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对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209  对面

    江氏让邱妈妈带着坤哥儿先进了里面,佟析砚被析秋牵着的手微微收紧。

    析秋能感受指尖上她使力攥出的痛感,她收回目光朝佟析砚看去,微微一笑轻声道:“都过去了,不过陌生人而已。”

    “六妹……”佟析砚指尖冰凉,体竟有些微微发颤,析秋松开她的手换做挽着她的胳膊,面上露出浅浅的微笑,笑容坚定晕着暖意看向佟析砚,又冲着她眨了眨眼睛,佟析砚明白她的意思,虽还是紧张却冷静了一些。

    析秋明白,尽管她伪装的很好,尽管以为自己忘记了不在乎,可真的等到见面的那一刻,心里曾经烙下的伤,还会隐隐作痛,她浅笑挽着佟析砚转目朝马大看去,马大已经和大夫人见过礼,又看向析秋行了礼,笑着道:“……听说太夫人寿辰,婆婆说早年得了太夫人许多的照拂,怎么也要来给她老人家拜个寿。”

    “您太客气了。”析秋笑着回了礼:“太夫人体还好吧?”

    马达点了点头,回道:“天气渐暖,体也好了许多。”说着看了看大夫人又将后的蒋夫人让出来:“忘记介绍,这是我家里的小姑子,也是吏部左侍郎的蒋夫人,正好昨天回了娘家也得空,所以便和我一起来了。”

    蒋夫人听着就走上前来,朝大夫人行了礼,又朝析秋看来眼底掠过惊讶,又蹲行了礼,笑着道:“常听人说侯府大人和四夫人,也不得机会拜见。”说着又是一礼:“有礼了。”

    析秋暗暗挑眉,和大夫人一起回了半礼,大夫人淡淡的道:“蒋夫人客气了。”析秋浅笑并未说话。

    蒋夫人的目光就落在佟析砚的上,迅速一转微微一笑半蹲了蹲,又看向江氏半蹲了蹲,这边佟析玉则蹲给她行了礼。

    大家互相见过礼,析秋笑着道:“也别站在外面了,几位夫人都在里面,请里面坐吧。”说着,侧请马大和蒋夫人进门。

    马大笑着谢过就和大夫人并肩朝里面走,蒋夫人则落后析秋半个子,笑着和析秋说话:“怎么没瞧见两位公子,听说小公子会走路了?”

    佟析砚悄悄放了手,落后一步,江氏目光一转就朝佟析玉看了一眼,佟析玉乖巧的走上去挽住佟析砚的手,笑着道:“四姐,今儿天气真好,待会儿我们带着坤哥儿和炙哥儿一起去后院划船好不好?让六姐姐给我们准备船。”

    “好啊。”佟析砚没有说话,走在前面的析秋却是笑着回头道:“一会儿我让岑妈妈找胡总管给你们备了船,不过要多带些人才行。”

    佟析玉笑着回道:“谢谢六姐。”又去拉着佟析砚:“四姐,好不好?”

    佟析砚笑了起来,点了佟析玉的额头:“就知道玩!”说着顿了顿又道:“若是三弟和七弟在就好了,也不用找别人跟着,他们两个就够了!”

    佟析玉掩面而笑:“那就差了人将她们请来吧。”又看着佟析砚:“我们也能跟在后头沾了光。”

    析秋看着佟析玉暗暗点头,面上轻笑着,江氏也是边走边道:“回头让邱妈妈去请,免得三弟又不知躲在哪里去吃酒了。”

    姐妹几个连着江氏都笑了起来,气氛很是融洽。

    蒋夫人和马大不由看向她们,江氏端庄沉稳,佟析砚纯真清秀,析秋淡雅美艳,佟析玉青亮丽……蒋夫人目光一顿,心中暗暗疑惑没有想到佟家几位姐妹感这样好,便是连新近门的嫂子也亲如姐妹……不是说佟家看着一团和气,实际几位庶女都是心机暗藏明刀暗枪的么,怎么今儿瞧着却和传闻有些不一样呢。

    她又朝佟析砚看去一眼,比她想象中要美一些,原以为被和离回去的女人即便没有大归,想到现在的名声和未来无止境的寂寞和孤冷,也该是面黄肌瘦没有生气才是,怎么今儿瞧见,却是谈笑风生意气风发?

    她疑惑更甚,对佟析砚生出好奇来,她是真的像李妈妈说的那样单纯良善,还是根本就是无心呢,否则她现在都是这样的份,怎么还好意思在姐妹家走动,怎么还能和待嫁闺秀一般见人呢。

    想到这里,她又想到那天晚上,蒋士林一路从府里出去,却失魂落魄的去了佟府门口,又跌跌撞撞的回来,连着几天都不进她的房,还是她哭了半天什么好话和保证都说过了,他才堪堪原谅了自己……佟析砚以前在府里他们也是这样的吗?相公但凡生气,不管她怎么示弱怎么劝哄都是油盐不进?

    他是不是也觉得,自己应该像佟析砚那样,无条件奉献自己的一切去养活他们一大家子吃白饭的人才算贤惠?她心中冷笑,让她养着,凭什么她的嫁妆要来养一些不相干的人,还有婆婆,她有时候真的想把她的脑子打开来看看,她平里都是怎么去想事,那样的脑子怎么能活到今天的。

    暗暗摇头,几人已经上了台阶,余光中就看见佟析砚莲步走在后头,她唇角轻勾微露嘲讽,婆婆那样的脑子都能将她从蒋家挤出去,看来她也不是表面上所表现的那样聪明伶俐,而他们姐妹几个只怕也是人前装着样子的,否则佟析砚出了那么大的事,以四夫人和大督都的能力,怎么也要对蒋家施压才行,竟然最后闹到和离的地步,所以说,刚刚这副姐妹亲厚的样子,也是做给外人看的吧。

    心中不屑,她转头去和析秋说话:“听说四夫人搬去了都督府里,那您还常常回来吗?”

    析秋面上淡淡笑着,回道:“初一十五要回来给娘请安的。”说着一顿看向里面出来的紫薇:“去和娘说一声,就说怀宁侯的马大和蒋夫人来了。”

    紫薇目光在马大和蒋夫人脸上看了看,微垂着目光点头进了门里去,析秋一行人便跨进了太夫人的稍间里,房里已经坐了十来位夫人,见析秋进来唐大的走了过来:“四夫人来的正巧,我们刚刚还在说你呢。”没有去迎自家的姑,却来挽着析秋的手。

    析秋朝大夫人看去一眼,大夫人没有什么表示,已经和马大进了门,析秋笑着回唐大的话:“定是有人说了我坏话了吧。”

    “谁敢说您的坏话。”唐大的携了析秋的手:“您问问,提到您谁不是在夸您。”

    析秋朝正位上的太夫人,娄老太君以及唐老夫人和黄老夫人行了礼,唐老夫人就指着唐大啐道:“你既是知道四夫人好,就该好好学学人家才是,嘴上说着羡慕做的事也没瞧见长进半分。”说着又和黄老夫人道:“尽是嘴皮子动动。”

    “娘!”唐大笑着道:“您好歹给儿媳留点面子嘛。”说着又拉着析秋:“你瞧瞧,自从有了你,我可是天天被人看着不顺眼呢。”

    析秋掩面笑了起来,又看了眼大夫人,就见大夫人站在太夫人后,依旧没有什么表

    这边马大和蒋夫人给太夫人磕了头,紫薇领着二人坐在最后的椅子上,钱夫人几人目光在蒋夫人面上转了一圈,又去看没有说话的佟析砚,目光动了动,她边的许夫人却是招着手道:“四小姐,八小姐到这边来坐,也别管四夫人和佟大了,她们自有去处的。”

    佟析玉和佟析砚闻言轻笑着,上去给太夫人磕头,又给诸位夫人行了礼,便依言走到许夫人边空着的位子上坐了下来,佟析玉则是坐在佟析砚的后。

    江氏坐在了上首,娄老太君正一边牵着坤哥儿,一边牵着炙哥儿,边又环绕着炙哥儿和鑫哥儿,不知道说什么,反正显得格外的高兴。

    一屋子的女人,便是随便说一句话也是嗡嗡闹腾着,马大和蒋夫人却是没有人说话,端着茶默默坐在了后面。

    聊着的话题,大多以宫中选秀为主,纷纷恭贺阮夫人,乐袖才进宫就被圣上封了四品的贵仪,虽还不曾临幸但已是莫大的荣宠,阮夫人轻笑一一回了礼。

    四品,按中山候的品级,封了四品并不算特别的荣宠,不过只要留在宫中,在圣上边想必以乐袖的姿色,总有得宠的一吧。

    心思转过,她看见娄夫人正坐在那边发呆,走过去她笑着道:“二还好吧,上一次来说要去我那边窜门的,可过了这些子也没来,我心里念着还想着托人去问问呢。”

    “还好,就是子一直不大爽利,这两换了太医开了药正吃着,也不敢随便出门,她也念叨着您,说等子好些一定过府拜会您。”娄夫人轻声说着,携了析秋的手:“多谢您念着她,这孩子一直孤僻也没什么朋友,四夫人虽说是长辈,可和她年岁相差不多,您若是有空见了她一定要帮我劝劝她才好。”

    “她心里其实都明白,就是将什么事都搁在心里罢了。”析秋拧了眉劝着道:“您也宽宽心,她年纪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娄夫人叹了口气:“托您吉言了。”

    这边唐大被钱夫人和阮夫人拉着坐在一边说话,钱夫人就笑着道:“怎么没将你们将二公子一并带出来走动,我都好些年没瞧见了……长的和大公子一样,俊美倜傥了吧。”

    有人夸自己的孩子,唐大怎么会不高兴,遂笑着道:“您想见,回头让他老子去你们那边串门去,您好好看看!”钱夫人掩面笑着,看向阮夫人道:“可不得好好看看,我还想要双媒人鞋呢。”

    唐妈妈目光微微一愣,看了阮夫人一眼,啐道:“不过才十岁,还有几年呢,你这想做媒的反而比我这当娘的还着急了。”

    钱夫人呵呵笑了起来,和阮夫人一左一右拉着唐大说话。

    佟析砚和许夫人坐了会儿,总觉得有道视线若有似无的落在她上,她只觉得浑若长了刺儿一样难受,坐了许久她放了茶盅,低头和佟析玉说了一句:“你在这里坐会儿,我出去走走去。”

    “四姐姐,要不要我陪您去?”佟析玉轻声细语的说着,目光也朝蒋夫人那边看去一眼。

    佟析砚摆着手,人已经长了起来:“不用。”众人的目光就几不可闻的朝她看过来,又朝蒋夫人看去。

    佟析砚有些尴尬的和许黄两位夫人打了招呼,黄夫人笑看着她:“来时,瞧见侯府园子里的花开了,四小姐去看看吧,若是瞧见好的也帮我摘一支回来。”微微笑着又道:“不过园子里这会儿有人进出,不然和四夫人说一声,多带几个丫头陪着吧。”

    “不用了。”佟析砚轻笑着:“常来走动,熟悉的很,我就在院子里转转也不出去。”一顿又道:“若是瞧见好看的花,一定给您摘朵回来,我也做回借花献佛的事儿。”

    黄夫人呵呵笑了起来,点头道:“去吧!”许夫人朝佟析砚点点头,笑着和黄夫人道:“年纪轻就是好,想想我们那时候也是这样,总是想出去玩儿。”两人说着话,就将佟析砚的尴尬的解除了。

    佟析砚感激的看了两人一眼,又和前头正朝她看来的萧延筝点了点头,便独自出了门。

    析秋见佟析砚一个人出了门,心头微微疑惑,佟析玉笑着走过来,在她耳边小声道:“四姐姐觉得闷,想去园子里走走。”析秋点头,看向佟析玉:“外头有人守着,让她走走也好。”便没有再说佟析砚。

    这边娄夫人看向佟析玉,笑着问道:“这位是……”析秋就携了佟析玉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边,介绍道:“这是家里的八妹妹,平时总待在家里绣花下厨的,也不怎么出来走动。”

    佟析玉就站起来朝娄夫人行了礼,娄夫人就看着可心的样子,点头叹道:“难怪外头人常说佟府的小姐一个个都如花儿一样标志!”

    佟析玉红了脸,半坐在析秋后。

    析秋笑着道:“你太夸奖了,我们姐妹实在上不得台面。”

    这时门口,周夫人由丫头扶着进了门,析秋和大夫人互看了一眼,她站了起来迎过去:“您来了。”

    “本想早点来,可到成了最后的了。”说着和析秋互相见了礼,她又道:“我先去给太夫人拜寿。”析秋笑着点头陪着她去太夫人那边。

    佟析砚带着代菊几人出了门,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下人忙碌着,太夫人院子侧面的广厅里已经布置四五张圆桌,花园里南面隐约能看到用红布围着的戏台,有穿着戏服的男子在里头走动,她避开众人独自拐了弯,去了萧延筝以前的院子,在院中的石桌边坐了下来,有丫头乖巧的给她上了茶,她笑着接过端着喝了一口,这才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

    蒋夫人!

    佟析砚忽然觉得很可笑,曾几何时那个称谓是属于她的,如今却已经落在别的女子上,看她的样子乖巧懂事,想必一定能讨得蒋老夫人的欢心,他也一定是喜欢的吧。

    嘲讽的摇了摇头,她现在想这些做什么呢,事都过去了,她独自在此处缅怀过去伤心垂泪,他甚至可能连她长的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

    “小姐!”代菊试探的问道:“您若是不舒服,不如我们和四姑说一声,先回府里去吧。”

    佟析砚心里一动也想回去,可是一想到她若是现在离开,在别人眼中是不是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没事。”佟析砚犹豫着还是摆了摆手:“太夫人寿辰,我若现在走难免有些失礼。”她叹了口气道:“就在这里坐会儿吧,稍后吃了饭我们就去后面划船。”也能避开一些。

    “是!”代菊心里也叹了口气,今天怎么这么巧,新蒋夫人也来了,这样的场合按品级自是不会给她下帖子,却没有想到她是随着马大的,来者都是客四夫人也不可能为了私心赶别人走,她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的道:“小姐,她是后来者,她都没有尴尬,您就更不用尴尬才是,再说,我们是和离又不是休离,难堪该是她才是!”

    佟析砚失笑,抬头看向代菊,就道:“我怎么瞧着这话不像你说出来,反倒像是六妹妹说出来的。”

    “小姐!”代菊红了脸:“这个时候您还拿奴婢打趣。”

    佟析砚掩面而笑。

    “佟四小姐。”正在这时,一声突兀的声音打断她们的对话,佟析砚心头一跳转头过去,就瞧见蒋夫人慢慢走了进来,脸上挂着笑容对她道:“真是好巧,竟是碰到了您。”一顿又道:“刚刚四小姐和丫头在说什么,这样的高兴。”

    很络的走了过来。

    代菊几人皆是面色变了变,有些如临大敌的朝佟析砚围过去。

    蒋夫人瞧着,眼底就掠过不屑之色。

    佟析砚站了起来,强撑笑颜回道:“不过随便聊聊!”并没有邀请她同坐的意思,蒋夫人却是不客气的过来,看着佟析砚道:“我能坐下吗?”

    佟析砚目光顿了顿,很想拒绝可口中还是道:“请坐。”蒋夫人已经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佟析砚朝代菊几人看去一眼,几个人不愿的退开一步,佟析砚也坐回刚刚的位子上,有丫头为蒋夫人端茶来,佟析砚笑着道:“蒋夫人喝茶!”

    蒋夫人微微点头:“看得出来,四小姐和四夫人感很好常来侯府,若不然也不会这样熟悉。”说着四处看了看,就道:“看院子里的陈设,像是二小姐的闺房。”

    佟析砚没有回她的话,端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心中却是在猜测马氏的目的。

    萧延筝的院子在太夫人院子的右后侧,若非常来的人不管怎么散步也不可能走到这里来的,但马氏却是找到这里,不可能是偶遇这么简单。

    佟析砚的感觉很复杂,她有些紧张因为马氏和她之间的关系太特殊,又有些好奇,很想知道她和蒋士林之间过的怎么样,这样的绪之下她面上的脸色就说不上亲和了。

    “我想和四小姐说说话,麻烦你们在院子门口守着可好。”蒋夫人浅笑着回头,嘴角两个梨涡甜甜的,代菊甚至有过一瞬的幻觉,觉得眼前这女子是她们小姐的好友,可转头又想到她和小姐的诡异的关系,怎么也不会相信,她真的如她所表现出来的那样乖巧可

    犹疑着,代菊朝佟析砚看去。

    佟析砚微微蹙了眉头,点了头道:“你们找了去处歇会儿吧,也不要总守着!”

    代菊依言退了下去,佟析砚便朝蒋夫人看去,笑着道:“蒋夫人有何赐教?”不由自主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戒备。

    “呵呵。”蒋夫人笑着道:“四小姐不用这般如临大敌,我并无恶意的。”说着端着茶朝佟析砚颠了颠示出敬意,又道:“想必四小姐和我有同样的心吧。”

    佟析砚微微挑眉,蒋夫人就颇有深意的看着她,又露出天真的样子:“好奇心啊。”

    佟析砚不置可否。

    蒋夫人就歪着头看着佟析砚,毫不避忌的打量着她:“我们在闺中这么多年不曾相识,却没有想到竟有这样的缘分。”她轻笑着道:“你知道吗,在府里常听下人们提到你,便是婆婆偶尔生了怒也会说起你,我每每听着心里就忍不住好奇,想见一见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没有说蒋士林提到她,蒋夫人说话看似随意,可依旧还是经过思量的。

    佟析砚心里暗暗皱眉,面上摇了头回道:“那是蒋夫人的事,我到没什么好奇,我与蒋氏已无半分瓜葛,所以,你怎么样,蒋氏如何我并不关心更不会好奇。”

    这一次轮到蒋夫人微微一愣,原以为佟析砚懦弱好欺的,却没有想到她到有几分脾气,面上笑着道:“也是,四小姐和相公已经没有关系了,是我太多嘴了。”说着露出歉意的样子:“不但您这么说,就是相公也这么说,有次听见府里两个丫头议论您,相公还生了气,将那两个丫头各打了板子发配了出去,说往后府里头只有我一个蒋夫人,哪里有什么前夫人后夫人的,他听着便有气。”说着掩面笑了起来,看向佟析砚:“你说是不是,这些人也着实该打!”

    佟析砚心里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疼的她暗暗抽了一口冷气,就不想再忍,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我还有事,恕不奉陪,蒋夫人慢坐!”话落,就转朝外走去。

    “四小姐。”蒋夫人也随着她站了起来,拦住佟析砚的去路,语调已与方才有些不同:“四小姐将来有什么打算吗?”

    “你什么意思?”佟析砚拧了眉头,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蒋夫人就露出一片好心建议的样子,语调压着回道:“四小姐和离在家,往后是打算再寻户好人嫁了呢,还是就这样让家中兄嫂白养着?又或者想通了直接大归呢?”说着顿了顿看向佟析砚等着她回答。

    说中了佟析砚一直逃避不愿面对的事,她的将来!

    佟析砚体几不可闻颤了颤,气的面上一片绯红,她抬手指着蒋夫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四小姐莫气,我也只是一片好心,您看,您总归以前是蒋氏的儿媳,现在纵然离开了旁人还是知道的,您过的好不好将来是如何打算,别人说起来还是会想到相公,你也不要觉得我是希望您过的不好,相反的我希望您过的很好,这样别人议论起来我们脸上也好看些不是!”说着叹了口气:“以我看,四小姐再想成亲只怕是不易,京城中还真是难寻和离再嫁的女子……至于留在娘家让兄嫂养着,听说佟家大爷和佟大为人很好,今儿我也见到佟大着实是个和气的人,可和气的人也总有几分脾气的,您留在家中将来等她的孩子大了,有着像您这样的姑姑可不是体面的事,便是不说那么远,就说眼下,佟大老爷可是高升了工部左侍郎,将来仕途不可限量,有您这样的女儿也是负担,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她说的声音很小,代菊几人只看得到佟析砚和她在说话,却听不到具体的内容。

    佟析砚眼前一阵阵泛着黑,她紧紧握着拳头,眼睛便忍不住红了。

    蒋夫人瞧见佟析砚面色灰败,心里便一阵痛快,她拿着帕子掩面轻笑,一字一句道:“若我是四小姐,还是觉得大归比较好,大家都轻松啊。”

    佟析砚看着她,眼泪便止不住的落下来,脸上像是被人扇了一个耳光火辣辣的疼,她攥紧了手心,一字一句咬牙说道:“我要如何不用你心,蒋夫人若有此闲还是管管自己比较好。”

    “我自是好的很。”蒋夫人笑面如花:“婆母对我很好,妯娌和睦,相公也处处疼惜我,生怕我主持中馈累着,前些子知道我拿了银子贴了家里开支,还特意给我补了回来……”说着咯咯笑了起来,看着佟析砚:“四小姐还是仔细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吧,家母和普宁师太走的很近,若是四小姐有什么需要,尽可来找我。”

    “你……”佟析砚眼前一黑,子便是一个踉跄,蒋夫人看着她就想到那一夜蒋士林在梅姨娘那边大醉回来,抱着她口中念着的却是“析砚……析砚……”蒋氏一门皆是无耻之辈,蒋老夫人不过一个作坊的女儿,一跃登天做了探花郎,五品官的母亲,就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穿了龙袍?蒋大嫂子更是和她一丘之貉,无点墨毫无廉耻礼仪却学着高门贵妇整里规矩长规矩短,还要脸面,若真要脸面,也不可能动手抢儿媳妇的嫁妆!

    蒋士林更是如此,明明心中有别人却娶她回来,当她是什么?

    她倒要看看佟析砚有什么好,哼哼,若真的好,若真的如传说中那样识大体重体面,怎么还好意思腆着脸住在家里,早就该去庙里才是,今儿在她面前装出这样做什么!

    “蒋夫人!”忽然的,析秋含笑的声音传入耳中,蒋夫人一愣回头去看,果然见析秋笑盈盈的站在她后,开口道:“原来您在这里,让我一阵好找呢。”

    “四夫人。”蒋夫人一阵尴尬过后,便笑着道:“巧的很,与四小姐在院子里碰见了,所以就在这里说说话,给四夫人添麻烦了。”说着一顿问道:“四夫人找我何事?”

    “哦,外院蒋大人差了人来,说是来寻您有事。”析秋很自然的走过来挽了佟析砚的手臂,看向蒋夫人:“也不知什么事,蒋大人像是已经进来了,也不好随便乱走,便在外面等着您呢。”

    蒋夫人闻言便是一怔,相公今天也来了?她暗暗拧了眉头,难道他知道自己来找佟析砚说话?

    不可能!她暗暗摇头,他在外院怎么会知道自己来找佟析砚,心思转过她朝析秋和佟析砚微微屈膝,笑着道:“……也不知有什么急事,竟是找到这里来了,四夫人,四小姐,告辞!”说着带着丫头婆子扬长而去。

    析秋拧了眉头,看着正发着呆落泪的佟析砚,喊道:“四姐!”佟析砚眼睛缓缓抬起来,一下子扑在析秋肩上抱着她便压抑着低声哭了起来……

    “六妹。”她哽咽着语不成声:“他……真的好狠的心。”

    析秋知道她说的他指得是谁,通过佟析砚这样的反应,她几乎能猜到蒋夫人刚刚说了什么,她拧了眉头抱着佟析砚叹了口气也是满声里的感叹:“在我记忆中,四姐一直是开朗的好子,便是生气也不过是半的功夫,也向来不记仇,更是没有见她哭过……可是后来我却常常看你哭,你可记得你自从认识蒋士林后,每一次你与我说起他时,你哭的次数却要比笑的多……”

    佟析砚闻言一怔,析秋抚着她的背安抚着他的绪:“我知道便是如此,上了谁心便系在谁的上,跟着他的喜怒哀乐绪变化,有时候甚至因此丢失了自我,可是我们该想一想,那样的你是真的开心么,若是开心你为什么总是在哭?”

    她推开佟析砚,拿着帕子给她擦脸上的泪水,轻声道:“所以说,这开心难过与婚姻也是一样的,幸福与否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笑着的不一定就开心,哭着的不一定就是痛苦,真正明白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说佟析砚,更是在说蒋夫人,她描述她此刻的婚姻自是幸福的,可是到底内如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佟析砚听明白了,看着析秋就道:“他肯定对她很好,若不然怎么会追到这里来呢!”

    析秋轻笑起来,回头对柳吩咐道:“去给四小姐打些水来梳洗。”又道:“别声张。”

    柳应是而去,析秋就拉着佟析砚进了萧延筝院子的正厅里坐了下来,又道:“你怎么知道他追来是为了蒋夫人呢,兴许还有别的原因呢。”

    “你是说?”佟析砚一愣狐疑的看着析秋,析秋微笑着点了点头。

    佟析砚怔住,析秋便凑在她耳边小声说着,面露促狭:“我可听说,蒋夫人这次可是吵了架才回娘家的……”

    “六妹!”佟析砚感动的看着析秋,心里终于舒坦了些,析秋瞧见柳打了水进来,她亲自拧干了帕子递给佟析砚:“平里你和三姐斗嘴时可是能说会道的,这会儿竟让蒋夫人说的哑口无言,看来这位蒋夫人可不是普通的人呢。”

    佟析砚嗔瞪了她一眼,析秋收回帕子交给柳,又拿了桌上摆着的桂花露给佟析砚,替她架着铜镜,她又道:“她说的话,你不要去听,她若真的过的那么好,就该守着自己的家,又怎么会跑来向你示威,只能说明你的存在对于她来说如芒刺在背,她才会如此不顾场合的找来,什么大归……我看她比起你可有慧根多了。”

    佟析砚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柳守在一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代菊站在门口看着自家小姐终于不哭了,总算松了口气。

    “我也知道她说的话是故意气我的,可是我心里也知道她说的其实没错,我不该拖累家里,或许大归才是我最好的去处!”佟析砚叹气,放下桂花露来,由着柳给她整理额前的碎发。

    “胡说!”析秋拧眉道:“大周又不是没有女子和离再嫁的,也不是人人都去庙中度过余生,你还这么年轻不要说丧气的话!”

    佟析砚点了点头,握着析秋的手,轻声道:“谢谢你!”

    析秋回以微笑站了起来:“我们回去吧,一会儿可要开席了,太夫人刚刚还念叨您呢。”说着拉着佟析砚朝外走,边走边道:“今儿可是昆剧,以前常听母亲念叨,今儿可算是圆了一回梦了,还是母亲最喜欢的牡丹阁。”

    “真是昆剧啊。”佟析砚也露出兴致来,又丧气道:“若是娘在就好了,牡丹阁来了她一定会请去府里唱堂会的。”

    析秋朝外走着,并未接话,而是在园中的花圃里折了支牡丹拿在手里。

    二门处,蒋夫人怯弱的看着蒋士林,动了动嘴正要说话,蒋士林沉了脸道:“你不要再进去了,府里的马车停在外面,现在就回去!”

    “相公!”蒋夫人急辩道:“我难得出来,又没和诸位夫人打招呼,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蒋士林左右看了看,等面前侯府路过的小厮走的远了,他才愠怒道:“我自会和侯爷,大督都解释,你快回去,休要在此处丢人现眼。”

    “我丢人现眼?相公您怎么能这么说我,我也是随着大嫂来的,怎么就丢人现眼了。”蒋夫人也是面露愠色,语气很不好。

    蒋士林拂袖,根本不与她解释,回转朝外走,边走边道:“我送你上马车!”人已经出了仪门。

    有来往的下人看着这边,蒋夫人羞红了脸气愤的跺了跺脚,可还是追了出去,一边走一边问道:“您为什么说我丢人现眼,还有,您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还让人进去找我。”

    蒋士林余光看着她,冷冰冰的回道:“你来侯府赴宴我怎么会不知道。”说着一顿蓦地停了脚步,目光冷的盯着蒋夫人:“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我和她已无瓜葛,你若是往后敢去寻衅找她,我定不会饶你!”

    他果然知道了,蒋夫人浑冰冷。

    她从来没有见过蒋士林这样的面容,仿佛一头蛰伏的吃人的野兽般盯着她,森森的,她顿时出了一的冷汗,不确定道:“您……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心中清楚,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说完,拂袖而去。

    蒋夫人愣愣的站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

    内院中,析秋和佟析砚直接进了广厅,大家目光悉数朝佟析砚看来,刚刚她离开后蒋夫人就出去了,这里的人都是人精便是一点风吹草动也能会意其中的意思。

    佟析砚有些尴尬的随着析秋进门,江氏笑着迎了过来:“去哪里玩儿了,可是去准备船了?”

    “是啊。”析秋点了点头:“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三弟和七弟来了!”这边钱夫人听着就笑着问道:“怎么,下午要带着几个哥儿去后面游湖?”

    析秋听着掩面笑了起来,点头道:“是啊,正好今儿天气好,一会儿让他们也散散心。”说着走到黄夫人面前:“这花可是适合您,我帮您戴上。”

    “哎呀,还真的摘了!”说话间析秋已经帮她别上了,黄夫人摸了摸便笑了起来,许夫人也微微点头,道:“真是好看。”

    太夫人听着看着呵呵的笑着,和唐老夫人,黄老夫人和娄老太君道:“说是孩子玩,我看定是她们姐儿几个想玩。”语气亲昵,宠的很。

    一屋子的人皆是笑了起来,萧延筝也凑过来,挽着佟析砚:“我也要去!”

    笑声更是不断!

    说笑着,个人都在位子上坐了下来,共有五张桌子,分散着坐着析秋和大夫人隔壁坐着,对面正好是马大,她就瞧见马大差了边的婆子出去找,析秋心中轻笑并未开口说话。

    转头过去,佟析玉正抱着坤哥儿在位子上玩儿,坤哥儿却是拽着敏哥儿的手不撒……

    大家安静的吃过饭,又喝了茶皆是移道园子里去看戏,析秋走在后头安排游船的事儿,周夫人便走了过来,脸色不大好看,轻声道:“我就不听了,先回去了。”

    “您是不是不舒服?”析秋面露担忧问道。

    周夫人摆了摆手,回道:“没事,都是老毛病了,不打紧的。”

    “不如去我以前的院子里歇会儿,那边人少也不会吵着。”说着挽了周夫人的手:“您这样回去我也不放心。”周夫人脸色很白。

    周夫人压着头,扶着边的妈妈对析秋道:“真是没事,就是这两休息的不大好,我回去歇一歇就好了,您放心吧!”说着又道:“……就不和太夫人和大夫人说了,省的扫了大家的兴。”

    析秋见她坚持也不再说什么,便道:“那我喊了车,送您出去。”

    周夫人点了点头,析秋送她出去。

    送了周夫人出门,下午送佟敏之和佟全之以及佟析砚几人去后院游湖,又派了婆子跟着,天诚和天敬以及萧延亦边的两个常随随侍着,她才稍稍放了心往回走,路过二夫人的院子时,她微微顿了顿足,院子还是依旧是原来的院子,但却再没有以前的生气,门窗被木条紧紧封着,里面有断断续续的女声传出来,像是在唱戏,似乎回应着园子里的戏文。

    她心中微黯正要离开,远远的就瞧见连翘和沈姨娘结伴微笑着从二夫人的后院里出来,她眉梢微挑……

    若是她没有记错,两位姨娘应该搬去梅园了吧,怎么会在这里。

    “夫人,走吧,前后还在等着呢。”柳催了催,她看见二夫人的院子就觉得渗得慌。

    析秋回神过来,微微点头便朝戏台而去。

    昆剧的唱腔,一音三泣诉,一调九流转,高高低低地回在花团锦簇的园子里……

    下一章,两年后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