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封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198  封赏

    太夫人虽说刚刚还拿萧四郎打趣,可这会儿圣旨没有征兆的来了,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大军才进城,何以这会儿圣旨就来了?”她站了起来,面上露出一份不安来看向萧四郎:“可是为了别的事儿?”

    析秋也显得有些紧张:“四爷!”看着萧四郎,她心中实际上还是一直担心圣上对萧延诚的事儿在意,若是真的追究萧延诚犯的罪便是诛九族也不为过的,可若是不追究,他不过是萧氏遗落在外的孩子,这么多年在外又是和徐威一样受了苗人蛊虫的胁迫,有可原,不追也在理之中。

    实际上,这罪怎么论,还是要看圣上的意思。

    她怎么能不担心呢。

    大夫人也朝萧四郎看去,拧了眉头道:“大军才进了城,押解荣郡王的车马也没有安顿,圣上便是要发作也该等明才是。”说着一顿又像是宽慰太夫人和析秋:“以我看,只怕是为了别的事儿。”

    三个人心里活动着,做着各种猜想。

    萧四郎却是满面的平静,深看了析秋一眼,朝几个人道:“我去看看。”说完便负手朝外走,析秋却是喊道:“四爷的朝服在房里收着的,让柳拿给您。”

    萧四郎顿了顿脚步,回头看向析秋点了头,随后出了门。

    等萧四郎一走,析秋便唤来门口的容妈妈:“宫里头来的哪位公公?”容妈妈想了想回道:“听天诚喊着,像是常公公……”

    常公公?

    析秋和太夫人以及大夫人互看了一眼,各自都暗暗松了口气。

    “……今左军督都,二等骠骑将军萧四郎忠君不二,治军有功,晋为一等将军赐太子少保职,其发妻萧佟氏贤良淑德育嗣有功晋一品诰命夫人,其子乃萧氏四房长子,赐百户,赏良田十倾,布卷十匹……”

    “恭贺大都督。”常公公收了圣旨笑盈盈朝萧四郎行了礼,道:“圣上这次可是对您赞赏有加,直言此次若无你谋划防范,事也不会如此简单便有结果。”说着一顿将圣旨双手奉给萧四郎:“四夫人和贵公子的赏赐稍后就到,还劳大都督随洒家进宫走个手续。”

    内务府有御赐品出宫,受赏人要亲自前往签字领取。

    萧四郎双手接过圣旨捧在手里,又朝常公公颔首道:“此时尚早,公公随我去外院喝杯水酒歇歇脚吧。”说着一顿又道:“此时圣上定是与沈大人和几位阁老议事,公公索惫懒一回。”

    “大都督料事如神。”常公公满脸的笑容,和萧四郎并肩朝外院走,熟络的道:“四夫人子还好吧,前儿洒家听到时也是提醒吊胆了一夜未睡……您在城外,若是四夫人有个闪失……”说着唏嘘不已,又将萧延亦在宫里的事儿和萧四郎说了一遍……

    萧四郎目光一动,面上依旧是挂着笑意,和常公公边走边说着。

    内院里,天诚和容妈妈一前一后进了门,容妈妈亟不可待满脸笑容的掀了帘子进了门,见太夫人和大夫人以及四夫人在房里,她顿时满脸笑容的给四夫人行礼:“恭喜四夫人,恭喜小公子。”

    析秋闻言一愣,看向容妈妈问道:“何事之喜?”

    太夫人却是目光一转,已经想到了圣旨上的内容,面上便露出深深笑容。

    容妈妈笑着道:“圣上晋了夫人为一品诰命夫人,还赐了小公子军中百户之职,赏良田十倾。”

    析秋眼睛一亮,她欣喜却更是为了圣上的态度,在这样的节骨眼上,皇上大加封赏萧四郎,也就等于向世人说明了,萧延诚的事他不但没有怪责宣宁侯和萧四郎,而且还对萧四郎所立之功大加赞赏……

    “娘!”析秋担心压了许久的石头,终于沉了底。

    太夫人满脸的笑容,点了点头拍了拍析秋的手,回头对容妈妈道:“赏!全府之人皆有赏!”

    “是!奴婢这就去告诉大家。”说着子一福,飞快的出了门去。

    大夫人也朝析秋看过去,笑着道:“恭喜四弟妹。”又看向炙哥儿满脸的宠:“也恭喜我们的炙哥儿。”

    “谢谢大嫂。”析秋的心也几乎是飞了起来,只觉得好事一件接一件的来。

    容妈妈出门去,还不等她说大家伙儿已经聚拢在院子里头了,容妈妈满脸的笑却佯装愠怒的指了指站在一边笑嘻嘻的天诚,也和众人并肩跪着朝正房磕头:“恭贺夫人,恭贺小公子!”

    其声之大,阖府上下皆闻一片喜声。

    析秋不能起,太夫人便亲自出了门,站在台阶之上,笑着道:“主家之喜,也是你等之喜,今府中所有人都有赏,中午厨房加菜,大家伙儿都沾沾喜气,高兴高兴!”

    大家自是一片谢声,欢声笑语中退了出去。

    府中自析秋一家人搬过来至今,这两可算是最是兴高采烈兴奋的,真正是双喜临门!

    “四弟应是陪常公公喝茶去了。”大夫人在前坐下,目光无意识的便落在炙哥儿脸上又道:“自今儿开始,我们炙哥儿可也是有俸禄的人了。”

    析秋听着满眼的笑意,只觉得头顶上一切霾散去,顿时觉得云淡风轻起来,便是连呼吸也渐渐变的轻快。

    炙哥儿却是大梦酣睡,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他只管躺在母亲怀中睡他的安稳觉。

    太夫人笑着回来,笑对柳几人道:“你们谁回去给亲家老爷和舅太太报喜去。”柳听着应是,笑盈盈的回道:“奴婢这就去!”

    说着,满脸的笑容的出门去。

    府里一直闹腾的晚上,都督府一家子受封赏的事自是满京城的传了出去,大家原是想要来恭贺,可一算明就是洗三礼,索就凑着明天再来。

    析秋和太夫人说话:“您索就住在这边吧,给您安排了院子。”太夫人摆着手道:“我明还是回去吧,我这把老骨头也不能为你做什么,留在这里反而给你添乱。”

    “怎么会。”析秋笑着道:“您不知道,您在这里我心里安心多了,可不是我定心针嘛。”

    太夫人听着就乐呵呵的笑了起来,看向大夫人:“那我就不推辞,在这里住些子罢了,也省的来回的跑折腾你们。”说着一顿又道:“你今晚也歇着这里罢了,省的明天一早来。”

    大夫人想了想,还是道:“二弟一人在府中也没人照应,我还是回去吧。”家里虽说没人,但二房里头还是有被关着的二夫人,和两位姨娘在。

    太夫人也没再说什么。

    中午析秋又试着给炙哥儿喂,这一次这小东西却是给面子的很,啪嗒啪嗒吸了许多口,析秋忍着痛让他吸着,但水却是没有半点动静,她暗暗焦急,娘的虽好可毕竟不是初,她有能力和条件,便是不能吃许久但这初总要给他吃了,将来抵抗力和免疫能力也能好些。

    便喊来岑妈妈:“找些下的偏方来,不究什么能吃出水来便是。”岑妈妈原本也只当析秋图个新鲜劲儿,毕竟喂可不是好玩的事儿,可现在瞧见析秋的样子也不得不叹气,点头道:“奴婢在老家的时候,听说牛鼻子下好,回头奴婢去弄点回来炖汤给夫人喝喝看!”

    这方面析秋不懂,便点头道“你去办吧。”说着一顿又道:“静柳姐,怎么没瞧见她。”

    “张医女去医馆了,是医馆那边来人请去的,说是有人去闹事,她去瞧瞧就回来。”岑妈妈拧了眉头回了,又怕析秋担心,补充道:“应该不是什么大事,现在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医馆是有您的一份,一般的人哪里敢动,只怕也是才出茅庐的不知底细的人,您就放心吧。”

    析秋虽不会仗势欺人,但有势不仗那她还不至于,让人知道医馆和都督府有关,阮静柳她们在外面走动也能方便也些。

    她听着点了点头,也不觉得是大事儿,便想了又问道:“柳可回来了?”

    岑妈妈摇了摇头:“这丫头,许是被大舅留了午饭了。”

    析秋目光动了动,没有再说什么:“您也去歇着吧,这两累着您了。”一顿又道:“我瞧着绿枝这丫头不错,你忙不过来就将她放在院外历练历练,也能独挡一面了。”

    岑妈妈也很喜欢绿枝点了头应了,析秋又吩咐道:“外院里我也瞧见有未成婚的小厮和管事家的儿子,您去瞧瞧觉得相貌为人都还不错的,就给她姐姐配个人家,那么大的人一直留在家里,总不是好事。”

    她说的是白枝,岑妈妈应了:“奴婢留了心看看。”便退了出去。

    下午析秋睡醒,宫里头的赏赐便送了过来,岑妈妈带人清点了送去库房收着,萧四郎没有回来直接去了侯府,将析秋的描金轴赦封诰命文书恭进祠堂之中。

    满府里忙活了一个下午,才算是消停下来。

    析秋问碧槐:“柳还没有回来?”碧槐提着食盒点头道:“还没有回来,夫人要是不放心,奴婢跟去看看吧。”

    “不用。”析秋摆着手,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吃了下午的点心,门帘子掀开萧四郎走了进来,先瞧过躺在析秋边的炙哥儿,便在析秋边坐了下来:“今天还好吧?”

    “妾很好,炙哥儿也很乖!”析秋笑着回道:“四爷这会儿回来,可吃了午饭?”

    萧四郎点头回道:“在宫里一起吃了些。”析秋点了头便问道:“圣上封赏的事儿,是单我们一家封赏,还是此次有功之府都在此列?”

    “封了三府。”一顿又道:“封了黄夫人三品诰命,追封了韩夫人从一品……”

    也就是说不是他们一家独大,也不是单单封了他们母子,析秋心中大定笑容满面的道:“那四爷去宫中,圣上可有说什么?”

    这时炙哥儿小嘴瘪了瘪,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萧四郎看着顿时拧紧了眉头,手动了动思索了半天还是将他抱了起来,左右挪了半天的位置,学着周氏抱的姿势将炙哥儿夹在怀里。

    不管姿势舒服不舒服,反正小家伙是没有哭,仿佛一副很乐在其中的样子睡的越发的香甜。

    萧四郎松了口气,回道:“也没说什么,无碍乎对荣郡王的惩治。”说着一顿:“人是不能留了,只是对其上责任如何追究。”一般亲王郡王犯事儿,尤其是这种谋朝篡位的大事儿,自是薅了爵位连丹书铁劵一起收了,同时,将先祖的封号也一并收了。

    就是说,便是先祖死了,也得受到连带的惩罚。

    可荣郡王的先祖不是别人,而是先太子,再往上追究可是连先帝甚至连圣上也连在此内了,所以这连带的责任要怎么追究自是要细细研究。

    析秋没有再问,萧四郎却是看了她一眼言又止,析秋挑了眉问道:“怎么了?”

    “武进伯府。”萧四郎拧了眉头道:“只怕保不住了。”

    这件事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可析秋还是忍不住惊了一惊,看来圣上要连带着将所有相关人员悉数清算一遍了,她问道:“那任隽呢,如何定夺?”

    他和任隽早年有交,可也不过是酒,对于任隽他暗中提携照拂也不下少数,彻底不相来往也是从武进伯府和先三皇子暗中有所来往才断了的,这会儿的事他也不好插手,况且,辽东盐矿的任隽他也确实参与了,醉仙楼内持械杀人的事也并非污蔑。

    铁证如山只能等着判决,析秋也知道死罪应该不会,圣上不可能做的太绝让那些有爵之家太过心寒,可活罪定是难免,她心中想着耳边已听萧四郎道:“怕是要流放。”

    “流放?”析秋松了口气,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流放比牢狱要好许多,至少在某一个区域内他的人是自由的,若是流放的时间长家眷也是可以一同前往的:“那可定了去哪里?”

    萧四郎抱着炙哥儿在房里来回慢慢走着,回析秋的话:“流放千里的话,辽东自是不能,湖广福建广西也应不会,只有往西走……”顿了顿他停了脚步:“应是在平凉一代。”

    平凉在陕西地界,析秋只听说过却没有去过,但也可以想象西北高地黄沙漫天之处,生活必定不能和京城繁花似锦相比,不知道一向安逸享受的任隽能不能受得了,能受多久!

    还有佟析言,她会去吗?

    析秋叹了口气,萧四郎却是子一顿,脸上的表一点一点僵硬起来,析秋诧异的看向他,问道:“怎么了?”

    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无措的表,析秋忍不住笑了起来。

    萧四郎愣了一愣,才回道:“是不是拉了?”他闻到了臭味儿。

    析秋撑着坐起来,伸出手来笑着道:“让妾看看。”萧四郎就小心翼翼将襁褓放下来,析秋拆开襁褓果然一股异味扑面出来,她笑着道:“果然是拉了。”却没有打算唤娘进来,而是对萧四郎道:“四爷把柜子里的尿布和炙哥儿的里衣拿一下。”

    萧四郎表有些怪,他点了头走去柜子里,析秋一早吩咐将炙哥儿的东西单独摆着,几乎都是搭配好的,他倒也没有费多少力气便拿了过来,析秋已经将炙哥儿的衣裳脱了,又将拉了绿色便便的尿布放在边的椅子上。

    萧四郎就垂手站在边上,看着她做,析秋抬头道:“四爷帮我抬着他的脚。”她要塞尿片却研究半天却觉得怎么塞都不怎么牢靠。

    “我?”萧四郎顿了顿,有些迟疑的上去,帮析秋将孩子的两只小脚握在手里提起来。

    夫妻两人笨手笨脚的给孩子换尿布。

    折腾了半天,析秋出了一汗,总算是弄好了,房间里却是弄的一片狼藉。

    萧四郎拧了眉头道:“让她们来弄吧。”说了掀了帘子出了门,不一会儿碧槐端了盆子进来,将房里的东西悉数收拾干净出去,萧四郎才负手进门,析秋看着他笑的越发的欢乐,萧四郎走进边坐下,捏了析秋的鼻尖,道:“敏哥儿小的时候我便在外面,等我回去时他已经能在地上跑动,还从未抱过这样小的孩子。”有些无奈的样子。

    析秋便想到当初他将敏哥儿送去佟府时,也是当包裹一样提在手里的。

    “没有人天生的会。”析秋笑着回道:“妾和四爷一样也在学着做母亲……”

    萧四郎就朝睡的香喷喷的炙哥儿看去,小小的脸长长的眉眼,让他的心几乎化成了水,软软的……可是尽管心中感觉很好,可上手的事儿去做却是不容易,萧四郎只得叹气。

    析秋熬着有些累,便靠回枕头上,萧四郎帮她掖被子低声道:“你歇会儿吧。”析秋点了头,想到萧四郎昨晚也没有睡好,想了想道:“四爷也在这里眯会儿吧。”

    明洗三礼,来的都是女眷,又得将他“赶出去”,析秋也想让他多和孩子相处。

    萧四郎顿了顿,索起来脱了外衣躺在了炙哥儿另外一边,夫妻两人中间隔着个襁褓相视一笑,析秋低声道:“这段时间要委屈你了。”

    他得一直睡在外院。

    萧四郎没有说话,却是转试了试觉得这张大小,析秋便又问道:“一直没有问绿珠的事,可找到她了?”

    “没有。”萧四郎拧了眉头一副不愿多谈萧延诚事的意思,析秋却依旧问了些萧延诚的事,萧四郎缓缓的将苗疆发生的事前后和她说了一遍,析秋听完后有些惊讶,问道:“……这么说,四爷答应三哥,将那朵入族谱?”她刚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您和圣上说了吗?”

    萧四郎顿了一顿,抬手摸了摸炙哥儿的小脸,回道:“今儿便提了提。”想了想看向析秋道:“还没和娘商量……入萧氏族谱自是没有可能,名不正言不顺,但是却有旁的法子。”

    析秋闻言目光一亮:“四爷是打算将三哥过继出去?还是单独立了门户?”

    萧四郎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果然点了点头,道:“圣上的意思,我既已答应他,毕竟他又是萧氏的子孙,单独立了族谱也并不能剔除出去,只能过继给旁枝去……”这样剑走偏锋打擦边球的事儿,他也是迫不得已,便是他同意圣上那边也不好解释,况且,大周历朝以来还从未有过哪家的族谱中列了妾室在内,还是外族女子。

    大周止汉苗通婚。

    析秋叹了口气,也明白萧四郎的心,不管怎么说,不管萧延诚是什么份,但是却是老侯爷的血脉……过继给旁枝去,或是挑位早逝的萧氏族人,将那朵为正妻入族谱也并非不可能,虽不在宣宁侯的族谱之上,但也不算是违背了他的承诺。

    这样也在圣上能许的范围内。

    析秋却觉得,萧延诚这种况便是逐出家族也不为过,这样并不过分。

    “那回头您和娘商量一下吧。”析秋轻轻的道,萧四郎闻言点了点头,两个人又说了别的,析秋也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等她一惊醒来,旁边父子两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她拿眼满室去找就瞧见萧四郎正抱着炙哥儿在房里踱着步子,她开颜笑着道:“可是又哭了?”

    “醒了。”萧四郎朝边走来:“刚刚吃了,吐了点出来我怕他睡着又会吐出来,就抱着消消食。”

    析秋听着就笑了起来,朝萧四郎招了招手,萧四郎挑眉走了过去,析秋就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眯眯的道:“人都说父不抱子,如四爷这般慈的父亲,真是世间难寻呢。”颇有打趣的意思。

    萧四郎眉头轻拧:“贫嘴!”嘴角却是笑了起来,析秋又趴着炙哥儿的小脸亲了一口,咕哝道:“怎么饿了也没喊我!”她还想再让他吸一吸水呢。

    “说什么?”萧四郎没听见她说什么,不由重复问了句,析秋便目光一转回道:“妾是说,妾所言句句属实。”

    萧四郎被她俏皮的样子逗笑了起来。

    门外,柳听到了里头说话声,便掀了帘子进来,析秋见了她才拧了眉头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那边可是有什么事,大嫂怎么说?”

    柳面色有些郑重,想了想回道:“……是大太太,恐怕不行了。”

    析秋一愣和萧四郎对视了一眼,大太太子虽一直不大好,可是病也算是稳定,阮静柳瞧过之后也觉得她这两年只要养着就不会有事,怎么好好的突然就不行了呢,析秋想着问道:“怎么好好的……可知道是因为什么事。”

    “去的时候府里忙做了一团……”柳说着顿了顿:“奴婢心想总要报喜的,就去了大房里,大不在房里奴婢就在院子里等了一会儿,就听院子里的小丫头议论……议论您的事儿。”

    析秋一怔,挑了挑眉头,怎么又和她扯上关系了。

    柳就看了眼坐在边的萧四郎,有些言又止,萧四郎就放了炙哥儿站了起来对析秋道:“我去外院看看。”也不待析秋说话转就出了门。

    析秋就拧了眉头看想柳,柳一脸的为难,这是佟家的事儿她哪知道要不要给四爷知道,毕竟是夫人的脸面,不由小声道:“奴婢也没有办法……是大太太,昨儿就有些不好了,说是大回去大太太就罚了她立了半的规矩,还有四小姐也被大太太丢了茶盅。”虽没有扔到四小姐反而湿了自己的被子,但愤怒却是极好的表达出来了。

    析秋仿佛是明白了,柳便又道:“说是四小姐没心没肺,她和离回府,您生了儿子却叫了她去,不是故意显摆又是什么,四小姐竟还没心没肺的去照顾……大太太气的就吐了血。”析秋听着紧紧蹙了眉头,连口气都叹不出来,柳又道:“今儿中午,大爷派人回来给大报喜,说是您晋封了一品诰命,连小公子都封了百户,这话也不知怎么就传到大太太耳朵里去了,当时就憋了气晕过去了。”

    她要怎么说,大太太这样她也不知道说什么,这两年她们过的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她说不上尊重这个嫡母,但是也不曾犯过她,如今她好了她却是因为她而气出了个好歹来。

    “夫人,您也不用放在心上,依奴婢的意思,大太太若真有个三长两短,也是她自己的小心眼才这样,不然为何满府里为您高兴,佟家出了位得力的姑,将来家里头也是要靠您照拂,您又对大大爷都贴心的很,谁不为您高兴,独独大太太好像巴不得您过的不好一样,哪有这样做嫡母的。”

    “不要说了。”析秋拧了眉头,柳的话糙理却不糙,只是希望大哥和大嫂以及大老爷不要和大太太有一样的想法就好。

    至于大太太,她也无能为力,胡先生左右交代了多次,要心宽才能病愈,可是她一病却还是拖了四年,拖到如今的地步。

    “大可说明天来不来?”析秋问道。

    柳闻言就点了点头,道:“洗三礼便是舅做大,她说她无论如何都要来的。”一顿又道:“四小姐说不来了,到时候将礼让大带来,说是人多,她的份也不便来,就让奴婢将话带给您。”

    析秋闻言点了点头,靠在枕头上长长叹了口气。

    佟府里,江氏抹着眼泪从正房出来,邱妈妈在一边也是气的咬牙切齿:“不过一个奴婢,大太太不能说话,便让她代为转达意思,她到好,竟是连口气也要一模一样,这不是诚心的是什么,您在大太太跟前那是儿媳是该言听计从的,可是她算什么,也能蹬着鼻子上脸。”

    说起房妈妈,邱妈妈便是恨的咬牙切齿,她们主仆这几年在房妈妈手中不知吃了多少的苦头,却是碍着大太太的面子敢怒不敢言,最好保佑大太太好好的,否则她到要看看,没了大太太她还要怎么在佟府里过下去。

    便是连大老爷也不会放过她去。

    “算了。”江氏抹了眼泪,叮嘱邱妈妈道:“明一早我去六姑那边观礼,若是三姑没有去,你下午就去一趟武进伯府,让三姑回来一趟。”总归是女儿,大太太若是不行,子女都在她走的也能高贵些。

    邱妈妈应是。

    不一会儿佟析砚就追了出来,安慰江氏:“您别放在心上,娘这会儿我瞧着思路也没有以前清楚了,她的意思您不要放在心上。”一顿又道:“至于房妈妈,她便是在府里再有体面,也不过是个奴才,大嫂,您就别和一个奴才一般计较了。”

    江氏点了点头,她总不能和佟析砚这个小姑子去讨论婆母的善恶吧。

    “我送您回去吧,正好将明天洗三礼要送的礼一并给您。”佟析砚挽了江氏的手,又回头看来眼正房,想到鼎盛时她们姐妹几个每出入这里,当时娘意气风发高高在上的样子……

    眼睛便红了起来。

    大太太房里,房妈妈正在给大太太换衣裳,一边换着衣裳一边也是泪如雨下,这两年她常常躲在一边偷偷哭,眼睛早就不行了,有时候看人也是重影,对面的人不说话她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她的子也是风中残烛,早一天晚一天都是要死的,若不是怕大太太无人照顾,她早就一条绳子了结自己。

    既然连死都不怕,她还要顾忌什么,自是什么都不会在乎,谁让大太太不痛快,他就让谁也不痛快,不管是谁!

    心头想着,已经给大太太重新换了里衣,红着眼睛和大太太说话:“您就宽宽心,她这会儿瞧着好,可不代表以后都好,别人不知道萧四郎您还不知道吗,早几年京城的青楼楚馆他和任三爷哪里没去过,整眠花问柳……她这两年正青,又运气好生了个儿子,萧四郎怎么能不宠着她呢,可是男人这心思可是百个人一样同,不要等十年便是个七八年的光景,这都督府也不可能只有她一人独大。”

    大太太没什么反应,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帐顶,房妈妈又道:“您好好将养着子,我们就等着那一天,等着她哭着回来求大老爷,求大爷,求您!”

    “太太。”房妈妈帮大太太擦着眼角流下来的泪:“她是什么份,要不是当年您见她可怜赏了她碗饭吃,她哪里还有今天,份卑如泥一般,这样命之人根本不配过这样好的子,将来等萧四郎厌弃了她,便是连那敝履也不如,萧四郎这样的人办事狠辣果断,连亲兄弟也不放过,他若是变了心莫说休离,只怕连子都不要过了,在他手下讨生活,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得到的,六姑虽然有心机手段,可是用个几年男人也会厌的,奴婢把话放在这里,她定不会过的顺心的。”

    不说当年还好,一说大太太就一口气憋着又上不来,当年,当年她一向自诩看人不会走眼,就觉得六丫头温顺听话,想仔细养着一来能压一压三丫头的气焰,二来也能嫁出去给大爷谋一份好连襟。

    没有想到,她却是看走眼了,养了个白眼狼出来……不但有手段,还是个深藏不露的角色,她要是预料到今天,怎么也会听姨太太的话,让她死在庙里,哪会让她活到现在来膈应她。

    她嫁得好的过的好,如今不单晋封了诰命还得了个儿子,可是她呢,两个女儿一个死一个和离,没一个过的好的。

    凭什么,凭什么!

    她一个份卑的庶女,凭什么爬的那么高,她甚至听到小丫头们对话,将来佟家的兴旺可离不开六姑和六姑爷的扶持!

    扶持什么,他们不需要一个庶女来扶持他们,凭什么让她爬的那么高,回头来俯视她们,她不配!

    即便是扶持,也该是她的女儿,佟氏正正经经的嫡出的来扶持!

    大太太越想越气,却不能说话,手指紧紧揪着房妈妈刚刚给她换是衣裳,狠狠的攥出许多深深的折子。

    房妈妈掰着大太太的手指:“太太,您宽宽心,不要再想了,奴婢刚刚不也说了吗,她的风光也就这两年,您一定要好好养着子,我们就等着,看着她爬的越高摔的越重……”

    大太太难以释怀,手指怎么也掰不开。

    正在这时,门外有人轻声的道:“三姑回来……”不是进来禀报的,但是房妈妈却是听的很清楚。

    她听着目光一亮,就凑到大太太耳边小声道:“您听到了吗,三姑回来了,这次回来定是又来求大老爷帮忙搭救三姑爷的,奴婢忘记和您说了,听说任三爷的罪其实已经定了,这两就要宣布,说是要流放千里到陕西平凉一带,那里人烟荒芜……以三姑的个不可能跟着去受苦的,看来,等武进伯府的爵位一收,她就得从大房里搬出来另立门户,她一个人带着满屋子的庶子庶女,这子可想而知……”

    大太太听着,手指就渐渐松开来。

    析秋看着阮静柳,便问起今天医馆里的事儿:“听说有人去闹事,没有事儿吧?”一顿又道:“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为了什么事。”

    “没什么,你就不用管了。”阮静柳淡淡说着:“不过一个地痞流氓,见我们生意好了,便来捣乱。”

    她说的轻松,析秋却听的不轻松,紧追着问道:“地痞流氓?我们安分做生意也没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哪里得罪了这样的人?”

    阮静柳将炙哥儿放下来放在上,就见他小腿乱蹬很不高兴的样子,想了想又抱了起来:“平就是在街面上混子的,这样的人什么都不怕,想要敲诈勒索……罗六爷受了点伤。”

    析秋从阮静柳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怒火,析秋拧了眉头问道:“伤的重不重?最后又如何解决的?”

    “伤的不重,手臂擦破了点皮,没有报官,这样的罪名进去了也不过一两年的功夫,等他们出来又会上门来扰。”说着一顿又道:“我就说了,你别管了,反正事已经解决了,你就放心吧。”

    析秋却是暗暗记下来,想着回头让天诚私下里去打听打听,她这已经是第二次听阮静柳提到外面的事儿了,上一次是什么纨绔子弟,这一次又是地痞流氓……

    阮静柳见她不再追文,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这时候岑妈妈正好进来,手里提了个食盒,析秋刚刚才吃了饭,有些疑惑的看向岑妈妈,岑妈妈便笑着道:“……是牛鼻子汤,奴婢中午就去集市寻着了,炖了一下午,夫人喝喝看。”

    不待析秋说话,阮静柳便是一愣,问道:“什么牛鼻子汤?”拧了眉头,很嫌弃的样子。

    “端来给我吧。”析秋也没了讲究,笑着对阮静柳解释道:“下用的,都两天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心里头着急。”

    阮静柳露出匪夷所思的样子,岑妈妈已经开了食盒就端了碗递给析秋:“趁喝了,回头连说睡前还有一碗,说是喝个几次就定会有的。”

    析秋闻着觉得香,可想到里头的东西就有些难受,目光看了眼炙哥儿,鼻子一憋气一口饮了下去,擦了嘴确认道:“真的有用?”

    “您就相信奴婢吧,虽是低的东西,可却是极好的。”岑妈妈说着笑眯眯的收了碗:“您好好歇着,可不能一直这样坐着,将来腰可得落了病。”

    析秋应是,乖乖躺了下去。

    阮静柳在边坐了下来,析秋便又将大太太的事和她说了一遍:“我记得你上次去的时候说是好好养着没有事儿,这会儿却说是不行了……”

    “这样的病也说不好。”阮静柳不以为然,显然觉得大太太会有今天一点也不奇怪。

    析秋也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上,府里便忙活开来,雁和天益也进府里来帮忙,太夫人在暖阁里坐着,大夫人则是负责接待府里来的女眷,而如娄老太君这样的长辈则是由太夫人负责招待,析秋不放心太夫人的子,便让岑妈妈守在太夫人边,又留了阮静柳在府里。

    陆陆续续的便有客人进门。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