿一进来先是扑倒析秋怀里,又看到正笑盈盈的看着他的夏姨娘,随后甜甜一笑,喊道:“祖母!”

    “不可,不可!”夏姨娘激动的站了起来,朝炙哥儿还了一礼,炙哥儿一脸疑惑的看着夏姨娘又看看析秋,显然没有明白夏姨娘为什么这么紧张,母亲明明说过,没有人时候可以偷偷喊她祖母的,为什么她喊了夏姨娘却不高兴呢。

    敏哥儿在后面也对夏姨娘抱拳行了礼,夏姨娘又要还礼,析秋拉住她:“姨娘,这里没有外人,您何必如此!”

    “六姑。”夏姨娘叹气的看着她,析秋拉着她坐下:“您是我生母,这事难道还能抹去不成!”

    夏姨娘看看析秋,又看看瞪着眼睛好奇看着她的炙哥儿,又看看笑盈盈一团和气的敏哥儿,又朝嘿嘿笑着的佟敏之看去,随即红了眼圈眼泪落了下来。

    “祖母不哭!”炙哥儿偎过去,从自己上拿了帕子踮着脚给夏姨娘擦眼泪:“不哭,不哭!”气的。

    “好好,不哭,不哭!”夏姨娘慌忙擦了眼泪又笑道:“……我是高兴的。”

    炙哥儿咧开小嘴笑了起来,析秋朝佟敏之看去,问道:“鑫哥儿来了,一会儿你带着他们一起玩吧。”

    “知道了。”佟敏之点头:“待会儿我们一起去书房找他。”

    夏姨娘抱着炙哥儿,满眼宠的摸着他的头,眼泪却依旧是忍不住的落下来……析秋嫁得好过的好,又得了这样乖巧的儿子,在婆家站住脚,庶子也很孝顺听话,佟敏之一长大将来有父亲,大哥和姐夫照顾哪怕考不上功名找个事做也不会是难事,佟析环承欢她膝下与她为伴,夏姨娘只觉得无比的满足,自己这一生没有白活……

    闹哄哄说了一会儿话,佟敏之带着炙哥儿和敏哥儿去找鑫哥儿,析秋则辞了夏姨娘去了江氏房里。

    江氏还没有回来,门口佟析环正陪着坤哥儿在院子里看书,坤哥儿拿着书认真的翻着,佟析环则安静的坐在一边,时不时拿一个果脯喂给坤哥儿吃,坤哥儿每每都要说一声:“谢谢十二姑姑才张开嘴吃一口。”

    析秋看了失笑,进了门,佟析环一看见析秋就甜甜的笑了起来,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跑过来:“六姐姐!”析秋笑着蹲下来,握着她细嫩的小手问道:“和坤哥儿在干什么?”

    “我在陪他看书。”说着又像是解释一样道:“我怕他闷!”

    析秋轻笑了,佟析环实在太乖巧了,她摸了摸佟析环粉嫩嫩的小脸,赞道:“环儿真乖!”佟析环羞涩的笑了起来。

    坤哥儿将手里的书用书签夹好平平整整的放在桌上,站起来拍了拍并无皱褶的小袄,抱着拳头一鞠到底,满脸严肃的道:“六姑母!”

    “坤哥儿,你在看书吗?”析秋笑着问道,坤哥儿点了点头,回道:“是!”

    “能看懂吗?”他可是还没有启蒙。

    坤哥儿摇摇头又点点头:“回姑母的话,有的能看懂,有的则不明白!”这边佟析环笑着替坤哥儿解释:“他基本都能看懂,刚刚还给我读三字经呢。”

    坤哥儿看了眼佟析环没有说话。

    析秋牵着两个人的手:“我们进去说话可好,这会儿太阳大了,别晒着了。”佟析环很捧场的点头:“好!”坤哥儿则板正的回头吩咐自己的常随:“把书收回放回书架上,桌子搬回去。”等常随应了实际去做了,坤哥儿才转头随析秋回了房里。

    “六姐姐,炙哥儿来了吗?”佟析环笑着问道,析秋答道:“来了,和你七哥一起去外院钓鱼了。”

    “钓鱼?”佟析环眼睛一亮,又看了眼析秋随即将自己开心的绪收敛了下去,析秋便纳闷笑着问道:“怎么了?”

    “我还是等会儿去找他吧。”佟析环笑眯眯的答道:“六姐姐难得回来,我要是走了就没有人陪您说话了。”又看了眼坤哥儿,显然对他的聊天能力不抱幻想。

    连端着茶进来的邱妈妈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对析秋道:“十二小姐很乖巧,每天怕哥儿闷还来陪他……”说着小声凑到析秋耳边:“其实她自己心里也很闷,就是不肯出去玩,除非大哥儿愿意出去,她才会出去走走。”

    析秋微笑着摸了摸佟析环的头,低声问她:“想不想去六姐姐家里玩几天,和姨娘一起!”又看向坤哥儿:“坤哥儿一起去好不好,可以和炙哥儿一起玩哦。”

    析秋不管是带炙哥儿,敏哥儿,还是鑫哥儿回来,她的目的就是想让这些表兄弟常走动,以后长大了感也深厚一些,不管将来做什么营生,都能够互相扶持,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别人想求都求不来的。

    “好啊。”佟析环很高兴能和姨娘一起去六姐姐家里,这样姨娘就不会常常想着六姐姐,她也能和炙哥儿一起玩了,说完,她又朝坤哥儿看去:“坤哥儿,我们一起去吧。”

    坤哥儿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多谢六姑母盛,侄儿就不去了,父亲说约了先生要来府里,我要多读点书免得到时候先生问我,我答不上来。”

    析秋看着坤哥儿,忽然觉得佟府未来四十年的荣盛是有保障了。

    “六姑。”江氏走了进来:“别和这孩子说话,你说上三句他一句都回不了你,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真是急死我了。”

    江氏子爽利,最受不了这样的人,却没有想到目前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却都是这个样子,你不主动说话便是一整家里都是静悄悄的,你就是没话找话对方也只是问一句答一句。

    “我瞧着好的很。”析秋笑着摸着坤哥儿的头:“要是像炙哥儿一样闹腾,你定是又要说太闹了。”

    “怎么会!”江氏摆着手:“炙哥儿多好,又活泼又可,最重要的是,你说什么他能有回应。”

    坤哥儿默默的看了眼自己的母亲,低着头从后摸了个九连环出来,三两下拆开来。

    析秋和江氏互看一眼,双双笑了起来。

    “你们在房里玩,我和你六姐说说话。”江氏和佟析环打招呼却不和自己儿子说,因为说了也没用,佟析环乖巧的点头:“大嫂您和六姐姐说话,我陪着坤哥儿,您放心吧。”

    懂事的让人心疼。

    江氏满脸的笑容,显然很喜欢佟析环,转头吩咐邱妈妈:“端些果子蜜饯来,别让十二小姐闷着了。”

    邱妈妈忙不迭的应是。

    析秋和江氏出了门转去隔壁的次间里,丫头上了茶,江氏坐下来看向析秋,问道:“六姑刚刚说有事和我商量,我一上午惦记着,也不知什么事,着急着就想来问问你。”

    析秋笑了起来,待房里的丫头们退出去,她才压了声音道:“说了您可别惊讶。”江氏点头,析秋就沉了沉声,说起韩大人:“韩大人您知道吧?”

    “知道。韩夫人不是去世了吗,这件事人人知道,况且,韩大人平匪有功圣上不还嘉奖了么。”江氏点点了,越加疑惑析秋怎么突然提起韩大人。

    “是这样的。”析秋将萧四郎和她说的话告诉江氏:“他有意求娶四姐为继室,托我做个中间人,探了一探您和大老爷还有四姐的意思,若是能成他定请了官媒,按发妻的礼十里红妆迎娶四姐!”

    “竟有这事?”江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以韩大人的条件,聘一个良家女子轻而易举,只怕多少人盼着嫁给他,他为何来求四妹?”若是求八妹妹她到还好些,不至于这么惊讶,毕竟佟析砚并非待嫁闺秀而是已有过和离的妇人。

    “难道……”江氏一惊,突然就想起来一种可能,面色变的难看起来:“他们见过?”男女大防之下,佟析砚份又是特殊,若是传出去她的名声可就毁了。

    析秋轻声道:“您别惊!”顿了一顿又道:“我起初也有您这样的想法,昨晚仔细想了想,就想起两年前炙哥儿周岁时,三弟吃醉酒那次,四姐不是在房里……”

    江氏听着一愣,随后想了起来,慢慢的松了口气:“记得,记得!”她连连点头又惊讶的问道:“难道就是那次?”

    “应该是。”析秋微微点头:“若不然他怎么会点名道姓的求娶四姐,定然是见过才会如此。”析秋说完,见江氏脸色好了一些,便又道:“大嫂,韩大人的家世况你我也都知道,家中有嫡出的两子,庶女一位,庶子一个,有一个通房两房妾室,父母早逝如今府中依旧是韩夫人的妹妹打理,家中况比起旁的人家也不算复杂……”析秋并为发表自己的意见:“这件事四姐那边我还没有说,便想先和您商量看看,问问您的意思。”

    江氏拧眉想了想,端着茶低头轻轻啜着,过了许久抬头看向析秋,回道:“依韩大人的条件,求娶四妹我们虽不算高攀,可四妹……这件事我要和你大哥商量商量,过几再答复你。”说着一顿又道:“到时候四妹那边还是你去问,我若是说出来难免让她多心。”

    她是嫂子,佟析砚住在家里,若是她去问佟析砚,佟析砚说不定就会去想江氏是不是容不下她,才想着将她嫁出去,析秋能理解,点着头道:“这件事也不着急,听四爷的意思,韩大人鳏夫两年未娶为的就是等四姐孝满之,他已经等了两年也不在乎多等几。”

    满心的惊诧按捺不住,江氏暗暗叹了口气,家中最想嫁的没人提亲,这边不想嫁的却有人求娶,事若是定了,只怕又要闹出一场风波来。

    “大,六姑,四小姐和八小姐来了。”外头丫头隔着帘子回了声,析秋和江氏互相看对方一样,双双换了面色收了话头,江氏笑着道:“请进来!”

    随后佟析砚和佟析玉就一前一后进了门,大家各自互相见了礼,在房里坐了下来,江氏问道:“是从正房来的吗。”

    “是,师太正在做法事,我们来看看六妹。”说着看向析秋问道:“听说鑫哥儿来了?这会儿是在书房还是和七弟在一起玩?”

    “和七弟在外院呢。”析秋说完,佟析砚点了点头,笑着问道:“大嫂和六妹刚刚在说什么,房里也不留人,神神秘秘的。”

    佟析玉也露出好奇的样子。

    江氏目光一动,笑着道:“哪里神神秘秘的,刚刚和六姑在说你大哥述职的事呢……”佟析砚闻言挑了挑眉,便没有再问下去。

    “六姐。”佟析玉看向析秋问道:“她们说宫中乐贵妃怀了孕?可是真的?”

    析秋一愣,不知道佟析玉怎么突然关心起乐贵妃,点了头道:“是,没几的事儿,说是喜脉!”

    “那可真是大好事。”佟析玉微笑着道:“她总算熬出头了。”

    此话一出,江氏和析秋以及佟析砚皆是露出狐疑的样子朝佟析玉看去,佟析玉见她们朝自己看来,随即尴尬的红了脸低头道:“是……是这样的,当初她进宫前,我们通过一次信,后来她进宫后就没再联系,也不知她过的好不好,昨儿听说她怀了孕的事,我便想来问一问,也替她高兴。”

    “原来是这样。”析秋心里暗暗皱眉,面上笑着道:“听说八妹妹这两在绣富贵山居图?可绣好了,何时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还没有绣好,见不得人。”佟析玉红了脸:“等我绣好了,再给六姐送去。”

    “送给我的?”析秋闻言一愣看向佟析玉,佟析玉就点了点头,回道:“想等您生辰时送去的,不过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也不知能不能来不及。”一顿又看向析秋:“在六姐面前说绣工有些班门弄斧了。”

    “怎么会!”析秋笑盈盈的样子,看不出绪来:“八妹妹的一片心意我自是高兴的很,只是太繁琐了,辛苦你了。”

    佟析玉就低着头又摇了摇头:“不会,反正我闲着也没事。”

    析秋和佟析砚互看一眼,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下午大家去大太太的正房里,将里面的白幡和孝布灯笼悉数收了,又将大太太生前用的东西也象征的收进库房里,改江氏还会细细清理……做完这些,析秋又见了普宁师太,当着江氏的面也只是聊了几句并未显得过于亲,随后便和萧四郎一起回了督都府,鑫哥儿则直接回了南牌楼。

    过了两,江氏就上了门,一进门坐下就和析秋道:“……父亲的意思是让您托人打听看看,韩家这位姨太太,是一直住在韩府还是会回去。”

    这也是析秋的顾忌之一,韩夫人亡逝,这位小姨子却一直住在姐夫的府上打理府里的庶务,也不知这其中还有什么缘由和内,还是要仔细打听清楚才行。

    “大嫂的意思是,父亲并不反对?”析秋问道。

    江氏就点了点头,回道:“父亲说韩大人为人正派,做事也不拖泥带水,是个良人值得托付,若是这位韩家姨太太没有什么内,这门亲事确实可以谈一谈。”佟析砚也没什么资本可挑剔的,如今人家肯娶又是这样的份没有让她低嫁,大老爷会是这样的态度,她也不奇怪。

    没有人在意韩大人府中的嫡子庶女还有那两房妾室……析秋暗暗叹了口气,又觉得她太过于吹毛求疵,与她不同不论是大老爷还是江氏,妾室对与他们来说实在不能纳在衡量范围之内,便是萧四郎也不觉得那是娶继室的障碍,若是她提出来,反而让他们觉得她太过于苛刻了,这世上有几个男子不纳妾不开通房的。

    “这样吧。”析秋想了想对江氏道:“前几几房陪房过来,带了些山东的大枣和阿胶,我明儿让岑妈妈送一些去韩府,看看能不能见一见这位韩家姨太太,若是打听不出什么来,便让四爷直接去问问韩大人!”

    江氏听着在理,便点了点头:“这件事劳烦六姑了。”析秋摆了摆手,还是道:“我心里想着,这件事毕竟是四姐的事,她也不是初嫁我们还是要问一问她的意见,您觉得呢。”

    江氏顿了一顿,看向析秋面露郑重回道:“也对,现在不同往,她若是动了怒还不定会出什么事来。”析秋就是想到这一点,若是佟析砚不愿意,她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指不定就绞了头发上普宁寺去了。

    江氏说完这件事,又道:“还有件事要和您说一下,昨天有官媒上门为八妹妹提亲了。”析秋闻言一愣,问道:“是哪个府上的?”

    “不知道你可听说过,七弟和三弟都认识,以前也来府中走动过,和表弟同一年考的秋闱……”析秋闻言却想不起来有这个人,江氏又道:“是浙江绍兴人,姓钱去年中的举人,如今在国子监读书,家境一般,但为人听大爷的描述还算不错。”

    析秋想了想,好像是听佟敏之说过有位钱秀才,就是不知道那位钱秀才和这位钱孝廉是不是同一个人。

    “此人多大年纪?”析秋觉得还算不错,是一支潜力股,江氏闻言回道:“今年十八岁,一直和家中兄长住在京城,因为母亲早亡婚事也耽搁下来……有房舍不过却是不大,若是嫁过去只怕要和家中兄长嫂嫂暂时住在一起挤一挤。”

    这样的条件,梅姨娘应该不会同意吧,析秋含笑问道:“这件事父亲是什么意思?”

    江氏顿了顿,回道:“父亲的意思是再等一等,也不着急一时,这位钱孝廉虽说不错,明年若是闱高中不论是点了庶吉士还是外放都是有前途的,八妹妹嫁过去也不会吃苦……可是大太太才过了孝期,再等等也无妨。”

    也就是说,大老爷并不是很中意这位钱孝廉。

    “既如此,那索再等一等吧。”析秋笑着道:“说不定会有更好的呢。”

    江氏听着便露出苦涩的笑容来!

    晚上,萧四郎回来,析秋将江氏的话和他说了一遍:“我本也是有这样的想法,这位姨太太也不知是什么况,还是先弄清楚的比较好。”

    “那我明天去问问韩承。”萧四郎并未提出异议,又转目看向析秋,问道:“怎么?你并不像很赞成这门亲事的样子。”

    析秋闻言眉梢微挑,笑着道:“没有!”她站起来提了茶壶给萧四郎续了茶,又道:“妾只是怕四姐姐有别的想法,还是先弄清楚韩家的事,我去探一探她的口风吧。”

    萧四郎不再有疑惑:“也好。”说着,拉着析秋的手在他腿上坐上来,如以往一样揽着她低声问道:“炙哥儿睡了?”

    “嗯。”析秋点了点头,脑中还在想着佟析砚和佟析玉的事,又拨开萧四郎不安分的手,问道:“……这位钱孝廉,四爷可见过?”

    “没有!”萧四郎回道:“不过听人说,有七八个文人举子常在鸿雁楼吃酒谈诗,我明让人打听一下,其中可有此人便是。”

    “啊?”析秋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闱刚过大家还沉浸在中榜的喜悦或是落寞中,这我钱孝廉既然还称为钱孝廉就必然是今年没有高中,若这么快从落寞中脱出来和同好流连在酒楼谈诗说文,那她真不知道是该赞赏还是该惊讶了。

    “炙哥儿今天和十二姨玩的很开心。”萧四郎含笑在析秋耳边说着,析秋耳畔一痒缩了缩,回头问道:“十二妹子好,和谁都能玩的好!”萧四郎却不是这个意思,喷着灼的气息轻声道:“炙哥儿这么喜欢十二姨,不如我们也给他生个妹妹吧。”

    原来绕了一圈说的是这件事,析秋脸一红嗔瞪了萧四郎一眼:“四爷便没个正经的。”心里却暗暗叹气,她这两年都没有动静,也不知是不是生炙哥儿时太难,伤了子缘故。

    想到这个,她便想到阮静柳,有些子没瞧见到人了。

    萧四郎的宽宽的手掌已经从衣襟里探进去,握住她前的丰盈,析秋体一怔红着脸推他:“丫头们还没去歇着呢!”萧四郎却是不管,抱着她便站了起来,一路走到门边双脚一踢就将门关上,复又勾着唇看她:“夫人现在可放心了。”

    析秋失笑,萧四郎已经将她放在上,整个人敷了上来,轻吻着她低低呢喃道:“你真是个宝贝儿。”话落,析秋只觉间一凉她衣裳已被他解开,炙哥儿断后她的子比起以前又丰满了一些,萧四郎常常看着还用手丈量一番:“刚刚好!”

    析秋红着脸迎着他进入……

    不一会儿,房间里便传出低低的嘤咛呢喃声。

    第二一早,析秋被炙哥儿从上拉起来:“娘,娘,七舅舅来了没有?”析秋睁开眼有些迷糊的看着他,问道:“七舅舅今天来吗?”

    “嗯。七舅舅说今天给我送鹦鹉来。”炙哥儿满心的欢喜和期待:“我们去二门那边等七舅舅好不好?”

    析秋失笑:“不用你去等,你让庆山去和二门的婆子说一声,若是七舅舅来了,就快点迎进来可好?”炙哥儿听着觉得有道理,立刻点了点头:“那我去找庆山。”说着蹬蹬出了门。

    柳和碧槐几人鱼贯进来,服侍析秋梳洗,穿戴好后出了门去了暖阁里,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淡淡花香,她就看见炕前的窗台上放着几只粉红的山茶,柳见她去看山茶,便笑着回道:“是敏爷,一大早去后院采的,奴婢就给他找了个瓶子,他亲自放在这里了。”

    析秋微微笑了起来,端了茶问柳道:“他去学馆了吗?”柳应是,析秋想了想吩咐道:“你一会儿去外院看看,苏全生在外院做的好不好,再把岑妈妈喊进来。”

    柳应是出了门,一会儿岑妈妈进了门,析秋吩咐道:“你去库里提一些大枣和阿胶带上,其它的东西你看着搭一些,送去韩府!”

    “奴婢知道了。”岑妈妈应是,知道析秋不会无缘无故送东西去韩府,等着析秋的下面的话,果然析秋又道:“试试能不能见到韩家的姨太太。”

    岑妈妈是聪明人,析秋的话点到她便明白了,随即回道:“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了,这就带着人去库里领东西。”

    析秋微微点头,岑妈妈刚一出门,碧槐就匆匆跑了进来:“夫人,皇后娘娘边的毛姑姑来了!”

    析秋眉梢微挑,毛姑姑来了?

    这两年她和沈家还是正常走动,但沈夫人明显不如以前那样,反而阮夫人和钱夫人常来她这边走动。

    不知道皇后娘娘这个时候让边的人来,会有什么事。

    心里想着,她已经亲自迎了出来,就瞧见毛姑姑已经走进院子里,析秋笑着过去:“毛姑姑!”毛姑姑笑着行了礼:“四夫人好。”

    析秋将毛姑姑让进暖阁里,她就开门见山的问道:“毛姑姑亲自过来,可是皇后娘娘有什么吩咐?”

    “也没什么事。”毛姑姑笑着端着茶回道:“说是有些子不见四夫人,家里的二公子她也没有瞧见过,就想请四夫人进宫聚一聚,让您把二公子也带上。”

    析秋一愣,带上炙哥儿?

    毛姑姑仿佛看出她的疑惑,便笑着道:“四夫人别多心,皇后娘娘就是觉得闷,请您去说说话,也顺便让二公子和皇长子认识认识,一般大的年纪,常彼此走动以后大了感也亲厚。”

    感亲厚也该和沈礼闻而非炙哥儿吧,尽管心里质疑,析秋面上还是笑着点了头:“劳姑姑回娘娘的话,妾一早就进宫去给她请安。”

    “好。我口谕传到了,就不多待了,还要顺道去一趟国舅府,四夫人留步。”

    “我送您出去!”析秋亲自将毛姑姑送出了门,等她人一走,析秋便露出疑惑之色来!

    难道是乐袖出了什么事?可乐袖的事也不该找她的……

    超级你们,说的话真是暖心丫~完结不着急也不拖文,反正写完就算完…基本剩下的节大家也能想得到。哈哈哈哈~!

    话说,一路有你们真的是超级开心和感动…。不说了,奔去!哦哦,对了,丢个月票来给人家遮羞嘛。哈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